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剥自个儿的皮
  • 我=朱明+一了+听月斋。1970年生下来就是农民,至今没改变过这个身份,因为自己喜欢。何时与为何学习书法、画画,我也说不清楚,只觉天生喜爱写写画画,上小学时模仿小人书里的哪吒闹海或老孙三打白骨精很能博得村里人与学校老师的赞誉,听了好听的就更来劲了,就这样一发不可收拾。
  • 朱明——现代书法的布道者
  • 一年来,与朱明朝夕相处。听他说字论画,谈论书法的传统与现代,谈中国文化特别是谈空说有;看他写字画画,看他发呆寂寞,看他为生活为艺术忧心仲仲而又不顾一切……对朱明的了解不谓不多,但每一次看他的书法作品,都让我随着笔墨线条里传达出要手舞足蹈。朱明是难得的一个能把自己丰富的内心世界用简洁纯净的线条表现出来的艺术家。很多人看不惯或者看不懂朱明书法。看书法如同听音乐。一般人爱听流行歌曲,依赖于歌词。其实真正优美、动人的是歌词之上的音乐的旋律。大部分人看书法作品,同样依赖于“字”,含义、形态、如何用笔、如何结体、表现出了什么情趣风格等等,这同样是低层次的欣赏。书法的最高境界是“字”的形体背后的线条的表现力。上个世纪有句名言,无论你来到地球上的任何一个地方,言语不通,举目无亲,你都能通过《国际歌》的熟悉的旋律找到你的亲人和战友。音乐是人与人、人与物之间感染和沟通的媒介。人的感情和情绪是抽象的、飘忽不定的,音乐是抽象的、起伏的,中国书法的线条也是高度抽象的、流动的、有生命的。书法是视觉意义上的音乐。我们欣赏张旭、黄庭坚等人的狂草。以及现代书法,字可以不认识,不是和听《命运》、《十面埋伏》一样感到心魄震憾吗?朱明写字,注意力根本就不在笔上和纸上,是神游在另一个世界,就像演奏家喜欢闭目陶醉于乐曲之中一样。朱明特别强调书写时的音乐性,他的字的结体和整体布局,不是胸有成竹酝酿构思出来的,而是通过书写时笔尖、手腕、胳膊、乃至全身动作的节奏和旋律传导出来的。他说笔搭纸上的一瞬间,耳畔就会响起 玄妙的音乐。音乐,是他所谓动起来的内心激情的起伏,转化为线条的疾徐回环,手腕的顿挫提按。写到兴奋处,像打太极拳似的顺势发力,精彩之笔往往就这样产生了。他的“Q-Y-凸-凹”系列,有的如空谷足音,空灵飘渺,如幻如梦;有的如锥击石面,火花飞溅,铿锵有声。
  • 也与周俊杰先生谈“流行书风”和“书法新古典主义”——因周俊杰与王镛关于“流行书风”的书信对话而引起
  • 眼下书坛,谈论流行书风者可谓多矣,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好不热闹。尤为引人注意的是,《书法导报》于今年3月27日、4月10日和4月17日先后发表了周俊杰与王镛两位先生关于“流行书风”书信对话的文章,更是近年来书坛上少有的对阵与交锋。笔者看来,他俩的来回交锋才真正让人“又惊、又气、又笑”,读后尤如鱼鲠在喉,不吐不快。
  • 学高方为师 德高才是范——也说学者风度并致周俊杰、王镛二先生
  • 在当今书坛,周俊杰王镛二先生都是位高名隆的学者。所谓学者,据我个人理解、就是具有学问擅长的人。在中国这个素有“礼仪之邦”美誉的国度,做学问的人是颇受人景仰与崇敬的。
  • 一年之后审视八届中青展和“经典透视”
  • 有的时候写东西,非常喜欢追求现场目击的那种感觉,想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和感受马上记录下来,生怕过后补记的时候。多了一些理性的分析和想像的成分而失去真实感。可是这次写这个东西几乎是让它在心里沉寂了一年的时问,至今我还觉得虽然是这么长时问了,难道自己真的是有足够的理性,不是一时的激动和偏激了吗?但愿我能做到。
  • 书评二则:迷失了主题——“周韶华书法艺术展”感想
  • 周韶华先生是中国美协理事,美术理论家。4月9日在湖北美院美术馆举办了“周韶华书法艺术展”,以一位画家的身份全方位展示了他的书法视觉世界。从展览作品来看,先生在作品的装饰上进行了大胆而有益的探索,体现了他对“书法艺术”的理解,
  • 读吴颐人先生汉简实临之作的思考
  • 书法报2002年4月1日第13期“名家临作”栏目刊登吴颐人先生“学简心语”文,并附原简、实临与意临作品各一幅。正是这幅实临之作让人咀嚼再三、思索良久。吴颐人先生是书法名家,汉简正是其擅长之体。单就这两幅临作来看,笔力老健,诚非高手难以为之。不过我在欣赏一幅作品时,总想同时挑一些作品的瑕疵或不谐,让欣赏与批评反复对撞,以期克服一些赏读的粗浅与偏执。下面略谈一些读这幅实临之作后的感想与思考。
  • 多一点理性 少一点浮躁——有感于某些书法评论也谈“与时俱进”
  • 日中文化阅精入士色谱
  • 陈独秀的书法
  • 陈独秀一生与政治结缘,但他对文字学、诗学、书法的酷爱从未曾磨灭。许多年来陈独秀在政治上被贬抑,在突出政治的社会里,作为小学家、诗人、书法家的陈独秀,很长时间鲜为人知。
  • 也谈王羲之《兰亭序》——用普通文字学的研究方法来看《兰亭序》的真伪问题
  • 书法史上的《兰亭序》的真伪判断,向来是一宗剪不断、理还乱的笔墨官司,北宋时期就有议论,但那时的焦点只是停留在临本和拓本的真伪上,还没有去怀疑王羲之在历史上是否确有过兰亭契贴存世,
  • 金代《普救寺莺莺故居》——诗碑及其书法研究
