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书摘》 > 2013年第04期
  • 成为所有读书人的书
  • “一个人和书籍接触得愈亲密,他便愈加深刻地感到生活的统一,因为他的人格复化了:他不仅用他自己的眼睛观察,而且运用着无数心灵的眼睛,由于他们这种崇高的帮助,他将怀着挚爱的同情踏遍整个的世界。”茨威格的这句经典名言,是不是正好抓住了你心头一直萦绕的某种玄思?
  • 莫言获奖与我们的文化心态
  • 2012年,莫言获得了国内外瞩目的诺贝尔文学奖,然后出现了各种说法。现以此为典型案例,分析如下:
  • 中国电影与奥斯卡隔着一个李安
  • 著名华裔导演李安凭《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荣膺第85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导演奖项。13年前,李安凭借《卧虎藏龙》首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7年前,还是李安,又凭借《断臂山》首次获得最佳导演奖。李安是迄今为止捧“小金人”最多的华裔导演。为什么总是李安?
  • 中国的废墟在哪里?
  • 读了傅汉思和宇文所安关于中国凭吊怀古类诗作的论著后,我决定考察一下中国绘画中对废墟的表现。原因很简单:既然废墟的形象常常出现在怀古诗里,它们在与诗歌具有密切关系的绘画中应该也受到类似的重视。出乎意料的是,在我所检查的从公元前5世纪到公元19世纪中叶的无数个案中,只有五六幅作品描绘了荒废颓败的建筑。
  • 观念的水位
  • 据说坊间盛行绝望。有网友在微博上转播一次关于转型的会议的氛围:A教授表示自己的文字很绝望,但内心更绝望;B教授表示国民性决定了各阶层得一起“玩儿完”;C教授表示既得利益集团已将其利益制度化……总而言之,“改革已死”。大家所能做的,似乎就是坐在冲下悬崖的车里,眼一闭心一横,等待最后落地时的一声“咣当”。
  • 汪晖:第四种权力,左右为难
  • 萧三匝:你感觉从2007年以后,思想界的争执有没有什么新动向?
  • 我的商业观
  • 这些年房地产公司围绕土地问题出现了很多怪现象。
  • 豆腐跟革命的一点不寻常的关系
  • 豆腐是正宗的中国国粹,有人说,豆腐应该算是中国的第五大发明。有意思的是,其他的四大发明,还有国家在跟我们争,而这个豆腐,连丁点儿争议都没有。近来,西方世界动物保护主义和素食主义流行,提倡以植物蛋白替代动物蛋白,中国的豆腐就成了一个榜样,让西方人佩服得一塌糊涂。国人到了西方,如果一时没有更好的工作机会,只要有做豆腐的手艺,就可以混饭吃。
  • 1949年,陈寅恪是否有意赴台?
  • 陈寅恪1949年的去与留,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是个十分敏感的问题,后来又曾经引发许多猜测和争议。于今观之,陈寅恪彼时彼刻特定情境下的真实身份——他是一个南下躲避战火的难民,是一个时刻需要扶持的盲人,是病妻的病夫,是弱女的弱父,是风雨飘摇中小家庭的唯一支柱,是早已败落的大家庭的主要保障。换言之,从常识、常情、常理的角度出发,可能容易获得真解。
  • 镜子:照出你看不见的世界史
  • 世界上已知的第一首国歌于1745年诞生在英国,没有人知道作者是谁。歌词宣称,英国要把那些苏格兰反叛者踏扁,把“这些无赖的阴谋诡计”击得粉碎。
  • 不可言说的心事
  • 从小在台湾随父母看国剧,记忆中,常常看到的戏码,并不多见,总是几出老戏,其中有一出,就是《四郎探母》。小时候看,其实不是很懂,先入为主地认为,《四郎探母》,就是一部宣扬“孝道”的戏,因为战争,和母亲分隔两地,舞台上,一个长胡子的男人思念母亲,频频挥泪,痛哭失声,小时候看,也觉得有一点夸张吧。
  • 让历史记忆正常化
  • 杨时旸:你说,历史不可能为沉默的人们作证,说还是不说,就成了问题。你举了德国的例子,战后,无论是纳粹子女还是犹太人幸存者,在一段时间内都选择沉默。他们现在为什么仍然不愿意开口?
