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京开幕 刘奇葆出席开幕式并讲话
  • 在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和《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精神,贯彻落实中央党的群团工作会议精神之际,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十二月七日在北京隆重开幕,来自全国各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部分产(行)业文联书协、解放军及武警部队、中央直属单位,以及港澳台地区的四百余名书法工作者代表参加会议。
  • 在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上的讲话
  • 二○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各位代表、同志们:今天,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隆重开幕了。这是书法界的一次盛会,也是文艺界的一件大事。在此,谨向大会胜利召开表示热烈祝贺!向各位代表和全国书法工作者致以诚挚问候!书法事业是社会主义文艺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广大书法工作者是繁荣社会主义文艺的重要力量。近年来,书法创作日益繁荣,优秀作品不断涌现,
  • 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词
  •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代表:在中宣部、中国文联的关心指导下,经过认真筹备,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今天隆重开幕了。首先,我谨代表中国书法家协会第六届主席团和理事会,向到会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以及参加本次书代会的各位代表,表示热烈的欢迎!向为我国书法事业的繁荣发展做出杰出贡献的老一辈书法艺术家致以崇高的敬意!向长期以来关心支持中国书协工作和书法事业发展的社会各界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谢!
  • 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词
  •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代表:在中宣部、中国文联的亲切关怀和有力指导下,经过全体代表的共同努力,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已经圆满完成了各项预定议程,今天就要胜利闭幕了。在这次大会上,全体代表聆听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奇葆同志在开幕式上的重要讲话;
  • 牢记责任使命 遵循艺术规律 努力谱写书法事业繁荣发展的华彩篇章
  • 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工作报告(经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审议通过)各位代表、同志们:在中宣部、中国文联的关怀和领导下,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隆重开幕了。这次会议的主要任务是:深入学习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
  • 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届名誉主席、主席、副主席及理事名单
  • 中国书法家协会章程