  • 金代《普救寺莺莺故居》诗碑,1984年于山西省修复普救寺时出土。因上刻王仲通大定年问任薄州副职时所作的一首七律而得名。王仲通诗书并茂,诗好字更好,虽历经八百多年,诗碑大部分真迹依稀可见,它对于研究论定金朝书法艺术在中国书法史中应有的地位,无疑是提供了极有价值的实物参考资料。同时对研究金朝诗词的艺术特点也有着不可低估的作用,意义深远。
  • 规律创造美和审美定势
  • 我们对“丑书”有话要说,这虽然针对的仅是丑书风格,一种思潮和反常规的审美走向,其牵涉范围却是整个美学的问题。以丑不是美的破坏而是美的补充这一高度统一认识标准去思考目前的“丑书”风格,我们就会发现一些问题,首先“丑书”并不是美的补充,而是美的破坏;其次是这种“丑”不是出于审美视觉的崇尚与需要,
  • 贵在流行——思辨流行书风
  • 目前对流行书风的讨论已经成为热门话题,仁者智者各有灼见。其实研讨的目的不是想一方说服另一方,而是为了进一步促进书法艺术的繁荣。我个人认为,应该正视目前存在的流行书风,给予它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流行书风的存在对书法艺术的发展和提高是有着积极意义。流行书风体现了书法家在艺术探索上的全方位的和多视角,引起了更多的学者和书家的关注,其存在的本身说明了书法艺术在当代的进步走向。“流行书风”不但现在存在,古代也存在,将来也一定存在。
  • 从郑板桥的书法艺术看其美学思想
  • 郑燮(1963—1765)。字克柔,号板桥。江苏兴化人,清代著名书画家、文学家。早年家贫,应科举为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进士。曾任山东范县、潍县县令。乾隆十八年,潍县大旱,为救济灾民,请赈忤上被罢官,晚年客居扬州卖画为生。以诗、书、画三绝集于一身,著称于世。
  • 猛志逸四海 骞翮思远翥——关于白爽的书法艺术
  • 白爽是一位在年轻一代书法家中具有广泛代表性与影响力的新锐。这是因为,他虽然年纪不大,却已为书法界瞩目;而其每有新作问世,总是会一石击起片片浪花,在书坛中引起些或大或小的反响。所有这些,都说明了白爽极佳的艺术素质与能力,所以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他的艺术前程将是十分看好的。
  • 一志于是 自适其心-记王月明先生的书法艺术
  • 月明先生在追求书法艺术的道路上走出了一条艰辛而颇有成效的路。
  • 爱慕——艺人唐远石印象
  • 我与唐远石的交往始于20年前。那年,在一位忘年道友齐正家里,信手间翻到一本《米芾墨迹三种》的大开本帖子,于扉页上逸笔草草地挥写了如下诗作:“我乘春风上渝州,倾囊换得字如珠。黄庭一卷情如许,漫笑鹅毛不值无。”
  • 贺“书痴”小楷《西游记》新成
  • 提起中国的古典四大名著,怕是无人不知,妇孺皆晓了。然用蝇头小揩去书写.怕是敢为之者寥寥无几的,刘华金就是其中一个。
  • 品读远康
  • 相识远康数载,对其书法赏评还是首次。在一次省书展中一幅行草深深吸引了我,从此我记住了这个名字——王远康。共同的兴趣爱好把我们紧紧联系在一起,为了同一个课题我们经常谈到午夜而不知疲倦,因此我们成了挚友。
  • 父亲留下的财富
  • 我父亲叫刘永谦字益三,1883年生于辽宁省法库县。曾当过私塾老师和公司职员。平生勤苦好学热爱读书写字,尤喜擘窝大字,县城内商家匾额,多出自其手,在当地颇有名气。但在旧社会是“书以人贵”的,非达官显贵,很难载入官方文史资料,因此一生默默无闻,享年50岁干1933年逝世,生前笔耕未辍。
  • 来稿选登
  • 南京 潘华森
  • 石家庄 袁惠
  • 安徽 夏长先
  • 曾经沧海 今上高楼
  • 程迟生,字退之,别署迟悟斋、衔春堂。细究起来。迟生是我熟识的书法、篆刻家中,很可以冠上几个“最”字的人。如:最年轻、最小个、经历最富传奇色彩等等。
  • 幸余霸气堂堂在,一足犹堪抵十夫——邓散木《一足印稿》赏析
  • 邓散木是当代杰出的书法篆刻艺术家。邓散木先生的书法篆刻作品是中华民族艺术宝库中的宝贵财富。他的篆刻作品雄浑朴厚、大气磅礴,力追周秦古玺,参悟封泥诏版兼收皖浙诸家流派之长,自辟蹊径,在印坛上独树一帜。
  • 天才的沉寂
  • 几年前王兆卿忽患脑血栓,幸而生活尚能勉强自理,但其天才之光无奈就此寂灭。回想初识时,其书生意气、谈笑纵横俱历历在目,不由我黯然神伤,低首之余时而仰问上苍,命运何忍?
  • 闲章杂说
  • 书画作品少不得名章,不然,就不能成为完整的艺术品。但是,一件书法作品或者是一幅美术作品,除了作者的名章之外,还可加钤“闲章”。正如文怀沙先生所说:“名章之外而有‘闲章’,其犹‘我’之外而有‘自我’。”
  • [古往今来]
    剥自个儿的皮(朱明)
    朱明——现代书法的布道者(李志军)
    [书评焦点]
    也与周俊杰先生谈“流行书风”和“书法新古典主义”——因周俊杰与王镛关于“流行书风”的书信对话而引起(陈云金)
    学高方为师 德高才是范——也说学者风度并致周俊杰、王镛二先生(向阳)
    一年之后审视八届中青展和“经典透视”(张俊东)
    书评二则:迷失了主题——“周韶华书法艺术展”感想(李志勇)
    读吴颐人先生汉简实临之作的思考(李志勇)

