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蚕丛氏名姓钩沉——三星堆遗存祭尸等现象辨识
  • 三星堆遗址两坑的性质已确定为祭祀坑。以夏商周三代礼制而论,祭祀必有祭尸。三星堆两坑遗存体现的祭尸,笔者曾作略述。姬蜀郊祭中的祭尸涉及中国早期历史的诸多重点问题,应根据三星堆两坑出土的物证予以探究。
  • 试说鳖灵族属及开明期文化
  • 关于末代蜀王鳖灵的族属问题,当前学术界主要有以下四说:一、荆人说。其依据是《蜀王本纪》的记载。二、楚人说。楚初建国于荆山,故习以荆为楚的别称,其依据同上,二说实一。三、巴人说。论者以为春秋时期“巴楚数相攻伐”,楚人能否超过巴国,千里迢迢在川西平原建立政权,实属可疑;且看不出开明时期的蜀楚文化有任何密切关系,故鳖灵实来自巴而非楚。四、濮人说。又分二说:一说鳖灵为初居江汉间的濮族,后受楚之逼进入四川,居今合江、铜梁、垫江一带,曾建濮国;后又为巴所逼,逃至川西的南安,后败杜宇王蜀。一说据《风俗通义》引《楚辞》,鳖灵作“瞥令”,以为即瞥邑之长。邑在今贵州遵义附近,古属夜郎国,为濮僚人所居,故云。
  • 老成都的桥
  • 位于川西平原的历史文化名城成都,自古以来就是“津流径通,冬夏不竭”,自战国时秦蜀守李冰“穿二江成都之中”,即形成了“带二江之双流”的格局。唐末高骈筑罗城,改引郫江水沿罗城北墙转折东墙而汇入锦江,于是形成了独特的“二江抱城”之势,直至现今。与二江相通,明清时期在城内又有金水河、御河等人工河道和摩诃池、万岁池、上下莲池等湖泊。
  • 太平天国禁赌小议
  • 我们知道,太平天国是严禁赌博行为的,对于赌博有相当严格的规定:“凡赌博……,皆犯天条”(《天条书》),“如有兄弟赌博者斩首”(《贼情汇纂》)。太平天国禁赌大致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贫富乃先天所定,靠赌博致富是不可能的,即“命果有兮何待赌,命无即赌愿难偿”(《原道救世歌》),这实际是洪秀全宗教思想的反映。二是赌博会败坏一个人的品质,是祸根,即“无所不为因赌”;“千个赌钱千个贱”(《原道救世歌》),这实际是洪秀全历史教训的总结,并把赌博列为“六不正”之一。因此,禁赌是太平天国区别于旧王朝的显著标志之一。但是由于时代的局限和农民阶级的落后性,赌博在太平天国仍十分盛行。
  • 巴字水奇观
  • “巴字水”这个地名对于现代的绵阳人来说,已经非常陌生,但“巴字水”在古代绵州,却是一个十分著名的景观。古代绵州,原来在涪江东岸沈家坝及东河(涪江绵阳城东一段)河床一带。涪江从青衣坝(今青义坝)流至彰明河坝,经何家濠(今市劳动人民文化宫)处,即在绵州城北向西一折为二,一股大约经今平政河一段、西山脚下流至今董家沟、三汇高架桥处入今安昌江河道(今临园路市委党校一段,三汇路高架桥一段地势较为低洼,亦可见到故河道痕迹)。两股江水汇合后绕州城向南流至南山代家湾,再向东绕过南山东头向东南流去。安昌江从西流来,在三汇高架桥处与涪江汇合,芙蓉溪则在今沈家坝向南流入涪江。若遇涨水,登上南山远望即可看到涪江南流至州城之北即折向西成为两股流至今飞来石山下与安昌江汇合成一股,向南再向东兜着绵州城如巴字形绕个圈,故称“巴字水”。
  • 请订阅《世纪》双月刊
  • 也谈陈寅恪的“恪”的读音
  • 六百年前的版权争执
  • 20世纪初爱因斯坦学说在我国的传播
  • 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学说,已影响人类,也影响了中国,几近一个世纪之久,它不仅对于19世纪的传统数理理论、概念,进行了一次创新,而且为后来的核反应动力学、加速器、光的量子力学理论、电磁理论等多种近代学科,奠定了理论基础,并且,由此而形成丰富的尖端科学领域,为世界提供了新阶段的物质文明。
