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书摘》 > 2012年第05期
  • 卷首碎语
  • 业内人士指出:“每一次国际油价的高涨,几乎都伴随着国内原油进口的大幅增加,在国际油价下跌的情况下,反而持币观望。”“中国需要什么,国际市场什么就涨”已经成了国内财经界的一种共识。
  • 为了人的权利——彭真同志对中国法制建设的贡献
  • 无论是宪法,还是刑法、刑诉法、行政诉讼法和民法通则,上世纪80年代制定这些法律时,是为了保障人的权利不受侵犯,而这与当时中共领导集体对“文革”浩劫的深刻反思密不可分。
  • 文化的报应(外一篇)
  • 我很担心我们将来有一天会受到文化的报应。我担心的是,我们的文化到现在如果还不赶紧真诚地补上人文这一课的话,有一天,文化的缺失会给我们带来悔之晚矣的后果。
  • 不革命行吗?
  • 建国以来相当长的时期内,《卖火柴的小女孩》是小学生六年级课本中的一篇重要课文——许许多多的小学语文老师们曾在课堂上强调它的“基本思想”是安徒生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含泪的控诉”。
  • 由四位老人辞世想到的……
  • 科学院不是衙门,院士不是终身制官僚。我们期待60岁的中国科学院振作起十二分的神智,努力精进。
  • 鲁迅能不能得鲁迅文学奖?
  • 近来最火热的一个词语无疑是“羊羔体”,取自车延高之谐音。车先生是一位诗人,刚刚夺得了第五届鲁迅文学奖之诗歌奖。古语云: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今天则是一人得奖,鸡犬不宁。
  • 当今大企业正在失去信誉与道德
  • 百度的傲慢从何而来 百度又一次受到挑战,这一次的挑战者是几乎中国所有的知名作家以及他们的代理人。
  • 留守孩子的泣血呼喊
  • 长期以来,我国大量的青壮年农民工进城务工,离开温暖的家乡,一年回不了几次家,正因如此,带来了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那就是花朵们失去了父母的爱。
  • “以药养医”废除之难
  • 医疗费用贵导致看不起病的问题由来已久,“以药养医”是主要原因。现在要废除“以药养医”,需考量对医院的补偿方式。
  • 旁观中国高铁
  • 日本学者加藤嘉一说,中国大跃进式的“高铁”运动,不值得大惊小怪,它只是把日本的某段历史重演了一下而已。被中国铁路职工戏称为“刘跨越”的刘志军政治生命结束了,铁路的难题却刚刚开始。
  • 中国的多维健康风险
  •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提高了。但是一些影响健康的因素并没有随着经济的发展而改善,有些甚至遁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趋向更差。中国人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健康风险。
  • 北京有个“伟人团”
  • 5月13日正午,北京艳阳高照。“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陈毅”、“林彪”围坐在幸福家园小区南门的一家成都菜馆里,点了炒饼、牛肉面和三鲜面。
  • 穆巴拉克家族的财富之谜
  • 穆巴拉克甫一下台,接踵而至的就是对他本人及其家族贪污腐败的指控。埃及国内外媒体纷纷报料,称穆巴拉克及其家庭成员通过抢掠豪夺等卑鄙手段,在过去30年间积聚财富高达700亿美元之巨。埃及法庭已经数次开庭审理,由于穆巴拉克身体状况不佳,律师又提出多达1600人的证人名单,加之实际控制国家权力的军方刻意保护前总统,使得穆巴拉克家族财富之谜一时难以完全解开。
  • “老派共产党人”王元化
  • 余生也晚,认识先生的时候,他已步入晚年。先生离去的时候,身上披盖着斧头镰刀的中共党旗。他18岁加入共产党,与李慎之先生一样,都是在“一·二九”运动中,怀着一腔救国热忱卷入革命。属于“老派共产党人”。
