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体兼众美见风神——李啸楷书艺术欣赏
  • 在当代书坛,人们对楷书的研究与认识远没有行革和篆隶那样广泛与深刻,这从多次全国性的书法大展中可以看出,楷书的数量与质量远不如行草和篆隶那样壮观.即使是全国的正书展也是如此,而且,真正的楷书高手也很鲜见。一方面,从当前的展厅效用来看,把楷书作为艺术研究与创作的主攻方向似乎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想在古人的基础上写些有质量的自家面目的难度实在太大;
  • 楷书创作的建求与思考
  • 当代书法创作经过多年发展,目前已经走向多元局面。个人的个性化创作正是创作多元化的本质保证。相对于行草书较为丰富的创作局面.楷书创作因其书体要求、个性约束等方面因素,形式还较为单一。同时存在一定的问题。在书法的实用功能逐渐淡出视野,楷书纯粹艺术化的转型过程中,如何依托传统,把握楷书创作的内在规律。寻找楷书艺术发展的崭新空间?本文拟带着这样的问题,结合本人的创作实践进行一些思考,力求为当代楷书的发展尽绵薄之力。
  • 习楷碎语
  • ●白驹过隙。学书已三十余载。儿时随父亲临习唐楷,于颜柳用功甚勤,日后得益颇多。 ●弱冠后痴迷北魏墓志,初以学唐楷之法,每日下苦功临摹,终得之皮象,失之率真。 ●后偶读董其昌《画禅室随笔》:“临帖如骤遇异人,不必相其耳目、手足、头面,而当观其举止、笑语、精神流露处。庄子所谓目击而道存者也。”一语捅破窗纸,豁然洞天。
  • 也谈书法之“朦胧感”
  • 前几年,诗有“朦胧诗”,而且盛行一时,大有充斥社会文学之势态。朦胧诗.顾名思义,应有“朦胧感”,读时就能感到朦朦胧胧。读完了也感到朦朦胧胧。诗的旨意情趣常处于朦胧中得之。要在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凭读者意会。朦胧诗在诗坛上曾一度引起争议,但始终也未得到一个正确的答案。
  • 论中国书法的观念位区和审美域限
  • 一、书法是什么 中国书法艺术,作为汉字的书写艺术,在与汉字形体共同发展的历史进程中,一方面附着于汉字,在使用和传播过程中,通过对书写技术的感悟和把握。形成了判断自身艺术品位的高低优劣及品评的标准。另一方面.书法的发展一直与中国文化的发展相伴相生。通过发掘自身的表现和象征意义。凸显着文化的价值,丰富着中国文化的构成,与文化的发展交织缠绕。成长演化.渐趋丰满,成为了一种多姿多彩的独立于艺术之林的独特的艺术样式。
  • 南朝书法
  • 二王遗风 东晋王羲之、王献之父子除旧布新,书牍简帖艺术被空前地发扬光大,到了南朝,新兴的帖学也就方兴未艾。二王遗风吹遍了江南六朝。
  • 中国隶书发展史的另一种诠释
  • 一、隶变及隶书本体陈述我们所说的隶书,是指在春秋战国时期的篆书字体体系中发生结构和书写性变化(隶变),并经漫长的“隶变”过程而形成的一种新的相对独立的字体。也就是说,隶书是通过“隶变”从篆书字体中脱胎产生的。
  • 秦代书法教育的组织形态与主要内容
  • 一、书法教育的组织形态 公元前221年,秦国以武力统一六国,秦始皇建立了空前广大的中央集权的专制主义封建王朝,结束了长达一百五十余年的战国纷争。为了强化秦代中央集权的政治体制、巩固初始的封建秩序,于经济、文化等方面都采取了一系列强制措施。在教育上主要采取了两方面的政策,一是在战国官学已经衰败的基础上既废官学又禁私学,二是实行吏师制度。
  • 书法创作景观回眸
  • 书法是最难懂又最大众化的艺术,在千变万化、错综复杂的社会生活中。书法艺术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体系中的核心与代表,也随着历史的脚步而历经沧海桑田。在五千年的中华民族文化和精神驱动力之下。书法艺术从传说中的仓颉造字到取像、隶取势、魏晋风韵乃至后来的各种书风中。我们似乎看到了中国书法艺术的勃勃生机和前进的方向。
  • “老”之审美内涵考辨——从“人书俱老”说起
  • 一、关于“老”的提出 孙过庭字虔礼,初唐著名的书法家和理论家。基于其《书谱》的书法实践与理论双剑合壁.而名扬千古。孙氏在《书谱》中云:
  • 学书之道临墓为先
  • 何为临摹 所谓摹。就是把字帖放在比较透明的习字纸下.用钢笔照着字帖上的字一点一画地“描红”。要求笔的笔迹不要越出毛笔宇外,都写在字帖上字的点画中间。这样,久而久之,就容易学到字帖上学的结构。所谓临,就是把字帖放在习字纸旁;照着帖上的字依样画葫芦。要求点画写得像,有轻重节奏和粗细的变化。这样,久而久之,就容易学到字帖上的笔意。由于临书比摹书难。因此要先摹后临,由于临和摹是两种相辅相成的学宇手段,因此要临摹结合,循序渐进。
  • “当代国学”与“传统书法”的文化整合——一种可能的人文精神建构新视角
  • 中国学术界继上世纪80年代“美学热”、“书法热”、“文化热”,90年代“人文精神大讨论”以来,新世纪的最近几年“国学热”明显升温。熊秉明说。“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笔者姑且不去讨论这一命题.只是把它作为探讨问题的一个突破口,以此来观照中国文化。力图对传统文化、人文精神、当代国家、当代文艺以及当代国学与传统书法的文化整合作一宏观梳理。