  • 乾坤扭转共担当——纪念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成立六十周年
  • “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总部于1940年7月20日成立于重庆。他们与中国人民一道,为抗击日本侵略军作出了特殊的贡献。在今天日本右翼势力极力否认当年的侵华暴行之际,我们重温一下“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日本人称作“日本平和同盟”)的业绩,不无益处。
  • 官修地方志制度的形成及盛衰
  • 据史料记载,早在夏禹时期,地方志就引起官府的注意。尹琏云:“禹铸九鼎,以象九州之分野,山川之财赋、禽鱼、飞鸟、昆虫、草木及人物,鬼怪属,无不备之于鼎,此志之始也。厥后郡有志,邑有乘,莫不言其地之所有”(贵州《定番州志跋》)。据《周礼》记载:“诵训掌道方志,以诏观事。”(《周礼》卷四,地官司徒下)郑玄注称:“说四方所识久远之事,以告王观博古所识,若鲁有大庭氏库,肴之二陵。”(《周礼》郑氏氵,卷四,地官司徒下)。
  • 洪秀全金玺失窃案
  • 1865年(清同治四年)8月17日,一个重大案件震动了北京城清政府的大小官吏:密藏在清皇宫内廷军机处内的原太平天国天王洪秀全的金玺不翼而飞,被人窃走。此时正是太平天国首都天京沦陷后整一年,太平军余部与捻军数十万将士仍在长江、黄河两岸进行着英勇的斗争,全国军政形势依然十分严峻,因而洪秀全金玺在清宫内廷被窃,不仅有明显的经济损失,更有着严重的政治意义。因此在事件发生后,慈禧太后勃然震怒,严责军机处领班大臣、恭亲王奕訢限期破案。一时缇骑四出,到处追究盘查,大小官吏们如大祸临头,个个胆战心惊
  • 浅论魏晋士族妇女风尚
  • 《世说新语》(以下简称《世》)是南朝宋临川王刘义庆率门下幕僚写成的一部反映后汉至魏晋南朝时期人们的社会生活图景的重要文献,其内容涉及政治、经济、文学、思想、宗教等许多方面,全书共36篇,其中第19篇为《贤媛篇》(以下简称《贤》),记载了后汉至魏晋时期的一些“贤媛”的言行逸事,从中可以看出魏晋士族妇女主要有以下一些特点。
  • 宋代的儿童素质教育
  • 我国儿童素质教育的历史非常悠久,周代已有完备的儿童素质教育思想和良好的实践。经过两千多年的发展,到宋代又达到一个新的更高的境界。宋代儿童素质教育理论博大精深,实践卓有成效,成为儿童素质教育史上的一座高峰。如今,儿童素质教育又成热门话题,回过头去看近千年前的宋代儿童素质教育,我们仍然可以得到许多宝贵的启示。
  • 略说中国人文传统与现代养成教育
  • 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当是人格化的文化,中华儿女的独特人格是文化化的人格。社会与学校、人文文化与教育浑然一体,构成中国传统教育的鲜明特色,其核心就是教人学会如何做人。这是一种人格养成教育,旨在塑造理想的完美人格。今天,正在建设社会主义高度物质文明的社会与人,更需要社会主义的高度精神文明。为此,就有必要借鉴古代文化中关于崇尚自然,关注人生,抚慰精神的人性论中的优秀成份。
  • “捣衣”释疑
  • 读传统诗词常见“夜听捣衣”、“砧杵夜千家”等诗句。如三国时期(魏)曹毗有《夜听捣衣》诗:“寒兴御纨素,佳人治衣襟。冬夜清且永,皓月照堂阴。纤手叠轻素,朗杵叩鸣砧……”。唐代李白的《子夜吴歌》:“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何时平胡虏,良人罢远征”。唐杜甫也有《暮归》诗:“客子入门月皎皎,谁家捣练风凄凄”。唐人韩友翃《酬程近秋夜即事见赠》诗:“长簟迎风早,空城澹月华。星河秋一雁,砧杵夜千家……”宋人贺铸《捣练子》词:“斜月下,北风前,万杵千砧捣欲穿,不为捣衣勤不睡,破除今夜夜如年”。
