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这个时代最有想象力的哲学家——德里达 免费阅读 免费下载
  • J.德里达是他所在的这个时代最富有想象力的哲学家。他的自信和知识分子的勇气使他能做真正原创性的工作。人们记住德里达不是因为他发明了“解构”的方法,‘而是因为他使人们的想象力获得了解放。
  • 解构与本体论——记德里达在上海社科院的讲演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J.德里达,当今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哲学家之一,于2001年9月14日下午访问了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进行了学术交流。他先作了简短而精练的讲演,题为“解构与本体论”,然后,又在讨论中回答了提问。本文系根据德里达的讲演以及他对与本题有关问题的回答的记录整理而成。
  • 剑桥事件:权力、学科、文体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剑桥事件”是分析哲学家攻击德里达哲学的著名事件,折射出两种研究哲学的不同方式,以及“非主流”哲学与“主流”哲学之间的关系。
  • 德里达的学位:一个荣誉问题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本文原是发表在《泰晤士报》上的一封信,反映了分析哲学家对德里达哲学的基本看法,如认为德里达的作品不符合公认的清晰、严谨标准,令人难以理解等等。
  • 荣誉学位:这也太有趣了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本文节选自《剑桥评论》第113期上的一篇访谈,是德里达对史密斯等人信件的直接回应部分。他批评了分析哲学家对权力的滥用,并简要表达了自己的哲学观。
  • 2004年哲学译文选目(一) 免费阅读 免费下载
  • 分析的马克思主义和“新辩证法”学派/(澳大利亚)杨·亨特(Iall Hunt)著;张宪译/现代哲学,2004.4。
  • 当代英美美学研究现状及趋势——对英美两种美学杂志的个案研究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英国美学杂志》(The British Journal of Aesthetics)和美国《美学与艺术批评杂志》(TheJournal of Aesthetics and Art Criticism)是英关美学界的主流杂志,本文将以统计学的方法,以这两本杂志为对象进行个案研究,分析、总结杂志从1990-2000年间的文章,管窥当下英美关学研究的现状,分析英美美学研究的结构和基本趋势。
  • 海德格尔的早期思想 免费阅读 免费下载
  • 这里翻译的三篇文章都涉及海德格尔的早期(自1915年到以后近10年期间)著述,集中在他的独特方法如何开始形成这个关键问题上。实际上,造成理解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困难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不了解这个方法的来龙去脉,特别是它的早期的、比较平白的表现,而一上来就被那本书中重重叠叠的“海德格尔行话”裹住,从而迷失了基本的方向感。
  • 荷兰逻辑学之印象——逻辑硕士教育制度概览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本文是作者依据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逻辑、语言和计算研究所”学习的经历,介绍那里的逻辑硕士教育制度,以供国内逻辑教育界参考。文章首先概述逻辑硕士项目的基本情况,三个主要的专业方向对申请者不同的入学要求。然后重点介绍这三个专业方向不同的专业课程设置、学生如何选修课程,以及学生所参加的多样化的学术活动。最后,本文集中阐述学生从选题到完成硕士论文撰写。以及论文答辩的全过程。
  • 让逻辑重获哲学意义(1912—1916)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通过论述海德格尔提出的“真理问题的形而上学”及范畴问题的三个视域,本文探讨了1912至1916年间,海德格尔是如何让逻辑重新获得哲学上的意义的,即如何通过确定真理的存在重新在逻辑与存在之间建立起关联的。
  • 德性与幸福:康德对亚里士多德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本文译自《难以描述的日常性:哲学的可能性之研究》(The elusiveness of the ordinary:Studies in the possibility of philosophy,Yale University Prless,2002)第三章:“康德和海德格尔:对亚里士多德的先验替换”。作者认为,亚里士多德及其后继者非常关心幸福或至福,把它当作人类努力的最高实现,康t德在这点上与亚里士多德具有内在的一致性,尽管他以配享幸福来代替幸福。但是,虽然他承认幸福是人类努力的一个基本目标,他对幸福论的攻击则为19世纪突显的诸如以满足(黑格尔)与工作(尼采)来替代古典的幸福观作了准备。我们可以满足于我们已尽了最大努力以配享幸福,即便我们不能肯定因而也不是真正幸福的。满足无疑低于幸福,而工作则意味着在无尽劳作这有限意义上的满足。在20世纪,幸福被代之以焦虑(克尔凯郭尔已经讨论过并把它从属于宗教的拯救或永福)与本真性(海德格尔)。作者认为,幸福观的这种没落史与实践哲学的持续败坏,和它在现代数学与经验科学图景下的转型有关,而加速其没落的,则是本体论与认识论的兴盛,更不用说行为理论与更时髦的人工智能哲学了。在这一章中,作者让亚里士多德分别与康德和海德格尔这两位现代大哲对质,意在让我们看到完全免于先验论或本体论意图的对日常生活的理解如何不同于先验论或本体论意图的理解。亚里士多德与康德的对质点在于从日常或前理论生活中形成出德性的方式不同,而另一对质的要点则在于把日常生活变形为本体论,伦理与政治于是从对“日常性”的考虑中被清除掉了。译者认为,作者所努力的方向,即把现代大师放在更广大的背景特别是古典的视野中进行考察,对于我们如何以适当方式继承自康德以来的现代哲学传统,意义重大。本文所翻译的是这一章的前半部分,题目是译者所拟。
