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百年宪政”的认识误区
  • 如果说清朝最后12年乃中国历史上最为复杂的时段之一,那么,1905年就是其中最为重要的年份之一。就在这一年,日俄战争宣告结束,君主立宪的日本打败君主专制的俄国,矢志推翻清朝的中国同盟会却在东京宣告成立,曾经亲手镇压戊戌变法的慈禧太后授意光绪帝,一边宣布废除延续中国1300年的科举制,一边破天荒地派遣载泽等5名大臣,远航东、西两洋,专程考察外邦宪政,并于次年宣布“预备仿行宪政”,于1908年8月承诺以9年为限,推行君主立宪,举世瞩目的《钦定宪法大纲》也随即出台。
  • “劳教问题的决定”出台前后
  • 编者按:1955年8月25日中共中央发布《关于彻底肃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指示》,明确提出,“对这次运动清查出来的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坏分子”,处理办法之一就是“劳动教养,就是虽不判刑,虽不完全失去自由,但亦应集中起来,替国家做工,由国家给与一定的工资”。“各省市应即自行筹备,分别建立这种劳动教养的场所。全国性的劳动教养的场所,由内务部、公安部立即筹备设立”。随后,云南、四川等地创建了中国首批劳教场所。1956年1月,中共中央又发出《关于各省、市均应立即着手筹办劳动教养机构的指示》,要求“各省、市均应立即着手筹备试办一个相当规模的劳动教养机构”。随后各省市相继落实中共中央的指示。比如,湖南省于1956年2月组建湖南省陶家湾劳动教养所,开始收容、管教第一批劳动教养人员。1957年7月18日,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在青岛会议上说,“除了少数知名人士之外,把一些右派都搞去劳动教养”,并提出“搞个劳动教养条例”。同年8月3日,国务院颁布《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本文作者参与了该决定的起草工作。
  • 本刊稿件选用标准
  • 一,本刊重点关注重要历史人物和重大历史事件。特别关注亲历者的叙述。二,内容真实可靠,不可有任何虚构。文中重要引语,请注明出处。三,篇幅不要过长,一般四五千字,长篇最好在八千字之内。四。原则上一稿一投。如一稿多投请予说明。五,投稿三个月以上,未接到采用通知,请作者另行处理。作者请自留底稿。本刊无力退稿。本刊社址:北京西城区月坛南街69号
  • 反思“工业学大庆”
  • “工业学大庆”是怎样兴起的 大庆会战进行到1963年下半年,已经取得了决定性胜利。虽然在石油行业内部早已轰轰烈烈,但在其他行业仍鲜为人知。会战指挥部对外称“萨尔图农垦总场”,下属单位称“农垦分场”。曾发生过有的职工冬季穿“杠杠”棉工作服回家探亲,走出火车站即被警察误以“劳改逃犯”拘留的故事,就是当时的生动反映。1963年10月下旬,国家经委和东北局经委在大庆召开“东北地区基层工业企业经验交流座谈会”,这是事先派工作组到现场调查后做出的决定。参加会议的有东北地区大型国营企业的厂长,国家经委、东北局经委的专家与负责人,共100多人。会议由国家经委第一副主任谷牧、东北局经委主任顾卓新主持。按照会议的安排,会议代表先轮流参观了20个基层单位,包括钻井队、采油队、施工现场、集油站、家属缝补厂以及“地宫”、油库、新建的炼油厂等等。然后,由副总指挥兼生产办公室主任张文彬汇报“三年石油会战进展情况”、副总指挥陈李中汇报“油田地面建设,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情况”、会战指挥部生产办公室副主任宋振明汇报“坚持基层岗位责任制情况”以及副书记吴星峰汇报“加强思想政治工作情况”。
  • 清华批斗王光美的一个细节
