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论新诗第一个十年的流派畸变
  • 初期的白话新诗(1918到1921)不但在理论上而且实践中,陷入了一种困境,在很大的程度上是胡适的理论造成的。他的八不主义以“不模仿古人”为前提,传统的形象和意象,完全被当成所谓“烂调套语”:“不无病呻吟”,“言之有物”和“须讲究文法”。都是作文的起码要求,与艺术之创造相去甚远。剩下来的,就是不避俗字俗语了:“有什么话,就说什么话,话怎么说,就怎么说”。隐含着一种幻想,那就是新诗的话语的创造,是毫无依傍的。既不能师承中国古人。也不能师承外国古人。其实中国旧体诗词之所以形成了那么僵化的体制,多少年来一直那么强调流派的依傍和师承,并不完全是因为诗人们的昏庸、糊涂,而是因为任何诗歌话语的艺术创造都十分艰难,任何风格、流派都不能不是长期的积累的结果。
  • 论冯至四十年代的思想、创作的转变
  • 三十年代中期,冯至从德国回到祖国。在他回国以后的文字中,他多次写到“决断”的重要性。冯至为什么强调“决断”?“决断”对冯至来说具有更深长的意味。冯至的十四行诗,不少处写到了“路”。第三首“有加利树”中“你无时不脱落你的躯壳,/凋零里只看着你生长;雇阡陌纵横的田野上,/我把你看成我的引导”;第七首写到“分歧的街衢”;第十六首中的“蹊径”;第十七首中的“生命的小路”和“活泼的道路”,第十八首中“黄昏时来的道路”;第二十六首“我们天天走着一条熟路/回到我们居住的地方/但是在这林里面还隐藏肼多小路,又深邃,又生疏。走一条生的。便有些心慌,/怕越走越远,走入迷途。”
  • 论孙大雨对新诗“音组”说创立的贡献
  • 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了《孙大雨诗文集》,包括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创作的新诗;第二部分是作者历年来所撰写的有关诗歌理论和莎剧翻译问题的论文或随笔;第三部分是作者精心翻译的英文名诗。尤其是收入了孙大雨曾在香港失陷时被焚的《论音组》(约写于1940年前)和较难读到的发表在复旦学报上的《诗歌的格律》。这就使我们对于孙大雨在新诗史上的重要地位有了新的认识,正如陈子善所说,“作为新月诗派的一个杰出代表,他的新诗理论和创作以及翻译成就都独树一帜,终将获得越来越多的中外的研究者的重视和承认,在中国新文学史上重新定位。”这里从诗史地位、理论内涵和创作影响等角度论孙大雨对新诗“音组”说创立的贡献。
  • 从哲学源头看中国戏剧的晚成
  • 欧阳祯人在“从阴阳五行看中国戏剧何以晚成”一文(《武汉大学学报》2002/2)中认为:阴阳五行思想为中国自然哲学的源头,其彼此牵制、调和矛盾、循环往复的机制,演化为一种思维模式左右了中国人的思维、行为方式,并导致中国戏剧的晚成。由于儒家伦理教化的真正落脚点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个体意志的追求都是为了光宗耀祖,追求的内容又都是在“四书五经”的指导下去作君主的忠实臣民,这就抽去了个体意志的自由、多样性。没有意志的这种前提,戏剧的生成是完全不可能的事。阴阳五行思想的本质是在变化、在冲突中求稳定。其内核是“中和”。
  • 世界第一部中国文学史
  • 李明滨在“世界第一部中国文学史的发现”(《北京大学学报》2002/1)一文中说:自从郑振铎编《插图本中国文学史》提出英国人翟里斯编的《中国文学史》以后,国人一般都把“第一本”的荣耀归于它。不过,在俄国汉学家李福清的著述中早已提出异议,认为“第一本”中国文学史的作者应该是俄人王西里。1987年笔者在苏联作学术考察时,有幸在喀山大学图书馆珍本部看到一部初版的《中国文学史纲要》。大32开计163页。译成中文当有十多万字。由圣彼得堡斯塔秀列维奇印刷所1880年出版。
  • 比较:隐喻思维的核心机制
