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书摘》 > 2011年第06期
  • 卷首碎语
  • 五十年后,杨绛在接受访谈时,针对“你们这一代知识分子,在一九四九年时完全可以离开内地的,为什么留下了呢”的问题,答道:“很奇怪,现在的人连这一点都不能理解。因为我们爱我们的祖国。……我们爱中国的文化,我们是文化人。中国的语言是我们喝奶时喝下去的,我们是怎么也不肯放弃的。”
  • 保护社会
  • 柏林墙倒塌了。柏林墙是冷战的产物。当时东德政府构筑柏林墙或许是对国际环境压力的一种无奈反应。今天,在全球范围内。人们赋予柏林墙倒塌的意义似乎已经远远超越于柏林墙的构筑。
  • 需要一个低版本的人性观
  • 一 对于今天的年轻人恐怕难以想象,若干年前的某些时期,在我们国家任何有关人性的讨论,都是一个禁忌。不要说正面讨论人性话题了,就连拐弯抹角的“文学是人学”这样的文章,都要被冠之以“资产阶级人性论”的帽子,遭受全国范围之肉的大批判。
  • 不可相提并论的“五四”与“文革”
  • 对于五四精神有两种侧重点,一是“爱国”运动,一是“新文化”运动。其实新文化本身就是从爱国而来,其目的是变革图强,振兴中华民族。
  • 徘徊的灵魂
  • 在早期宗教中,神与人的关系,是启示与服从,是赐予者与接受者的关系。没有任何东西是人自己的。一切都是神的。人世间的好坏善恶,一旦融入神意的洪流,一切都变得渺小。信仰越重,人生就越轻。
  • 我看新闻联播
  • 一个古老的节目,几张古老的面孔。“新闻联播”换播音员会成为中国媒体的“头条新闻”,丽年来甚至还有报纸为此发社论。无疑是这个时代的一大特色。
  • 毛泽东的童年生活
  • (一) 毛泽东13岁时离开了私塾。因为只在上学前和放学后在家里干活,不能满足父亲毛顺生的需要。毛先生自己打算盘算账出了错,结果生意上吃了亏。泽东学过算术,所以能够填补生意上的这一缺失。泽东从5岁起已开始干男孩子的活,比如除草、打柴、饮牛和摘豆子等。
  • 钱学森在二战中的贡献
  • 流传于麻省的故事 在麻省理工学院,流传着这样的故事:
  • 我所了解的冀贡泉
  • 冀朝铸的父亲冀贡泉先生早年留学日本,回国后与鲁迅是北洋政府教育部同事。民国年间,曾担任过山西大学教授,山西省教育厅厅长。抗日战争爆发后,他避居美国,曾担任《华侨日报》总编辑,与胡适有所往来。抗战胜利后,曾任北京大学法学院院长。1949年以后,一直是山西省政协副主席,直到去世。
  • 黄维,一个将军的"改造"——女儿黄慧南讲述父亲生平
  • “徐蚌会战”,传来父亲阵亡消息 在武汉,黄维筹办了新制军官学校并任校长兼陆军训练处处长。这个学校是根据美国顾问团的建议而成立的,准备仿照美国西点军校的体制建校。培养国民党陆海空三军高级军宫。
  • 与林庚先生相处的日子
  • 1978年,我开始了在北京大学十年的生活。1979—1980学年,第一次听林先生讲课,课的名称是“《楚辞》研究”。这门课对我的影响,多年后我才明白。
  • 沈丹萍德国丈夫的传奇故事
  • 画家黄永玉的猫头鹰 出版社来了新同事。她来自苏格兰,叫白霞(她的英文名字是Patricia)。一起去食堂吃饭的时候。她邀请我过几天和她一起去拜访戴乃迭和她的先生杨宪益。我欣然答应。
  • 中国社会的暴富病
  • 暴富背后的群体病症与隐忧 的确。快速推进的改革开放真的让国人富了起来,中国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积聚西方发达国家数百年才能创造的财富,这种财富递增的速度让世人为之震惊。然而,从企业到政府、从学者到官员、从草根到明星,国人物欲催生下的数字奇迹与财富狂欢带给我们的却是种种意想不到的群体病症和隐忧。
  • 官员秘书腐败现象调查
  • “身边人”成腐败易发人群 2008年12月7日,安徽省淮南市原市委书记陈世礼,被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据了解,在此案开庭前,陈世礼的秘书王传东也因受贿五十多万元,被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6年有期徒刑。
  • 共生共荣的富豪圈
  • 2009年10月30日,十年磨一剑的中国创业板在深圳开市。首批28家同时挂牌交易的公司中,拥有“A股影视第一股”概念的华谊兄弟表现最为抢眼。开盘122.74%的涨幅,令这家公司的董事长王中军笑容满面。以63.66元的开盘价计算,他所持有的3700万股已经折合人民币23.55亿元。
