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蜀鉴》引李膺《益州记》引“僚人入蜀”条解析
  • 宋郭允蹈作《蜀鉴》卷四“李寿纵獠(按:今作僚,下从)于蜀”条,过去一些学者多把这条的释文全部作为李膺《益州记》文本看待,如王文才先生《僚族杂考》(载金陵大学、华西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汇刊》第9辑,1950年印)、刘琳先生《僚人入蜀考》(载《中国史研究》1982年第2期)、蒙文通先生《汉唐间蜀境民族的迁移与户口升降》(载《古族甄微》,《蒙文通文集》第二卷,巴蜀书社1993年出版);但仔细考察,这样看待和处理皆欠准确。
  • “眼睛崇拜”与“蜀”字的关联
  • 学术界对广汉三星堆出土文物“眼睛崇拜”观念的成功解读,为古蜀文化研究带来了许多重要启迪,其中就有关于“蜀”字的研究,其字形、字义都因此而有了更丰富的内涵。三星堆蜀人的“眼睛崇拜”
  • 小议《成都龙泉驿百年契约文书》中的地名、人物、税赋、计量问题
  • 《成都龙泉驿百年契约文书(1754-1949)》(以下简称《契约文书》)一书已经由巴蜀书社于2012年底正式出版发行。笔者作为此书的主编,为了让研究者和读者更便于理解书中所涉及地名、人物、税赋、计量等事项,又进行了实地调查和文字资料的梳理,就上述几个问题形成此文。
  • 成都东山土地租佃关系试析——以《成都龙泉驿百年契约文书》为例
  • 我国今存之契约文书极为稀少,最近成都龙泉驿区档案馆将保存的自清代乾隆至民国时期的民间契约文书,选出其中三百件影印整理为《成都龙泉驿百年契约文书》[1]。这数百件幸存之契约文书是极为珍贵的历史文献。它是研究成都东山经济史的非常重要的原始资料。其中的土地租佃契约35件,与之相关的土地买卖契约105件,买地收银凭据10件,押租收据10件,它们是研究中国封建土地所有制下的土地租佃关系的最新发现的资料。
  • 《百年契约文书》“分关”价值之我见
  • 《成都龙泉驿百年契约文书(1754—1949)》(以下简称《契约文书》)所收虽以成都龙泉驿区一百九十五年间的契约文档为限,但却具重要的历史价值与文化意义,览之每有收获。这里仅就其“分关继承文约”略陈管见,以飨读者。一、公证分关:契约析产的程序进步
  • 简论《成都龙泉驿百年契约文书》
  • 人类社会步入文明门槛之后,社会生产和经济活动是其生存与发展的基本形态和主要方式。农业生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为农业劳动者所遵循。而经济活动与商业贸易行为,除了当场交割结账的常见方式之外,一些不能立时结算的经济往来与贸易活动,不可避免地以书面的形式予以载录,作为约束双方文本依据,以便日后履行彼此的责任。
  • 荀彧人生悲剧原因浅析
  • 荀彧(163-212),字文若,颍川颍阴(今河南许昌)人。在他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显示出了非凡的才干,所以南阳何颙不禁盛赞他乃“王佐才也”[1]。他后来成为曹操麾下第一谋士,为曹操成就霸业立下了汗马功劳。从劝说曹操要“深根固本以制天下”,到力主“迎天子都许”[2];从官渡之战中激励曹操斗志,使曹操明白“此用奇之时,不可失也”[3],到战后劝曹操乘胜追击,扫荡河北;从出谋划策,主持政务,到荐举人才等等,均有荀彧“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不世之功。
  • 《三国志》的叙事编排
