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2006年哲学译文(五)
  • 康德先验哲学中的时间与“我思”问题
  • 本文重点分析并论述了海德格尔在康德先验哲学中建立时间和“我思”的决定性联系的内在原因所在,同时指出了这个联系的建立对康德先验哲学的思想意义。
  • 关于“上帝”我们将做什么?
  • 本文在分析传统上帝观念对人类社会带来的各种危害的同时,又指出现代无神论相应造成的局限性,认为西方应该批判地重新利用基督教传统作为现代世界的灵性资源,而中国也应该把继承传统文化与发展现代化结合起来。以怀特海哲学为基础的过程神学或过程思想正在努力地实现这种结合。
  • 一种科学的伪科学?
  • 作者指出,布鲁尔选择性地忽略了许多相关的哲学文献,把少数人的观点等同于哲学家的主流观点,其对所谓哲学家观点的批评实际上是在与稻草人作斗争。作者认为,科学知识并非都具有因果性,即使有也未必普遍具有社会学特性;而强纲领中的公正性和反身性论题都是因果性论题的必然结果,它们也是多余的。他把对称性论题细分为认识论对称、合理性对称和实用对称,并指出了它们的问题。他论证说科学理论和理论的选择未必都具有社会性,强纲领也没有被证明比其他解释科学的理论更科学,如果对称性论题难以成立,强纲领就不能称作“强”纲领。
  • 强纲领的力量
  • 本文是对劳丹的《一种科学的伪科学?》的回应。作者首先以实例论证了对科学的社会特征特别强调的合理性,进而从三个方面回答了劳丹的批评:作者重申,他并不反对哲学家从未持有的论题,但反对让逻辑、合理性和真理就是它们自己的解释的方法;作者批评劳丹转换了对合理性的定义,而他所提出的对称性的反例,仅在把它解释成要求对明显不同的行为作出同一的因果说明时(但这并非作者的意思)才成立。解释理性行为之社会根源的模型已经有了,只不过哲学家们对传统著作缺乏清醒的认识,这就是他们的失败所在。
  • 论历史主义科学哲学的发生及其概念运动的动力
  • 库恩哲学概念的特殊性来自于其思想的历史主义倾向。本文通过讨论库恩历史主义科学哲学的发生来揭示理解库恩哲学概念的维度,同时认为历史主义的“困境”是一种内部矛盾,也正是推动库恩哲学概念如“不可通约性”延展其丰富性的动力所在。
  • 拯救1968的哈贝马斯批判观
  • 哈贝马斯在《追补的革命》一文中混淆了关于1989年东欧共产主义倒台的规范性和描述性的断言。哈贝马斯将这个事件称作“追补的革命”是简单地把它作为现代性的扩张来把握。在比较哈贝马斯论公共领域和后期著作论技术亚系统的社会控制问题之后,我指出哈贝马斯已经忘记了他在1968年所学到的重要教训:政治控制和技术-经济控制的两个孪生极端产生了同样的问题——公共领域缺乏民主潜能。这些革命(1989)表明,东欧国家的革命正在克服像1968年的学生及其革命曾克服的同样问题。
  • 1968的哈贝马斯如何把马克思转变为1951的帕森斯
  • 哈贝马斯理论的社会学本质是通过韦伯把马克思与帕森斯持续不断地融合起来,试图通过“劳动”和“相互作用”,以及后来的“制度”与“生活世界”两个维度来发展出目的理性的制度含义,以及主体间性的含义,并逐渐接受了制度和生活世界这两种范式各自根据两种功能必要条件来发挥作用,以及一般理论架构是社会研究的必要条件,而且能够建立在社会秩序的一般化问题之上,从而在理论范畴上实现了与帕森斯的融合,尽管这种融合以马克思的话语开始,却以帕森斯的话语结束。在此过程中,帕森斯的概念继续存在于哈贝马斯的著作中,但哈贝马斯并没有克服其缺陷,而是复制了它们。
  • 激进主义一代的日记(1968-2008)
  • 本文是L.兰格曼论1968年运动的数万字长文的导言和结论两部分。作者在概括西方新社会运动40年的发展,全面考察1968年运动的起源、后果和意义的基础上,提出了三个观点:1.1968年运动是政治上进步的变革运动,继承了启蒙的民主化事业,是未来世界政治变化的先兆;2.1968年运动是关于包容和承认的文化变化的里程碑,标志着社会运动目标从利益到文化、身份和生活方式的转折;3.1968年运动不是对社会的根本改造,其主要成就是形成了构成运动本质的身份认同、共同体和意义。
  • 参与——政治的第一原则
