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关于我的《论印文稿》与《印稿》
  • 我的论印文稿和创作的印稿,先后与读者见面了。在编辑这些东西时和出版以后,有很多想法,陆陆续续地泛上心头。先说说《文稿》。
  • 亦援铁笔作印人——孙慰祖和他的篆刻
  • 三十多年的篆刻实践,二十多年投身印学研究的默默耕作,尽管他始终谦和淡泊地生活着,但其实并不能逃过世人应有的瞩目。像他这样真正投入学术的学者型艺术家,或者说艺术家型学者,也许并不很多很多,这一点圈内人其实都很清楚。专业上的出头与媒体上的风头常常并不是一回事。但无论怎样权衡,孙慰祖先生都似乎不能绕过。
  • 艺踪漫语
  • 前些年,我偕胞弟回故乡,将破旧的老屋拆去,重筑了祖居福日堂,落成时,吟成七绝一首:半生浪迹未闲身,梦寐常萦白玉轮。吾道未孤洵可喜,焕然矗立祖新堂。
  • 浅议书法家的文化修养
  • 在当今的中国,要做一个书法家实在是太容易了,报刊上登几幅作品,争取一个省市或县级的书协会员,便可以“书法家”自居了。至于在政界身居要职,无论书法水平高下,能以毛笔题字,便也有人拜你为“书法家”了。中国书法家多如牛毛,因为书家文化水平高低无所谓,不善诗文也不打紧,有钱更好办,办个个展、出一两本选集,能在什么省市级书展得个奖项,那可以称“书家”了。中国“书家”太多,让人喜也让人忧。书家多而令人喜,因为中国是书法艺术的母国,焉得不多?然而令人忧的是,当前中国数以万计的“书法家”文化素质的低下实令有识之士痛心疾首。
  • 少用“”
  • 伴随着新世纪第一春的灿烂景致,古老的书法文化事业呈出更加蓬勃的生机。人们在充分享受物质文明成果的同时,愈加渴求精神上的充裕满足。于是,古老的书法文化随着当今信息化、自动化的广泛普及正在逐步褪去其实用性的功能,成为人们愉悦精神世界的一种风景。尤其是结合书法理论的阐述,从深层次上去理解欣赏作品已是一种趋势,并渐渐成为时尚。但据笔者了解,在书法宣传及理论阵线中仍有些不太协调的东西。其中,引用古人、前贤、名人的论述过多,造成“”泛滥,加上作者阐述不够,致使人们阅读理解时增加了不少难度,造成有的囫囵吞枣,食而不化;
  • 从《目击中青展》引发的话题
  • 跨世纪的全国第八届中青展先后在北京、南京两地相继成功展出,我已有其作品集一册在手,虽无缘得见真面目,但也算镜里看花、水中观月地看到获奖、参展、入选作品之貌。
  • 但开风气不为师——蔡襄书法散论
  • 宋初的书坛对于唐代书风的博大与瑰丽而言,它无疑是要相形见绌的,历经过唐末、五代频繁动荡的战乱,宋初的书风被一片难以挥去的衰陋之气所笼罩,这一时期虽然也有一批书家活跃于是时的书法舞台,但较之前代,他们对传统的理解日趋走向肤浅、硗薄,而在如何超越历史,重铸崭新的时代书风方面更是一片迷茫,可以这样评价宋初的书坛,无论审美趣味、总体格局均是偏狭、赢弱的。
  • 金农的漆书
  • 金农自称其书为“漆书”,他特别喜欢浓墨,他作品的墨色,乌里发亮,据说他的墨是亲自监工定制的,因此,他的书法乌黑如漆,并非言过。但是,他所谓的漆书,更应从笔法上理解,他的书法,隶不隶,楷不楷,用楷法写隶。方笔是他书法的最大特色,他的方笔,方得像现代的油画扁笔刷出来的。可能用毛笔像刷漆一样,由于他不讲究笔法,就干脆把自己的书法起了这么一个特殊的名称。他的漆书拙朴古茂,方正的笔划,方正的结构,像小木片搭配起来一样,这种充满天真稚气的童趣而又淳厚苍老的书法,同样是对馆阁体的叛逆。历来书法巧媚易学,古拙难成,金农的漆书。
  • 自然流畅 秀劲洒落
  • 书法史上有一个至今还悬而未解的疑题,即所谓的“宋四家”苏、黄、米、蔡中的“蔡”是指蔡京还是指蔡襄。笔者在此暂且不论。不过值得指出的是,既然引起那么多人的争论,这就证明了这个问题存在的重要性。不管“苏、黄、米、蔡”中的“蔡”是指蔡襄还是指蔡京,蔡京的书法成就还是有目共睹的。
  • 邹城摩崖刻石简介
  • 山东省邹城市是“亚圣”孟轲的故乡,具有悠久的历史和丰厚的历史文化土壤,为人类留下了一批文物瑰宝和名胜古迹,其中境内的各类刻石则是这批文物中熠熠生辉的珠玑玉叶,为我们研究历史文化、学习书法艺术提供了不可或缺的珍贵资料。下面就境内的三处摩崖刻石作一简介。