  • 读司马迁《史记》,会发现有一种大一统历史观贯通其间。而此后它便被史家所继承,一直贯穿于《史记》以降的中国封建社会的古史典籍中,成为中国史学的一条光彩夺目的生命长链。譬如我们今天读西晋巴西安汉(今四川南充北)陈寿所撰《三国志》,便充分感悟到里面所强烈跳动着的大一统历史观的脉搏。众所周知,三国的史事有分有合,三国的地位有轻有重,陈寿度量权衡,特为魏帝立纪,作为全史之纲,表明当时虽是“三国鼎立”,但祖国的历史仍然统一。
  • “中大之父”罗家伦(下)
  • 在“悲痛的隐蔽”中充实发展中大在建设高质量的师资队伍时,充实图书仪器设备也是罗家伦执掌中大时的一项大投入。学校的有限经费,主要用于教学设施的改善。罗家伦执掌中大的前5年,先后建成或扩建了图书馆、体育馆、生物馆、东南院、南高院、牙医院、音乐教室、游泳池和学生宿舍等。至抗战前夕,中大已颇具最高学府的恢宏气势。
  • 陈独秀先生性格特征初考
  • 陈独秀(1879.10——1942.5),原名乾生,字仲甫,号实庵,安徽怀宁(今属安庆)人,从小勤学好读,秉赋聪慧,习诵四书五经,有很好的国学功底。1896年,他17岁时参加科举考试中第,获秀才第一名。1901年至1914年间他先后三次东渡日本留学。他才思敏捷,学识渊博,懂日、英、法三国文字,对新学造诣尤深。
  • 略论陈子庄先生的绘画艺术
  • 我的太师陈子庄先生是一位独具个性和风格魅力的国画大家。他从传统入手,以生活为创作之源,坚持绘画通“心灵”、得“机趣”,追求平淡天真。其艺术曾被冷落埋没多年,不仅是他个人的不幸,也是中国美术事业发展中的不幸和损失。当然,一位天才艺术家由于种种主观与客观的原因被长期埋没,生活潦倒,郁郁寡欢而终的事例,在中外美术史上也不少见,但在现代中国仍有这样的大师以寂寞告终,确实令人慨叹和遗憾。
  • 《列子》中的两则歌唱家故事
  • 列子是我国春秋时期的思想家,是老子和庄子之外的又一位道家思想代表人物,与郑穆公(《史记》称“郑缪公”,在位时间是公元前627年—公元前606年)同时。其学本于黄帝老子,主张清静无为。东汉班固《汉书·艺文志》“道家”部分录有《列子》八卷。《列子》又名《冲虚经》,是道家重要典籍。今天我们所见到的《列子》全书共载民间故事寓言、神话传说等134则,题材广泛,有些颇富教育意义,其中两则关于歌唱家的故事就是如此。
  • 陆游与沈园
  • 陆游(1125~1210), 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他是我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爱国诗人之一。他一生不仅写了许多激烈悲愤的爱国诗篇,也写了相当多的缠绵凄婉的爱情诗篇。之所以如此,与他一生的经历有极大的关系。他想与心爱的人白头偕老,万恶的封建制度却活生生地拆散了他们。他想成为一位指挥千军万马北伐中原的将军,苟且偷安的南宋政权并不为他提供机会。
  • 《诗经·蒹葭》的企慕情境与歧解
  • 我国古代的诗歌选集《诗经》共有305首诗,分为风、雅、颂三类。《秦风·蒹葭》是一首爱情诗,写一位男子(也可能是女子)深深思恋一位“伊人”,不畏艰险地追寻“伊人”。“伊人”却处于苍茫蒹葭与浩渺水域的一方,始终难以企及。而这位男子矢志不渝地追寻着、追寻着。《蒹葭》创构了一种企慕情境,而成为传颂千古的名篇。
  • 小议薛涛的爱情观
  • 薛涛(?-832),唐代著名的女诗人,“工为诗”,“精翰墨”,并创制了风行一时、流传千古的薛涛笺,堪称“巴蜀第一才女”。薛涛文采倜傥,多才多艺,一生作诗约500首,是中国古代作诗最多的女诗人,也是留存诗作最多的女诗人。在薛涛留存的92首诗中,有四题七首爱情诗,语言质朴,简单直白,情真意切。《春望词(四首)》是薛涛爱情诗的代表作,通过对女诗人面对满园春色而无人同赏,编成“同心结”却无“同心人”可送之情形的描述,表达出诗人所追求的是真挚纯粹的爱情,向往的是志同道合的“知音”与“同心人”,而不是附加了很多物质条件的称斤论两的世俗配对。