  • 张爱玲致庄信正
  • 这些时一直惦记着没给你们俩写信,非常不安。但是抗fleas工作等于全天候带加班的职业,上午忙搬家,下午出去买东西补给药物与每天扔掉的衣履与“即弃行李”——大“购物袋”——市区住遍了住郊区,越搬越远,上城费时更长。
  • 明朝的两件事
  • 明朝,北京城中,大太监刘瑾推出了由他首创的两个科学管理方法。
  • 筷子、食道及其他
  • 很多到过成都的中外朋友,去到祠堂街努力餐,对于餐厅的竹筷套子上用红字印的餐厅主人车耀先遗留的两句话:“若我的菜不好请君对我说,若我的菜好请君向君的朋友说。”
  • 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
  • “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是个流传很广的故事:有一头“曲高和寡”的鲸,独自在北太平洋徘徊了二十余个寒暑,却没有一个来自同伴的回应。
  • 沈铁梅:“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 茶几上的插瓶里是开得正好的百合,上午的阳光被花瓣过滤一层,再薄薄的洒落开来,让空气中透着暗暗的香和温柔。如果不了解她在艺术生涯中曾经历过的磨难,我们很容易被她周围氤氲的美丽气场所迷惑,以为她不过是一个被命运之神眷顾的女人。
  • 被误读的通经济时人
  • 陈冠中先生有部小说曾走红一时,这部社会学品性更重的小说在相当程度上是对10年来社会变迁的观察笔记,读者对这部小说见仁见智,书中提到的帝王师却让人感叹。因为真正的帝王师是要拐走英雄豪杰的,他们自己也是英雄豪杰,从孔子、墨子、孟子、韩非子,一直到后来的张良、诸葛亮、王通、刘伯温,都是了不起的人间英雄。
  • 谁动了北京城的第一块城砖?
  • 在短短几十年的生命中,我们无法用自己渺小的肉身去丈量几千年丰厚的历史,这就是人的局限性。于是,大量灿若星河的历史人物像流星,淹没在历史的烟尘中。
  • 你是锦瑟我为流年
  • 苏东坡曾写道:“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可三毛,却在最美的年华,把自己尘封,关进家里那幢日式屋子,不出门,不多言语。浮世流年,再相逢,已是万紫千红皆开遍。
  • 十九世纪的文学大师们
  • 夏多布里昂。法国十九世纪文学先驱之一。被称为法国浪漫主义的父亲。
  • 华莱士,也是进化论的发明者
  • 1858年春天,一个34岁的威尔士男子——阿尔弗雷德·拉塞尔·华莱士躺在今印度尼西亚摩鹿加群岛的特尔那特岛上,因疟疾而发高烧。躺在吊床上,脑中却反复思考着这个群岛和亚马孙雨林中所看到过的各种动物。这些物种周围有着美妙的环境,这到底是如何形成的?最后,他在半梦半醒之间,潦草地写下一篇四千字论文表达他的看法,并将文章和附信寄给了英格兰的同事查尔斯·达尔文,看看是否值得把文章寄给学术期刊发表。
  • 大老
  • 对于老妈和老爸。到了这个阶段,养亲以讨欢心为本。不要希望按照自己的价值观改变他们,你的胜算很小,你的价值观不一定就全对。要顺应,要放下自尊。你如果真担心他们,就多陪陪他们,把他们当小孩儿,哄哄,再过几年,你想陪.他们不一定在人世。
  • 智光大师情感箴言
  • 每个人都想抓住一个人,终生获益。尽管你们都说自己是为爱结婚,仔细观察你的内心,你会发现那里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欲望。
  • 够不够爱,都没关系
  • 318国道上成都至拉萨一段,杜鹃花资源尤为丰富,贡嘎山杜鹃、康定杜鹃、波密杜鹃,多么熟悉的名字啊。它们名字的前半部分正是318国道川藏线上的一些地名。
  • 闻一多集外情诗
  • 现在我觉得最大的乐趣在于,通过自己的努力,逐步还原作家的真实面貌,更好地了解他们的生活和创作,尽可能地接近真实,客观理智地看待他们。
  • 小初吻
  • 托儿所读到第二年,我变成了老师嘴里的“小油条”。可是她也拿我没办法,我胆子大呀,唱歌跳舞表演节目这些,她还得靠我来带动大家。我也就有些恃宠而骄的意思,老师上课讲错了,我手都不举,站起来就直接指出。有同学不认真听讲,我起身就跑过去制止了。老师教唱一首歌教到第三遍,我就不耐烦,高声要求换新歌。
  • 幸福是什么?
