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语的野花”——远观托马斯·布朗爵士的《一位医生的信仰》
  • 《一位医生的信仰》是英国17世纪博识家托马斯·布朗爵士的代表作。本文隔着遥远的时空距离对其进行观察,力求探索其所呈示的一位个体思考者的精神空间,并归纳出一些仍具有相关性的意义。具体讲,从现今中国读者角度看,布朗在西方现代化较早阶段对于个人内部空间的注重、对于个人阅读对象的扩展,以及在以开放心态对待新兴自然科学的同时仍不失宗教情怀等几个方面,仍值得我们重温。
  • 没有爱情怎么办?——露西·斯诺的艰难选择
  • 《维莱特》的女主人公露西·斯诺是在孤独的境遇中、不利的社会环境下仍然坚持就业、坚持自我教育的新女性形象。夏洛蒂·勃朗特的这篇小说,貌似描写浪漫爱情,其实是探索女人在维多利亚时代没有爱情怎么办。露西的选择非常不易,因为她是一个边缘人,而且是集老小姐、自食其力者和文艺女青年三重身份为一体的边缘人。文章从讨论露西的多重边缘身份入手,分析露西如何通过职业的发展和艺术的凝视,来反抗被压制、被禁锢、被边缘化的命运,塑造新型的女性自我,创建新的欲望语言。
  • 温德姆·刘易斯的“敌人”形象及其文化意义
  • 作为英国本土催生的唯一现代派运动“漩涡主义”的创立者,温德姆·刘易斯在英美现代主义文艺发展史上地位特殊,影响深远。但他在一战后的文艺创作和批评实践中,却与主流现代主义分道扬镳,成为其“敌人”。这一突变发人深思,引人入胜。本文拟梳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刘易斯以“敌人”公众形象对当时主流现代主义作家作品进行无情批判的过程,特别是他与“斯泰因阵营”和“布鲁姆斯伯里小圈子”的恩怨,并从性格剖析、内外因结合说以及艺术家的使命这三个维度来探因这一“敌人”现象。这一现象业已积淀为一个文化符号,从中可以理解刘易斯研究何以会在20世纪末以来东山再起,也可以窥见现代主义文学的纷繁复杂性。
  • 乔治·爱略特小说中的铁路意象
  • 英国铁路在19世纪40年代以后才真正在人们的生活中产生较大影响,不过这并不妨碍爱略特将火车、铁路等带入那些发生在30年代甚至更早时期的故事里。作为19世纪工业发展的标志性产物,火车、铁路等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也作为一种符号产生了深刻的文化意义。铁路的扩张给传统的农业经济带来了潜在的威胁,高速推进的政治改革让爱略特对改革的速度产生了疑问。加快的生活节奏、火车旅行带来的人与人之间的疏离和文化上的“无根性”则让爱略特对西方文化的出路感到怀疑。铁路虽然在小说里只是若隐若现,但对它的解读却可以帮助我们了解爱略特对铁路的文化意义的认识和对工业文明以及西方社会的思考。
  • “克里特岛”上的两个撒旦——论“赫尔墨斯插曲”在济慈长诗《拉米娅》中的作用
  • 西方学界习惯上把英国浪漫主义诗人济慈的叙事诗《拉米娅》的开篇部分称为“赫尔墨斯插曲”,并且认为受到弥尔顿的影响,《拉米娅》中的美女蛇“拉米娅”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变身成蛇诱惑夏娃的撒旦的化身。而本文则首先试图通过揭示“插曲”中的赫尔墨斯与《失乐园》中的撒旦的相似性,发现学界长久以来忽略的、潜藏在《拉米娅》文本中的第二条蛇:赫尔墨斯;进而,通过比较这两条“蛇”的异同,展示济慈创作“赫尔墨斯插曲”的目的:代表男权和神权之蛇的赫尔墨斯如何在爱情考验中胜过了代表女性和人性之蛇的拉米娅。通过对比分析和多重解读,最终使得《拉米娅》这一英国版的“白蛇传”能够在更为广泛的层面上揭示人类的命运和困惑。
  • 纪念王佐良先生诞辰百年全国学术研讨会
  • 传统与创新是学术研究中的核心问题,创新是研究的意义所在,传统则构成了创新的基础。而在处于本土文化与外来文化双重视野交织中的外国文学研究中,这个问题表现得更为复杂,它不仅涉及到对占国际主导地位的西方理论视角的采纳与反思问题,同时也涉及到外国文学研究在本土文化中的定位以及对研究立足点的反思。
  • 戈尔丁的小说“神话”观
  • 英国小说家威廉·戈尔丁在创作的不同阶段提出用“神话”一词指称他的小说。他的小说“神话”观提示出小说和神话的共通之处:表现经验的本质性和整体性,具有神话思维的特质和传递先验的价值。他的创作实践充分体现了这一观念。戈尔丁的小说“神话”观也阐释了小说的体裁意义,即小说能够表现生命经验超出人类理性认识的内容,从而突破人类理性的有限性,使之实现认识越界,感受到生命的全部真实。