  • 李白《静夜思》别解——“床前明月光”之“床”及诗人之坐卧
  •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 《诗经》中的彩虹
  • 《诗经·鄘风》中有一首题作《蝃》的诗,因为表现“淫奔”,而为汉宋儒家所不齿。其中涉及天象的两章如下:蝃在东,莫之敢指。
  • 桃源山居赋
  • 沐川之城,蜀南明珠,远接岷峨,怀瑾握瑜。负郭沐溪之镇,列碧峦而盘纡。至若翠霭萦绕之处,白云开阖之间,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溪流美池,沃土良田,竹树蓊翳,连陌越阡。随绿云之聚散,贯驰道而回环。借问此山重水复之境,则三溪之桃源是焉。瞻彼农舍,青瓦粉壁,依山傍水,绿拥翠积,修竹猗猗,灵禽翔集。筒车古朴而激清流,农人荷锄以耘茏葱。
  • 虞美人·沐川
  • 青山层叠山如黛,翠竹连云海。马帮古道响铃声,僰地先民旧俗,尚堪寻。
  • 瑕既掩瑜须琢磨——读《唐诗宋词小状元》
  • 电视机配上了机顶盒,可以收看点播节目,太好了!特别是搜寻到“杜甫草堂”下属“巴蜀诗词”的《唐诗宋词小状元》,更觉给我们的小朋友开辟了自学园地,大家高高兴兴地收看。这套为少儿制作的音像读物,图文并茂,有女老师朗诵,讲解,再对照字幕复读,收获特大。可惜看着看着就发现一些问题,比如写错字,读错音,讲解不够妥当等等。
  • 从“右传”说到书联与题款
  • 清人沈起凤《谐铎·蚁封》载:有贾老者,儿性憨,年十八,惟《大学》三页粗能成诵。人问曰:“令郎读《左传》否?”贾曰:“《左传》已熟,今闻读‘右传’矣!”盖日听其诵“右传首章”。“右传二章”故也。
  • 是给郭沫若的回信吗?
  • 近日,笔者看到一本装帧考究、印刷精美的《毛泽东诗词书法诗意画鉴赏》(商务印书馆国际有限公司2012年9月第1版),发现该书在讲解《七律·和郭沫若同志》时,仍沿用了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的一贯错误说法,这是个必须处理的“硬伤”。该书第726—727页介绍这首诗的写作背景时说:“毛泽东看了郭沫若的和诗后,回信给郭沫若说:‘和诗好,不要千刀当剐唐僧肉了,对中间派采取了统一战线政策,这就好了。
  • 南宋攒宫寺院的创建背景
  • 南宋时期,都城临安(今浙江杭州市)出现了一类比较特殊的寺院——攒宫寺院。攒宫寺院的特殊体现在四个方面。首先,南宋孝宗郭皇后、夏皇后,光宗李皇后,宁宗韩皇后等四位皇后先后埋葬于这类寺院的攒宫,而非会稽(今浙江绍兴市)皇陵的攒宫。其实后者才是传统意义上的陵墓,前者显然是新生事物,但确实享有与后者相同的礼仪,获得了同等地位。
  • 汉代入迁河西地区移民问题探析
  • 移民问题一直是史学研究的一个热点话题。在两汉时期,已存在大规模移民的现象,而入迁河西地区则是汉代移民的重要方向。
  • 论孔子的知行观
  • 中国哲学史上的知行观,就是对认识和实践的关系的一种表述。宋明理学以个人为主体,围绕着知行的先后、分合、轻重、难易展开过热烈的讨论。近代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先生为了鼓舞革命党人勇于投身斗争实践,亦提出和宣扬过“知难行易”的认识论学说。本文仅从认识的来源、认识过程和求知方法三方面,试析先秦春秋时代(公元前770年—前476年)的著名学者孔子(公元前551年—前479年)的知行观。
  • 卖糕人语
  • 《笑林》(明代浮白主人辑)载喜剧小品一则:有叫卖糕者,声甚哑。人问其故,曰:“我饿耳。”
  • 漫谈古人的“趋”礼
