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的哲学思想
  • 习近平总书记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哲学思维,融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历史智慧,接地气、听民声、治贪腐、扬国威的一系列重大举措,使得党员干部队伍风清气正,人民群众万众一心。总书记提出的“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以独特的语言魅力讲好中国故事,也让世界更好地读懂了中国。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和党的建设等各方面都呈现新气象、新景象,全面深化改革取得了显著成效,很多领域都实现了突破性进展。这些成就的取得正是总书记“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古今事业皆成于实”的具体实践并彰显了高超的哲学智慧。总书记在2016年新年贺词中强调“只要坚持,梦想总是可以实现的”。总书记倡导的“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正在指引并激励全体中华儿女奋发有为、阔步前进。总书记治国理政思想闪烁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光辉,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理论成果,使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取得突破性进展,继续书写着马克思主义哲学新篇章,让中华民族以更加自信、更加自强的姿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 柏拉图论勇敢——以《拉克斯》为例
  • 在《拉克斯》这部柏拉图最明确探讨勇敢的对话中,两位将军拉克斯和尼基阿斯对勇敢给出了针锋相对的定义。拉克斯将勇敢定义为灵魂的某种坚持,与知识截然无关。与之相反,尼基阿斯径直将勇敢等同于知识。拉克斯和尼基阿斯均陷入困境:拉克斯无力区分技艺与知识,使他无法解释何以明智或愚蠢的坚持都不是勇敢;尼基阿斯则由于对不确定性的恐惧,而寄望于一种无所不能的、基于超自然力量的知识。实际上,真正的勇敢与节制、正义和智慧密不可分,可归结为哲人式的智慧。对话之所以没有得出勇敢的确切定义,乃是为了在德性问题上对不同的人实行不同的教诲。
  • 荣誉与自我认识:亚里士多德论豪迈
  • 在亚里士多德讨论的所有伦理德性中,“豪迈”(megalopsychia)是引发争论最多的一个。本文从《后分析篇》中亚里士多德提出豪迈作为定义统一性问题的例子入手,讨论亚里士多德在两部主要伦理学著作中界定豪迈的尝试。在《欧德谟伦理学》中,亚里士多德提出了以荣誉为核心的豪迈定义,但是这个定义引发了荣誉的地位问题、豪迈的独立性问题、豪迈的依赖性问题,以及如何看待关于小荣誉及其自我认识的问题。而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亚里士多德转变了论述的重点,提出了以自我认识为核心的豪迈定义,以此来统一豪迈者对荣誉的态度,同时提出了一种涉及较小荣誉的无名德性,这样就成功地解决了《欧德谟伦理学》中遗留下来的困难。这一讨论有助于我们厘清两部伦理学著作的关系,以及围绕豪迈的诸多争论。
  • 美德的两面——兼谈《尼各马可伦理学》中arete的中译问题
  • 就亚里士多德伦理学核心范畴arete而言,现代德性伦理学及多数研究者只继承了其品性维度而丧失了其活动面相。而在亚氏对arete的界定中,自足而自主的活动不论在价值上还是在逻辑上都优越于品性。这也表明在对亚氏伦理学基本定位方面——即究竟是活动伦理学还是品性伦理学——的根本分歧。从亚氏伦理学的时间一发生视角看,活动一品性在形式上的循环非但不是其理论缺陷,反倒在个体层面和城邦层面都具有重要意义,且其中充满张力。从词源及义理看,arete译为“德性”并不妥当,而译为“关德”甚为恰切。用以翻译virtue的德性只涵盖了美德的品性面相,而遗漏了后者更为重要的德行即活动面相。