  • 试论书画创作中的白色空间
  • 一、白色空间的启示 光有白色。白色光包含了全部色相。是各色光的总和,因而白色是极度充实的。柏拉图说过:“白色是眼睛的张开”,非常形象地赞誉了白色之美。色有白色。白色使人联想到白云、白雪、象征纯洁、光明、神圣,具有明快、朴素、清洁的特征。诗有白色。司空图《诗品·含蓄》中曾云:“不著一字,尽得风流”。“不著一字”之处正是艺术迁想空白所在,“尽得风流”即是空白之美的产生。
  • 书法艺市学科建设的四大基础构架
  • 书法艺术学科建设的基础构架究竟应该是什么?是书法的本体论?是书法的方法论?还是书法的价值论?从哲学的层面看,这都可以讲得通。但是,书法是一门实践性的极强的艺术学科.泛泛地谈,往往容易给人一种“空”的印象,甚至会将人们带进一团迷雾中。纵纲中国书法史。书法艺术学科建设的基础构架,应该是:书法笔法史学、书法人文史学、书法史料史学和书法评价史学(或者称之为书法批评史学)。
  • 书法鉴赏
  • 吴荣光书法师承与其书法观之关系
  • 吴荣光(1773~1843)是清代嘉、道年间著名的收藏家,书法家。原名燎光,中试后改为荣光,字殿垣、伯荣,号荷屋,自称石云山人,广东南海人。嘉庆四年进士。历任编修。监察御史,工科给事中,湖南巡抚等宫。他喜奖掖后进,凡有一技之长者。或罗致麾下,颇有毕沅,阮元之风。好读书,嗜金石,精于鉴别,家藏甚富,钟鼎器皆海内绝品,碑版两千通。
  • 向前敲瘦骨 犹自带铜声——走进施恩波的书法世界
  • 提起施恩波在当今书坛大名鼎鼎,提起施雨谷在书坛也声名赫赫,其实施雨谷即施恩波也。郑板桥曾感叹石涛,“比之八大山人殆有过之无不及处,然八大名满天下。石涛名不出扬州,何哉?……八大无二名,人易记识。石涛弘济,又名清湘道人,又曰苦瓜和尚,又曰大涤子。又曰瞎尊者,别号太多,翻成搅乱。“石涛名号多扬名不易,刚刚年届不惑之年的施兄,两个名字均为人所知,其难处自可知矣。
  • 吴金龙篆刻作品
  • 丁石篆刻作品
  • 换换口味 多些营养——浅谈道教印对篆刻创作起到的积极作用
  • 道教印诞生并风行于东汉,繁荣于盛唐而大兴于宋元.时至今日,全国各地的道观中仍保留并沿用着汉唐时期的道教印,可见其文化体系在传承中不断地发展着。因此。我们可以实事求是地说,道教印是传统印章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民族文化的一大创举。其印中应用的诸多变化的小块状象征着宇宙间的日月星辰,这和象形文字具有同样的取法和寓意.是道法自然的哲学思想的具体体现。
  • 人生本来如此——读周玉柱印文有感
  • 在我用的印章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请周玉柱刻治的,因为和玉柱是同乡,又因为书画而结缘较早,至今相识已有二十多年了,最初玉柱治印有很大的随意性,闲暇时就喜欢涂鸦挥刀在石头上刻刻划划,是乐趣也是娱乐。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书法热潮.使玉柱的技艺派上了用场,那时在街面上时常可见书法班的招牌,玉柱平时为了随和,便有在书法班上学习的相识请其刻图章以钤习作,索者与治者都在学习且学的都很认真。
  • 光明磊落汉卿印
  • 被誉为“东方沙土比亚”的关汉卿,无一物传世。这一套三方石印当属唯一,而且填补了四项历史空白。 一、石制印应从唐宋始,但各博物馆藏石印最早是明朝,此印型标准为南宋的风流小印,属宋末元初之物,它把现存石印从明朝提高到宋末元初整整一个朝代。
  • 李啸简介
  • 李啸,号陇西堂后人,1967年生。现任江苏省书法家协会驻会副秘书长,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行书委员会委员。江苏省文联书画考级委员会副主任、《江苏书法通讯》主编、南京财经大学兼职教授,沧浪书社社员,《书画艺术》特邀编审。
  • 《书法赏评》封面

    主管单位:黑龙江书法协会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书法家协会

    社  长:高庆春

    主  编:张戈

    地  址:哈尔滨市动力区文府路6-1号

    邮政编码:150040

    电  话:0451-86037099 8603708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231x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313/j

    邮发代号:14-178

    单  价:11.40

    定  价:68.4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