  • 1972年2月21日11时27分,北京机场春寒料峭。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尼克松从他乘坐的“七六年精神号”总统专机的舷梯上走下来,在离地尚有三四层台阶的地方便远远地向着伫立在寒风中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伸出了渴盼的手。周恩来见状,也快步向前,在尼克松刚好走到地面时与他紧紧地握住了手,轻轻地揺晃着,足有一分钟之久。
  • 话说“幕僚”与“幕友”
  • 在中国古代,“幕”的本意是帷幄的意思。传说中的有巢氏教会人们筑屋而居,人们就习惯居住在土木建成的房屋里。而当战争爆发,大军远征,官兵只有在野外搭建帐篷作为临时居所,军中将帅所在的帐篷即是指挥部,称为幕府。所谓“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即缘于此。“僚”在商周,略近于奴仆,“僚者,劳也”;到了秦汉,“僚”演变成为僚属,如《三国志·魏书·王观传》载“治身清廉,帅下以俭,僚属承风,莫不自励”。
  • 从敦煌写本看唐代性文化——基于唐代婚姻文化的视角
  • 研究我国性文化,唐代性文化不容忽视,而敦煌写本则为此提供了大量可信的佐证。自1900年6月22日敦煌文书重见天日起,对敦煌文献的搜集、整理、研究已经历了百年历史;特别是1944年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在千佛洞土地庙发现的一批文书更丰富了敦煌文献的内容。目前,敦煌遗书写本总数约五万卷,还有少量木刻本。它们多为汉文文献,也有一些西域文字。
  • 《老学庵笔记》中的蜀地民风
  • 宋代笔记本作品蔚然称盛,南宋诗人陆游的《老学庵笔记》即是其中的代表作之一。此书作于陆游晚年退居故乡山阴镜湖后,内容丰富,行文自然流畅。陆游在《笔记》中详细记录下各地的民风民俗,从中我们可以窥见宋人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环境,为宋代文化史研究的一份珍贵材料。这里特选取其记蜀地民风部分予以简说。陆游曾在巴蜀为官多年,书中尤详于对蜀地风土人情的记载。
  • 科举时代的『元』
  • 如今各地高考之后,人们最关注的焦点莫过于所谓的“状元”,横向按科目分,有文科状文、理科状元:纵向按级别分,有省状元、市状元、县状元乃至校状元。众所周知,“状元”一词来源于我国的科举时代,最早是在唐代常科的礼部试后,进士第一名被称为“状头”或“状元”。(参见《唐摭言》)宋代科举中不仅进士第一名可称作状元,二三名也都可称状元;(参见《十驾斋养新录》卷十)但必须是全国性考试,而且要经过皇帝主持的殿试。
  • 略议所谓玉器或玉兵时代
  • 1986年的夏天,在广汉三星堆遗址发现了一、二号坑,连同1929年春以来的发现,人们意识到,在三星堆遗址出土文物中玉石器系最大宗,几占总数的一半。考之全国新石器至商周时代的出土文物亦然。显然,新石器至商周时代,是中国玉文化的发生与发展中显见雏形时期,也是从石器时代到铁器时代的大转折或大嬗变时期。东汉袁康之《越绝书》卷十一《越绝外传·记宝剑》有一段有趣的论述。
  • 民国时期对三苏祠的保护
  • 农历癸巳(公元2013年)正月初一清晨,我在旭光家中翻阅《眉山县志》(民国12年版),读到关于三苏祠的来历,是从元代改宅为祠,后历代官员为三苏祠修整扩建,达到新中国前的规模;后又翻阅了公元1988年和1992年的两版县志,也了解到三苏祠从古至今的一些史实。从读史的过程中,我忽然想到在我做眉山市委常委兼市委宣传部部长和市委秘书长十年间,陪同党和国家的许多领导人以及海内外宾朋到三苏祠参观考察时,见过三通石碑,其记载了1936年6月至8月的国民政府、四川省政府和眉山专署颁布的保护三苏祠的布告。
  • 什邡的三位历史名人