  • 为什么北京交通拥堵
  • 城市交通得了“心脏病” 新中国首都城市规划的奠基人之一、著名建筑学家粱思成先生去世前,曾在日记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北京城不会得感冒,但总有一天它的交通会得心脏病。”
  • 抗生素:全民之瘾
  • 感冒发烧的困境 我大女儿在姥姥家长大。自出生起,她就是整个大家庭的中心。一岁以后,女儿每年总要发几次烧。每一次,我会给妻子打电话,告诉她用温水或酒精擦浴,吃四分之一片扑热息痛,买些孩子喜欢的饮料之类。但几个小时之后,我总会得知,女儿已经住院正在打着点滴,托了关系,
  • 在中国,当外宾的感觉真好
  • 我所在的国际金融机构,职员们有很多到世界各国出差的机会,但是有一个国家大家都争着去,这就是我们中国。为什么中国这么有人缘呢?我在同事们中做了个随机调查。答案有很多,有人钟情古老的神州文化,有人青睐物美价廉的商品,还有人就是想品尝色香味俱全的中国佳肴。
  • 一言难尽韩国人
  • 猴子般聪明的韩国人 韩国人看上去好像很聪明并富于智慧。其他暂且不论,仅国民收入达到一万美元,一跃成为发达国家这一点。就令人信然。如果没有聪明的智慧,就不可能跻身于发达国家的行列。
  • 我失去了以前的大脑——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的思维模式
  • “戴夫,住手。住手,你要住手吗?住手,戴夫。你是要住手吧?”在斯坦利·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导演的电影《2001太空漫游》(2001:A Space Odyssey)的结尾部分。出现了不可思议而又动人心弦的一幕,超级计算机哈尔向怒不可遏的宇航员戴维船长苦苦哀求。
  • 金融资本不应该自由流动
  • 落实匹兹堡峰会金融监管改革提议应该是C20峰会最核心的内容之一。仔细分析匹兹堡提案,包括美国参众两院通过的监管方案(虽然还没有最后综合,我暂时以“美国方案”称之),我认为新兴市场国家最根本的利益并没有包括在匹兹堡峰会金融监管改革提议的框架中,美国更不可能从全球的角度来制定监管方案。
  • 归国十年作品选
  • 回国定居,转眼十年了:写得太多,画得太少。荒在学院的六年固然一事无成,但我不想推说是无效的教学耽误画画;出版的集子居然能有读者,但我心里清楚,
  • "国家主席"问题的争论——又一场庐山风波始末
  • 1970年8月23日至9月6日,在庐山召开的九届二中全会上,林彪反革命集团出于篡夺国家最高权力的目的,一再坚持设国家主席,坚持称毛泽东为天才,并与江青一伙相互争斗、倾轧,掀起了一股恶浪。党中央和毛泽东识破并采取措施抑制了他们的阴谋活动。
  • 华国锋向"四人帮"摊牌的经过
  • 1976年4月5日,以天安门广场事件为标志,中国爆发了震惊中外的伟大的当代思想解放运动,这一运动奠定了粉碎“四人帮”的社会基础。
  • "六二"大逃港
  • 一九四九年后,一批又一批的人通过深圳逃往香港。深圳与香港接壤的村庄几乎成了无人村。三年自然灾害后,天灾人祸,使一九六二年逃亡的人群出现了高潮。
  • 周恩来和我父亲的交往
  • “十大建筑”之一的人民大会堂屹立起来了,“国庆大典”也是人民大会堂新建后的首场演出。参加这盛大演出的将近上千人,除了我们舞剧《宝莲灯》第二场外,还有《天鹅湖》第二幕,百人中央乐团大合唱。国庆前夕,我们舞剧团、全总、煤矿、海政、舞校等歌舞团二百余名舞蹈演员,热火朝天地在一起紧张地排练,纪律严,效率高,布景也拉大几倍,相当气派。
  • 晚清的两次"行政改革"
  • 晚清两次以裁撤无用政府机构与冗员、将功能相近部门合并成几大部门的“行政改革”,并以此代替“政治体制改革”的实践,结果是你死我活的政坛恶斗,先是光绪被囚、康有为逃亡,后是袁世凯几被围殴,慈禧甚至想要跳湖,均以失败告终。这段“行政改革史”,实在是引人深思。
  • 师门忆往
  • 六月里老穆说他想去一趟无锡老家走走,盘算着过了中秋才回来。两三年前那篇《初八琐记》我写过老穆,写他是世外闲人,平日山居简出,只等星期天背着布包进城买书看朋友。
  • 中国票号和钱庄的兴衰
  • 中国本土生长起来的金融机构中最具特色的就是山西帮的票号和宁绍帮的钱庄。通俗地说,票号玩的是票,而钱庄玩的是钱。