  • 读到《炎黄春秋》2013年第3期蒯大富口述、米鹤都整理的《清华批斗王光美始末》,很高兴,我觉得蒯大富讲的是比较实事求是的,通过这篇文章,使我进一步了解了清华文革的很多不知道的情况,我感谢口述人和整理者。但文章最后谈到“二次批斗王光美”,文字很简略,不到1000字,很多情况没谈到——蒯大富可能不知道。我当时在中央文革小组办事组工作,作为一个见证人,当对这次侮辱性批斗王光美的内情做些披露,以恢复历史的真相和本来面貌。王光美以国家主席夫人的身份,于1963年夏天第一次陪同刘少奇访问东南亚几国,这作为国家外事活动,是很正常的。出国要路过上海,在一次舞会上,王光美见到毛主席,问他给在上海的江青带不带信。
  • 陈伯达和江青的矛盾
  • 口述者:王保春:1930年生,1946年6月参军,1947年3月入党,1951年到中宣部机要室工作,1961—1970年任陈伯达秘书。王文耀:1934年生,1951年到中宣部工作,1961—1970年任陈伯达秘书。参加者:阎长贵:“文革”中江青第一任秘书。杨银禄:“文革”中江青第二任秘书。访问人:郑仲兵、李宇锋时间:2012年4月19日陈伯达从什么时候开始和江青产生矛盾了李宇锋(以下简称李):陈伯达从什么时候开始,和江青产生矛盾了呢?王文耀(以下简称耀):陈1966年国庆节后出院,从这以后,他在中央文革小组说话就不怎么算数了。陈觉得中央文革小组本来是隶属于中央的一个具体工作机构,怎么一下子权力弄得这么大呀!所以他当时就找人起草文件,说文革小组的有些事情必须请示主席和中央。
  • 我所知道的李震之死
  • 『编者按:施义之(1917-1995),1938年参加新四军,同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2月,任六十二师政委。1965年5月,任二十一军政委。1966年12月奉命调公安部“支左”,任副部级政治部主任、党组成员。1977年5月被停职审查,1985年被开除党籍、军籍,每月给生活费150元。本文是其晚年口述稿的一部分,由其夫人陈枫同志整理,本刊发表时除了明显的笔误外未作其他改动。1“九一三”事件前后,中央从地方调来不少干部参与决策。有上海的王洪文,湖南省委书记华国锋,北京市委书记吴德。中国共产党第十次代表大会上,王洪文被选为党中央副主席,华国锋、吴德被选为政治局委员。公安部参加党的十大的代表是李震、张其瑞。在十大会上李震、于桑被选为中央委员。自1970年谢富治得癌症治疗期间,李震即代部长工作,1972年谢富治病逝,李震任部长。1973年10月21日,公安部发生一件大事——李震的死。
  • 陈水扁这面镜子
  • 要问当前什么事情最不得人心,大概就是腐败了。必须反腐,也是朝野共识。老百姓对腐败当然深恶痛绝。掌权者也没有谁敢给腐败辩护。但是回顾过去的十年或二十年,却是“越反越腐”。不过,使一些人心情为之一振的是:中共第十八届新班子一上任,就雷厉风行展开反腐行动,某些所谓“有后台”的贪官已经纷纷落马了。“要动真格的了!”有人这样评论。现在“两会”闭幕,中共十八届领导已经全面接班。人们最憎恨的腐败能被根治吗?一般而论,一个国家的执政者确实不愿意自己的队伍里有腐败分子,因为这种人危害自己的统治。中共执政以来,曾经多次不惜以死刑对付贪官,这在当今的世界上都是少有的严刑峻法,还能说“没动真格的”吗?然而当政者的决心是一回事,腐败的产生机制却是另一回事。
  • “两类矛盾”理论在中国的实践
  • “两类矛盾”理论是毛泽东于1957年提出的学说。它的基本内容是:社会主义社会,存在着敌我矛盾与人民内部矛盾,这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前者是对抗性的矛盾;后者是非对抗性的矛盾。处理敌我矛盾用专政的方法;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则用讨论的方法、说服教育的方法。两类矛盾会依据一定的条件相互转化。如果处理得不好,非对抗性的矛盾会转化为对抗性的矛盾。