  • (经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审议通过)第一章总则第一条中国书法家协会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全国各民族书法家组成的专业性人民团体,是党和政府联系书法界的桥梁和纽带,是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事业、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重要力量。第二条中国书法家协会是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的团体会员。第三条中国书法家协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
  • 争做书法界德艺双馨“四有”书法家倡议书
  • (经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届理事会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为进一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和《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切实发挥文艺轻骑兵独特作用,争做书法界"书中有文、书中有道、书中有人、书中有德"的德艺双馨书法家,特向全体会员和广大书法工作者发出如下倡议:
  • 中国书法工作者行为守则
  • (经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届理事会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为深入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国文艺工作者职业道德公约》,进一步规范书法工作者职业行为,加强行业自律,倡导行业新风,推动书法事业繁荣发展,特制定本守则。一、胸怀祖国,艺为人民。热爱伟大祖国,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自觉维护国家主权、民族尊严和人民利益,坚决抵制一切分裂祖国、
  • 观念与趣味——作为“现代知识分子”的黄宾虹
  • 关于黄宾虹,是一个巨大的学术研究课题库,但是在目前,这项研究并不平衡。大量的讨论研究,是在不断重复提示黄宾虹如何伟大,如何了不起。其实黄宾虹是大师这一点已经是常识。从黄的画论、作品出发,以自己的解读角度去证明黄宾虹的大师地位,面对初学者自然是有益的,但在学者层面上高手过招,则会显得百无聊赖—视角是重复的,方法是欣赏式的,
  • 黄宾虹的笔墨艺术境界
  • 中国画的笔墨贯穿着人格的力量。人画一律,是中国画的本质状态。在今天,我们可以从黄宾虹的作品中,体味到中国书画的深处风光。黄宾虹谢世六十年,很长一段时间寂静无声。"曲高和寡"是文艺现象。黄宾虹生前寂寞耕耘。一九四三年,他近八十岁时,傅雷和裘柱常、顾飞夫妇为他在上海办举办个展。傅雷为此展专门撰文《观画答客问》,黄老自撰《八十自述》。但遗憾的是,在他去世五十年后,人们才逐渐认识了他。
  • 湖山须彩笔——《天风阁学词日记》中的黄宾虹
  • 一九四八年九月,八十五岁高龄的黄宾虹离开蛰居十一年之久的北平,应杭州国立艺专之邀,担任国画科教授,从此开始了他人生最后八年的湖上定居生活。与文化相对保守的北平相比,杭州的学术界对他的到来,显示出了广泛的接纳与认可。西湖的山水之助、深厚的文化积聚、开放的学术氛围,终于使得黄宾虹毕生的积累,在这里得到了喷泻与升华。不似在北平时那样"谢绝应酬",黄宾虹与杭州的诸多友人过往甚密,
  • 黄宾虹研究摘编--黄宾虹书法需要重新认识
  • 虽然画坛、书界、学界也曾掀起过一阵"黄宾虹热",但"热"过之后仍没有真正解决问题。且不说将黄宾虹的学术创获应用在当今中国画的学术发展中,就是对他的山水画认识也存在着"各持己见"的纷争,而对他的花鸟画、书法、理论研究更是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实际上,无论黄宾虹的山水画还是花鸟画,抑或是书法和理论,都达到了时代性的艺术高度,
  • 黄宾虹信札中的“书画同源”论
  • 黄宾虹的一生是著述丰硕的一生。作为一位有着深厚旧学素养的文化大家,其在经学、历史、哲学、美学、书法、绘画、诗词、考据等领域均有超绝的造诣,并留下了大量的论稿、著作、手札。在如此丰厚的史料中,黄氏写给友人的信札则是研究其文艺思想的最真实的第一手材料。当我们对黄宾虹的书信粗略浏览之后,
  • 从黄宾虹致傅雷信札谈起
  • 黄宾虹与傅雷(一九〇八—一九六六)的知己之交,若从一九四三年五月傅雷以后学身份写信向蛰伏在北平的黄宾虹请教算起,共有十三年之久,当时七十八岁的黄宾虹可谓在困顿中得遇知音与诤友。因傅雷"劬勤文艺研究,于古今变迁尤加邃密",故通信大多涉及书画艺术深层问题的阐发与探讨。