  • 川菜文化三性谭
  • 饮食是人类的第一需要。饮食活动是人类生活方式中最根本的活动。从历史角度看,饮食文化是人类的第一文化,其他文化都是以后才相继产生的,所以有人把其他文化称之为次文化。没有哪种文化能像饮食文化那样是从人类一开始就产生的,也没有哪种文化像饮食文化那样涉及到每个人,是每个人都参与的文化。随着生产的发展,人类的进步,人们已不满足“茹毛饮血”,只吃野生食物,而要求经过加工而后食,于是形成烹饪文化。饮食文化,中外各异,就中国而论,各地不相同。川菜文化在中国饮食文化中所处的地位和特色,它的形成与演变,都是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和探讨的。本文着重谈一下川菜文化特色中的包容性、创造性、独特性的问题。
  • 饮食烹饪文化美学漫谈
  • 有人说,现在什么都被冠以“文化”,什么吃文化、酒文化、茶文化,不就是喝酒饮茶吗?哪有这么多的文化?其实,讲饮食文化,并没有错。因为,饮食确实是人类的一种文化现象。那么,应该怎样去理解饮食文化呢?
  • 大众消费时代与人类家园
  • 高尔基有一句名言:“真理胜过一切怜悯。”他还说过另一名言:“文学是人学。”显然,高尔基的意思并不是说,真理比爱重要,而是说,只有以真理为前提、为基础的爱才叫爱,或者说,才叫真爱。真理是爱的砥砺。有了真理,人性才有得到爱与理解的可能,从而才有得到救助的希望,并最终踏上回家之路一多少年来,无数虔诚的罪人在失败的归途上怆然自问:“啊,为什么手执火剑的天神挡住归途?”他们也许未能想到,人脚下也许并没有路。即便有,也并不引向所谓的家园,所以也称不上什么归途。人也许生而无家,也许只有一条了无终结的路。或者正如最朴实的谚语:路要靠人自己走出来——而在这样的路上,人恐怕才会洞察人性的奥秘,发现冷峻的真理,找到理解和爱的希望。
  • 留学德国时期的朱德
  • 1922年春,唐继尧不听孙中山的劝阻,拉拢在两广的滇军从桂林出发打回云南。在云南的滇军总司令顾品珍,率兵抵抗,不幸中弹身亡。3月中问,唐继尧下令追捕云南宪兵司令兼云南警察厅长朱德等人。朱德已十分厌恶军阀混战,决心脱离军阀混战的泥潭,同金铸九、唐沸川、谭佑斋、刘晓岚一行五人离开昆明。朱德回到四川南溪与孙炳文相约决定出国留学,寻找新的救国之路。
  • 唐代女诗人鱼玄机
  • 鱼玄机,字幼微,一字蕙兰,长安(今陕西西安)人。约生于唐武宗会昌四年(844年),卒于懿宗成通九年(868年)。玄机才高貌美,擅风情,工吟咏,是我国文学史上有名的女冠诗人。但同时她又骄妒成性,心狠手辣,终因私刑笞死侍婢绿翘事发,被京兆尹温璋处死。后世文人往往对此叹惋不已。
  • 略说赵景深、赵慧深兄妹
  • 蜚声海内外的著名戏曲史、小说史家和教育家赵景深教授出生在宜宾慈溪一个官僚家庭,从小随父离川去天津。青年时代写诗,和焦菊隐、于赓虞成立诗社,对新诗有独特见解,发表过一些论文。后研究戏曲和民间文学,撰写了有关戏曲、小说、民间文学、儿童文学方面几百万字的专著。曾任中国俗文学名誉会长、中国戏曲研究会会长。他20多岁走上讲台,为了研究和讲授古典戏曲,1939年,又开始学昆曲。抗战后,他调复旦大学中文系教元明清文学史戏剧部分,边讲边唱昆曲,这种“教学形象化”开教学风气之先,很受学生欢迎。现在戏剧界一些名流——赵教授当年的学生回忆起往事,还为那种“唱讲教学”赞叹不已。他于1985年初辞世,有学生写诗赞道。“春风桃李绕芝兰,一代词人带笑看;早有声华传冀北,独张旗鼓向江南。
  • 继承·融合·创新——李晖先生绘画艺术管窥
  • 走进位于成都大慈寺的文博艺苑李晖绘画工作室,置身于琳琅满目的绘画作品中,大城市的喧嚣与浮躁渐渐远去,扑面而来一股淡淡的墨香。我仿佛走进了九寨沟,登上了峨眉山……,在游历了名山大川与古代仕女目光交汇后,我发现,在李晖的绘画作品中,更引人回味和遐想的莫过于那一幅幅充满川北情趣的山水画,同时感觉到受到传统文化和乡土生活沃土的培育、在时代的阳光雨露的沐浴下成长起来的他难以摆脱的强烈的“寻根”、“恋乡”情结。
