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书摘》 > 2013年第05期
  • 五月的鲜花
  • 这是五月。美丽的安妮公主和穷记者乔在罗马相遇的季节。虽然现实是我们可能正坐在办公室对着一堆报告或数据,但心底无疑在热切的渴望着远行和自由,以及,一场浪漫的邂逅。
  • 为自由而担责
  • 荷马说,“当一个人成为奴隶时,他的美德就失去了一半”。对此,阿诺德补充说,‘‘当他想摆脱这种奴隶状态时,他又失去了另一半”。
  • 我居住的剑桥小镇
  • 敲开最好的可能 在我剑桥的家里,几乎每天回家都能看到地上躺着几封慈善机构的捐款号召信。对此我早习以为常,不过前两个星期收到的一封邮件,
  • 知识人的黄昏
  • 自从美国学者拉塞尔·雅戈比在1987年出版其《最后的知识人》一书以来,西方学术界基本上一致接受了他提出的论点,即以自由撰稿为生的独立自由的知识人时代已经是黄鹤一去不复返了。知识人从此进入了一个日益专业化的时代,
  • 《我爱偷窥》:过度分享成时尚
  • 这个时代的关键词是“分享”。我们在网上分享所有的东西:今天天气怎么样,我在哪儿吃晚饭,我家的厕所坏了……我们详细记录从旱到晚干过的事,但这些东西真的值得分享吗?别人爱看吗?奇怪的是,我们还真的爱看。到底怎么回事?
  • 温和的剥夺——什么样的不平等必须容忍
  • “平等”是一个很含混的词。由于含混,各人有各人的不同理解。最直观的平等就是大家都差不多,特别是大家的消费差不多,没有太大的贫富差距。这就是平等的最直观理解。当我们看到当今的社会贫富不均,穷的穷,富的富;消费水平相差十倍百倍,不平之心油然而生,就想到要解决这个问题。这时候才发现解决平等的问题远没有那么简单。
  • “六大”鲜为人知的故事
  • 六大为何远赴国外召开,会址究竟在莫斯科哪里 1927年7月15日,党的五大闭幕两个月,汪精卫召开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扩大会议,正式同共产党决裂。
  • 残局
  • 段祺瑞喜欢下棋,他下棋时安静的表情,让人几乎看不出他是个在战场上杀人如麻的屠夫。他生活简朴,既不敛财,也不收藏女人,甚至饮食,都异常节俭,尽管他并不戒荤,但除了米饭馒头,通常只吃一碟雪里蕻外加一点辣椒,对于山珍海味,看都不看一眼。
  • 瞿兑之与掌故学
  • 几乎人人都爱读掌故,但又几乎人人都对掌故的写作知道得很少,这里姜德明给我们介绍的瞿兑之先生,使我们对掌故有了更多的了解。
  • 大清朝也有世界首富
  • 2001年,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出千年世界首富50名,其中有6名中国人,清朝有两人,即和坤、伍秉鉴,一官一商,差别很大。
  • 我和刘绍紫
  • 在刘绍棠的作品中,杨广芹被称为二妹、芹妹子。看二妹子爬树捋榆钱,刘绍棠写下了散文名篇《榆钱饭》,并说,“我的乡土小说,多半取材于本村,人有原型,事有出处,芹妹子是亲历目睹的见证人,凡是我写的缺欠不足之处,她都帮我充实,丰富,饱满”。那段苦闷的时期,在芹妹子一家的呵护下,刘绍棠才能进行秘密的文学创作。芹妹子是刘绍棠精神上的知己。
  • 聪明的作家,愚鲁的读者
  • 作家要担负的沉重十字架之一是一大群配不上他们的读者。说这话有点令人不快,不过确是实情。向来都有“您才明白呐”的事例。
  • 史上最美味的大学食堂
  • 1925年秋天,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发现了一件怪事:自己的学生不在学校好好吃饭,老往对门的清华大学跑,而北京城的车夫也发现这一段时间往城外清华大学跑的人特别多,清华大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么吸引人呢?