  • 北平大学附属高中
  • 这是一个寿命不长的学校,只办了4年,毕业了6个班,但这个学校有它的特色,不像一般有名气的附中以功课紧、学习成绩优秀见称。它更像一所大学的预科,学风比较宽容,有百家争鸣的风气。
  • 有机教育:走出应试教育的迷思
  • 所谓“有机教育”,就是把教育看做一个自然有机的过程,看做一个生命鲜活展开的历程。它的首要原则也是它重要的原则是“视学生为鲜活的生命”,其次是视“五彩缤纷的生活”为教育的唯一主题。
  • 讲真话,不偷、不装、不吹
  • 本篇是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所作的报告的一部分。这个报告就《论联合政府》书面政治报告中的一些问题做了阐述。
  • 宗月大师
  • 在我小的时候,我因家贫而身体很弱。我九岁才入学。因家贫体弱,母亲有时候想教我去上学,又怕我受人家的欺侮,更因交不上学费,所以一直到九岁我还不识一个字:说不定,我会一辈子也得不到读书的机会。因为母亲虽然知道读书的重要,可是每月间三四吊钱的学费,实在让她为难。母亲是最喜脸面的人。
  • 日读一万与夜写三千
  • 认识几位“牛人”——一夜能写三千字,这么说还不确切,应是夜夜能写三千字,起码他们是这么要求自己的。
  • 山下悟和他的《+81》
  • 对于中国许多设计师和杂志癖来说。来自日本的《+81》杂志是他们认识设计、认识创意的启蒙者。即便一开始购买渠道短缺,价格令人望而生畏,但是该杂志紧跟国际设计和文化潮流的内容以及别具一格的设计风格,还是让许多人每三个月都翘首期盼一次.而拿到手的往往还是三个月前,
  • 科学冷浪漫
  • 植物的彩色智慧 伴着轻柔的春风细雨,小草悄悄探出嫩绿的脑袋,桃花在枝头毫不吝惜地绽放出娇艳粉色,金黄的油菜田引来大批勤劳的小蜜蜂,一个多彩的生长季节就这样拉开了表演大幕,紧随其后的是夏天浓绿下的树荫,还有秋天飘落的片片火红和金黄。无法想象,若没有这些可爱的植物,地球将变得如何暗淡无光。形形色色的植物就像充满灵感的画家,把或灰或黄的大地装扮得五颜六色,生机盎然。
  • 提笼架鸟北京人
  • 现如今养宠物的是越来越多,其实也可以理解,如今北京发展建设得那么快,大高楼噌噌地拔地而起,胡同四合院可是越来越少,大家的生活没了以前大院里的邻里来往,多少都会觉得有些孤独。孩子们没了玩伴,老人们为了不影响儿女的工作也是独守空房,还有年轻人,工作压力大,结了婚不想要孩子,
  • 民国初年西湖百象
  • 这是民国初年美国传教士西德尼·甘博的一组照片。记述了民国时杭州人生活的一个侧面。
  • 餐后犯困的原因——也谈病因与诱因
  • 在临床上,除了那些急诊的病人、昏迷了、休克的病人可以不考虑病因而直接抢救生命。一般疾病都要优先考虑病因治疗。遗憾的是这点被几乎所有人、甚至大夫也给忘掉了。
  • 一只碗
  • 我对奈良持有一种淡淡的乡愁式的牵挂。雨后初晴的午后。流连于它平实而幽僻的旧巷子里,每每觉得仿佛回到童年的浙东小城。青石略,杂乱交错的电线杆,墙角边的秋菊花盆。整个深秋午后,清凉空气里几乎什么声音都没有。如此相似。
  • 笑容的力量
  • 不要因为追求完美而失去笑容 因为没有雨,大地会化作一片荒漠;因为没有悲伤,人类的心会变得寂寞、无情而傲慢。山因风雨而苍郁,水因霜雪而清澈,人生因遗憾而多姿多彩。其实,残缺也是一种美丽,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当你在追求完美的时候,也许你已经失去了快乐和美丽。
  • 台北女子之不嫁
  • 我坐在咖啡馆里,常常发现不少熟面孔,时间久了,仍然不认识他们,但他们的行为习惯却逐渐看熟了。
  • 昨日书
  • 人生的借口早已透支,不容继续妄自菲薄、逃避责任。至于该做什么。那是各自的战略,心里明白就好。
  • 永存在心间的父亲
  • 在故乡方圆几十里,可以说父亲是一个苦命而又终生勤劳的善良人。父亲很小的时候被他的养父母收养,那时养父母不生育,也就比较疼爱收养的儿子。后来没几年,养父母却生了一个儿子,自从有了亲生儿子后,我父亲就越来越感觉到养父母对待他和弟弟的差别。
  • 致歉
  • 2011年第四期杂志由于北京东花市南里邮电局和永安路邮局内部管理衔接混乱,具体负责人责任心不强,导致部分读者没有按期收到杂志,延误了将近二十天时间,给这些读者造成极大困扰,为此我们深表歉意!