  • 四川花鸟画的区域性特色
  • 中国画与其他人文艺术一样,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由于地理环境、文化背景的差异,形成了比较明显的区域性特色。这些特色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因为时代文化、政治、经济的变化而构成了时代特点。历史上大范围有南、北宗之别,小范围则有黄山派、新安派、虞山派之分。但四川花鸟画虽无“蜀派”之谓,而实则以其精巧、苍润、含蓄、深富哲理而著称于世。
  • 略论海瑞的书法艺术
  • 海瑞(1514-1587年),字汝贤,又字国开,自号刚峰,世称刚峰先生,琼山人。海瑞是我国16世纪有名的好言,清官,是深得广大人民爱戴的言行一致的政治家。海瑞为官历世宗、穆宗、神宗三朝,清廉公正,不畏强权,不徇私情,为民请命,直言敢谏。被人们誉为“海青天”、“南包公”。尤其是与严嵩的斗争以及著名的《治安疏》——向嘉靖皇帝直言进谏,更为其传奇的一生抹上一笔靓丽的光彩。故时人及后人每言及海瑞多谓其为杰出的政治家,而鲜有论其书法者,其实海瑞的书法所达到的高度,虽不能开宗立派,引为经典,但也可列入明代一流书家的行列,其书作用笔矫健,自如挥洒间,奔放豪爽,多现雄放之气,一破台阁流风。因其书名为政名所掩,故少为人知。研究、品读海瑞的书法,对于丰富海瑞的研究,甚至对于丰富明代书法的成果,亦有深远的意义。
  • 往事如烟忆老友——怀念苏葆桢先生
  • 我认识葆桢兄,是日本投降后的第二年,当时(1946年)我由五通桥川康平民商业银行调重庆川康平民商业银行总行工作。起初在重庆小梁子裱画店认识老板赖廷真,由赖廷真介绍才认识葆桢兄的。葆桢兄的画都在赖廷真的裱画店装裱,赖廷真的弟弟赖琛如又是葆桢兄的学生有时还住在那里。其时,葆桢在壁山任健生艺专的校长,交通不是很方便,到重庆办事一般要住一夜。这里我要说明葆桢兄作健生艺专校长的经过。健生是国民党一位将军白崇禧的名号。抗日战争期间,白崇禧在壁山建有一幢较大的军营,1945年日寇投降抗战结束,白崇禧回到南京,军营空着。杨鸿坤兄是壁山人(葆桢的同学也是亲戚),将营房用来办学,更名健生艺术专科学校,由白崇禧作名誉校长,聘葆桢任该校校长,这就是葆桢兄作健生艺校校长的原因。
  • 关于古典诗词的吟诵
  • 凡是保存了自己典籍的民族,都曾用本民族的语言读过它们,而且将读文本的方法随着民族文化的承传而延续下去。读文的方法应是民族文化中最富特色的一个部分。中国汉民族同世界上其他民族,如阿拉伯、印度、希腊、罗马、日尔曼、斯拉夫等一样,有着自己独特的读文方法,它曾在同东方及西方文化交流中产生过重大的影响。中国在两千多年前,儒家圣人孔子教弟子们“诵诗三百”(《墨子·公孟》),而他自己“弦歌诵书,终身不辍”(《列子·仲尼》)。此后儒者、经师、教授、塾师在教学过程中皆非常重视典籍文本的诵读。北齐学者颜之推告诫家族晚辈说:“人生幼小,精神专利,成长已后,思虑散逸,固须早教,勿失机也。吾七岁时,诵《灵光殿赋》,至于今日,十年一理,犹不遗忘。”(《颜氏家训·勉学》)中国古代士子自幼从师学习儒家经典,先生教之识字诵读,经过疾读,背诵,吟咏,去领悟文法及意义,而讲解是次要的,许多塾师是不讲解文本的。清人曾国藩总结学习经验说。
  • 生动具体 蕴意无穷——谈谈文学形象
  • 文学是通过形象来反映社会生活的。在有关文学的各种问题中,形象和形象性问题,是最基本的问题。
  • 试论回文对联
  • “客上天然居”可以倒读为“居然天上客”,是一个回文句,有人说它是“回文对联”,有的联书评说,也大加赞誉。但是,“客上天然居”不能算是对联。其理由如下。
  • 《蜀道难》开头读辨