  • 海德格尔的时间性概念——对近来一种批评的反思
  • 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中的时间性分析一直遭到学界的忽视。这种疏忽部分是由于研究者受限于自身的学术传统,同时也是由海德格尔自己论述的模糊性所导致的。本文集中考察和批判了德国学者弗莱希尔对海德格尔的时间性分析的两个相关的反驳,并依次对其作出回应。作者试图证明,海德格尔的时间性分析不仅是有必要的,它进一步补充和完善了《存在与时间》第一部分的此在分析,揭示了作为整体的此在之存在的意义,同时,海德格尔对源始的时间性的阐述是清楚的,并且他明确地将源始和本真的时间性联系在一起,而非如其他学者所认为的,源始的时间性是本真和非本真的时间性的可能性条件。
  • 海德格尔的实践论
  • 海德格尔无意于在理论与实践孰为优先的问题上作出简单回答,他用心思索的毋宁说是:我们应当提倡何种意义上的理论?何种意义上的实践?以及何种意义上的制作?在海德格尔看来,“制作”不应当是简单的批量化生产,而应当是创造性的让显现;“理论”不应是脱离质料的普遍主义,而应当是“形式显示”的概略性指引;“实践”不应是盲目的行动,而应当是个体化的相时而动。若想领会海德格尔实践论的这种全方位意蕴,需要综合考虑以下四种元素:海德格尔对亚里士多德实践论和康德实践论的阐释、海德格尔“形式显示”的思想方法、对海德格尔的修辞风格进行必要的抵制,广义“实践”概念的视域。
  • 什么是哲学?——德勒兹对哲学的另一种读法
  • 不同于传统哲学将哲学规定为静观、沉思和沟通,德勒兹认为,哲学就是创造概念。德勒兹的哲学包含三个概念要素:“内在性平面”、“概念性人物”和“概念”,它们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哲学创造概念既不能脱离“内在性平面”,也不能脱离具体的创造者即“概念性人物”而孤立存在。德勒兹的概念创造性哲学是作为生命提升自身的力量而被规定的,即哲学总是关系到生命思想的提升,而这些创造的哲学概念向我们敞开了思想的权力。
  • 弗洛伊德哲学与梅洛-庞蒂的“肉身”概念
  • 对梅洛-庞蒂而言,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不仅仅是一种治疗的手段或方法,而更意味着一种现代形态的哲学。他在弗洛伊德哲学中看到的是一种非常深刻的关于“人的现象”的研究,这种研究不仅直接与梅洛-庞蒂后期关于“肉身”的存在论研究分享了共同的旨趣和观点,也在很大程度上为梅洛-庞蒂的“肉身”概念提供了可资借鉴的范型。本文试图追述梅洛-庞蒂对弗洛伊德的理解与批评,从而分析他如何逐步从弗洛伊德哲学中获得了概念、方法和理论构造上的启示,并最终在其“力比多的身体”、“肉身概念”等一系列后期概念和论题中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深化为一种“交织”的存在论。
  • 卡斯塔涅达的多元主义“大通哲学”
  • 危地马拉裔关籍哲学家卡斯塔涅达受迈农启发,敏锐地看到了世界中的真实事物在本质上相似于想象中的事物,创立了类似于迈农对象理论的样式理论,认为借助“样式”这个能涵盖一切领域的对象的最普遍的范畴可以对全部世界作统一说明。在样式理论基础上,为了打通现有诸学科的隔阂,揭示思想、语言与世界结构之间的通达无碍的关系,他构建起了“多元主义的大通哲学”体系。这些思想提出了许多新的本体论和元哲学方面的问题,代表了西方有无之辩的最新和最高水平,值得关注和研究。
  • 波普尔、归纳问题与理性
  • 波普尔的证伪主义是否真地解决了休谟的归纳问题,学界的回答通常是否定的,人们认为,波普尔所谓的证伪主义暗中引入了归纳。艾伦·马斯格雷夫于2004年为波普尔作出了辩护,这种辩护在某种意义上改变了波普尔的观点,但也为他的哲学图景增加了一些富有活力的要素。本文试图结合这一辩护策略,重新考虑证伪主义的理性主义内涵,并在此基础上勾勒出逻辑、心灵以及理性这三者之间如何相互关联的概念地图。
  • 打翻墨水的三种方式