  • 评《论永久和平》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本文向读者介绍了《论永久和平》的主要思想,研讨了康德的法权哲学,认为美国独立战争和法国革命为各国建立法制社会,从而形成永久和平的国际关系,提供了有力的保证。
  • 谢林“Potenz”概念探源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Potenz是谢林哲学的标志性概念。在以往的相关研究中,我们大多是从“幂”这个数学含义出发来理解它的。而本文则通过词源和思想史方面的考察,指出这个概念的思想根源更多地是在犹太一基督教传统中的“创造”观念里。也就是说,Potenz概念的基本含义其实是“(创造)力”,而不是单纯数学形式意义上的“幂”。
  • 作为现象学问题的世界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哲学发端于对世界本源的惊异,可以说,世界问题与哲学本身一样古老。然自19世纪传统哲学接受实证主义方案以来,世界问题已近乎被遗忘。只有到了胡塞尔那里,世界问题才重新被置于哲学运思的核心。在胡塞尔看来,世界起源于意识的成就。世界作为视域总是已预先被给予在我们的经验中,只有澄清了这一普遍视域的起源,现象学从主体性的意向成就出发去揭示世界起源的任务才能被完成,而这只有在实行了现象学还原以后的构造性分析中才能实现。胡塞尔的分析首先着力于澄清前哲学的对世界的理解,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是要获得先验现象学对世界进行构造分析的主导线索,借以通达现象学意义上的世界概念。
  • 作为第一哲学的超越论现象学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胡塞尔将他的超越论的现象学哲学称作“第一哲学”,强调它是一种由最终根源奠立的普通科学的开端和基础,它正是要研究那些最初的、自身包含一切存在与真理之起源的东西,即超越论的主观性。一切真正的科学都必须从这种科学中寻求它们的全部基本概念和原理的、它们的一切方法的、一切其他原则的最后来源。胡塞尔通过对哲学史的考察表明,这一思想也是贯穿于数千年哲学史中的统一动机,并且已在历史上取得了值得重视的成就。胡塞尔所提出的现象学还原的方法,正是要揭示这种超越论主观性的领域。他称这种方法是一种全新的反思方法,是彻底的纯粹的对自身的思考,是完全不同于自然态度的“非自然的”态度。但是胡塞尔在这里提供的不仅是现象学还原的“方法”,而且同时还提供了一种有关现象学还原的“现象学”,即现象学还原的“理论”。
  • 施贝曼教授来华演讲 免费阅读 免费下载
  • 应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邀请,当代德国著名伦理学家、2001年雅斯贝尔斯奖获得者、原慕尼黑大学哲学教授施贝曼(Itobert Sloaemann,1927年生)于2004年11月9日访问了哲学所,并做了题为《哲学的伦理学是什么?》和《现代的终结?》的学术演讲。
  • 哲学的伦理学是什么?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哲学的伦理学不是由彻悟了的导师的权威而来的路标,不是对以前有关善恶之见解进行学术上的澄清,也不是对道德观念与道德语言使用做出分析。道德哲学总是以伦理体验为前提。道德哲学的前提是,我们的有所感激、有所愤慨;我们对某人的行为方式表示赞叹,对另一种行为方式表示厌恶;我们自己会因给别人带来快乐而感到幸福,我们也会为自己感到羞耻。哲学的伦理学的前提是,我们将“好”这个词与一种意义相联系,这个意义不是指“对这人或那人有利”,也就是说,不是指“对于什么”好,而是指“本身就好”。道德信念从一开始便拥有直接性与绝对性的形式,这种形式不允许任何相对化。道德信念没有商谈的余地,而是标识出了可商谈物的界限。
  • 现代的终结?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现代文明自发端时起就有对现代性的批判、对科学的批判和对文明的批判如影随形地相生相伴。可是,这些疑虑并不能改变事物的进程。但它们还是一再对进步的人道化起到作用的。只是最近几十年来,一种对现代的严肃反思才开始出现。之所以说它严肃,首先是因为它在原则上不是质疑现代,而是意识到我们有哪些东西要归功于现代。的确,这种“后现代的”思维甚至要去捍卫现代的成就,反抗现代某种自我扬弃的倾向。当然,这种后现代的思维摆脱了仅仅利用现代本身的概念和范畴去反思现代这样一种束缚。它相信,现代的成就只有在未来才能得到拯救,如果这些成就较之现代更为深入地扎根于人类天性之中的话,而这是现代无意做到也无法做到的。
  • 《世界哲学》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