  • 今人整理古籍,断句多有欠妥处。即如唐代诗人李白的《蜀道难》,开头通常被这样断开: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 孙中山与蒋介石地方自治思想的差异
  • 地方自治是国民党统治大陆时期所实行的规模宏大的社会政治运动。它起源于孙中山的地方自治思想,但却基本按照蒋介石的“地方自治”来实行。考察孙中山与蒋介石地方自治的差异,有助于认识这场运动的实质。孙中山与蒋介石地方自治思想的差异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 伍廷芳在南北议和中的斗争艺术
  • 辛亥革命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个伟大的历史事件。它最终以和平方式而不是战争的方式迫使清帝退位,是晚清社会各种政治势力(包括英、美、德、俄、日、法等帝国主义的压力)相互较量,南北双方思想状况和实际力量相互作用与制约的结果。当时的历史条件表明,凭借武装斗争所能达到的目的是有限的,议和则为南北双方解决争端的首选方式。而南北议和的成功则与作为南方民军全权代表的伍廷芳(1842-1922年)的灵活机智,有理、有利、有节的谈判艺术密切关联的。
  • 民初政争与赵秉钧内阁
  • 民国初期,政党林立,各种政治力量的分化与组合十分复杂。尽管如此,当时基本的政治力量仍然是资产阶级中下层的代表革命派和资产阶级上层的代表君主立宪派。这两大派别在临时参议院中分别表现为同盟会和共和党。除此之外,就是代表封建势力的以袁世凯为首的北洋军阀官僚派,即北洋派。
  • 日本近代史上的战争
  • 关于日本近代史上的对外侵略战争问题,国内外史学界曾经给予了相当的重视。鉴于近代日本在向帝国主义过渡过程中所形成的军事封建专政和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的特点,这样的探讨和研究就更显其重要了。
  •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私营经济——评《中国政府与私人经济》
  • 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以来,有关中国新时期私营经济的著作陆续问世。但是,从历史的角度来进行论述的著作却极其少见。《中国政府与私人经济》(任杰、梁凌著,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2000年1月版)一书,填补了这一方面的空缺。
  • 韬奋纪念馆门联
  • 考古长松寺
  • 曾在长松寺修炼,名气并不压于马祖道一的,是唐代赫赫有名的“风水大师”李淳风。李淳风乃袁天罡之弟子。袁天罡是武则天“钦定”的命相大师。
  • 陈寅恪的自挽联
  • 涕泣及牛衣,卅载都成肠断史 废残难豹隐,九泉待枯眼人 著名历史学家陈寅恪教授,年届80高龄,既已失明,复患重病,正逢十年动乱,遂为此联自挽。
  • 马君武特立独行
  • 马君武能文工诗,精通英、日、法、德文,是我国获得工学博士的第一人。同盟会成立时,他为执行部书记,后参加起草《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大纲》。
  • 唵嘛呢叭咪吽是什么意思
  • “唵嘛呢叭咪吽”据说是佛教秘密莲花部的根本真言。密宗自称受法身佛大日如来深奥秘密教旨传授为真实言教,故名。
  • 诸葛亮为何“遗令”葬在定军山
  • 诸葛亮临死“遗令葬汉中定军山,因山为坟”。(《三国志·诸葛亮传》)
  • 微笑看人生——谈长松寺公墓墓志铭