  • 全球变暖带给植物的“好日子”
  • 在给人们带来酷暑、干旱和暴雨的同时,全球变暖似乎会给植物带来更多的好日子。不用忍受漫长的寒冬,可以更早地迎接春天的到来,还可以享受更多的阳光,一时间地球成了植物的天堂。
  • 小议胡适之、傅斯年、毛泽东
  • 胡适之到哪里去了? 陈之藩先生近年不写文章,也少应酬。该是七十好几了。陈之藩是大学问家,满腹经纶,平时惜墨如金,聊天写信却往往畅所欲言,教人如沐春风。昨天窗外风雨翻腾,我在《传记文学》里读到傅安明遗稿《回忆胡适之先生——如沐春风二:十年》,不禁又想到陈之藩与胡适的书信录《在春风里》,格外缅怀前辈风范。
  • 朴槿惠,嫁给国家的女人
  • “我没有父母,没有文夫,没有子女,国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
  • 许鹿希谈丈夫邓稼先
  • 28年前,邓稼先带领团队,进入与世隔绝的西北戈壁,研制出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第一颗氢弹、第一颗中子弹。整整28年,他的夫人许鹿希,信守离别时相互托付的诺言,无怨无悔痴情等待。28年后的1985年,夫妻再度重逢,邓稼先却因为核辐射身患重病,一年后在妻子怀中离开人世。
  • 追随沈从文先生
  • 我是幸福的,在好多同龄人无所事事地种花、养鱼、革命的时候,我得遇恩师,带着我走进充实难忘的人生,使我成为对国家还有点用的人。
  • 厨烟里的大仲马
  • 圣诞赴美前大雪夜同沈公昌文诸友在京城大取灯胡同格格府小聚。沈公点了野山菌火锅,火锅香气开始蒸腾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大仲马。不是文学的大仲马,是美食家大仲马,而且是辞书编纂家的大仲马,是被((文学的美食家》的作者沃尔夫称之为“杰出的传奇作家,杰出的食客”的大仲马。
  • 崔健:我首先让自己高兴
  • 岁月中的变和不变 周国平:这些年来,中国变化得很快,人也在变。我身处学术界,我的感觉是,认真做学问的人少了,忙着当官或赚钱的人多了。演艺圈直接受市场影响,人的变化想必更甚。但你始终在认真地做音乐,常常有人用“坚持”这个词来形容你,甚至说你是在苦苦地扛着摇滚大旗。
  • 姥爷
  • 我的姥爷1886年生于江苏省铜山县一个殷实的家庭。清末民初,津浦铁路(即今天的京沪铁路)通车后,姥爷作为火车司机,来到了因为铺设津浦铁路而建的城市——蚌埠。
  • 岁月你别催
  • 我妈常常对我说:“我老了。”但我从来不这么想。现在没到70岁,你就不好意思说自己老。
  • 老来乐
  • 六十整岁望七十岁如攀高山。不料七十岁居然过了。又想八十岁是难于上青天,可望不可及了。岂知八十岁又过了。老汉今年八十有三矣。这是照传统算法,务虚不务实。现在不是提倡尊重传统吗?
  • 陈伯母的两三道菜
  • 陈伯母是我妈,一个容易激动又很冷静的家庭主妇。
  • 爱是永不止息
  • “仑仑,睡不着,你哄我。”“好的,琴琴,拍拍睡。”这是一对华发夫妻,年龄差距26岁,没见过他们,你会疑惑他们的爱,见到他们,再也难忘他们的爱。
  • 不说,就真的来不及了
  • 尊敬的先生/女士:我很荣幸地看到了你征求临终遗言的广告,虽然我已经留下了遗产分配的遗嘱,但是心中的遗言却无处告白。感谢你为我提供了一个可靠的匿名收藏之处,我年龄的确不算大,但患了脑瘤,已难治愈,医生说我至多还有半年的时间了。
  • 错位的争辩
  • 倘若你在中国以写作为业,以分析、批评社会为职责,期待赢得对应的声誉与影响,你必定无法逃避韩寒带来的“影响的焦虑”。
  • 我所理解的生活