“两类矛盾”理论源自对敌斗争策略简而言之,“两类矛盾”理论属于“以阶级斗争为纲”解决社会主义社会矛盾的理论体系,它与我们今天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不同的。在“两类矛盾”理论里,所谓“人民内部”的范畴,是过去革命斗争中为了孤立和打击大地主大资产阶级,成功争取了中间阶级而形成的。著名党史学家胡绳说:“革命能胜利,是因为我们党把中间势力拉过来了……1927年大革命为什么一下子失败了?就是因为中间势力大多数偏向国民党。后来抗日起来了,才发生根本变化。”
  • 卢作孚最后的日子
  • 给女儿的信 1952年1月20日,卢作孚给远在上海的小女儿国仪写了一封回信,国仪来信,说准备回家生孩子,征求父母意见。父亲的信是亲切的,说母亲将会为女儿照顾孩子,还说:我所恳切告诉你的,是今后任何事情,都应照此次计划那样,有决定以前的从容思考和从容商讨,才能避免困陷在进退不得的境地,影响不仅及于工作而已。似乎写信人的心情有些难以言说的东西。卢作孚对“困陷在进退不得的境地”有体会吧,以至反复地这样叮嘱心爱的小女儿。年轻的女儿万不会想到,这竟是父亲给她的最后一封信11952年1月27日,是这年的春节。这天,外地工作的孩子们没有回家过节。卢作孚本人也没在家过节,他到丰都去了,不久前民生公司的一只轮船“民恒”在丰都沉没,他去了事故现场。1月28日,卢作孚乘飞机去北京“商讨要务”,30日即飞回重庆。
  • 1949年前后中美错失建交机遇
  • 《炎黄春秋》今年第一期发表的宋恩荣、张睦楚的《1950,晏阳初在去留之间》一文(以下简称《晏》文)说:“从1950年起,一股反共反人民韵麦卡锡主义在美国兴起。”“在这种情况下国务卿艾奇逊电复司徒雷登,要求他:‘根据最高层的考虑,指示你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访问北平。’这表明美国政府决意在意识形态与现实利益之间最终选择关上了与中共谈判的大门。于是司徒雷登立即被召回国。”事实上司徒大使被召回国是在1949年8月2日,而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麦卡锡煽动反共反民主浪潮是在1050年2月之后。可见司徒大使被调回国在前,麦卡锡主义盛行在后,这两件事不是发生在同一年。1949年中美第一次错失建交机遇的原因
  • 新四军生活追忆
  • “黄花塘”这个在党史、军史上颇有历史意义的地方,位于江苏省盱眙县。抗日战争时期,它是新四军二师罗炳辉师长、谭震林政委领导的淮南抗日民主根据地。1942年冬,日军在苏北进行大扫荡,原在江苏盐城的新四军军部,转移到淮南黄花塘扎营,一直到1945年8月日军投降,抗日胜利。黄花塘一带是一片平原,村庄面积很大,没有一幢楼房,除了极少数原是地主住的砖瓦房外,全部是用土坯垒起来的草平房。新四军军部的首脑直属机关和主要指挥员,都分住在附近的村庄里,全都隐蔽在绿茵茵的树荫下,环境十分幽静。黄花塘距津浦铁路只有五六十里,向南过长江就是南京,交通和对外联络都十分方便,所以从敌占区到根据地来的地下工作者、民主人士也常汇集在此。
  • 我的家人在大饥荒中饿死
  • 据媒体披露,去年“五一”期间微博上有一个关于“大饥荒”的帖子:“有人为了糟蹋毛主席,竟然夸张污蔑1960.1962年饿死几千万人。有人为此走访了当年饥荒中最重的安徽河南许多村庄,情况根本不是有人诬蔑的那样。乡亲们只是听说饿死了人,而自己并没有亲眼见到饿死人,能够直接证实的饿死者为数极少。”阅后,触到存于心中50多年的隐痛,不得不一吐胸中块垒。1960年我在安徽省宿城一中读高三,4月的一天,学校突然召集毕业班的学生开会,会上校团委书记宣布邻班的一位同学(安徽省濉溪县农村人)违纪回家,回校写了一篇反动作文《坟》,文中写有“我偷偷回到家里,村边的土地堆起一座座新坟,好像刚出笼的一屉屉馒头”。随后县公安局将其逮捕,戴上手铐押走。会后我们非常震惊,农村真到这种地步了吗?