  • “比较”是人类思维和认知的一种基本方法。不言而喻,它是一种隐喻的认知方法;事实上,这也是认知的隐喻本质所决定了的。但要指出,“比较”方法是有局限的。首先,“比较”只是一种中介工具而非终极目标。不仅如此,“比较”很难具有充分的“合法性”,它涉及知识的选择、压缩、强调、组合、筛选、过滤,因此必然会产生认识偏差,由此类推、映射的知识也未必牢靠。对此,前人不乏清醒的认识。用隐喻研究术语来说,即:“视焦”的定位、对研究对象特征的“筛选”与“过滤”等等难免造成合法或不合法的“误读”,同时隐喻思维取得“理据性”之后便不得不扬弃自身而让位于逻辑—理性。因此,“比较”只是一种有待扬弃的认识中介。
  • 鲁迅、胡适文学史方法论比较
  • 文学史方法论反映着学者治学路数的风貌,它是学者之间相区别的根本标志。相对而言,鲁迅、胡适文学史方法论异多于同。同的一面:鲁迅、胡适受旧学习染极深,两人对清代乾嘉考据方法与传统都极为谙熟,因此两人均沾溉了朴学余泽。不同的一面:主要表现为他们各自对旧学方法的超越。鲁迅对清儒家法的继承与超越可以《中国小说史略》为代表。书中所表现出来的对勃兰兑斯理论的接受、重史识、重审美批评等因素都表明鲁迅的方法论对旧学的超越。但鲁迅治学方法与胡适相比,传统因素较多。鲁迅只是在一定程度上对西方理论作了借鉴,并非是根本性的输入西方观念。
  • 本世纪中国文学将产生七种“位移”
  • 陈辽在“回眸:新中国文学52年”一文(《徐州师大学报》2002/1)中认为:进入21世纪,我国的社会生活、人们的价值观念正在或即将发生巨大变化。市场经济对文学产生了新需求。于是,我们不能不从社会生活的新发展、价值观念的新变化的角度来考虑对21世纪中国文学的重新定位问题。简要地说,21世纪的中国文学将出现如下“位移”。1.文学的载体,目前主要以印刷品即书籍的形式出现,而在新世纪,随着网户的增加,以网络为载体的网络文学,在文学总量中的比重将进一步增加。
  • “中学”、“西学”与历史文化传统
  • 何兆武在如题一文(《学术研究》2002/1)中指出:学或科学,作为纯粹理性产物的知识,本无所谓中西之分,而只有真伪或正确与错误之分,也有精粗与高下之异,但无本质之别。用通俗的话来说,亦即真理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而过去人们所习惯称之为“中学”与“西学”的,大多并非是什么学术理论本质上的不同,而只不过是不同的历史文化背景下所积淀的价值观或思想习惯的不同。历史文化只不过是一种人为的方便设定,习之既久,似乎也就成了自然(天性),但它毕竟是不断地改变着的。至于不同的历史文化所积淀的心态,则可以千姿百态、千别万殊,很难判定期间有什么真伪或高下之别。
  • 钱钟书的《文选》评点
  • 钱钟书的《管锥编》是现代学术史上的一部奇伟之作。书中对《文选》所录篇章以及其外的佳构秀句所做的赏析评点,进而所引发的理论认识,随处都令读者感受到义吐光芒,理蕴幽深的魅力。他紧紧地扣住文学作品本身,以自我独有的悟性,勾玄取奥,直入神髓。他广征博引外国的与古人的理论与实证,或用以诠释体认所评析的作品,或赅旧而知新,熔铸自己的理论观点。钱先生的评点,总是在练择中外,比较今古之中,深入一步,高出一楼。他所调用的前人成果,博雅丰赡,几乎令人目不暇接,却是同他本人的妙见卓识,互为渗透,乳水相融,而毫无炫耀牵强之嫌,使人享受无尽的学术快乐。
  • 诗歌写作的功能性变化
  • 王光明在《中国社会科学》2002/2,“论90年代的中国诗歌”一文中说:直至80年代,20世纪中国诗歌的主题一直是比较单纯和明确的,读者的阅读期待也比较集中,但到了90年代,它变得复杂多了。现实已不只是外部侵略和本土暴政中的焦虑与绝望,而是后威权社会无处不在无所不在的压迫力量;诗歌在财经挂帅的市场社会,也已被放逐到边缘的边缘,许多人对它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这不只是诗的语境变了,也是诗人和读者对诗的意识发生了变化,对语言与存在关系的认识发生了变化:诗是一种行动的语言,一种改造社会的工具,还是个人与存在的一种对话,一种思维与想象的言说?