  • 生活不是攀爬高山,也不是深潜海沟,它只是在一张标配的床上睡出你的身形。我不觉得留有遗憾是一种缺憾美,相比之下,干砸了倒是一种美。我喜欢的事情远不止写作和赛车,我还做很多事,有些做得不够好,有些做得很失败。但我不在乎,我所理解的生活就是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和自己喜欢的一切在一起,养活自己,养活家人。
  • 笔与性情
  • 常听人家说:“字如其人”,彷佛身上多肉的人,写的字就粗肥;身上露骨的人,写的字也瘦削。但这也不一定,我见过形体魁梧的人,所写的字拳曲纤小;而身材矮小的人,所写的字反而雄阔开张,字未必像人的形体,但字比较像人的性情。
  • 中专生
  • 曹寇说:“从更深层面来讲,写作源于我毫不欣赏我的生活。”
  • 村庄里的草木生灵
  • 太久生活在都市的我们,看乏了那些高远的东西,迷茫了;回到旧日的村庄,看看蓬勃的草木生灵,戏戏逗趣的麻雀、蜻蜓,回味那些布衣布衫的生活,也许能寻一份心灵的慰藉。
  • 桐花
  • 也许花朵落下或留在树上。是用不同的方式完成了自己。
  • 桃花:遍野粉红的诗歌
  • 桃花路过每一首诗 我要把所有暧昧的诗句揉成桃花的形状。在今天,放在春天的水中。
  • 清醒思考的艺术
  • 幸存偏误:为什么你该去逛逛墓地 不管雷托望向哪里,都能见到摇滚明星。他们出现在电视里,出现在画报封面、音乐会节目单和网络论坛上。到处都能听到他们的歌曲,摇滚明星无所不在,而且有很多。
  • 走出荒野
  • 这里的树木高耸入云。此时,我正站在北加利福尼亚州一处陡峭的山坡上,一览脚下这些树木的高大身姿。我刚刚脱掉徒步旅行靴,左脚的靴子已经沉入树海。我硕大的背包倒在了这只靴子上,将靴子弹到了空中,它掠过铺满沙砾的碎石径,飞过山路的边缘,
  • 小品三则——仿日本物语体
  • 恋爱物语 从前,汉皋上有一个女子,美丽而富有才情,很多男子都为她倾倒,她却对豫章郡一个很一般的男子有了感情。她时常给他打电话,并寄给他一张小照,那男子看后,心绪不宁,就写了两旬诗叹道
  • 自由的款式
  • 青春是年成的诗 青春是什么?是春天里的青色,如青花瓷。
  • 黄昏清兵卫
  •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在藩城北濠边上的小海坊,家老杉山宅邸的后屋里还亮着灯。
  • 长篇小说《四界无边》节选
  • “传统作家”蒋子丹在本书“序言”里说:“听说在网上写小说最考验作者讲故事的能力,就忽发奇想要去试一试……又听说网上的读者看小说,很挑剔,很无情,三五天没有人问津,就把你给冷藏了。
  • 昔人已乘黄鹤去
  • 曾在刘半农主编的《北平光社年鉴第二集》,看过陈万里的摄影作品《秋的乡间》。虽印成暗红色,却有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后,昏黑的美感。仍可体会华南乡间的田园风光,秋收之后,将稻草堆垛谷仓的情景。不知他为何从事艺术摄影?
  • 买自己懂的茶
  • 普洱茶已成为很多中国人的品饮新宠。喝普洱茶除了喝历史,最直接的就是为了它的健康效益:可以减肥,可以降血脂,可以降低胆固醇……喝普洱就等于喝出健康。
  • “老莫”纪事
  • 如今的西点店,售货员兜售蛋糕时,往往会喊“老莫蛋糕”。“老莫蛋糕”当然就是著名的莫斯科餐厅制作的蛋糕。但它为什么不叫“莫斯科蛋糕”而叫“老莫蛋糕”,售货员是不知道的。
  • 吴江先生二三事
  • 孤悬一剑字几行,笔底风云何处藏。千古是非公道在,萧萧独坐又秋凉。
  • 吸烟