  • 《史记·留侯世家》写道:汉高祖刘邦平定了全国,坐上了皇帝的宝座,封了张良、萧何等二十多个有功之臣,但更多的将领却没有得到封赏。刘邦住在洛阳南宫,这天他看见将领们在草地上交头接耳。刘邦找到张良问:“这些人都说了些什么?”张良说:“陛下猜不出来吗?他们都是在商量谋反呢!”
  • 四川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作品选
  • 杨代欣,1949年生,四川成都人。四川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书协五届、六届教育委员会委员,四川省书法学会副会长、四川省民俗学会副”秘书长、成都武候祠文博研究馆员。
  • 平昌县宋代小宁城遗址
  • [巴蜀文化]
    《蜀鉴》引李膺《益州记》引“僚人入蜀”条解析(蒙默)
    “眼睛崇拜”与“蜀”字的关联(彭元江)
    [文化透视]
    小议《成都龙泉驿百年契约文书》中的地名、人物、税赋、计量问题
    成都东山土地租佃关系试析——以《成都龙泉驿百年契约文书》为例(谢桃坊)
    《百年契约文书》“分关”价值之我见(屈小强)
    简论《成都龙泉驿百年契约文书》(王定璋)
    [人物春秋]
    荀彧人生悲剧原因浅析(王小蓉)
    《三国志》的叙事编排(墨非)
    “中大之父”罗家伦(下)(赵映林)
    陈独秀先生性格特征初考(黄述斌)
    [艺术长廊]
    略论陈子庄先生的绘画艺术(陈沫吾)
    《列子》中的两则歌唱家故事(杨婉琴)
    [文苑漫步]
    陆游与沈园(李殿元)
    《诗经·蒹葭》的企慕情境与歧解(钱玉趾)
    小议薛涛的爱情观(汪辉秀)
    李白《静夜思》别解——“床前明月光”之“床”及诗人之坐卧(孙永岷)
    《诗经》中的彩虹(子娟)
    桃源山居赋(何崝)
    虞美人·沐川(谢桃坊)
    [论语说文]
    瑕既掩瑜须琢磨——读《唐诗宋词小状元》(曾任教)
    从“右传”说到书联与题款(张绍诚)
    是给郭沫若的回信吗?(邵建新)
    [史坛纵论]
    南宋攒宫寺院的创建背景(成荫)
    汉代入迁河西地区移民问题探析(葛姗姗)
    [文史杂谈]
    论孔子的知行观(江玉祥)
    卖糕人语(任云)
    漫谈古人的“趋”礼(谢芳琳)
    话说“幕僚”与“幕友”(赵元尧)
    从敦煌写本看唐代性文化——基于唐代婚姻文化的视角(张增如 欧居湖)
    《老学庵笔记》中的蜀地民风(阮怡)
    科举时代的『元』(陶易)
    略议所谓玉器或玉兵时代(碧莲)
    民国时期对三苏祠的保护(王影聪)
    什邡的三位历史名人(竹间)

    四川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作品选
    平昌县宋代小宁城遗址
    《文史杂志》封面

    主管单位:四川省文史研究馆

    主办单位:四川省文史研究馆 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室

    主  编:屈小强

    地  址:成都暑袜中街42号

    邮政编码:610016

    电  话:028-86729462

    电子邮件:scwszz@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6903

    国内统一刊号:cn 51-1050/k

    邮发代号:62-48

    单  价:5.00

    定  价:3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