  • 文学理论的自性危机
  • 杨飚在“文学理论的自性危机与合法化困境”(《人文杂志》2002/2)一文中说:作为一门人文学科,文学理论有其别于科学的特性,此即文学理论的自性。文学理论命题大都是不可实证与欠客观的,大量表述着文论家主观的文学思想与兴趣,乃至整个信仰,因而属于价值论范畴。其知识合法性依据主要不在于可实证性与客观科学性,而在于所表述的文学理想本身的现实意义与审美价值的高下等。有的推进文学理论现代化的学者提出,文学理论为了自立,为了避免政治意识形态的干扰,免为其附庸,文学理论应该科学化,成为一门独立自足的科学。
  • 20世纪中国文学的核心矛盾
  • 宋剑华在“阶级性与人性:百年中国文学一对奇妙的矛盾组合”(《津社会科学》:2002/2)一文中指出:由于中国现代文学价值转换的内在要素之一,就是以阶级群体意识全面取代个人理性意识,所以从20世纪20年代末开始,无产阶级文学运动兴起后发动的第一场战役,便是对“五四”人文精神的彻底清算。从此以后。人文关怀的价值理念逐渐被淡出了文学艺术的表现领域,而阶级斗争观念则成为中国现代作家神圣不可动摇的坚定信念。通过对近百年来中国文学的回顾,我们最深刻的感受就是:20世纪中国文学加盟于政治并成为阶级斗争的工具,完全是一种历史的必然。中国现代文学既然选择了政治意识形态作为自己人生观的思想归宿,那么它听命和服从于政治斗争的要求而自觉放弃自己的艺术立场。
  • 要尊重内行与学术性
  • 陈来在《学术月刊》2002年第1期刊载的访谈文中指出:我认为,现在学术界的一个大问题就是不尊重内行,由此滋长了一种浮泛的学风。流风之下。使很多人产生这样一些错觉:以为一个人很容易就可以成为“万人敌”;以为在国外学了“××研究”之后,就可以随意进入任何学术领域,就可以轻蔑这个领域的学统与训练。这可能吗?我们主张广泛吸收世界文化的营养,开拓研究的视野,学习西方新理论、新方法,但是,无论如何,吸收西方学术新知一定还要回到每个学术领域的具体研究上来。
  • 古典文论资源与马克思创作论——一种阐说维度的尝试
  • 本文是笔者正在进行的“新编马克思文论教程”研究课题之一部,直接意图想引进中国古典文论资源,以充实和更新马克思创作论方面的教学内容。本文的方法主要是基于如下认识。
  • 审美直觉说在20世纪中国文论中的演化
  • 从柏拉图到普罗提诺,“审美直觉”概念已有了雏形。柏拉图的“迷狂”、“静观”、“灵感”就有直觉把握美本体的意味;而普罗提诺把审美感觉从一般感觉活动中区割出来以及审美内视等概念的发明,隐约可见康德至克罗齐直觉说的滥觞。中世纪文论受基督教哲学的孕育,产生了“文学创造”的概念,把关注焦点从外部世界转移到主体内心世界。无论对神的感知,还是对美的事物、美的本体的主观感受,领悟者的直觉领悟都至关重要。神秘主义者理查德对“沉思”类型与层次的精细区割,以及奥古斯丁对节奏作为主体感知的一个属性的认定,都标明中世纪文论转向主体的趋势。
  • 论90年代的知识分子立场写作
  • 本文重新检讨了90年代“人文精神”讨论的意义及缺失,对这一思潮影响下的文学创作进行了系统分析,指出:以张炜、张承志、韩少功、李锐等为代表的知识分子写作群体自觉承继了鲁迅精神,在市场经济的时代里承担着道义和责任,坚守着知识分子的批判精神,是90年代最富人民性的写作群体,他们精神上的不问断求索和拒绝市场订货的写作态度依然保持着文学创作的尊严。这种姿态标志着一种不受外力干扰、独立于政治话语的写作的诞生,这是我们文学的复兴之梦。
  • 文学媒质的变化与当代文学的转型
  • 中国当代文学在20世纪末期进入了一个媒质转换的时代。所谓媒质的转换,是指文学作品借以固定、传播的媒质的转换,它包括媒质的种类、制作和传播方式的变化等等。从起源至今近3000年的历史中,文学先后经历了口传时期和书面时期。后者又根据书写材料的差别,先后经过了甲骨、金石、丝帛、竹简和纸张的书写与传播时期。而印刷术的发明和运用,又在书写时期开辟了一个新的时代,它与近代以来的机械工业的发展相结合,使文学作品的传播告别了手工抄录的时代,大大加快了传播的效率,推动了人类文明的发展。人类文化和文学的历史表明,文学的媒质在其发展中并不仅仅体现为工具作用,它还大大推进了文学的观念、文学的接受者、文学的形式乃至文学语言的变化。