  • 1949:悲惨的蒋介石
  • 1949年,对于蒋介石来说可谓流年不利。新年的钟声刚响,内外交困中的他便不得不违心地宣布下野,由李宗仁任代总统。但蒋介石是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的。因为,他一生最大的兴趣就是追逐权力,对他来说最为痛苦的事莫过于失去权力。
  • 燕南园54号里的洪业
  • 燕南园54号住过不少前辈,1952年北大刚从沙滩迁入时,冯友兰住54号,北大党委书记江隆基住57号,后两人对换。后来的北大校长陆平也在这里住过。
  • 吴冠中:“我要学政治”
  • 现在我经常想,如果鲁迅还活着,在这个环境里,他会怎么样呢?——如果让我再活一次,我一定不学画,我要学政治,把国家民族治理好,这比画画更重要。
  • 祖父陆宗达与好友赵元方的友谊
  • 赵鈁,字元方,是祖父最要好、交情最深厚的友人之一。他出身名门。祖父荣庆为清末协办大学士,入掌军机。赵先生长成后,入金融界,供职天津中南银行,为襄理。常居天津,亦时归北平。
  • 我们的爸爸张冀牖
  • 洒到人间都是爱 我们的爸爸张冀牖在1938年10月13日离开了他爱的十个儿女,离开了他爱的世界走了,走得那么远,我们再也见不到他了。
  • 我和司机师傅佟玉坤
  • 我1986年4月,离开北京市文联,到中国作家协会《人民文学》杂志,先担任常务副主编.后担任主编。
  • 美国政坛的“娘子军”
  • 美国前总统罗斯福曾说:“身处政界的女人必须把脸皮练得像犀牛皮一样厚”,确实,政治对于女性的要求近乎苛刻,不仅需要是女强人,某些时候还得是女超人。然而在美国政坛,大使、第一夫人、国务卿……似乎到处都可见女性的身影。她们披荆斩棘,所向披靡,大出风头。
  • 中国的心病
  • 中国的教育到底该怎么办?为什么喊了这么多年尊师重教、科教兴国却不见起色?这是所有关心中国命运与前途的人都在关心与思考的问题,不独是有子女在上学或要上学的人们。
  • 留学运动三十年后
  • 我非常了解自己是一个早已过时的人物。现在大家的思想都是往前走,很多人的思想都已经进入22世纪,我的思想基本停留在19世纪,基本上是晚清的基本意识,所以我这个文童的题目,也是一个晚清的题目。我认为,目前的情况恐怕并没有完全超越晚清时代提出和留下的一些问题。
  • 民办教育的困境
  • 美国的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是世界上最为著名的大学;日本的庆应大学和早稻田大学,无论在本国还是在国际上,都处于前列。很多国家私立高校的教育质量已经接近甚至超过了公立高校.有的还是世界一流大学。然而中国民办教育如何发展呢?
  • 书畔风景
  • 身藏屏风之后——新中国的将军外交家观看毛主席接受国书
  • 新中国成立之后,我国国家元首接受外国使节递交国书、我国大使向驻在国元首递交国书。这是国际交往中最重要的礼仪。1949年10月16日下午5时,毛主席在中南海勤政殿接受苏联首任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罗申递交国书。
  • 鲍狄埃与《国际歌》
  • 列宁在1913年有一段名言:“一个有觉悟的工人,不管他来到哪里,不管命运把他抛到哪里,不管他怎样感到自己是异邦人,言语不通,举目无亲,远离祖国——他都可以凭《国际黝的熟悉曲调,给自己找到同志和朋友。”
  • 台湾的来龙去脉
  • 美丽的台湾岛上本没有人,前前后后避难逃荒寻找希望而来的人们,应该知道这里本是一座感恩的岛屿。台湾既小又弱还孤独。但她可以用博大包容的精神以柔克刚。
  • 梁启超与五四运动
  • 萧公权评价梁启超“综其一生,悉于国耻世变中度过。蒿目忧心。不能自己。故自少壮以迄于病死,始终以救国新民之责自任”。
  • 汪记“还都南京”的丑剧
  • 高陶事件把《日支新关系调整要纲》公布于众,全国全世界一片哗然。汪精卫集团的汉奸卖国贼面目暴露无遗。
  • 元朝统治时期的工商业景观