  • 幸福就是,寻常的人儿依旧。在晚餐的灯下,一样的人坐在一样的位子上,讲一样的话题。年少的仍旧叽叽喳喳谈自己的学校,年老的仍旧唠唠叨叨谈自己的假牙。厨房里一样传来煎鱼的香味,客厅里一样响着聒噪的电视新闻。
  • 芦苇荡迷踪
  • 天蒙蒙亮,父亲就来叩我的房门。父亲说:“我们不能总跟在老乡的后面,等他们指点:呶!这里——那里——”
  • 双面辣妈
  • 婚礼当天,我眼圈都没红,我妈却哭得稀里哗啦。
  • 有关庙的回忆
  • 据说,过去北京城内的每一条胡同都有庙,或大或小总有一座。这或许有夸张成分。但慢慢回想,我住过以及我熟悉的胡同里,确实都有庙或庙的遗迹。
  • 去欲的态度
  • 欲是好东西,让人生有意义。自然而然是欲,饿了吃饭,渴了喝水,寒了增衣,困了放松,瞌睡了找枕头,身子长全了想媳妇。由平庸到高尚,由常人到伟大,是欲在发挥作用。
  • 野花
  • 我们脚步渐近,大自然的花园向我们毫无介蒂地敞开怀抱,万紫千红的一片仿佛是迎宾地毯一般,花儿仿佛在快乐热情地向我们招手,在日光之下轻歌曼舞。三月的第一缕阳光初现,照耀在广袤的大地,此时此刻,雪莲,或者是孤挺花,饱饮了霜雪酿造的玉液琼浆之后,奏响了万物复苏的春之歌。接着破土而出的是一些花中的游魂。
  • 泪与笑
  • 匆匆过了二十多年,我自然也是常常哭,常常笑,别人的啼笑也看过无数回了。可是我生平不怕看见泪。自己的热泪也好,别人的呜咽也好;对于几种笑我却会惊心动魄,吓得连呼吸都不敢大声,这些怪异的笑声,有时还是我亲口发出的。
  • 床头杂记
  • 床头是多思之地。我常常斜依床头,做无拘无束的杂想。有时想到床头本身,觉得个中颇多人生况味。
  • 人生是一本“易经”
  • 孩子上小学期间,每个星期天上午都是他写作文的时间。这天他问:“妈妈,这周我写什么?”
  • 蒸饭那些日子
  • 有点年纪、读中学时住过校,或者在城里搞过副业的朋友,大多有过自己蒸饭的经历。
  • 枕草子
  • 春天是破晓的时候最好。渐渐发白的山顶,有点亮了起来,紫色的云彩细微地横在那里,这是很有意思的。
  • 我家门前有小河
  • 我一直觉得我的父母容忍度很高,从小我什么都养,自己抓来的鱼、虾、螃蟹、虫虫、蝌蚪就不用说了,别人送的鳖、龟、鸟也养得不亦乐乎,连没长毛的小老鼠、还不会飞的蝙蝠、从植物园捡回来的小松鼠,也总有办法把它们照顾得妥妥当当的。唯一的遗憾是没养过蛇,
  • 专心吃饭
  • 我曾经在别处介绍过一个我最喜欢的书痴故事,关于匈牙利革命时期的一位贵族,他嗜书如狂到了一个程度,即使是在被推上断头台之际,仍然不忘用笔在书上划线做笔记。假如一个人爱书爱到了连死之将至也不为所动的地步,那书痴这个称号他就实在是当之无愧了。
  • 做一些无用的事
  • 喝茶、喝酒、听听琴音,这些事儿有用吗?表面上一看,还真没用。从这个时代的追求来看,升官、发财、出名,要做就要做与此有关的事儿,因为有用,而一个人喝喝茶、喝喝酒、听听琴,实在没用。因为,一个人在那儿,既不创造财富,又不营造关系,于是,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甚至被当做是可怜的。
  • 七年
  • 也许是风的沉吟 春天与桃枝抱头痛哭 声音曲折低入骨缝中,一触即发
  • 我们原本就是完美的
  • 1993年,一个陌生人给了我一本《前世今生》。他说,此书是“为我写的”。此刻,我所有的生活细节产生了新的意义,我不再秉持痛苦的人生理念,不再认为昔日的生活经历是人与人之间的冲突。有生以来,我第一次意识到,人的逝去是一种自然现象,我完全不必为之痛心疾首,怅然若失。
  • 我爸,一个虚无主义者
  • 以“虚无主义”定性我爸,他若活着一定反对。我爸心思活泛情感丰腴,对我的冠名,不会按字典教条去自排自查,但草率笑纳我的定性,又有悖他明敏的天性:万一我拿他开涮他却认了真,万一我跟他学术他却玩了笑,都坏兴致。
  • 长篇小说《安魂》梗概
  • 宁儿,爸爸怎么也想不到,从2008年8月3日这天起,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 宝贝,别哭
