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马克思“人类解放”的价值意蕴与中国当代价值精神的定向
  • 马克思为人类建树的社会文化价值目标是“人类解放”,它的根本旨趣被界定为:“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人类解放”的终极关怀之所以被定位于“每个人的自由发展”(《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273页),是由人类演进的普遍规律决定的。马克思指出:这一目标的彻底实现,需要经过“人的依赖关系”、“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自由人的联合体”三大历史阶段。这一见解对我国今天构建现代性的价值认同系统,具有方向性的指导意义。
  • 第二届“胡绳青年学术奖”评选活动即将展开
  • 论信仰的本质及其历史形态
  • 当今世界,无论东方还是西方,人们似乎普遍形成这样一种共识,即当代人类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价值危机和信仰危机。从传统宗教在现代的复兴,新兴宗教的不断涌现,不难看出世界性宗教热这一现象。而奥姆真理教、法轮功等邪教的泛滥,似乎更是从一个特定角度反映了这种信仰危机的严重性。这说明,探讨当代信仰危机的实质和根源,已成为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和学术理论意义的重大课题。为了从理论上解决这一课题,首先需要搞清楚信仰的本质及其历史形态。本文拟从这个角度作一尝试性探讨,就教于大方。
  • 解构的激情与“‘后’之后”
  • 在1993年“马克思主义向何处去”的国际学术会议上,德里达的发言《马克思的幽灵》表明他试图在后现代多元异质关系中发现解构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某种共同东西。他游移于马克思主义的批判精神之否定性与解构主义的虚无主义否定性之间,既标举前者,又不肯放弃后者;既划定两者的界限,又企图以解构法则对马克思主义文本进行消解式阅读。
  • 德里达:从解构主义转向马克思主义——解读《马克思的幽灵》
  • 世纪之交,以其解构主义而享有盛名的德里达不仅继续葆有在后现代主义理论领域的权威性,而且获得马克思主义理论界的广泛关注。原因在于,当苏东剧变、自由主义欢呼“马克思主义已经死亡”,连同其话语理论及其实践一起“灰飞烟灭”之时,德里达却郑重地推出了《马克思的幽灵》一书。正是在这部轰动西方世界的著作中,德里达大声疾呼:“不能没有马克思,没有马克思,没有对马克思的记忆,没有马克思的遗产,也就没有将来;无论如何得有某个马克思,得有他的才华,至少得有他的某种精神。”“现在该维护马克思的幽灵们了。”
  • 人性论、君子小人与治国之道——论《韩非子》的内在逻辑
  • 迄今为止,在对《韩非子》的研究中,存在着许多争议,其中较具代表性的有:韩非是否性恶论者?韩非的道德观是否属于非道德主义?《韩非子》的核心思想是什么,是势治、法治还是术治?秦朝的灭亡是否意味着以《韩非子》为代表的法家治国思想的彻底失败?等等。学者们对《韩非子》的认识之所以存在上述诸多分歧,除了各人理解上的偏差,也与《韩非子》一书某些具体论述中存在的自相矛盾有关。《韩非子》是由韩非在不同时期、不同环境所写的几十篇论文编纂而成,书中论述确实存在一些前后不一及矛盾之处。这致使后世学者在
  • 张载对儒家人性论的重构
  • 张载对孟荀以来的人性理论作了相当完整和富有哲理深度的重新建构,使之成为儒学史上的主流。综览学术界对张载人性论的研究,我认为存在着两个薄弱环节:一是未能注意张载是在批判佛老异说和清算“陋儒”偏见的过程中“自立”人性新说的,其说具有很强的针对性;二是未能理解张载是在天道论基础上,在以“天人”、“体用”为经纬的架构下重建儒家人性论的,其人性与天道之间存在着明显的贯通性。本文对张载人性论的再诠释,主要是为弥补上述两方面的不足而展开的。
  • 虚无主义与伦理多元化
  • 虚无主义和伦理多元化都是我们所处时代的重要现象。尽管这两个现象之间有密切的内在联系,人们往往分而论之。我想在此把这两个现象放在一起考虑,以期提供一些新思路。
  • 悖论与真理
  • 1902年,罗素(B.Russell)发现定义“所有不是自己的元素的集所组成的集”将导致悖论。因为考察这个集合本身是否自己的元素,我们就会看到,如果它是自己的元素,则按照定义,它不是自己的元素;如果它不是自己的元素,同样按照定义,它是自己的元素。在此前后,人们还发现了另一些类似的悖论,如康托(Cantor)悖论、布拉里一福蒂(Burali-Forti)悖论、理查德(Richard)悖论、贝尔利(Berry)悖论等。这些悖论都让我们想起一个有着古老历史的悖论,即说谎者悖论:当某人说“我正在说的是句谎话”,我们将无法断定这句话的真假。
  • 更正
  • 关于纽科姆问题
  • 纽科姆问题是一个耐人寻味和富于挑战性的问题,它涉及了决策论和哲学中的许多重要问题,已经成为对若干重要哲学概念的辨析和不同理路的交锋的一个令人兴奋的“演武场”。本文就是对这个问题的一些介绍、分析、评论和思考。
  • 马克思主义是打不倒的——关于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之跟踪研究
  • 邓小平同志在苏东剧变以后指出:“最近,有的外国人议论,马克思主义是打不倒的。打不倒,并不是大本子多,而是因为马克思主义的真理颠扑不破。”“我坚信,世界上赞成马克思主义的人会多起来的,因为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它运用历史唯物主义揭示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社会主义经历一个长过程发展后必然代替资本主义。这是社会历史发展不可逆转的总趋势,但道路是曲折的。
  • 解读现实生活文本,研究社会重大问题——《社会转型与信仰重建》评介
  •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国社会发生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市场经济的兴起与发展;与此同时,反映在“作为时代精神精华”的哲学之中,是“社会哲学”的兴起与成长。“社会哲学”在中国的引人注目,当以“社会哲学研究丛书”第一批著作的出版及社会哲学两次大型的学术研讨会为标志。现在,“社会哲学研究丛书”第二批著作又出版了(山西教育出版社1999年12月),第二批著作其鲜明的特征,是由第一批著作所相对侧重的“观念”向具体“问题”深入,其中引人注目的是荆学民博士撰著的《社会转型与信仰重建》。我们不妨以其为典型,在评介这本书的同时,品察一下“社会哲学研究丛书”的“问题”意识。
  • 《哲学研究》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

    主  编:李景源

    地  址: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政编码:100732

    电  话:010-65137954

    电子邮件:zhexueyanjiubjb_1@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0-0216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40/b

    邮发代号:2-201

    单  价:12.00

    定  价:144.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