  • 故事的传奇性与精神上的反传奇——对池莉20世纪90年代小说创作的透视及反思
  • 池莉这个名字是伴随着《烦恼人生》、《不谈爱情》、《太阳出世》、《冷也好热也好活着就好》在80年代后期的出现才被熟知和广泛接受的,而事实上在此之前池莉已经有过为数经年的创作甘苦。是这组作品非同寻常的意识倾向,文化意味及审美特征将池莉从她自己的创作历史和新时期小说创作的大背景中凸显出来,受到了大家特别的注视。盛名之下的池莉没让喜爱她的人失望,在90年代,池莉的小说创作在数量和影响力上都是惊人的。《你是一条河》、《青奴》、《你以为你是谁》、《绿水长流》、《闻鸡起舞》、《来来往往》、《小姐你早》等作品在90年代相对沉寂的文坛带来一波又一波的冲击。
  • 玄学背景下阮籍、嵇康之比较
  • 魏晋名士们既有相似的一面,又有各自学养结构、性情意趣等多方面不同的特点,这正是构成一种时代思潮丰富性和深刻性的重要原因。因为异口同声千人一面,即使是大规模的群众运动,参与者更多受到外力的裹挟,易失去独立思考和主体意识。因此,前者可以在思想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而后者之结局,却往往残剩一片劫馀的狼藉。玄学思潮中,阮籍和嵇康最引人注目,一则因其感受到最为深沉的压力和痛苦,这种压力和痛苦将他们推向玄学领袖的地位,同时这种压力和痛苦也令后来之“士”感同身受,在面对政治高压时,阮、嵇两种应对态度,容易令人产生共鸣;另则因其才学拔出流辈,且有较多作品流传至今。
  • 基调与特色:20世纪末的西方文论
  • 美国著名文艺理论家艾布拉姆斯(M.H.Abrams)在《镜与灯》一书的导论中,曾经将西方文学理论概括为四种主要学说:摹仿论(mimetic theories)、效用论(pragmatic theories)、表现论(expressive theories)、客体论(objective theories).艾布拉姆斯的见解对我们很有启示意义。
  • 论全球化图像表达中的本土文化
  • 随着图像媒介的全球化发展,本土文化不可避免要受到图像媒介表达的影响。从图像表达来审视文化的全球化与本土化之间的关系,就成为文化交流过程中的重要问题,也是当代文化理论思考的要点之一。本文认为,全球化图像媒介介入本土文化之后所发生的变化,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1.本土文化和全球化图像表达系统之间从线性表述的因果关系转换成为对比和映衬关系,2.全球化图像表达系统中的不同本土文化之间从实在关系转换为想象关系,3.文化问题的重心从文化表述转化到文化交流过程。
  • 蕉风椰雨中的华文薪传——兼谈海外华文文学的“宏大叙事”与史诗体式
  • 《菲律宾不流血的革命》是20世纪菲华文学中较为特殊的现代史诗型作品,1989年发表以来,为菲华文学赢得了很大声誉。本文由此认为:一、《菲》对于海外华文文学的固有题材与传统主题是一个重要拓展与突破。二、《菲》发表后所获得的成功,显示着华文文学地位的提升:既表明华文文学在所在国的文学地位的提高;也表明在世界华文文学界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同。三、《菲》的史诗体式使中国诗歌古已有之的叙事传统在菲华文学中得到了复活,并为海外华文文学乃至世界华文文学提供了一种以古老的艺术形式表现现代“宏大叙事”的成功范例。
  • 《文艺理论研究》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文艺理论学会 华东师范大学

    主  编:徐中玉 钱谷融

    地  址: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

    邮政编码:20006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54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152/i

    邮发代号:4-323

    单  价:10.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