  • 毛泽东批评《文艺报》“文也不足”之后
  • 1958年1月26日出版的《文艺报》第二期上,毛泽东亲手推出《再批判》特辑,把反右的火力煽得更旺。他不但改写标题,而且对原按语大动干戈,批评道:“按语较沉闷,政治性不足。你们是文学家,文也不足。不足以唤起读(者)的注目。”同时批评《文艺报》正副主编们的文风:“近来文风有了改进,就这篇按语说来,则尚未。”“用字太硬,用语太直,形容词太凶,效果反而不大,甚至使人不愿看下去。宜加注意。”主编张光年慌了手脚,出版《再批判》特辑并大肆宣传的同时,不得不把改进文风的问题提到日程上来。
  • 正规出书约稿通知
  • 书稿内容:(一)科人文类书稿:回忆录、自传或人物传记、年鉴、社科著作等;(二)管理和学术类书稿:党建管理、行政管理、经济、金融或企业管理等研究专著;(三)文学类书稿:散文、诗歌、杂文、时评、游记、通讯等;(四)小说类书稿:历史、当代、言情、武侠、反腐等长篇、中短篇小说;(五)美术类:画册、书法作品集、摄影作品等。
  • 田汉对我说的心里话
  • 1956年秋,波兰军队文工团来华访问。鉴于是较庞大的艺术团,文化部和对外文委决定,请田汉坐镇指挥接待工作。田汉和夫人安娥一起来到接待办公室,当田汉介绍安娥时,我大吃一惊:“安娥!《渔光曲》的作,我年轻时还为《渔光曲》跳过舞呢!”安娥大姐问我:“你那时多大年纪?”我说:“13岁。”她说:“啊!那你是老同志了!”我未敢再说话。,随后陈沂将军、李伟(时任文化部宣传处处长)、马寒冰、黄文友(中国驻波兰使馆秘书)相继来了。陈沂向大家介绍田汉、安娥等,并鉴于田汉是文艺界的旗手,随口说了句“田老大”以示尊敬的意思,田汉摆摆手笑了一下。接着就谈起波兰艺术团接待的有关事宜。同时,自即日起田汉先生就住在宾馆,安娥当天就走了。
  • 熊十力二三事
  • 我老伴李渊庭是1924年开始跟随梁漱溟先生和熊十力先生治学的。梁漱溟先生是年辞北京大学哲学系教席,与山东朋友相约,拟创办曲阜大学,从事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研究,首先创办曹州高中作为预科。熊十力先生参与其事。是年暑假,曹州高中在北京招生,李渊庭与同乡武绍文报名应考,李渊庭考上,名列榜首,而武绍文没有考上。熊十力先生主持口试,对考上第一名的李渊庭这个青年(18岁)表示感兴趣。可是李渊庭却说,武绍文如能一块儿到山东读书他才去,否则他一个人不去山东。熊先生与梁先生商量后,竟然同意让李渊庭带武绍文一块儿到山东读书。我是1943年夏天见到熊十力先生,并住在一起,相处了两年。
  • 我的两位吴老师
  • 严秀先生是教我写杂文的良师,他给我的教诲鼓励和鞭策是永远难忘的。不过我和严老认识较晚(1984年),在他之前,我还有过二位良师——凑巧得很,他们二位都姓吴。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我从理想主义的太空回归现实主义的地面,就开始写一点杂文,但并没有什么计划,也不经常,只是偶有所感、偶一为之而已。1980年5月初,想起党中央关于今后不搞大规模政治运动的重大决策,感奋之余,我写了一篇一千来字的杂文《“吃运动饭”》,对过去专门在一些政治运动中依靠整人和制造冤假错案吃饭的人有所规劝。由于这方面的生活体验特别丰富和深刻,所以写来非常顺手,初稿完成后修改了两遍,“自我感觉良好”。
  • “林彪信稿”的本来面目
  • 《炎黄春秋》2012年第一期刊登的《吴忠谈“九一三”事件》一文,公布了一封据称“‘九一三’以后,从毛家湾查到一个材料,是林彪1971年5月23日的信稿”。因为该文是根据吴忠的谈话录音整理的,且整理者还承认“磁带有些地方听不清”,这就不可避免地造成了文中由吴忠转述的此一信稿,与原文存在不少的误差。对某一历史事件进行研究的基础,首要在于必须将该事件的原始材料搞清楚搞准确。将光凭某人“口述”而未与原件核对过的材料匆匆拿出来“示众”,并非是对历史负责的严肃态度。故而,我们认为,公开该信稿的原文,恢复其本来的面目,是必要的。
  • 我按毛泽东文艺思想创作
  • 从1944年我发表第一篇小说至今,已经69年了。我是专业作家,对毛泽东的文艺思想,有时候我把它当神明供奉,有时它把我当成阶级敌人抽打。有时候我怀疑它,有时候我又责备自己……不管怎么样,它一直在我的心灵深处,一时也没有离开。(一)把《讲话》当作圭臬1944年,我在冀鲁豫边区打游击。我发表第一篇小说时,还不知道什么是小说。只是觉得我的生活经历很有趣,照实记录而已。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简称“讲话”)发表一年后,还没有在敌后解放区出版,我看了一个朋友的手抄本。看了“讲话”之后我心中豁然开朗:原来写作还有这么多学问。讲得太对了,太好了。特别是作家要深入生活,在生活中获取创作源泉……数十年中,“讲话”一直是我创作的圭臬。土地改革时,我下乡当工作队员,抗美援朝中,我过了鸭绿江到前线体验生活。我还认为:到生活中去不能当“客人”,必须当“主人”,当“战士”。
