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赵朴老之后:佛教还会是“文化”吗?
  • 杰出的爱国宗教领袖赵朴老于2000年5月21日生西,海内外与教内外,闻者震悼。本刊乃赵朴老晚年手创,特此以两期合刊推出纪念专辑,既以表本刊崇敬之忱,并希望稍稍满足读者缅怀的愿望。
  • 赵朴初同志生平
  •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名誉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著名的社会活动家、杰出的爱国宗教领袖赵朴初同志,因病于2000年5月2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 赵朴初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京隆重举行
  • 北京5月30日电著名的社会活动家、杰出的爱国宗教领袖、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第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民进中央名誉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同志遗体,今天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火化。赵朴初同志因病于2000年5月211317时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 欣然·无憾
  • 5月21日下午,我在上海。一位江苏的朋友打电话给我,哽咽地说:“朴老没有了!”这时刚过17点。两小时以后,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发布了“全国政协副主席赵朴初在京逝世”的消息。
  • 启功先生访问记
  • 2000年6月17日上午,在北京启功先生的寓所,我们拜访了启功先生。先生是中国当代著名学者、书法大家,与赵朴初先生相识相知多年。以下是本次访问记录。
  • 千秋长怀赵朴翁
  • 佛学的一代宗师赵朴初先生不幸去世了,消息传来,举世为之震惊,为之痛悼:我是最早知道这消息的一个,所以格外感到伤痛!我与赵朴老认识已经很久了,但直到80年代我才有机会陪同老画家朱屺瞻先生去拜见朴老,那时两位老人互致景慕之情,朱老还向朴老赠送了他的画作。而赵朴老在新中国的宗教事业、文化事业、社会事业等方面所作的杰出贡献。早就为广大人民所崇敬了!
  • 佛缘曲情——忆朴老
  • 我与朴老接触和见面的机会并不多,但我与朴老的因缘却有多重。由于我是从事佛学研究的,朴老的名字当然早就耳熟,他老人家的文章、诗词、书法也是早就拜读过了的,但我第一次拜见朴老则是在文革结束以后。大概是七十年代末,为配合朴老出国访问,文物出版社接受了出版《房山云居寺石经》一书的任务。为了保证此书的质量,文物出版社要我帮助修改一下“前言”。为此当时文物出版社的编辑部主任俞筱尧同志特意带我去朴老家拜见朴老,
  • 赵朴初先生和新中国的中日佛教文化交流
  • 中国著名的爱国宗教领袖、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受到各界民众尊敬的赵朴初先生与世长辞了。消息发布以来,举国上下为之深切哀悼。
  • 敢数书史第五家——悼念赵朴初先生
  • 中国书法史上,有四位伟大的僧侣书法家,他们都是佛教徒。第一位是安道壹,第一位是智永,第三位是怀素,第四位是弘一。安道壹生活于北魏北齐之间,他从河北响堂寺开始,到山东邹县四山(即铁山、尖山、冈山、葛山),洪顶山,水牛山、徂徕山,泰山,几乎终其一生,书写刻制了大量佛教典籍,抗争灭佛运动,宣扬佛教精神,竞成了北朝“书仙”。其时,仅比东晋南朝书圣王羲之晚出一百多年。智永是陈隋间僧人,王羲之第七世孙,出家住永兴寺,闭门习书三十年,
  • 架木为桥诗笔先
  • 1980年5月30日,朴老接待“日本俳人协会访华团”一行时,参照日本俳句的形式,即席赋诗三首,一种新诗体——“汉俳”诞生了。
  • 一代觉者 百世师范——深切悼念赵朴老
  • 公元2000年5月21日17时整,赵朴老带着他那独特慈祥的笑容,留下他那丰厚深邃的智慧离我们而去,这是中国佛教界的巨大悲痛和损失,也是中国人民的巨大悲痛和损失。
  • 梵呗声声永 哀思阵阵长——朴老与佛教音乐
  • 2000年5月19日,在北京广化寺庄严静谧的大雄宝殿前,端放着一张长长的香案;香案上,陈列着三套古雅高贵的红木书匣;每套匣子的里面,都整整齐齐地摆着30盒录音带:匣子的正面,镌刻着一行清朗俊逸的绿色大字,那是朴老墨宝——“中国佛乐宝典”。
  • 一群普通人对赵朴老的怀念——悼念赵朴老活动拍摄侧记
  • 赵朴老是我父亲的恩师,朴老称我父亲为小郭,老人家常常叫我小小郭,正是由于这样好的因缘,我得以有机会走近朴老,有机会亲耳聆听这位慈祥长者的教诲。我记得第一次见到赵爷爷、陈奶奶时,我还是个学龄前的儿童。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感到朴老与夫人对我的学习、工作与生活关心帮助太多了。