  • 在后世的记忆中,元朝是一个特别黑暗的异族统治时期,在滴血的蒙古战刀的威慑下,汉人战战兢兢地苟活了将近一百年。不过在马可·波罗看来,当时的中国却是地球上最最富有的国度,它的繁荣和生动让人心生向往……
  • 捅破美国的窗户纸
  • 美国是个遥远而又熟悉的国度,很多中国人对美国人的生活可能并不是很陌生,然而本文给你带来了你所不知道的美国。
  • 举世关注的印度智能资源
  • 印度硅谷——班加罗尔 2006年8月,为拍摄NHK特别节目《印度的冲击》,我初次造访了班加罗尔。当时的班加罗尔被称为“印度硅谷”,是印度IT产业的中心。但是,班加罗尔机场却和“现代化”、“高科技”这样的词汇相距甚远。
  • 图文并茂 生动逼真——读国学大师张乐群《道德经画册》有感
  • 一次偶然的机会,有幸与联合国著名文字学专家文生老师共同拜读国学大师张乐群教授《道德经画册》的手稿,感到非常荣幸。然而,虽然是走马观花的粗浅拜读,却胜过我多年反复学习《道德经》的理解和体会。可见张乐群教授的创作理念十分生动逼真。
  • 法国地铁的故事
  • “我是残障!残障!先生、小姐,帮我,帮我!”一位歪嘴斜眼的女人,在月台外苦苦哀求,倚着车门站立的女士,伸出手,捉住她的手臂,使劲地拉着她登上车门。一入车内,她便嚷嚷着:“座位,我要一个座位。我是残障!无法站立。我要一个座位。”话才说完,另一位女士已站起让位。
  • 让生命走进正向循环
  • 印度哲学大师克里希那穆提指出,活在当下一刻,让自己的心灵体会这一刻的宁静和幸福,生命就是完满的。我从心理的层面来解读,其实就是要从过去的那个自己里面。寻找一个崭新的模式。这个模式就是要改变信仰,建立一种崭新的思维并为之建立信仰:今天会比昨天好。接纳过去,超越过去。把目光放在今天,这是正向的生命循环。
  • 《魏晋风度》《错读儒林聊斋索图》新书首发座谈会在光明日报报举行
  • 3月24日上午。陈四益和黄永厚先生的“壁合”之作——新书《魏晋风度》《错读儒林聊斋索图》——酋发座谈会在光明日报社举行。
  • 你的脊椎还好吗?
  • 让颈部生活在温暖的“春天里”每年的秋冬季我都会接诊很多颈椎病患者,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是因为我们的颈部喜欢生活在温暖的环境里,不喜欢寒冷。
  • 胡适误把“communism”翻译成“共产主义”?
  • 1825年,被恩格斯称为早期“乌托邦共产主义”者的英国慈善家罗伯特·欧文(Robert Owen,1771—1858年)在美国印第安那州创建了一个公社,而且他给这个公社所取的名字竟然叫做“新和谐”(New Harmony)。
  • 道德经心释
  • 头脑有很多孔,透过那些孔,头脑经常再度被填满,再度被加油。你继续看,你在看什么?你并没有特意看什么,任何经过的东西,你只是看它。透过眼睛,头脑渴望去搜集任何它所能够搜集的信息。
  • 杏林杂谈——与中医相关的名称
  • 中医.顾名思义是指中国医学,即相对西医而言的称谓,但真正的含义也不完全如此。在西方医学传入我国之前,我国没有“中医”这个称谓,中医有其独特且丰富的内涵,除中医之外,对中医从医者的称谓还有歧黄、青囊、杏林、橘井、坐堂等等。
  • 石榴花
  • “五月榴花照眼明”,五月是诗意的好时光,春未去,夏已至。季老勾留于五月榴花的情绪,舒展着,让读文的人,也不禁浮想起来……
  • 虾红色情书
  • 朋友说她的女儿要找我聊聊。我说,我——很忙很忙。朋友说她女儿的事——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结果,两个“忙”字,在三个“重”字面前败下阵来。于是,我约她的女儿若樨,某天下午在茶馆见面。
  • 民国老情书
  • 于茫茫人海中遇见她,心里觉得爱慕她,便想写一封信给她。情信的由来,大抵如此。
  • 棒喝
  • 说下个时代的话在这个时代,会付出代价;说众人暂时还没看见的真理但挑战了传统观念,会付出代价;说权责不想听到的话且只是你孤独地说,会付出代价。总之,说真话,会付出代价。但即使如此,也不能成为我们不说真话的理由,你自己可以没能力说、没勇气说,但我们至少要学会听得懂真话。
  • 为什么会怀疑?
