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书摘》 > 2012年第06期
  • 卷首碎语
  • 文化要有品格。应当鼓励独立研究,独到见解,独创成果的创造性文化;不鼓励人云亦云,跟风转向,阿谀迎合的低俗文化。文化的领导者,不要企图充当文化创造的“导师”与“裁判”,而要甘当文化发展优良环境的设计师和保护者。
  • 上海VS北京:直辖市的未来之路该如何继续?
  • 站在最高处,不仅意味着荣耀,也意味着责任。在中国,北京、上海等直辖市之所以受到特别的关注,不仅因其地位重要,也因其背负了国家和百姓巨大的期望。从某种意义上说,直辖市是中国繁荣与富强的缩影。
  • 拿什么来养老?
  • 中国正迈入老龄化社会,生育率低、人口结构老化、社保制度滞后已成未来发展的重大隐患。谁来养活老人?经历了入园难、入校难、看病难等社会问题后,下一步可能会迎来入养老院难的一幕……
  • 互联网不是个坏东西
  • 应当把互联网看成执政党治国理政的大资源,政府广泛联系群众的大广场,公民教育自己的大课堂。善于从不和谐音中听到错位的真实,从激烈的情绪中把握民意的生机与活力。从而以公开示公正,以坦诚纳良言,以真情抒民怨,以真相破谣言,以公理抚民安。集中民众的智慧,共创网络社会管理的新秩序。
  • 上课记:九零后大学生的思想与生活
  • 对于九零后,王小妮说:我听到的几乎都是对他们的批评。他们毫无准备,在人间刚一露头就被密集的贬义词团团围紧。但是,吃着这土地上的粮喝着这土地上的水,他们自然要长大要成人。 或许,这样温情脉脉的话语之所以难得听到,正是因为人们对于他们并不真的了解。
  • 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里
  • 打开电视,各种娱乐节目铺天盖地,整个社会弥漫着娱乐的气息,从“芙蓉姐姐”到“凤姐”的层出不穷,需要重新思考我们面临的时代。
  • 潜伏在中国的产业大鳄
  • 它在中国比日本企业更低调,比华尔街投行更诡秘。这家企业不请明星代言,不做广告,没有公共关系经理,不开新闻发布会,甚至中国公司连网站都没有,他们到中国来就是为了一个目的——赚钱,这就是江森自控。
  • 海南东方市土地腐败黑色剧
  • 商人“私征”土地,村官代人“买地”,国土局长“炒地”,市长“授意”圈地,事成之后半路又杀出一个“黑吃黑”的副书记。
  • 涪陵:一位外国记者的江城记忆
  • 何伟(作者中文名)自言:“这并不是一本关于中国的书,它只涉及一小段特定的时期内中国的某个小地方。” 而涪陵,也确如他说,“那座城市一直都在变化——在那些日子里,全中国上下都在快速发展着”,甚至“在许多方面都变得难以辨认了”。 但无疑,何伟笔下的江城记忆,因其细腻与真实,仍然对我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 台湾人的寺庙情结
  • 台湾人爱烧香,也爱建寺庙。 有点钱的人,首先会想到在自家门前,或者先前就看好,一直想买下的某处繁华地段,或者风水上佳的地方,建寺盖庙。没钱的人,特别是台湾那些比较信神灵的老人,或者乡村里的人,平时的零花钱,也多半变成了香火钱。
  • 宋庆龄在最后的日子里
  • 1981年4月底,宋庆龄被确诊为冠心病及慢性淋巴性白血病。这时传来消息,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决定授予她荣誉法学博士学位。对于此事,维多利亚大学十分重视。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在校园以外的地方授赠学位。
  • 邓拓,在政治的夹缝中走上绝路
  • 邓拓是一个文人,自认为“书生”,他也是一个忠诚的共产党员、高级干部,矛盾的双重身份曾使他的人生大放异彩,也使他的命运坎坷纠结。1949年以后,作为中共中央第一机关报《人民日报》的总编辑,邓拓卷进中央领导阶层的内部分歧,直面中国往何处去的路线斗争。
  • 邓广铭四两拨千斤
  • 本文是作者回忆他与邓广铭在“牛棚”里的一段往事,读来却似荒诞小说。“文革”的闹剧我们时刻不应忘记。
  • 父亲钱穆,夕照情浓