  • 此中风骨几多霜——何应辉访谈录
  • 时间: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地点:成都彭弢(以下简称彭):对于您的书法风格,曾有评论家评价道:"宏博清超总揽其要""冶雄厚苍莽与鲜活灵异一炉,化巧拙机变于一体",很多人觉得甚为恰切。请结合您的书学历程与经验,谈谈您的这种艺术风格是怎样形成的?
  • “宏博清超”何应辉
  • 我和何应辉相识相知几近三十年了,三十年社会急剧的变革引发了生存环境的剧烈变化,而何应辉却以罕见的定力坚持着自己的艺术信念、人生追求,自信而清醒,真诚复虔诚地在书道上勇猛精进,其真诚不伪、用志不分一如青年时期,这在喧嚣如商贾之市,巧饰似优孟之场的今世尤为可贵。在当代,何应辉的艺术创作已产生了广泛影响,
  • 陶印创作手记
  • 这批黑陶印是我从二〇一〇至二〇一五这六年间,利用每年的写生季和假期所做的大批作品中选出的一部分。文人篆刻流派从元代发轫,历明清两代而流派纷呈,至晚清民国推向高峰。发展到今天,已经到了一个历史的节点之上了。传统文化修养的普遍贫乏与稀薄,是当代篆刻家们对于传统艺术的精神内含难于深化所面临的集体困境。不过,今天越来越开放的视野和越来越发达的信息,使得我们无论在宏观的角度还是在微观的角度,都能够比我们的先人与前辈看得更多、更远、更深。从这一意义上说,这又是一个可以带来新的生机的时代。
  • 读书写字其乐无穷
  • 当下,比较流行的一句话就是"时间都哪儿去了?"在忙忙碌碌的人生历程中,耕耘艺术成为一种奢侈生活,而用于读书、思考、感悟等方面的字外功夫,花去大部分业余时间。在当下这个快餐文化时代,能静下心来读书,是提升自身修养最好的一种方式。时至今日,我还是不习惯用电脑写作和记录,而依然用毛笔来手写。在阅读的时候,我随时都会用毛笔把心中所感及书中佳句抄录下来,作为创作的素材,这也是我一直坚持的阅读习惯方式。在创作前,
  • 徐圭逊书法集评
  • 冯骥才:书法应是"尊法而不守法"。"尊法"是尊敬传统,精通法理;"不守法"是不囿于传统,不自闭于成规。于此,解放自己,信由性情,一任天然,才是艺术的通途。徐圭逊正在走这样一条道路,我相信他会愈走愈畅达是也。王镛:徐君圭逊,姑苏人也。自幼颖悟好学,尤耽翰墨。初,问道于金陵陈大羽教授,后修业于中央美院书法艺术研究室,至今已逾二十五载。临池刻苦、涉猎广博,古今兼取、诸体皆能。
  • 南宋·吴琚 吴说书法特辑--吴琚生卒年小考
  • 本期"经典"为"吴琚、吴说书法特辑"。吴琚、吴说为南宋书法家,史书上均无此二人确切生卒年记载。吴说生活的主要时间范围应在北宋末徽宗朝至南宋初高宗朝之间,其在书法上享有盛名是在南宋。吴琚父为吴益,母为秦桧长孙女,其叔父为吴盖,其姑母为宋高宗吴皇后。吴琚、吴说所见传世作品较少,
  • 吴琚之于米芾
  • 米芾毫无疑问是中国书法史上最为杰出的书家之一,这是经过历史检验的。自北宋后,米芾逐渐成为了帖学经典谱系中继“二王”之后的一座高峰,每个时期都有大批的追随者钟情于他。米字的传承也因此成为了书史上的一大热议话题。在漫长的讨论延伸过程中,有着“宗法米芾第一人”之誉的吴琚总是出现在论者的视线里,
  • 吴琚的心性与书风
  • 在书法史上,吴琚以善学米芾著名。梁巘《承晋斋积闻录》云:"吴琚跋《瘗鹤铭》后五言诗一首,笔意全学米,已得南宫三昧。"[1]董其昌评价吴琚"书似米元章而俊峭过之",[2]吴米之不同,固然有着源于后天的技法学习之因,然其心性的养成却不能不说是重要的原因。"吴七郡王"的身份与其心性家庭的影响对于书法家而言无疑是十分重要的。
  • 以吴琚为例看南宋书法创作的时代局限性
  • 南宋书法在整个中国书法史中成就不甚突出。无论是与北宋绚烂的“尚意”书风相比,还是“复古”书风大兴的元朝相比,南守书法都缺少鲜明的时代书风和标志性的领军人物,
  • 吴说的杂书、游丝书及其他
  • 纸本纵25.3cm横45.4cm故宫博物院藏门内星聚,长少均叶多庆,桐川岂无所委。幸不鄙一二疏示,老兵偶二三辈遣出取亲旧未还,朝夕遣往。顷见老兄有玉界尺,上有刻字者,欲求一条,助我几间清致。素辱眷予,深想不我靳,尝求一物为报。顷在括苍,尝作诗欲辍此物,
  • 吴说书法及南宋审美风格之嬗变
  • 吴说生平及家世吴说,字傅朋,号练塘,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因居于钱塘之紫溪,故又被称为"吴紫溪"。生卒年不详,从文献记载来看,他生活的主要时间范围应在北宋末徽宗朝至南宋初高宗朝之间。由于他在书法上享有盛名是在南宋,故一般将其视作南宋书家。据记载,吴说在北宋政和中曾为将仕郎。在南宋高宗朝先后任过尚书金部员外郎兼提举市舶、福建路转运判官、知台州、知信州、知安丰军、知盱眙军等职,终于主管台州崇道观。从仕途来看,