  • 我14岁第一次吸烟的时候,觉得自己经历了一次重生或二度觉醒。找到烟草,就像找到一个秘密出口,一个通往充满世俗之乐、独立生活的成人世界的入口。吸烟的感觉不错,看起来又帅,表达了一个人反抗权威的强烈愿望,自己闯荡生活而不是懦弱地遵循父母、老师首肯的人生道路的强烈欲望。吸烟,就是追求自由。同时,我还找到了一个朋友,一个非常好的朋友。也许是一生的朋友。放弃它就像经历亲友过世,而余生还要见到别人享受我痛失的朋友的陪伴,更是雪上加霜。
  • 上海:情迷主题书店
  • 这里有老上海的味道,出出入入的都是极有涵养的人。坐下来,点一杯咖啡,取一本书,就着头顶煤油吊灯微微的光,散漫一个下午或整个夜晚,正如我们身心向往的那样,愿意去追忆、去怀想、去感恩。
  • 湖南:在长沙策里手
  • 要看清一地人,需要跳出来。比较之下,北京人爷们,长沙人里手。
  • 青岛:醒在有阳光的北方冬日
  • 总是需要重复去一些地方,那里的秋天不算温暖,空气里弥漫着熟悉的味道,随处都可以喝到的新鲜的啤酒,它总能牵动我,走远了,再想念一下,走远了,再回来看看。
  • 美国:读报是种习惯
  • 2012年9月去世的《纽约时报》第三代掌门人亚瑟·苏兹伯格生前这样评论报纸的未来:“这个世界从不缺新闻。如果你要看新闻,你可以上网,可以找到很多垃圾。但我不认为很多人有担任编辑的才能、时间或兴趣。所以当你买《纽约时报》,你不是买新闻。你是买判断。”在美国,读报是一种习惯。
  • 我改剧本完全是出于对京剧的热爱
  • 李瑞环一生爱好哲学和京戏。退休后出版了《学哲学用哲学》,2012年又出版了这本《李瑞环谈京剧艺术》。众所周知,卸任后的李瑞环醉心于京剧曲目的改编,共改编了《生死恨》、《西厢记》、《楚宫恨》、《金·断·雷》、《刘兰芝》五出戏。
  • 穆特与秦腔
  • 为了某演出类杂志的专栏写作,我在“杂食动物”的路上越走越远。就在我一直对长安大戏院的京剧跃跃欲试之际,北京人艺的《白鹿原》以所谓“原生态”秦腔艺人的加盟,开始不断地诱惑我。听说很多人是奔着那些具有文物价值的民间老艺人去的;而我始终未能前去,恰恰是因为我已经对“话剧”陌生很长时间了。
  • 我是一朵柳絮
  • 陈晓旭一生只主演过两部戏,《红楼梦》和《家春秋》。
  • 古书之美
  • 彼时有缺,也有光华。古今对照无定论。被吞没和推远着的价值观,如夜空中流转星光逐一熄灭。我们也许已忘却抬头看一看天空,寻找星辰轨道,感受它遥远时空之前进发的光耀。而这光耀仍在等待……
  • 刺花与色情
  • 刺花又称文身,或作缕身,用在刑法上便称为“黥”,犯人发配,脸上总要刺上两行金印,演义小说中时常见到的,便是这类。刺花,日本人称作“刺青”,中国也有称作“札青”的,但所刺的并不一定是青色,还有朱墨二色。
  • 金缕衣
  • 杜秋娘诗:“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此诗浅显而有味,收在((唐诗三百首》里,流传很广,其意义不需解释。
  • 趣味之魅
  • 趣味总是慢慢地来,越引越多;像倒吃甘蔗,越往下才越得好处。今天研究这样明天研究那样,趣味还是引不起来。趣味总是藏在深处,你想得着,便要入进去。
  • 孤独的敏感者
  • 我见到这幅画是在2006年。见到它就有一种久违的感觉。喜欢的原因也简单:在这幅肖像里,我似乎见到了自己的影子,一种相似的自我意识。或者说,画中人与我这个观者间存在着心理的某种重合。
  • 新青年新生活——跨阶层的影像:新青年与微电影
  • 一个时代的精神,是青年代表的精神;一个时代的性格,是青春代表的性格。在中国文化的领域里,新青年们始终追随使他们感受到个人价值的事物,他们的生活是彰显独立的品格,他们的人生是追求不老的青春。
  • 昨夜星辰:新青年的复古文化
  • 柏拉图在《菲雷波斯篇》中说:“早先时代的人,比我们更好,也比我们更接近神。不得不提到的是,一些年来,人们事实上看到一场普遍的过去之恢复在西方社会出现.