  • 我们家世代书香,祖居无锡七房桥一个五代同堂的大宅。但到父亲这一代,日子过得十分艰难。父亲12岁丧父,中学毕业后,知道无望进大学深造,乃刻苦自学。他毕生从事教育事业,从教小学到中学、大学。
  • 美国记者伊罗生
  • 一 最早知道美国记者伊罗.生的名字,是因为他和鲁迅的关系。当年他曾在鲁迅指导下编选、翻译过一本中国现代小说集《草鞋脚》。后来在撰写刘尊棋的传记时,我才第一次较为清楚地了解到伊罗生在中国的大致活动情况,了解到他曾在上海创办了一本英文刊物《中国论坛》,专门发表左翼作家的作品和中共地下组织提供的文章。当时在北平被捕入狱的薄一波、刘澜涛、刘尊棋等人,便是从《中国论坛》上得知中国民权保障同盟成立的消息的。狱中支部决定。由刘尊棋执笔写英文信给伊罗生并转民权保障同盟,揭露狱中的恶劣条件。刘尊棋的信得到宋庆龄、杨杏佛的重视,杨杏佛特地到北平草岚子监狱实地考察,见到了刘尊棋等人。
  • “三不留神”邢振龄
  • 世界真大,世界又真小。 去年春节,我在琉璃厂宏宝堂看到邢振龄的牛画,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当今画牛高手,我几乎都认识,至少也知道其名,而邢振龄的大名和他的大作,我却头一回见到。这就叫“孤陋寡闻”。
  • “仰望星空”三思
  • 近些年,“仰望星空”一词渐渐流行起来。究其原因,当然与温家宝总理发表在《人民日报》(2007年9月4日)上的那首诗《仰望星空》有关。他写道:“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寥廓而深邃;那无穷的真理,让我苦苦地求索、追随。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庄严而圣洁;那凛然的正义,让我充满热爱、感到敬畏。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自由而宁静;那博大的胸怀,让我的心灵栖息、依偎。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壮丽而光辉;那永恒的炽热,让我心中燃起希望的烈焰、响起春雷。”同年5月14目,温总理还在同济大学对学生们说:“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
  • 从儒家政治看“中国模式”
  • 思想的碰撞是一个民族精神发展的条件。不同角度对问题的思考,会激发我们多角度更全面的思考问题。思想只有在碰撞中才能发展。
  • 孙冶方的指名批评与自我批评
  • 蔡尚思在《百家争鸣与互相扬弃》一文中提到百家争鸣的问题。他认为,不争鸣就只能孤陋寡闻而无从舍短取长,不争鸣就停滞不前而不可能向前发展;继续创新与扩大集成,全靠争鸣。学术思想不是任何一人一家所能独占包办的。开口闭口诬蔑与自己对立的学派为异端邪说、同于禽兽、甚于洪水者,实在是自暴无知,而失掉学人的身份的。历史在做有力的证明:一切相反相成,正好截长补短。在这篇文章中,蔡尚思先生还附录了1983年由光明日报记者张天来写的文章部分,至今读来仍觉有新意。
  • 已消失的……——跟陈丹青聊天
  • 民国人的长相跟今天的人有点儿不一样 窦文涛:广美,听说你看《建党伟业》竟然看得热泪盈眶? 孟广美:五四运动那一段我真感动了啊,还掉了眼泪。后来听大家说这片子不咋地,可是我大半夜却看得热血沸腾!
  • 艺术有震撼心灵的力量
  • 何怀硕:一九四一年生。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系毕业,美国圣约翰大学艺术硕士,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研究所教授,画家、艺术理论家、散文家。
  • 童年与故乡
  • 鲜为人知的中央政治研究室
  •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在北京沙滩大院与中宣部、《红旗》杂志社在同一座大楼办公的,还有中央政治研究室(以下简称政研室)。因它不像中宣部那样是中央的一个职能部门,又不像《红旗》杂志社那样,每半月要出版一期党刊;加之当时的政研室不像现在的中央政策研究室常有关于领导人的报道,所以在社会上鲜为人知。但政研室是中央的一块理论阵地,是与中宣部、《红旗》杂志社平级的直属中央领导的一个单位。为不使这个机构的历史湮没无闻,这里仅就笔者所知,作些介绍。
