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试解“共产主义”之谜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近代,主要在西方,共产主义的幽灵并未消失,各种的人提出各种共产主义或近似共产主义的概念。我在这里要谈的自然是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自《共产党宣言》问世直到苏联垮台,世人对共产主义始终一则以惧,一则以喜。但是究竟何为共产主义,无论惧者喜者至今仍多迷惑不解。无怪恩格斯早在1894年就提出,对“共产主义”一词不宜普遍使用,最好留待能够确切地表达它时才用它。
  • “武训精神”的重点批判对象孙铭勋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1951年,重庆育才学校校长孙铭勋被定为西南地区“武训精神”的重点批判对象。其实孙铭勋与电影《武训传》毫无关系,批判之初,他根本没有看到过这部电影,因为当时西南地区还没有放映这部影片。此前他也从来没有单独地以个人身份大力宣传武训。孙铭勋从一开始就被定为重点批判的对象,是因为“批判武训运动”的实质,是要否定当时众多教育家们各自所主张的教育理论,如“生活教育”“平民教育”“乡村教育”“活教育”等等。孙铭勋是陶行知“生活教育理论”在重庆乃至西南地区的代表人物。
  • “大寨工”对全国农村的恶劣影响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据阴发祥遗著《往事今鉴》记载:1979年全国先进单位和劳动模范会议发奖仪式的前一天——12月28日上午,陈永贵到西苑饭店看望山西代表,在带队人住的房间坐了一会儿。他对阴发祥说:“劳动管理上我错了。”就这么一句话,别无反省与自责。这不啻是陈永贵个人觉悟与进步的表现,更是粉碎“四人帮”以后,特别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全国政治状况发生了根本转变,拨乱反正初见成效的结果,是理性的胜利。至此,
  • 不畏强权的名记者严怪愚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严怪愚先生的名字,在青年一代读者中,或许会觉得陌生,这主要是因为他一生中受尽了政治上的不公平对待。
  • 杨明斋为陈独秀鸣不平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1929年11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关于开除陈独秀党籍并批准江苏省委开除彭述之、汪泽楷、马玉夫、蔡振德四人决议案》之后,中共江苏省委于11月下旬,又召开了第二次全省代表大会,拥护中央反对托派的方针,拥护开除陈独秀、彭述之等人,并作出决议开除了省委委员罗世瑶。此后,对托派更加严厉清洗与打击,一批批地被开除出党,党内几乎没有人敢反对。然而,此时有一位被周恩来称誉为“忠厚长者”的人,毅然不顾中央反对托派的方针,挺身而出,对开除陈独秀这位党的创始人表示异议,
  • 呼唤工商文明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云南红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武克钢先生前不久在北京一个企业家座谈会上发表了《呼唤工商文明》的讲话,引起了不小的反响,本刊摘要发表如下。
  • 从胡适的一首词说起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胡适是我国文坛巨擘。蔡元培称誉他“新知深沉”,“旧学邃密”。作为新文化运动的领军人物,胡适写过许多白话诗,也写过一些旧体诗词,其中脍炙人口的一首是:
  • 从魏延说开去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魏延是个有争议的人物。在党内斗争中,某公称彭德怀为“魏延”,其实不是;也有论者替魏延打抱不平,断言“魏延之乱始于诸葛”,是耶?非耶?谨申管见,就正于广大读者。
  • 苏联拆运我国东北机器史实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占领中国东北全境,随即将东北经济纳入战争体制,对东北工业实行垄断性经营。为了不断满足侵略全中国和东南亚的急需,日本一方面对东北人民敲骨吸髓,聚敛可以搜刮到的一切财富,作为原始资本,投入到工业中去;另一方面从其国内向东北大量转移资本和机器设备,在东北建设起强大的工业,特别是军事工业。到了抗战末期,日本为躲避美国飞机轰炸,
  • “孤岛”时期郑振铎抢救国宝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日子久了,了解较深,他搜集古籍,‘抢救古书’,完全出于爱国心,甚至是强烈的爱国心。他后来的确在这方面作出了极大的努力。”
  • 二十世纪初的新疆留学潮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现今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是中亚一座闻名中外的文化古城,其在20世纪初特别是在俄国十月革命后经济、科技、文教事业有了进一步发展。
  • “我从来不悲观”——夏衍同志逝世十周年祭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夏衍同志1995年2月驾鹤西去,岁月不居,忽忽已是十年。哲人远行,他的崇高风范,嘉言懿行,长留人间。去年以来,受浙江文艺出版社委托,我参加了由周巍峙、王蒙同志主持的《夏衍全集》编委会,同姜德明同志一起负责全集中文学、新闻两部分的编辑工作,得以重温夏公大量著作,从盛夏至寒冬,沉浸在这位世纪老人、文学巨匠的手泽中。夏公一生著作等身,范围很广,涉及文学、戏剧、电影、社会科学、新闻和翻译,文学范围内除诗词外各种写作形式他都擅长。
  • 坚持独立思考的胡克实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2004年6月下旬,北京来电说,胡克实同志于6月27日深夜不幸逝世。接到这个噩耗,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月的上旬,我们到北京时,还到医院里探望过克实同志。当时,他的病情已趋于稳定。一见面,他立刻叫出我的名字。他坐上轮椅,我推着他在医院的走廊里转了几圈,他很高兴。怎么过了20多天,就突然走了呢?但是,这个电话是克实同志的夫人于今同志打来的,我不能不接受这个悲痛的事实。