  • 《讲话》前后的延安戏剧
  • 每逢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总会以延安文艺“‘大洋古’统治舞台”“与抗战无关”“不切实际”等不合理性,来说明《讲话》产生的历史合理性。笔者从史料观察《讲话》前后延安文艺情况,却得不出同样的结论。一、延安没有出现过“大戏洋戏”统治或充满舞台的情况
  • 尊高义《邓小平时代》的硬伤
  • 傅高义著《邓小平时代》(以下简称傅著)自去年下半年由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在香港推出中文版之后,今年元月在中国大陆出版,首版50万册。《人民日报》元月16日率先在要闻二版发布《邓小平时代》出版中文版消息,6天后又发表记者对傅著作者3000字的专访《告诉西方,一个真实的邓小平》。出版当日,新华社发文《“邓小平时代”作者傅高义:让西方世界更了解中国》。24日,《光明日报》紧接着也发表了记者的访问记《傅高义:哈佛大学的“中国先生”》。《人民日报》、新华社、《光明日报》,竞相报道一个外国学者的译本在中国大陆出版,如此盛况,可谓空前。
  • 读《苏共亡党之谜》
  • 苏联亡党解体已经过去二十三年了,可是关于苏联亡党解体是非成败的争论和探讨一直没有停止过,而且这个题材,在中国的社科领域几乎成了显学。究其原因,无外乎有三:一是中国文化历来有以史为鉴的传统,特别善于从历史巨变中寻找王朝更替的经验;二是中国共产党与苏联共产党有着天然的联系,过去我们经常讲“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苦难深重的中国人民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实际上,随着苏联解体后,很多重要机密文件解密,我们渐渐明白了:早期中国共产党是苏联共产党领导的共产国际的一部分,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主要的背后推手是苏联共产党。如今,母体不复存在了,那么子体如何生存?自然成为关注的话题;三是当下的中国,面临着很多发展中的深层次问题,很多问题与苏联解体前的状况惊人地相似,譬如官员的腐败、社会风气的堕落、利益集团对权力的垄断、改革停滞不前甚至出现异化等等。
  • 古今“罪己诏”
  • “罪己诏”指皇帝责备自己而下的诏令。颁发的原因,大致有二,一因灾异而发,二因做错事情而发。灾异多属自然现象,如水灾、旱灾、蝗灾、地震、彗星、日蚀、山崩、冬天打雷、春天降雪等等。出现这些现象皇帝为何要下罪己诏呢?因为皇帝相信“天命”之说,以为自己是上天之子,代表上天治理人民,若是出现这些现象,给人民带来灾难和死亡,他们认为都是自己不好造成的,所以上天向他发出警示,往往引咎自责,下个罪己诏,检讨一下自己的过失,做点好事,或命官员直言朝政得失,以求补救。这方面的例子很多,每个朝代均有,如晋武帝在太康七年(286年)下诏说:“比年灾异屡发,日蚀三朝,地震山崩,邦之不善,实在朕躬。公卿大臣各上封事(用袋子封缄的上书),极言其故,勿有所讳。”
  • 苏俄的新闻审查
  • 本文介绍的,是《严厉的新闻审查——苏维埃国度里的作家和记者(1917-1956)》(Большаяцензура-писатели и журталисты в страте Советов)一书,它是大型档案丛书《二十世纪的俄国》中的一本,2005年在莫斯科出版。
  • 《炎黄春秋》封面

    社  长:杜导正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69号

    邮政编码:100045

    电  话:010-68523512 68534879

    电子邮件:yanhcq@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117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817/k

    邮发代号:82-507

    单  价:5.80

    定  价:6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