  • 潮晒日本
  • 河豚 从别府出发,到臼杵去,臼杵在大分县中,日本发音为Usuki,是河豚之乡。
  • 墨西哥人的快乐
  • 有人开玩笑地说,墨西哥人一定是诗人李白的亲戚,他们最能理解“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这些诗句了。墨西哥人天性乐观豁达,阳光诗意,能歌善舞,很多场合只要有墨西哥人参与,气氛总是热热闹闹的样子,充满了祥和。据说墨西哥人的快乐指数是全世界最高的。
  • 一杯苦艾酒就是一轮落日
  • 苦艾酒总是带着一点神秘色彩,这种被人们称作“绿色的精灵”的酒。在传说中,苦艾酒能带来灵感,是许多诗人画家的最爱;它带来的不仅是酒精的迷醉,还有其他的幻觉。英国文学家王尔德说:”苦艾酒可能是世界上最富诗意的东西,
  • 闻香识书
  • 《王国维家事》是王国维长女、现居台湾的王东明撰写的首本王氏家族回忆录。作者多年一直默默收集王氏及其后人资料,并撰写文章回忆父亲王国维。书中对于童年旧事、清华轶事、大师自杀之谜、以及王氏后人的百年飘零均作了深度的记述。王国维嫡孙王亮系王国维研究专家,也为本书提供了《王国维全集》未收录的珍贵史料,与王东明先生及国家图书馆收藏的大师珍贵文献一道全景再现了王氏一族百年变迁史。
  • [思想]
    五月的鲜花
    为自由而担责(熊培云)
    我居住的剑桥小镇(刘瑜)
    知识人的黄昏(傅铿)
    《我爱偷窥》:过度分享成时尚(梁文道)
    温和的剥夺——什么样的不平等必须容忍(茅于轼)
    “六大”鲜为人知的故事(李颖)
    残局(祝勇)
    瞿兑之与掌故学(姜德明)
    大清朝也有世界首富(刘刚 李冬君)
    我和刘绍紫(杨广芹[口述])
    聪明的作家,愚鲁的读者(约翰·萨瑟兰[英] 艾黎[译])
    史上最美味的大学食堂(林怀青)
    全球变暖带给植物的“好日子”(史军)
    [面孔]
    小议胡适之、傅斯年、毛泽东(董桥)
    朴槿惠,嫁给国家的女人(黄滢 马菲)
    许鹿希谈丈夫邓稼先(胡银芳)
    追随沈从文先生(王亚蓉)
    厨烟里的大仲马(王强)
    崔健:我首先让自己高兴(周国平)
    [文化]
    姥爷(蒋雯丽)
    岁月你别催(潘媛)
    老来乐(金克木)
    陈伯母的两三道菜(陈大咖)
    爱是永不止息(许琳)
    不说,就真的来不及了(苡程[美])
    错位的争辩(许知远)
    我所理解的生活(韩寒)
    笔与性情(黄永武)
    中专生(曹寇)
    村庄里的草木生灵(舒飞廉 梵高奶奶[图])
    桐花(蒋勋)
    桃花:遍野粉红的诗歌(龚学敏)
    清醒思考的艺术(罗尔夫·多贝里[德] 朱刘华[译])
    走出荒野
    小品三则——仿日本物语体(史杰鹏)
    自由的款式(刘刚 李冬君)
    黄昏清兵卫(藤泽周平[日】 李长声[译])
    长篇小说《四界无边》节选(蒋子丹)
    [专栏]
    昔人已乘黄鹤去(吴兴文)
    买自己懂的茶(池宗宪)
    “老莫”纪事(陆昕)
    吴江先生二三事(虞非子)
    [生活]
    吸烟(汤姆·霍奇金森[英] 著吕准[译])
    上海:情迷主题书店(馨琦)
    湖南:在长沙策里手(徐志频)
    青岛:醒在有阳光的北方冬日(阿Sam)
    美国:读报是种习惯(胡舒立)
    我改剧本完全是出于对京剧的热爱(李瑞环)
    穆特与秦腔(刘雪枫)
    我是一朵柳絮(韩梅梅)
    古书之美(安妮宝贝 韦力)
    刺花与色情(叶灵凤)
    金缕衣(梁实秋)
    趣味之魅
    孤独的敏感者(王人博)
    新青年新生活——跨阶层的影像:新青年与微电影(刘悦笛)
    昨夜星辰:新青年的复古文化(章诗雯)
    潮晒日本(蔡澜)
    墨西哥人的快乐(马楠)
    一杯苦艾酒就是一轮落日(小宽)
    [闻香识书]
    闻香识书
    《书摘》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