  • 读者来信选登
  • 打开第4期《书摘》的“主编点读”我很爱读,反反复复读了三遍,点读的十篇文章都很精彩。着墨不多,意蕴深远。文化这事儿心急不得,点点滴滴,水滴石穿。
  • 我在旧上海秘密工作
  • 作者以职业妇女身份从事地下工作,作为我党早期地下工作者,与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诸多重要事件与人物发生过关系。在白色恐怖下,英勇机智,营救同志,保卫首长。为革命,她先后与三位丈夫生离死别;三次被捕,坚贞不屈。解放后,饶漱石粗暴地不承认她的党籍党龄,她下决心从基层工作做起,又不幸受到潘汉年冤案牵连,前后失去自由17年。但她始终无怨无悔,对共产主义信念毫不动摇。该文讲述的是在上海从事地下工作保护周恩来并协同周恩来工作的故事。
  • 新诗,从人格到语言的改造
  • 20世纪50年代刚刚开始,中国正式进入毛泽东时代。这个天才的战略家,率领共产党和军队,成功地结束了国民党的一党专政;紧接着,继续以运动战的方式,推进镇压反革命、土地改革和三五反运动,把广大工农群众按照新的方式组织起来,凝聚为新国家的政治基础。与此同时,严厉打击地方的乡绅势力、资本家、所有被视为阶级敌人的人。此外,发动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名为“洗澡”。至1956年,随着农业、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的基本完成,一个政治体制建立起来了。
  • 美术赏析
  • 贾紫弘:原名贾春光,号寺洼山人,1983年出生于甘肃临洮,2007年毕业于西北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学士学位,现居北京,职业画家。
  • 中共深入张学良东北军的秘密
  • 张学良一边与中共往来,一边与蒋介石周旋。这时的中共中央不仅在做张的工作,同时也在东北军中做官兵的工作。
  • 我怎样厌倦了教育界
  • 顾颉刚先生当年在教育界,和许多知名学者有交往,如鲁迅、蔡元培、胡适、陈独秀、沈尹默、沈兼士、郑振铎、洪煨莲、傅斯年、罗常培、钱穆等,但也和其中一些人发生了不快。
  • 民国名人的恩怨
  • 1934年3月16日,季羡林日记记:“晚上同(李)长之访叶公超,谈了半天。他说我送给他的那篇东西他一个字也没看,这使我很难过。”第二天的日记写道:“心里老想着昨天晚上叶公超对我的态度——妈的,只要老子写出好文章来,怕什么鸟?……我已经决定:叶某真太不通,我以后不理他的了。真真岂有此理,简直出人意料之外。”又记:“晚上同长之访老叶,(他)明明在家里,却说出去了,不知什么原因。真真岂有此理。”
  • 读者来信选登
  • 近来两期《书摘》,都刊登了一则宣传《书摘》的小广告,在文字页内,做得很精致,很典雅,不错!既然是市场经济,做个广告又何妨!希望每一期都好好宣传《书摘》,理直气壮。《书摘》本来在编辑同志努力之下办得很好,宣传一下也是很正常的。就应该让每一个读者都知道:选择《书摘》是最有眼光的!
  • 追捕本·拉登
  • 作为全球最大的恐怖分子本·拉登和一个全球最强的情报组织机构——美国中情局互为对手。9·11成就了本·拉登的一世英名,但同时本·拉登之死也让中情局一雪前耻。
  • 中国学校制度之批评
  • 追忆在北京大学代理校长任内,事实和理想刺激我的思想,我很想写七八篇论大学的文字。卸任后,事忙,又连生病,除去一篇的大意以外,所有的意思忘得光光……
  • 母语政策与高尖人才的培养
  • 资中筠先生说:一个国家的母语是它文化的载体,你学了多少,你掌握了多少母语,你就会成为有什么样文化修养的人。
  • 也说人均住房数据值
  • 住房是中国老百姓关心的问题之一,像北上广深这些大都市,其住房问题矛盾甚为突出。作为试图反映住房情况的人均住房面积是否能反映实际情况?