  • 偶合的三个过程杂说
  • 现代学者王国维的学者三境是集宋人三首词中的语句组成。日:“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论一出,学者即服膺王国维的准确中的。书界常有人将其与孙过庭的“初学分布,但求平整,既得平整,务追险绝,即知险绝,复归平整”三境相提并论,其实。孙过庭是说明了学书的简单过程,王国维则是大文化的总结,是书家达到一定境界之后深层次的追求,是以风格为定位目标追求者的苦觅,是达摩面壁十年的写照,是神秀国师的渐悟,是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 来稿选登
  • 我怎么就爱上了书法
  • 幼时做过许多梦,其中好像没有当书法家的梦。然而,我现在似乎厕身书法之中,做起当书法家的梦来,并且头上已戴了些诸如什么书协会员、什么名人、什么英才之类真真假假的“桂冠”,一不小心,说不定能把不知底细的人吓个目瞪口呆。
  • 潇洒磊落 翰逸神飞——冯燕平其人其书
  • 一年前,在一次书法展览中,我与燕平先生相识。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谦逊儒雅,平易质朴。之后又数次晤面,渐渐地,了解到一些先生之为人以及学书道路和生活历程。
  • 萧海印象
  • 1979年一位美国学者在给自学成才的著名数学冢华罗庚的一封信中写道:“你向大家证明了,好的学者即使在最恶劣的逆境中,仍能做出出色的成绩。”萧海十八岁进煤矿,长期工作生活在矿山,不管工作环境怎样艰苦,他始终没有放弃对书画艺术的追求。二十年来,潜心研学,与古人对话,翰墨春秋,甘苦自知。在探求艺术的道路上,他先后得到本地书画家蔡正雅、程新坤的悉心指导,还问学于省内外书画家蔡超、邱振中、周俊杰、杨豹诸位先生,使他在艺术认识上获得了质的飞跃。其作品渐显个人风格,蕴静典雅,古拙飞逸互见。
  • 论书心语
  • 话说“葛氏公章”
  • 第一次注意到葛冰华的印作是在七届中青展的获奖作品中,那方“文古斋藏”大印,以其独出心裁的印面形式、痛快猛利的用刀、生辣朴厚的线条、浑融诡异的章法,成为迥异于众多平庸之作的一个闪耀的亮点。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记住了“文古斋”,也记住了葛冰华这个名字。
  • 大刀陈的篆刻情结
  • 提起北京“小刀会”,可谓印名久誉,近年黑龙江印坛刮起的“黑色旋风”也着实让人出了一身冷汗。“旋风”的领头人陈国成,字大刀,人们亲切地称他“大刀陈”。
  • 石峰印社
  • 砚边琐思
  • 苦闷地思索,逆光而行,黑色的墨,生命的血,让人迷醉。深沉与厚重,狞丑与妍媚,枯与润,光滑与粗糙,清醇与迷离,苍茫与高古,疾涩与流注,外露与含蓄,无序中的有序,有序而无序。枯老的树皮,破土而出的春芽,深秋的残菊;剥蚀的沟壑,裸露的溶岩;焦灼的黄荒漠,戈壁滩上的骆驼刺,幽幽的松林;疾闪如雷电、悠悠如泛泉、淡淡似轻烟,浓浓如鲜血;经霜的黄叶,带露的玫瑰,辛辣的朝天椒,甘甜的蜜桔;生涩如青杏,娇羞如村姑,泼皮似顽童,刚健如勇士,脆弱如颓翁。布墨如一体,牵一发而动全身,怪诞与荒唐,稳定与悬浮,清晰与模糊。
  • 《书法赏评》封面

    主管单位:黑龙江书法协会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书法家协会

    社  长:高庆春

    主  编:张戈

    地  址:哈尔滨市动力区文府路6-1号

    邮政编码:150040

    电  话:0451-86037099 8603708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231x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313/j

    邮发代号:14-178

    单  价:11.40

    定  价:68.4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