  • 学术界在感念朴老
  • 1999年5月21日晚,我和同道与几位台湾研究佛教学者一起在餐厅相聚。远方来客不亦乐乎,推杯把盏,谈笑风生。席间,一位朋友的手机响了起来,朋友走出包间到外面接电话。一会儿,原本满面春风的朋友再回来时脸色变得严肃了,他压低嗓门说:“朴老刚去世了!”全桌人的谈笑声突然嘎地止住,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桌美味佳肴已经变的没味了.很快大家就散场了,相互默默无言道别……
  • 一个青年佛子心中的赵朴老
  • 2000年5月21日晚,当我从中央台新闻联播中得知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西逝的消息时,心中除了哀思外,就是不停的在祈愿,祈愿赵朴初大德乘愿再来。我与朴老交往不多。但从不多的交往中,作为青年佛子,我深深体会到了朴老那崇高的道德、宽广的胸怀和亲切和蔼、提掖后生、注重文化、弘法利生的长者风范。
  • 永远的怀念、恒久的鞭策
  • 步入灵堂。默立在赵朴老遗像前,面对这位中国佛教界的世纪伟人,我们怀着无限的哀思融入挽联之林,汇入鲜花之海。每一幅挽联、每一束鲜花都寄托着人民大众对朴老的崇敬之心、哀悼之情。此时此刻,我们巴利语学习班的学员们怎能不缅怀赵朴老对我们的期望、关怀和鞭策。
  • 灵山大佛下的怀念
  • 朴老您走了,不,您没有走。几年前,您对日本佛教的朋友说:“我一定为了中国的佛教事业争取多活几年,用工作的长寿去迎接佛教事业的兴旺发达。”您的宏愿还声声在耳,您的慈容还宛然在目,您念念不忘佛教事业的发展,您始终牵挂着灵山胜境的圆满建设。对灵山大佛的建造,您从一开始就倾注了全部的心血。1994年4月10日,您亲临无锡马山小灵山考察。当时对灵山佛像如何造,各方面都有见解。您赋诗一首,高度归纳了这种意愿:
  • 花落还开 水流不断——赵朴老与顾廷龙先生聚会侧记
  • 1997年12月24日下午,近半个世纪未见面的朴老和顾老在北京相聚了。而这相聚因缘,则要从稍前朴老去无锡灵山说起。
  • 一位南传佛教学者的怀念
  • 明月清风寄哀思
  • 绝望,是因为希望得太真切、太自信、太以为没问题。临到希望被突然击得粉碎,绝望的真空才令人窒息。5月21日18时,我正在杭州西子湖畔为一处佛教文化展示中心的建设与朋友们座谈,突然,手机响了,远远传来清晰而简短、沉痛的叙述:朴老去世了,就在17时。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有“朴老去世了”这五个字在耳边旋转。
  • 赵朴老与小灵山
  • 赵朴老晚年的一大功德,是使地处我国东南沿海太湖之滨的小灵山上,有了高耸入云、寰宇闻名的灵山大佛。江苏无锡市马山区是太湖中的一个半岛,周遭有七十二峰。半岛前端状似青龙入水,因此得名龙头渚。龙渚逶迤仰向西北,山脊隆起处叫做秦履峰。秦履峰东南麓有一千年古寺,相传为唐贞观年间右将军杭恽解甲归田荣归故里所建,其好友玄奘大师曾应邀到此观光。玄奘见此处三面环山,面对太湖,左青龙山,右白虎山,寺后山峦酷似佛祖之灵鹫峰,
  • 减字木兰三首惊悉赵朴老逝世哀赋
  • 为赵朴老送行哀作
  • 敬悼赵朴老
  • 挽赵朴老
  • 挽赵朴老诗二首
  • 礼赞赵朴初会长
  • 忆朴初老人
  • 赵朴初先生千古
  • 本社邮购书目
  • 一会灵山
  • 幼时,曾听隔壁的阿婆说起过鸡足山,真不知道在那缺食少穿的年代,老阿婆是依靠什么力量用一双紧裹的小脚,徙步千里到鸡足山朝圣的。总之,在我幼小的心灵里,鸡足山是一方空灵的山水,一处心灵的净土,每个人都只有经历一番磨难之后方可到达。后来参军到了部队,战友们又曾多次提起鸡足山,每次,我都拍着胸脯自豪地说:“那是我们大理的骄傲和标识。”后来才知道,鸡足山是中国佛教五大名山之一,是东南亚著名的佛教圣地,它雄踞于云贵高原滇西北,大理白族自治州东部宾川县境内,海拔3248米,因“三岭前伸,一岗后距,俨然鸡足”而得名。
  • 不欺心
  • 坐在回家的班车上,手里捏着车票钱。望着窗外的农田房舍都沐浴在明媚温暖的春光里,心里洋溢着一种难言的安宁和惬意。
  • 明《永乐北藏》影印本隆重出版
  • 佛教雕塑与佛教传播
  • 随着佛教传入中国汉地,最迟在汉代,佛教雕塑艺术已经在我国一些地区流传。近几十年来发现的多处汉代佛教雕塑,著名的如四川省乐山麻浩享堂横梁上所刻的一尊手施无畏印的佛像,彭山出土的佛像陶器座,什邡出土的佛塔画像砖,在江苏连云港孔望山发现的汉代摩崖石刻立佛像等,足以证明。据《三国志·吴志·刘繇传》中载,丹阳人笮融于献帝初平四年任下邳相,督三郡漕运,“乃大起浮屠祠,以铜为人,黄金涂身,
  • 目录学苑一奇葩——佛经目录学探胜
  • 佛经目录是我国古代目录学苑的一束奇葩,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从曹魏时朱士行的《汉录》,到清代智旭的《阅藏知津》,佛经目录源远流长,数量众多,蔚为大观。梁启超所著《佛家经录在中国目录学之位置》统计的佛经目录为45种,我国著名目录学家姚名达在《中国目录学史》统计到的佛经目录多达75种,实际上佛经目录还远远不止这个数。
  • 助刊鸣谢