  • 感悟
  • 作为读者,我认为具有特色的办刊是很有必要的。现在社会上有很多刊物人云亦云,一些热点、事件、人物,大家都跟风去炒作,这点很不好,失去办刊的理念和特色。只有独具特色,办出自己的水平和特色,才能在读者中保持持久的影响。我认为《书摘》在这点比较优秀,能够突出自己特色,而且坚持不懈。
  • 建议
  • 今年的《书摘》有更多变化,比如版面编排、栏目设置,感觉《书摘》编辑部是个具有创新思维的团队。就可读性而言,《书摘》是为数不多的刊物之一。我们大学生非常关心国家、社会焦点等问题。《书摘》有社会广角栏目,选取一些社会问题的稿件,我觉得这很好。
  • 称道
  • 读了2011年几期《书摘》,深感杂志更加清新、隽永、典雅、精致。有两点深切的感受:一是新创的“卷首碎语”十分精美。其中,有些属于人生感悟,富合哲理,发人深省;有些反映人民的心声,对一些时弊做了入木三分的针砭,敲了警钟。
  • 卷首碎语
    [人文频道]
    保护社会(郑永年)
    需要一个低版本的人性观(崔卫平)
    不可相提并论的“五四”与“文革”(资中筠)
    徘徊的灵魂(王石)
    我看新闻联播(熊培云)
    [人物春秋]
    毛泽东的童年生活(罗斯·特里尔[美] 何宇光[译] 刘加英[译])
    钱学森在二战中的贡献(叶永烈)
    我所了解的冀贡泉(智效民)
    黄维,一个将军的"改造"——女儿黄慧南讲述父亲生平(周海滨)
    与林庚先生相处的日子(商伟)
    沈丹萍德国丈夫的传奇故事(乌苇·克劳特[德] 龚迎新[译])
    [社会广角]
    中国社会的暴富病
    官员秘书腐败现象调查(李松)
    共生共荣的富豪圈
    为什么北京交通拥堵(刘一达)
    抗生素:全民之瘾(吴海云)
    在中国,当外宾的感觉真好(翟华)
    一言难尽韩国人(金文学)
    我失去了以前的大脑——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的思维模式(尼吉拉斯·卡尔[美] 刘纯毅[译])
    [经济生活]
    金融资本不应该自由流动(左小蕾)
    [轻松一刻]
    归国十年作品选(陈丹青)
    [历史回眸]
    "国家主席"问题的争论——又一场庐山风波始末(司马坚)
    华国锋向"四人帮"摊牌的经过(张占斌 张国华)
    "六二"大逃港(陈秉安)
    周恩来和我父亲的交往(赵青)
    晚清的两次"行政改革"(雷颐)
    师门忆往(董桥)
    中国票号和钱庄的兴衰(宗鸿兵)
    [教育经纬]
    北平大学附属高中(任继愈)
    有机教育:走出应试教育的迷思(王治河 樊美筠)
    [旧文悦读]
    讲真话,不偷、不装、不吹(毛泽东)
    宗月大师(老舍)
    [书里书外]
    日读一万与夜写三千(高为)
    山下悟和他的《+81》(袁迪)
    [百料视野]
    科学冷浪漫
    提笼架鸟北京人(卢文龙)
    民国初年西湖百象(沈弘)
    餐后犯困的原因——也谈病因与诱因(徐顺霖)
    [品味人生]
    一只碗(安妮宝贝)
    笑容的力量(林杰)
    台北女子之不嫁(舒国治)
    昨日书(马世芳)
    永存在心间的父亲(风信子)
    [编读往来]
    致歉
    感悟(黄子真[1] 孙华[2])
    建议(李兴国 张秋来)
    称道(牛兆奇)
    《书摘》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