  • 江苏篆刻六十年文献展专题--沉浮与际遇——江苏篆刻六十年文献综述
  • 禹贡维扬之域,泰伯封土之疆,文明开化,风雅传绪。千百年间十朝都会,吴韵汉风以文学流派、艺术宗派的产生而引领东南。自明代以降,江苏一直为文人篆刻的星宿海,文彭开"吴门派"为文人篆刻之先,"虞山派""如皋派"以及活动于扬州之"徽宗""浙派",可谓流派纷呈,熠熠生辉。而甘旸、归昌世、汪关、周亮工等,又兼以著述为印史所重,交相映耀。
  • 江苏篆刻六十年文献展征集印谱记述
  • 近期举办的"江苏篆刻六十年文献展",共征集到一九四九年后已故江苏四十四位印人代表的五百余件文献。其中百部原钤印谱,以其特有的传统展现形式,从篆刻作品、史料留存、人物交游、谱本制作多视角立体呈现。一在展览所设定印人中,前十四位诸印人,在民国时期即享有艺名,故展览亦征集有部分解放前谱本。
  • 苏州篆刻六十年概述
  • 江苏篆刻研究会主办的"二〇一五·江苏篆刻艺术大展暨江苏篆刻六十年文献展"已经圆满落下帷幕,这次展览可谓盛况空前,其中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文献展的部分。在大约半年的时间内,征集到如此数量的文献,其艰难的程度是可想而知的,也让人肃然起敬。本文所述的六十年,指的是一九四九年苏州解放以来的当代篆刻创作和印学社团,
  • 印史碎片——建国至“文革”十七年的扬州篆刻
  • 一二十世纪中叶的扬州印坛,主要是一九四九至一九六六年,也就是建国后到文革前的十七年,这"十七年"被赋予了特定的含义,是当代篆刻史的一个重要时期。一九四九年新中国成立以后,扬州篆刻迎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五十年代呈现出繁荣的景象,六十年代达到鼎盛时期,出现了以蔡易庵、孙龙父和桑宝松为代表的扬州篆刻家群体,
  • 赵之谦著述考
  • 赵之谦(一八二九—一八八四),初字益甫,号冷君。后改字撝叔,号铁三、憨寮。同治元年(一八六二)后,又号悲盦、无闷,斋号为二金蝶堂、苦兼室。浙江会稽(今绍兴)人。自幼读书习字,博闻强识。道光二十八年(一八四八),补为博士弟子员。咸丰九年(一八五九)举于乡,中举人。参加过四次会试,皆未中。四十四岁时,以国史馆謄录议叙知县身份主持编修了《江西通志》,后历任鄱阳、奉新、南城知县,
  • 清初孙承泽的法帖研究订疑——以《淳化阁帖》《绛帖》为例
  • 孙承泽是清初书画收藏第一大家,除墨迹外,他非常热衷于法帖的收藏与研究。他的《闲者轩帖考》一书与《庚子销夏记》的部分章节对历史上的代表性法帖作有详细考订,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多有创见性论断,其中不乏真知灼见,但学问总是有论争的,个中也有值得商榷之处,以下笔者仅以《淳化阁帖》与《绛帖》为例,对孙承泽关于丛帖考证存在疑问之处作再探讨。
  • 论清代早中期重法尚古思想——以题跋批评文献为中心
  • 以遗民书家和扬州八怪为主的尚奇好异书法风尚是主流书学著作在描述清代早中期书法思想时会着重论述的,而对重法尚古思想关注则多有不足。在传统书论文献之外,清代题跋书法批评文献亦是我们研究清代书法史的重要材料,或可对传统书论史料研究成果以佐证和补充。现以清代题跋书法批评文献为研究中心,我们可以发现清代早中期有着明显的重法尚古的书法观念倾向。
  • 山西师范大学书法学院成立一周年书法展--高等书法教育初探
  • 书法是一门古老的艺术,书法学则是一门新兴的专业。作为改革开放时代高等教育发展的必然产物,高等书法教育会经历由产生阶段、发展阶段向鼎盛阶段过渡的过程。目前,处于发展阶段的高等书法教育还有许多基本问题未能厘清,比如说高等书法教育的本质、目的、规律、内容等,都还没有一个相对成熟的阐释。要解决这些问题,笔者认为首先要搞清楚高等书法教育的教育理念,有了这个教育理念,其它问题才能找到解决的门径。
  • 关于《中国古代思想家赞》的对话
  • 创作始去末岁国庆长假,吾二人相约入黄柏山游览。借寓花潭客舍。是地高路崇峰,三省连延,流云浮羽,八面环合。客舍俯瞰平湖,背倚竹林,左邻李贽书院,右届法眼禅寺。居留之际,乐自然,得清静,瞻观翰墨,听闻钟鼓,颇多感触。一日饮茶之次,言及中外古今高贤大哲,每得风物山川之助,其冥思玄想,渐明顿悟,
  • 活动