  • 正当欧洲深处昏暗、惨烈以及阴郁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煎熬中时,我度过了我2岁的生日。在这之前的日子里,我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充满着天真与欢乐。两个姐姐比我大很多,我出生的时候,露西14岁,艾薇12岁。家人都叫我“娃娃”,有时也叫我“小不点儿”。而我的真实名字是叫“芭贝尔”。
  • 翠吟楼遗集
  • 2012年立夏,百城堂主人从办公桌的抽屉,拿出《翠吟楼遗集》,封面陈定山题字。翻开后,有其子陈克言题赠:“来楚庚先生惠存”。五十开本小册子,有如一台iphone,十分讨人喜欢。以小号宋体字排印陈小翠《翠楼吟草卷一·银筝集》,至《翠楼吟草卷二十·翠楼曲稿》,附有《附亡弟陈次蝶遗集》。
  • 名士风度、民国范儿和文人气
  • 已经持续了几年对民国文人种种逸闻趣事和其气质秉性的关注,至今仍在持续升温。连大学生们也在对老师的评价中使用“名士派儿”、“民国范儿”、“文人气”等词语。但若仔细追问他们是否明白其中意义,他们并说不出所以然,只是有种懵懂感觉而已。那么,名士派儿是个什么派儿,民国范儿是个什么范儿,文人气是个什么气,我倒对此产生了兴趣,想试解其意义和内涵。
  • 卢新华,“百度”所不“知道”的……
  • 卢新华以小说《伤痕》名。
  • 美国:规范融入血液
  • 在美国,最常接触的是餐馆服务生、咖啡馆侍者等普通美国劳动人民,他们自信阳光的气质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 新疆:绣满羊角图案的地方
  • 我想在漫长的岁月里,找到比岁月更为漫长的东西。像所有相遇前的时光,像眼泪滑过脸庞的历程,像大地从冬天经历到春天。
  • 成都:古巷老街的抒情诗
  • 成都古城的布局,让成都和北京有着惊人的一致性。不仅皇城方正,左祖右社,就是街巷也是几何图形式的平面划分式,是皇城的扩大和衍化,从而构成了古城雍容稳定的形象。
  • 北京:前门传说
  • 都一处的烧麦名满京城,但它最初只是一家小饭摊。开店的是一个姓王的山西人。他刚到北京的时候,在前门外肉市一家叫“醉葫芦”的酒店当学徒。这个人勤劳朴实,不怕吃苦,眼疾手快,很快便学到了一手招待客人、整理店堂、制作小菜的本领。
  • 为你钟情——纪念张国荣逝世十周年
  • 二零一三,距离张国荣离世十周年,距离程蝶衣风华初绽二十周年,距离《风继续吹》诞生三十周年……从没有一位艺人,在他的人生坐标轴上刻下如此多触动人心的印记:他是歌手、演员、音乐人,是一位全能艺人:他是最值得仰慕的偶像、最值得信赖的挚友、最值得珍视的爱人:他是璀璨的烟火、是永不湮灭的传奇……
  • 荣宝斋的彩色木刻画
  • 所谓彩色木刻画就是用木刻套印的方法印成的画幅,人物,花鸟,山水……差不多跟中国画画家笔下的真迹一模一样。我家里挂一幅新罗山人的花鸟画,一块石头前伸出一枝海棠,三个红胸鸟停在枝上,上下照应,瞧那神气正在那里使劲地叫。
  • 茶人的第三只眼
  • 茶人是孤独的;茶人的眼睛,应是独立于名物之外的。然而确立第一代名物的茶人,应有其先天对器物的嗅觉,及后天在茶事上的淬炼;应能在茶汤里,品味到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杯中山川景象。
  • 清明说“团子”
  • 《荆楚岁时记》是中国最早记录岁事风俗的著作,刊印于南朝,该书以记录长江流域的“荆楚”风俗为主,其中于“清明”所在的二月至三月是这样写的:
  • 泰国自闭症中心:来自遥远星球的孩子
  • 喜欢这样的旅行:走向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不一定有许多旅游景点的地方,小住一段时间,和当地人攀谈,然后发现世上还有另一种生活方式,发现每个平凡的人都有过不平凡的经历,然后,重视自己、重视社会、重视曾经的价值观。
  • 谈笑间
  • 问:久坐,心累,欲远足,有可荐处否?答:心向何方,便往何方。问:心本无向处,怎知心向何方?答:任取一页书报,图文心动处,即刻前行。问:万一那处不美,岂不空跑?答:远足之妙在远足本身,心累者多纠结,贪图结果与过程双双到手,因怕求不得圆满,最终日日呆坐空发春。