  • 一个人食:独孤君说
  • 大概好多记者,采访之余,心里都流淌着一篇篇散文,他们的内心就是承载这些文章的最好的地方,王恺居然写出来了,那我们就会看到,用文艺的眼光打量这个世界,它还是温情的,不那么残忍。
  • 致不孝之子
  • 一 我现在在夜里,还听到母亲在隔壁费劲的喘息和叹息。我有时抱着她到客厅,有时和儿子,我抱着上半身,儿子挟着奶奶的脚踝到洗手间,或者妻子像喂孩子一样,在汤匙里把药弄碎,母亲嘴角耷拉,药从没有牙的牙床流下。
  • 我想遇见你的人生
  • 为了一个正直的未来 上学期,自然科考试有一题目:“从烧热的壶嘴里冒出来的白烟,是水蒸气还是小水滴?”你依照课本上说的,判断水蒸气应该是无色的,遇冷成为水滴才会变白色,选了“小水滴”做答案。发下考卷,却发现老师的答案是“水蒸气”。几位同学拿着课本去跟老师讨论,老师都还坚持就是“水蒸气”。
  • 干草镇
  • 保罗·科林斯和家人放弃了旧金山的都市生活来到英国威尔士乡下,住进一个以图书闻名的小镇——瓦伊河畔的干草镇。
  • 孤独的代价
  • 孤独感是生活中并不陌生的感觉,也是文学作品里经常表达的意象。不仅仅是丧失伴侣这样的重大变故,一些小的变动,比如到一个新的城市去读书,或是家人外出务工,或是失恋,都会让人产生孤独感。许多人即便生活在拥挤的大城市里,也难消内心的孤独。
  • 日记漫谈
  • 日记总论 孙犁 我曾购置《曾文正公手书日记》《湘绮楼日记》《翁文恭公日记》《缘督庐日记抄》及《越缦堂日记补》等书。且择要读之。又浏览上述诸小型日记,兼及近代学术名家之日记,对日记这一文体,遂积有一些感想,分述如下:
  • “言善信”的风范
  • 这是老子在讲水的“七善”中提到的。善信就是诚实的善,真实的善。即信守诺言是真诚的,是让人信服的。 另外,老子还在很多章节提到守信的重要性,如“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意思是说,别人为什么不相信你呢,是因为你失去了诚信,做过不守信用的事,因而人们不再信任你了。老子认为,领导者应该注重自身的信誉,这是领导者权威的基础,千万不能失信于民。信誉不但对领导者来说是重要的,对社会的每一个成员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说,它是一个人的生命。为人处世之道,就是要诚笃守信、取信于人。《淮南子》中说:“人先信而后求能。”没有信誉,是什么事情都做不成的。
  • 传统太极拳传授的“三种语言”
  • 传统的武当太极拳传习时通过“三种语言”来描述并保证其传统韵味不致丢失。这三种语言指文字语言、肢体语言、心灵语言。太极拳习练者借助文字语言而明理,依赖肢体语言而懂劲,最终升华于心灵语言。
  • 江城
  • 内容简介 作者彼得·海斯勒(Peter Hessler),中文名何伟,曾任《纽约客》驻北京记者,以及《国家地理》杂志等媒体的撰稿人。
  • 主编点读
  • 如在城市定位上,上海过高的政治地位,使其社会及经济综合改革受到制约,未来或可通过主动降低城市行政级别,使其综合改革获得相应活力。更为重要的是,上海需要在市场化方面取得突破。无论是成为金融中心,还是突破“为什么上海出不了马云”的困局,市场化都是上海未来久远发展的方向。
  • 卷首碎语
    [社会广角]
    上海VS北京:直辖市的未来之路该如何继续?(罗天昊)
    拿什么来养老?(高强 于一)
    互联网不是个坏东西(武和平)
    上课记:九零后大学生的思想与生活(王小妮)
    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里(阳明子语)
    潜伏在中国的产业大鳄(高连奎)
    海南东方市土地腐败黑色剧(王维博 李敏)
    涪陵:一位外国记者的江城记忆(彼得·海勒斯【美】 李雪顺[译])
    台湾人的寺庙情结(彭玉冰)
    [人物春秋]
    宋庆龄在最后的日子里(何大章)
    邓拓,在政治的夹缝中走上绝路(李响)
    邓广铭四两拨千斤(郝斌)
    父亲钱穆,夕照情浓(钱行)
    美国记者伊罗生(李辉)
    “三不留神”邢振龄(鲁光)
    [人文频道]
    “仰望星空”三思(俞晓群)
    从儒家政治看“中国模式”(岑科)
    孙冶方的指名批评与自我批评(张天来)
    已消失的……——跟陈丹青聊天(窦文涛)
    艺术有震撼心灵的力量(李怀宇 何怀硕)
    [轻松一刻]
    童年与故乡(古尔布兰生【挪威】 吴朗西[译] 丰子恺[书])
    [历史回眸]
    鲜为人知的中央政治研究室

    读者来信选登(张秋来)
    [历史回眸]
    我在旧上海秘密工作(黄慕兰)
    新诗,从人格到语言的改造(林贤治)

    美术赏析
    [历史回眸]
    中共深入张学良东北军的秘密(杨奎松)
    我怎样厌倦了教育界(顾颉刚)
    民国名人的恩怨(刘仰东)

    读者来信选登
    [历史回眸]
    追捕本·拉登(陈肯)
    [教育经纬]
    中国学校制度之批评(傅斯年)
    母语政策与高尖人才的培养(石毓智)
    [经济生活]
    也说人均住房数据值(严行方)
    [品味人生]
    一个人食:独孤君说(王恺)
    致不孝之子(耿立)
    我想遇见你的人生(杨照)
    干草镇(保罗·科林斯【美】 黄宜思[译] 张立新[译])
    [百科视野]
    孤独的代价(黄永明)
    日记漫谈(孙犁)
    “言善信”的风范(赵恒)
    传统太极拳传授的“三种语言”(陈太平)

    江城
    主编点读
    《书摘》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