  • 民国史研究的开拓者李新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去年2月5日,正是大地迎春之际,86岁(1918—2004年)的中央党史研究室的原副主任李新同志,伴随春风西行了。他是中央党史研究室自1980年建室以来,年过80岁的、担任过室主任的胡乔木(1912-1992年,80岁)、胡绳(1918-2000年,82岁),担任过副主任的廖盖隆(1918-2001年,83岁)和谢筱翅(1916-1999年,82岁)当中,最后一位离开我们的老同志。他们是中国共产党内著名的史学家,也是党在新时期党史工作和党史研究的开拓者。他们有关中共党史、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和中国近现代史的著作和他们主编的重要史学著作,为研究和编写二十世纪中国历史做了奠基工作。
  • 我的老师张治中 梁漱溟 杨效春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1933年,张治中先生(字文白,1890-1969)在他的家乡安徽巢县小黄山之麓洪家疃,创办了黄麓师范,并亲题校训,日:敬勇诚毅。1931年,梁漱溟先生(1893-1988)在山东邹平县的小黄山之麓,创办了乡村建设研究院。我在这两个学校都求过学,且和创办人都有数十年的师徒之谊。1946年春,我在重庆北碚拜别了梁老师,追随张先生到新疆,途中作了几首小诗,
  • 敬告读者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我收藏毛选四卷的遭遇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我的这套《毛泽东选集》四卷本,是建国后第一次正式出版发行本。大三十二开,繁体直排。外有淡赭色的书皮,正中偏上是外形为正圆形的毛泽东侧面浮雕像。里面的乳白色封面上“毛泽东选集”五字是烫金的仿宋繁体字。第一卷1951年10月发行,第二卷1952年3月发行,平装本两卷定价共.4万元(旧币)。其时,我还是个穷中学生,对价值4万元且又那么厚的理论著作不敢问津。听说老师们要事先预定才能买到。第三卷1953年发行时,我是武汉某高校历史系学生,
  • 随父亲为新四军采购军需物品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我的父亲陶震生(又名陶翔知)是党外人士,安徽省天长县铜城镇人。他从年轻时代起就在家乡开办了宏新香烟公司。我记得,厂房宽大、明亮,整齐地排放着卷烟机、切丝机、滚筒机、动力柴油机等机器。工厂里大约有30名员工,父亲从上海请来了技师和包香烟熟练的女工,从镇江请来了制盒工人。工厂每天能够生产几万支香烟。在当时看来,规模是相当不错的。凭借着父亲的经营头脑,公司的产、供、销模式令当地商界人士耳目一新,不少人都希望能够与他合作经营香烟生意……
  • 陈登科提案恢复国歌歌词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近年来,不断看到和读到一些关于国歌往事的访谈与文章。但其中述及在“十年浩劫”中从禁唱国歌歌词,到1982年12月4日全国人大五届五次会议决定恢复原国歌歌词这一段历史曲折,大都语焉不详。而我倒认为这段史实不可或缺。今将我之所见所闻写出来,作为补遗,并借以寄托对陈登科先生逝世六周年的怀念。
  • 一九一八年的上海社会风情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上世纪初的第二个十年,是上海这座现代化大都市发展史上一个非常关键的十年。一方面,上海已经初具规模,具有异国色彩的现代教育、现代商业、现代工业以及现代餐饮业已经萌芽、生根、开花,已经与林林总总的中国传统产业在一起,成为上海人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另一方面,从俄国及其他东欧国家流亡来沪的各国侨民,与19世纪先来一步的西欧、北美侨民一起,带来了异域文化和新的色彩。这种异域文化和中国传统文化、上海的本土文化海派文化的撞击和融合,既产生了新鲜感,又产生了某种不安。
  • 世界坐标上的“康雍乾盛世”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清朝定鼎中国以后,出现了为一些史家称道的“康雍乾盛世”(1662-1795),三位“大帝”风光至今,不断有人津津乐道那一段往日辉煌。“大帝”们的真假事迹也被小说家和影视作者炒得沸沸扬扬,好不热闹。但乾隆之后仅隔45年,即从1840年开始,先后两场鸦片战争,竞把按说正值壮年的大清帝国搅得天翻地覆,一蹶不振,从此开始了当时已近四亿之众的偌大帝国的衰亡过程,
  • 中国近代化历程中的郭嵩焘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19世纪后半叶的中国,面临着翻天覆地的激烈变化,正如当时人所说,是“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在西方列强与近代文明空前的挑战和冲击下,中华帝国迈开了艰难的近代化步伐。
  • 虚导与实导——精神现象零拾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导向,是指对人行为的引导。能引导人行为的,有虚实两种。虚的,是理论的、舆论的引导。这一点,一向很受重视。要求舆论一律,思想一致、意志统一,不要有杂音,不要有噪音,哪里出现一点问题,就临渊履薄,抓得很紧很紧。实的呢,就是利益的导向、物质的导向、实证的导向,这方面不能说没注意,但比之对虚导的重视,就远远不如了。然而,在我看,对人们行为的影响,实导远过于虚导。
  • 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举办2005年新春联谊会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炎黄春秋》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