  • 闻香识书
  • 《带灯》是贾平凹文学创作上的又一部巅峰之作。小说不仅保持了作者以往的艺术特点,更突破了他以往的创作经验。故事以一个女乡镇干部“带灯”的视角透视当下的中国社会,通过她的工作展现当前中国基层的现实状况,通过她与远方人“我”的通信展示基层干部的精神和情感世界,具有非常强的现实意义与人道主义情怀。
  • 原生態普洱茶
  • “大茶仓”是云南大茶仓茶业有限公司新推出普洱茶的一个新品牌。“大茶仓”材料选用云南省临沧地区沧江明珠云县秧草塘荼山原生态普洱茶。
  • 用文化的正能量温暖前行的人
  • 《书摘》1992年9月创刊,坚持“立足知识精英,面向文化各界,采摘百家精华,感悟智慧人生”的办刊理念,延续“高端、高雅、高尚”的办刊风格;从2013年起,《书摘》办刊宗旨调整为“新文化、新图书、新生活、新方向”。
  • 成为所有读书人的书
    [思想]
    莫言获奖与我们的文化心态(王蒙)
    中国电影与奥斯卡隔着一个李安
    中国的废墟在哪里?(巫鸿[美] 肖铁[译])
    观念的水位(刘瑜)
    汪晖:第四种权力,左右为难(萧三匝)
    我的商业观(潘石屹)
    豆腐跟革命的一点不寻常的关系(张鸣)
    1949年,陈寅恪是否有意赴台?(张求会)
    镜子:照出你看不见的世界史(爱德华多·加莱亚诺[乌拉圭] 张伟劼[译])
    不可言说的心事(蒋勋)
    让历史记忆正常化(林贤治 杨时旸)
    张爱玲致庄信正(张爱玲)
    明朝的两件事(雾满拦江)
    筷子、食道及其他(车辐)
    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
    [面孔]
    沈铁梅:“自信让‘我’如此美丽”(邵文杰 张燕)
    被误读的通经济时人(余世存)
    谁动了北京城的第一块城砖?(王春元)
    你是锦瑟我为流年(白落梅)
    十九世纪的文学大师们(木心[讲述] 陈丹青[笔录])
    华莱士,也是进化论的发明者(托尼·赖斯[英] 林洁盈[译])
    [文化]
    大老(冯唐)
    智光大师情感箴言
    够不够爱,都没关系(十二)
    闻一多集外情诗(陈子善)
    小初吻(巩高峰)
    幸福是什么?(龙应台)
    芦苇荡迷踪(吕纯晖)
    双面辣妈(曹玲)
    有关庙的回忆(史铁生)
    去欲的态度(穆涛 贾平凹[画])
    野花(M.梅特林克[比] 葛文婷[译])
    泪与笑(梁遇春)
    床头杂记(李乔)
    人生是一本“易经”(胡杨)
    蒸饭那些日子(王学武)
    枕草子(清少纳言[日])
    我家门前有小河(朱天衣)
    专心吃饭(梁文道)
    做一些无用的事(白岩松)
    七年(余幼幼)
    我们原本就是完美的(布莱思·魏斯[美] 艾米·魏斯 刘海青[译] 吴春玲[译])
    我爸,一个虚无主义者(刁斗)
    长篇小说《安魂》梗概(周大新)
    宝贝,别哭(芭比.普若博菜特[英] 简·里奇 陈果[译])
    [专栏]
    翠吟楼遗集(吴兴文)
    名士风度、民国范儿和文人气(陆昕)
    卢新华,“百度”所不“知道”的……(虞非子)
    [生活]
    美国:规范融入血液(徐铁人)
    新疆:绣满羊角图案的地方(李娟)
    成都:古巷老街的抒情诗(肖复兴)
    北京:前门传说(杨建业)
    为你钟情——纪念张国荣逝世十周年
    荣宝斋的彩色木刻画(叶圣陶)
    茶人的第三只眼(李曙韵)
    清明说“团子”(薛理勇)
    泰国自闭症中心:来自遥远星球的孩子(安心)
    谈笑间(乐嘉)
    [闻香识书]
    闻香识书

    原生態普洱茶
    用文化的正能量温暖前行的人
    《书摘》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