  • 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当代华人佛教生态闻思录一种:引子:梦绕神洲路
  • “每一匹马都认为自己驮负的最重”。某一位聪明人发明的这句话,逐渐地流传开来,就成了民谚。这一条民谚,少说也包含有如下几种成份:嘲讽别人,自嘲,最后,不管是嘲人还是自嘲,底儿都是一样的:无可奈何,卸不掉啦!
  • 第一章 天地有正气 杂然赋流形
  • 2000年5月17日晚,傍晚。新加坡,佛教居士林。天气炎热,犹如北半球的炎夏。数以千计的人流,正会集在居士林大殿内外。更多的人们,则正在从四面八方赶来。但是,除了大殿里正在举行的上供仪式所传出的诵经声音之外,水泄不通的人群却并无嘈杂之感,空气中好象有一张看不见的大网,将炎热与躁动都给过滤得干干净净。这么多的人们,正在等待什么呢?
  • 第二章“佛教要走群众路线”
  • 新加坡佛教居士林代林长李木源正在游泳池之中挥臂搏水。每天整整一个小时,从早上8:00整下水,到9:00准时出水,他的习惯是一口气游完,中间从不停顿,绝不旁鹜,头部甚至没有从水面上抬起来过。但是,即便如此,眼睛的余光也能提醒他:游泳池的岸上有一双眼睛已经盯住他好些天了。
  • 第三章 佛教就是佛陀的教育
  • 1997年4月,在北京,我陪着净空法师去到北京医院看赵朴初会长。老法师和赵朴老是多年的老朋友,谈兴都很浓。老法师给赵朴老送了相当多的一些材料,基本上都是老法师的讲经、开示和会议演说,有书,也有短篇文章。待送走老法师回来,赵朴老已经从中拣出一篇文章,当面指示我给发表出来。这就是刊载于《佛教文化》杂志1997年第四期的那篇《佛教就是佛陀的教育》。
  • 第四章 画外音
  •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两句西哲名言,今天无论在西方,还是在东方,都已经被人们引用得太多,似乎已经了无新意。“最好”也好,“最坏”也罢,照我看来,其实底蕴,或者说,谜底,都是一个:欲望。欲望被充分满足的过程就是“最好的”时刻,失去了这种强刺激,欲望破灭,或欲望由满足转而进入更大的空虚,就是“最坏的”时刻。——人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单调乏味的呢?以“地球村”概念的诞生为标志,人类真的进入了一种“无痛苦文明”的时代吗?
  • 结语:世界无穷愿无尽海天辽阔立多时
  • 站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所在的肯特岗上,可以眺望烈日照耀下的深蓝色海面。当我回到北京,站在景山顶上,往南可以望见耀眼的广阔的金黄色海洋,那是明清皇宫。
  • 云岩卧佛
  • 深山藏古寺。云岩山山不甚深——南距滇西古城保山市不过十六七公里,却古木参天,浓荫匝地,“藏”了座国内国外都有名的千年古刹:卧佛寺。
  • 有菜篮子可提的女人最幸福
  • “什么样的女人最幸福?”提问的人是早年台湾一个叫王锦云的美丽少女。当时,她得到的是这样的答案:
  • 感悟九华
  • 素喜寻山访水的我,每人名刹,见佛就拜,有人笑我,其实我也自笑,因为拜了半天,并不知拜得是谁,为何而拜?直到有一天,我上了九华山,才从懵里懵懂中有了些许感悟。
  • 迎合的悲哀
  • 《六度集经》故事——理诤编 后素绘
  • 身后之事……
  • 面对上面的题目.许多人一定知道我要讲的就是死亡。未用’死”字命题,只因适逢千禧之年的新春佳节,惟恐冲撞了大家的喜气。可是死神似乎从不顾及人间是不佳节良日,春节回老家杭州探亲时却接二连三地听到四位跟父亲同辈的老人相继辞世,其中一位是父亲的好友,不巧过世于大年三十。死神真是一位不讲道理的客人,无论大家多么地不喜欢他,他都会毫不客气地来敲门。
  • 地藏菩萨赞
  • [卷首语]
    赵朴老之后:佛教还会是“文化”吗?(何云)
    [纪念赵朴初先生专辑]
    赵朴初同志生平
    赵朴初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京隆重举行
    欣然·无憾(家振)
    启功先生访问记(何云 许明)
    千秋长怀赵朴翁(赵其庸)
    佛缘曲情——忆朴老(楼宇烈)
    赵朴初先生和新中国的中日佛教文化交流(杨曾文)
    敢数书史第五家——悼念赵朴初先生(刘正成)
    架木为桥诗笔先(林岫)
    一代觉者 百世师范——深切悼念赵朴老(方立天)
    梵呗声声永 哀思阵阵长——朴老与佛教音乐(田青)
    一群普通人对赵朴老的怀念——悼念赵朴老活动拍摄侧记(郭海鹏)
    学术界在感念朴老(黄夏年)
    一个青年佛子心中的赵朴老(慧明)
    永远的怀念、恒久的鞭策
    灵山大佛下的怀念(吴国平)
    花落还开 水流不断——赵朴老与顾廷龙先生聚会侧记(邱嘉伦)
    一位南传佛教学者的怀念(韩廷杰)
    明月清风寄哀思(王志远)
    赵朴老与小灵山(萧国兴)
    减字木兰三首惊悉赵朴老逝世哀赋(林岫)
    为赵朴老送行哀作(丁芒)
    敬悼赵朴老(张文达)
    挽赵朴老(霍松林)
    挽赵朴老诗二首(妙常)
    礼赞赵朴初会长(照诚)
    忆朴初老人(刘少英)
    赵朴初先生千古(谢云)