  • 第3期《书摘》中的《当怀疑成为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一文,很吸引入。记得诗人北岛有一句诗,就是“我不相信”。不料眼下成了社会上的流行语。
  • 北京堵在哪儿呢?
  • 《书摘》第3期《交通究竟“堵”在哪儿?》一文,似乎是以北京为例的分析交通拥堵的文章。这会不会有些偏颇呢?
  • 主编点读
  • 为了人的权利。新中国成立后,彭真长期以来担任国家民主法制建设方面的领导工作,通过领导民主法制建设的实践,加上他长于思考,使他对社会主义民主法制有许多独特的见解。
  • 卷首碎语
    [人文频道]
    为了人的权利——彭真同志对中国法制建设的贡献(章文)
    文化的报应(外一篇)(梁晓声)

    不革命行吗?
    [人文频道]
    由四位老人辞世想到的……(徐百柯)
    鲁迅能不能得鲁迅文学奖?(羽戈)
    [社会广角]
    当今大企业正在失去信誉与道德(刘戈)
    留守孩子的泣血呼喊(谭凯鸣)
    “以药养医”废除之难(李静睿)
    旁观中国高铁(加藤嘉一[日])
    中国的多维健康风险(胡鞍钢)
    北京有个“伟人团”(何雄飞)
    穆巴拉克家族的财富之谜(辛俭强)
    [人物春秋]
    “老派共产党人”王元化(许纪霖)
    1949:悲惨的蒋介石(李立)
    燕南园54号里的洪业(肖东发 陈光中)
    吴冠中:“我要学政治”(张英)
    祖父陆宗达与好友赵元方的友谊(陆昕)
    我们的爸爸张冀牖(张允和)
    我和司机师傅佟玉坤(刘心武)
    美国政坛的“娘子军”
    [教育经纬]
    中国的心病(鄂烈山)
    留学运动三十年后(甘阳)
    民办教育的困境
    [轻松一刻]
    书畔风景(蔡家园)
    [历史回眸]
    身藏屏风之后——新中国的将军外交家观看毛主席接受国书(陈敦德)
    鲍狄埃与《国际歌》
    台湾的来龙去脉(为力[加])
    梁启超与五四运动(诸荣会)
    汪记“还都南京”的丑剧(施原)
    元朝统治时期的工商业景观(吴晓波)
    [域外见闻]
    捅破美国的窗户纸(钟雨【美】)
    举世关注的印度智能资源(张逸舟[译])
    图文并茂 生动逼真——读国学大师张乐群《道德经画册》有感(苑宁夫)
    法国地铁的故事(彭怡平)
    [百科视野]
    让生命走进正向循环(林一芳)
    《魏晋风度》《错读儒林聊斋索图》新书首发座谈会在光明日报报举行
    你的脊椎还好吗?(刁文鲳)
    胡适误把“communism”翻译成“共产主义”?(郎咸平 杨瑞辉)
    道德经心释(奥修[印])
    杏林杂谈——与中医相关的名称(何银堂)
    [品味人生]
    石榴花(季羡林)
    虾红色情书(毕淑敏)
    民国老情书(黄柏莉)
    棒喝(乐嘉)
    [编读往来]
    为什么会怀疑?(张秋来)
    北京堵在哪儿呢?(愁末)

    主编点读
    《书摘》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