  • 墓志铭是墓地文学作品中一枝奇葩。古人写的墓志铭,融进无限情思。照例末尾有“铭”“颂”,用诗的语言概括墓中人的一生,寄托“后之人”的哀思。相传,孔夫子当年给吴国贤公子季札题的墓志,只是“呜呼,此延陵季子之墓”。整个墓志铭,实质只有“呜呼”二字。但能当得起孔老夫子这一声“呜呼”的人,历史上究竟有几个啊!
  • Shkespeare的墓志铭
  • 某报发表《莎士比亚戏剧节见闻》,文末引述了莎士比亚(Williarn Shkespeare)的墓志铭。
  • [巴蜀文化]
    蚕丛氏名姓钩沉——三星堆遗存祭尸等现象辨识(庞永臣)
    试说鳖灵族属及开明期文化(杨正苞)
    老成都的桥(曾进)
    [文史杂谈]
    太平天国禁赌小议(廖胜)
    巴字水奇观(陈永乐)
    请订阅《世纪》双月刊
    也谈陈寅恪的“恪”的读音(李媛媛)
    六百年前的版权争执(海天)
    20世纪初爱因斯坦学说在我国的传播(邓永泉)
    乾坤扭转共担当——纪念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成立六十周年(魏奕雄)
    官修地方志制度的形成及盛衰(王希龙)
    洪秀全金玺失窃案(经盛鸿)
    浅论魏晋士族妇女风尚(孙大英)
    宋代的儿童素质教育(刘文刚)
    略说中国人文传统与现代养成教育(朱伯慈)
    “捣衣”释疑(钟全昭)
    [文化透视]
    川菜文化三性谭(廖伯康)
    饮食烹饪文化美学漫谈(王世德)
    大众消费时代与人类家园(林和生)
    [人物春秋]
    留学德国时期的朱德(马宣伟)
    唐代女诗人鱼玄机(刘加夫)
    略说赵景深、赵慧深兄妹(徐志福)
    [艺术长廊]
    继承·融合·创新——李晖先生绘画艺术管窥(熊文)
    四川花鸟画的区域性特色(郭汝愚)
    略论海瑞的书法艺术(梁继)
    往事如烟忆老友——怀念苏葆桢先生(李道熙)
    [文苑漫步]
    关于古典诗词的吟诵(谢桃坊)
    生动具体 蕴意无穷——谈谈文学形象(贾沛若)
    试论回文对联(张绍诚)
    《蜀道难》开头读辨(李凤能)
    [史坛纵论]
    孙中山与蒋介石地方自治思想的差异(曹成建)
    伍廷芳在南北议和中的斗争艺术(伍福佐)
    民初政争与赵秉钧内阁(黎虹 刘仕慧)
    日本近代史上的战争(吴建华 黄海)
    [文史信息]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私营经济——评《中国政府与私人经济》(张厚义)
    [寻幽探故]
    韬奋纪念馆门联(积多)
    考古长松寺(李崇明)
    陈寅恪的自挽联(未名)
    马君武特立独行(刘作忠)
    唵嘛呢叭咪吽是什么意思(肖燕)
    诸葛亮为何“遗令”葬在定军山(李绍先)
    微笑看人生——谈长松寺公墓墓志铭(广成子)
    Shkespeare的墓志铭(Najleto)
    《文史杂志》封面

    主管单位:四川省文史研究馆

    主办单位:四川省文史研究馆 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室

    主  编:屈小强

    地  址:成都暑袜中街42号

    邮政编码:610016

    电  话:028-86729462

    电子邮件:scwszz@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6903

    国内统一刊号:cn 51-1050/k

    邮发代号:62-48

    单  价:5.00

    定  价:3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