  • 老师问打翻了墨水的孩子:“你这么做是有意地吗?”或“你这么做是成心地吗?”或“你这么做是有目的地吗?”乍一听去这三种问法的意思似乎是一样的。但奥斯汀结合诸多具体案例,细致考察了“有意地(intentionally)”、“成心地(deliberately)”和“有目的地(onpurpose/purposely)”这三个副词性表达的语用和词源,呈现了其中若干“细微而重大的不同之处”,并由此切入对道德责任、行动及语言等主题的探讨。本文原为奥斯汀1958年在“美国政治哲学与法哲学学会会议”上发言的草稿,会议的总主题是“责任”。奥斯汀去世后,弗格森等人在其遗稿中发现了这篇手稿,并参照其他手稿整理成文。本文被视为日常语言学派的经典篇章之一。
  • 基督教信仰与希腊哲学的思想张力
  • 当基督教脱离犹太教母体、开始在希腊一拉丁世界中传播时,如何处理新兴的基督教信仰与具有深厚思想传统的希腊哲学之间的关系,这是摆在基督教护教士们面前的一个理论难题。在初期教会中,诺斯替主义表现出了一种“急性希腊化”的做法,即试图将基督教信仰改造成一种玄奥的二元论哲学。与这种异端做法不同,正统教会在对待上述关系时表现出了两种态度:或者用基督教信仰来统摄希腊哲学,或者用基督教信仰来拒斥希腊哲学。然而,无论是哪一种态度,都在有意或无意之中把希腊哲学、尤其是具有神秘色彩的柏拉图主义融入到基督教信仰中,从而形成了最初的神学理论。从这种意义上说,在希腊一拉丁世界的基督教化这个表象背后,隐蔽着一个更加深刻的思想转化过程,这就是基督教信仰(以及教会体制)的希腊化与拉丁化。
  • 对霍布斯先生以英文发表的关于“自由、必然和偶然”的论著的反思
  • 霍布斯作为西方近代哲学史上著名的唯物主义哲学家,其唯物主义虽然具有比较彻底、比较系统的优点,但也明显地具有机械论性质。一方面,他把物体的一切运动和变化都说成是必然的,从而根本否认偶然性的存在,另一方面他却又强调人及其选择的“绝对自由”。莱布尼茨依据他的单子论和前定和谐体系,指出霍布斯所理解和阐释的必然性是一种“盲目的和绝对的必然性”,这样一种必然性一方面破坏了“道德的必然性”和“人的自由”,另一方面又破坏了人们对上帝的“虔诚”。
  • 《世界哲学》注释与参考文献体例规范
  • 一、注释 本刊文献性注释一律采取文内注形式,在引用或参考的文字后加括号标注。必要的评论性注释则采取页下注(脚注)形式,序号全文连续排列,脚注中的文献体例同文内注。文内的文献注释需加括号,并在括号内注明作者或编者、出版年、页码。例如:
  • 财产所有的民主制:理论与现实
  • 罗尔斯主张“财产所有的民主制”是实现正义二原则的理想政治经济制度,并把它与福利国家资本主义作出明确区分。但是“财产所有的民主制”并非左翼自由主义的专享概念,在现实的政治世界里,它一直是英国保守党在20世纪最重要的施政纲领之一。本文通过梳理斯克尔顿、艾登、撒切尔以及罗尔斯等人的著述和观点,探讨了不同版本的“财产所有的民主制”之间的异同。
  • “本觉”与“无我”——佛教“心性论”的主体与非主体之辨
  • “本觉”之心体虽然具有自为、自使、自行和自止的主动性,但这一能动却与主体性哲学相异。“本觉”否定了心体的实体/实有性,强调觉心发起的“在世”和形式的“随机摄化”。在“非镜”的视域下,其“不以意识去思维意识、不以心捉心”消解了“自我意识”对整体时间的割裂。同时,不被意识割裂出来的“念”本身即成为“无我”的“第四时”,即:“本觉”构建了一个无客体化行为的非对象性“主体”,一个代词性的虚指“主体”,它与普贤时间同一,是一个可不断生成和创造价值,同时也是在自我消融中的“无主体”之“主体”。这不仅是对汉传佛教“心性论”与原始佛教“无我论”的一种理论调和,也对进退维谷的当代主体性哲学具有某种借鉴意义。
  • 存在的分流——对印度哲学开端的初步思考
  • 与希腊哲学的主题始于存在问题一样,印度哲学亦源于对于存在(梵、我、有)问题的讨论。两者几乎同时探讨作为超越终极实在的存在,为各自传统的精神生活的开端奠定了基础。在领会存在问题方面,两者有相似处,但在表征存在之内容与结构方面,却发生了分流。存在的“神显”在希腊哲学中平衡于智性层面,这导致了古典哲学的成立。在印度,神显进入灵性深度,令奥义书的“大梵明”(或“有明”)及其后继(含佛教、耆那教等出世教派)均成为救赎性解脱论。
  • Abstracts of Main Essays
  • 《世界哲学》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