    本社邮购书目
    一会灵山(叶华萌)
    不欺心(陈大超)
    明《永乐北藏》影印本隆重出版
    佛教雕塑与佛教传播(李桂红)
    目录学苑一奇葩——佛经目录学探胜(文平志)
    助刊鸣谢
    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当代华人佛教生态闻思录一种:引子:梦绕神洲路(长河堂)
    第一章 天地有正气 杂然赋流形
    第二章“佛教要走群众路线”
    第三章 佛教就是佛陀的教育
    第四章 画外音
    结语:世界无穷愿无尽海天辽阔立多时
    [满目青山]
    云岩卧佛(老转)
    [新菜根谭]
    有菜篮子可提的女人最幸福(张俊兰)
    感悟九华(卫中)
    迎合的悲哀(杨春旭)
    [漫画真谛]
    《六度集经》故事——理诤编 后素绘
    [当机者说]
    身后之事……(胡智光)
    [梵呗清歌]
    地藏菩萨赞(王日昌)
    《佛教文化(北京)》封面

    主管单位:国家宗教事务局

    主办单位:中国佛教协会

    社  长:张琳

    主  编:凌海成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西路48号金隅国际a座703-705

    邮政编码:100102

    电  话:010-8477541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2881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619/b

    邮发代号:82-487

    单  价:18.00

    定  价:1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