  • 本文是V.格哈特2007年刚出版就在德国学术界引起广泛讨论的政治哲学著作《参与——政治的第一原则》的浓缩精华。格哈特政治哲学的基础是人作为有理性、有生命的自由存在者的个体性;他的主要政治哲学思想就是以此为基础而寻求政治原则的结果。他认为,政治的根本原则是参与、代表和建构,这三个原则一起构成一个政治三角形,在这个三角形的中心则是被创造出来的公共领域。本文是他对作为政治的第一原则的参与的论述纲要。格哈特认为,政治构成人类行动的核心领域,一切人类行动的出发点是自由,因此政治基于自由。凡是自由的人都是自我规定的;自我规定是有生命存在者的自我组织的特定人类形式;自我规定的方式是人类个体通过自己的理由来进行。这是政治的先决条件;政治的本性就在于独立的行动个体的自我规定。在政治中,行动个体的自我规定的惟一可能方式是集体共同规定。因为一个人若要使其行动是政治的,他就必须满足于影响他人,同时也必然依赖于他人。因此,参与是政治的第一原则,政治只能基于自由的行动个体的参与。参与作为政治的第一原则是以关切或同情为基础的共享。参与允许我们把个体的自我规定转移到一个共同体内部集体的共同规定、而又不终止自我规定;它创造一个状态,在这个状态中一个共同体的人们可以把自己作为一个整体朝向某个共同目标、而又不侵害其中构成个体的意向;它构成一个原则,按照这个原则许多个体意志在一个意志中联结起来、而这个意志又允许许多个体意志持续存在。
  • 哲学退位——论康德哲学中哲学和政治的关系
  • V.格哈特从西方哲学传统和政治传统来解读康德的《论永久和平》,从康德对“公共契约”中“秘密条款”的反讽论述中揭示出康德的真正意图是为人民提供权利、并实现哲学和政治之间的关系的重要变革。在康德之前,西方哲学传统和政治传统一直继续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路线。按照柏拉图,哲学和政治应当合而为一,最高的理想是“国王从事哲学、或哲学家变成国王”;按照亚里士多德,哲学和政治具有一种类比结构,“从事统治就像从事哲学”。在康德那里,哲学和政治相分离,哲学批判和政治实践隶属于两个完全独立的行动领域,“从事统治和从事哲学是互补的社会活动”;因而康德为哲学和政治之间的关系确立起一个新的范式模型。这个范式模型意味着:哲学退出政治。格哈特把康德对哲学和政治的分离归因于理论知识和实践知识之间的差异。过去的哲学家往往把理论知识和实践知识同一化,从理论知识来推导实践洞见;康德看到,理论知识是先天的,实践知识则与境遇性和经验性的事务状态相关,因而不能从理论知识来推导实践知识。
  • 什么是概念的拓扑空间?
  • 本文主要讨论的是概念的拓扑空间问题。作者认为,概念研究是哲学的一个主要任务,哲学研究的工作就是要对已经形成的各种概念进行分类整理,对概念的意义进行澄清,对概念的作用加以规定。通过对哲学史上的五个概念问题个案的说明,作者指出了概念的拓扑性质是概念之间具有这样一种空间关系,即概念与概念的极限关系和连续性质形成了概念之间的拓扑空间。这里强调的是概念的形式化特征,从逻辑的观点看,概念的拓扑空间就是一种逻辑空间。
  • 2009年德国哲学专号(ICH)征稿通告
  • 德国文化年:“哲学节”调查
  • 哲学研究杂志社2009年出版期刊介绍
  • 古希腊哲学家与奥运会
  • 中国哲学界对2008年北京奥运会不著一字,似乎哲学与体育有天遥地远的隔阂。其实古希腊许多著名哲学家都参加奥运会,甚至还是奥运会的冠军;包括奥运会在内的各种赛会的公开、公正、公平的传统,尼采认为是优良政制的一种政治伦理;而且,奥运会曾是巴门尼德和芝诺宣示自身哲学的一个影响深远的舞台。另外学园与浴池实际上都可以在赛会的竞技馆中得到统一的解释。对于奥运会,哲学家作为参加者而不仅仅是旁观者的地位,“看”到了许多超越时代超越民族的普世价值,使之升华,也许正因为如此,才有了现代奥运的今天。
  • 欧洲哲学视野中的“知识”和“道德”——读列维纳斯《存在之外》一些感想
  • 追问“什么”是欧洲形而上学的核心,它真正追问的乃是人与自然的关系,也就是在理性观照下,事物在不同层次上的显现与本质。事物的这种显现与本质,既是它们的存在,也是关于它们的知识。但是,对于列维纳斯来说,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之前,尚有人与他人的关系。这种关系外于“知识”,外于“存在”。因为它是自由者间的关系,他者不可由“我”来显现、观照,是完全异于“我”的。因此,人与人之间首先是伦理-道德的关系,而不是知识的关系。在这个意义上,伦理-道德外于、高于知识。然而,对于人这种有限存在者来说,他的一切知识,实质上都是对“不断(的经验事物)”的一种断,都是在不全处作出全的论断。因此,知识实乃包含着自由与责任于自身。换言之,伦理-道德也在知识中,知识实际上也是事物的一种自由的存在。因此,存在论-知识论与伦理学之关系,是否如列维纳斯所认为的那样,仍值得深究。
  • 《世界哲学》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