    多一点理性 少一点浮躁——有感于某些书法评论也谈“与时俱进”(江平)
    日中文化阅精入士色谱
    [咏碑吟帖]
    陈独秀的书法(靳树鹏)
    也谈王羲之《兰亭序》——用普通文字学的研究方法来看《兰亭序》的真伪问题(周斌)
    金代《普救寺莺莺故居》——诗碑及其书法研究(王凯霞)
    [一家之言]
    规律创造美和审美定势(周正康)
    贵在流行——思辨流行书风(梁继)
    从郑板桥的书法艺术看其美学思想(何炳武)
    [星汉灿烂]
    猛志逸四海 骞翮思远翥——关于白爽的书法艺术(周韶华)
    一志于是 自适其心-记王月明先生的书法艺术(明远)
    爱慕——艺人唐远石印象(王跃龙)
    贺“书痴”小楷《西游记》新成(张波)
    品读远康(雷震)
    父亲留下的财富(刘雪芹)
    [来稿选登]
    来稿选登
    [印象汇萃]
    南京 潘华森
    石家庄 袁惠
    安徽 夏长先
    [刻石铭心]
    曾经沧海 今上高楼(兰干武)
    幸余霸气堂堂在,一足犹堪抵十夫——邓散木《一足印稿》赏析(张戈)
    天才的沉寂(陈思黔)
    [砚边点滴]
    闲章杂说(查德元)
    《书法赏评》封面

    主管单位:黑龙江书法协会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书法家协会

    社  长:高庆春

    主  编:张戈

    地  址:哈尔滨市动力区文府路6-1号

    邮政编码:150040

    电  话:0451-86037099 8603708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231x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313/j

    邮发代号:14-178

    单  价:11.40

    定  价:68.4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