  •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书法篆刻艺委会成立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九日,浙江大学"中国文艺评论基地"揭牌仪式暨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书法篆刻艺术委员会成立仪式在浙江大学举行。庞井君、陈振濂、田宇原、罗卫东、应雪林、万光政等出席会议。会议由周由强主持。在本次大会上,陈振濂受聘为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第一届书法篆刻艺术委员会主任,曾来德、朱培尔、朱以撒受聘为副主任,
  • 展览
  • 宋元善拓暨全国书法临摹展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日,由中国书协、国家图书馆(国家典籍博物馆)主办的"古韵镌拓纸墨千秋—二〇一五年国家典籍博物馆宋元善拓暨全国书法临摹展"在国家典籍博物馆开幕。本次展览从国家图书馆馆藏中选取宋、元、明、清时期具有代表性的碑帖名品六十余件,按照篆、隶、楷、行、草五种字体分类,从早期的《石鼓文》《琅琊台刻石》,到汉隶代表《史晨碑》《张迁碑》《曹全碑》;
  • 出版
  • 《王冬龄书法著编丛录》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五日,《王冬龄书法著编丛录》在北京与读者见面。该丛录是王冬龄四十余年的究心思考,融汇十卷皇皇巨著,毕两年之功,编纂甫成,由北京朗朗书房出版顾问有限公司策划和编辑,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王冬龄书法著编丛录》是王冬龄书法论集首次集结出版,
  • 风采 何应辉
  • 南宋 吴琚 楷朽题江苏镇江北固山“天下第一江山”
  • 黄宾虹 国画山水并书法题跋横幅
  • [关注]
    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京开幕 刘奇葆出席开幕式并讲话
    在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上的讲话(刘奇葆[1,2,3])
    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词(张海)
    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词(苏士澍)
    牢记责任使命 遵循艺术规律 努力谱写书法事业繁荣发展的华彩篇章(陈洪武)
    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届名誉主席、主席、副主席及理事名单
    中国书法家协会章程
    争做书法界德艺双馨“四有”书法家倡议书
    中国书法工作者行为守则
    观念与趣味——作为“现代知识分子”的黄宾虹(陈振濂)
    黄宾虹的笔墨艺术境界(程大利)
    湖山须彩笔——《天风阁学词日记》中的黄宾虹(吴敢)
    黄宾虹研究摘编--黄宾虹书法需要重新认识(张桐瑀)
    黄宾虹信札中的“书画同源”论(陈阳静)
    从黄宾虹致傅雷信札谈起(杨锁强)
    [人物]
    此中风骨几多霜——何应辉访谈录(何应辉;彭弢)
    “宏博清超”何应辉(周永健)
    陶印创作手记(刘彦湖[1,2,3])
    读书写字其乐无穷(徐圭逊[1,2,3])
    徐圭逊书法集评
    [学术]
    南宋·吴琚 吴说书法特辑--吴琚生卒年小考(王强)
    吴琚之于米芾(张冰)
    吴琚的心性与书风(曹建)
    以吴琚为例看南宋书法创作的时代局限性(尤婕)
    吴说的杂书、游丝书及其他(李永忠)
    吴说书法及南宋审美风格之嬗变(李剑锋)
    [关注]
    江苏篆刻六十年文献展专题--沉浮与际遇——江苏篆刻六十年文献综述(李路平)
    江苏篆刻六十年文献展征集印谱记述(杜志强)
    苏州篆刻六十年概述(寿南;无相;静斋)
    印史碎片——建国至“文革”十七年的扬州篆刻(金丹)
    [学术]
    赵之谦著述考(戴家妙)
    清初孙承泽的法帖研究订疑——以《淳化阁帖》《绛帖》为例(李永)
    论清代早中期重法尚古思想——以题跋批评文献为中心(杨庆)
    [创作]
    山西师范大学书法学院成立一周年书法展--高等书法教育初探(杨吉平)
    关于《中国古代思想家赞》的对话(郑福田;何奇)
    活动
    展览
    出版(王冬龄)
    风采 何应辉
    南宋 吴琚 楷朽题江苏镇江北固山“天下第一江山”
    黄宾虹 国画山水并书法题跋横幅
    《中国书法》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