  • 埃莉诺与玛丽安的“趣味之争”
  • 在《理智与情感》一书中,埃莉诺与玛丽安的“趣味之争”折射了18世纪英国情感主义思潮的复杂性,而这种复杂性与英国中产阶级的发展密切相关。一方面,情感与善感是中产阶级提升自身文化地位并使之合法化的重要途径之一;另一方面,情感主义的过度发展却会导致社会失序,不利于中产阶级的稳定发展。有鉴于此,奥斯丁把“心智培育”提到了一个较高的位置,希望以此形成正确的“趣味”判断,并有效调和激情与理性、利己与利他、个人与社会之间的对立。埃莉诺与玛丽安的“趣味”之争看似无足轻重,却折射了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英国中产阶级修正自身极端自由主义的倾向,以及着眼于整体发展的文化诉求。
  • 玛格特·汉尼曼与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
  • 本文是首篇比较全面地研究英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家玛格特·汉尼曼学术成就以及她与文化唯物论独特关系的论文。文章首先论述了汉尼曼的思想学行,总结分析她在英国左翼运动史、英国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学以及布莱希特的戏剧等三个领域取得的斐然成就;既而揭示出其文学批评特色:一方面持守传统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历史分析方法,另一方面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新兴的文化唯物论批评在20世纪80年代的兴起。本文还指出,由于她毕生持守老左派的政治路线和立场,导致后世的相关研究著作忽视了她对文化唯物论的开拓性贡献。
  • 视差
  • 西方学界通常侧重于对静态下的视角做出界定与研究,拉康则在欲望阐释的基础上将视角与凝视紧密相连,而齐泽克强调的是视角在不同背景上的动态变化,即视差转换。视差包含视角及其位移。视角不但与方法论、认识论和本体论有关,亦构成了文学的陌生化概念的认知前提。在齐泽克看来,不同视角之间的差异,就是视差鸿沟。驱使主体的视角在同一个客体上位移或在同一现象的不同侧面之间做视差转换的是对象a。由于视差之见的前提是被视为核心的不可能性的对象a,主体与客观世界的关系便总是处于错位的状态之中。
  • 空间
  • 20世纪90年代围绕“空间”问题的跨学科研究的崛起质疑了先前时代主导的时空观。在“空间转向”的大背景下,空间理论的发展促进了与时间话语相抗衡的空间地理话语的兴起。无论是列斐伏尔的“空间生产”、福柯的“权力空间”、詹姆逊的“超空间”、哈维的“时空压缩”,还是苏贾的“第三空间”,都致力于重新发掘空间本身的价值与内涵,也更加关注人类在空间维度中的生存与发展。空间理论为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文学的研究提供了新的理论平台,文学的空间批评也在空间理论家和文学批评家的不断探索中呈现多元化的发展态势。
  • “文学与风景”全国学术研讨会通知
  • 风景是人走入历史后的一种建构,是可见的、可经历的自然。风景可作为空间形体被感受,又可作为图像来描述。它既有自然物质的一面,又承载着文化社会的印记;既是感知、想象、情感投射的空间,又是政治经济权力运作、再现的场域;既是审美、道德、科学反思的对象,又是思想观念的反射。在风景的历史进程中,它或表现为对现实的超越,或被理解为社会标准对自然的介入,或被看作战胜自然的标志;随着历史的发展它成为审美对象,而风景审美的方式又影响着对自然的理解。
  • 空间与界限——里尔克《杜伊诺哀歌》第八首中的“敞开者”
  • 本文基于《杜伊诺哀歌》第八首,探讨里尔克的“敞开者”概念以及与此相关但不等同的“世界内在空间”。前者是除“敞开”之外再无界定可能性的“纯粹空间”,它对知晓自身局限性的常人是封闭的。相对人类所处的“被阐释的世界”,“造物”的存在则是无边无际的,不受讲究区分、是否等意识的拘束和限制,尽管无论人还是动物都有上下等差和临界状态。第八首哀歌中的人兽对比,与其说是呼吁回归,毋宁说是意在批判。在里尔克看来,若想拯救《祈祷书》、《马尔特手记》等作品中抨击的现代世界,出路在于以诗的语言营造“世界内在空间”,构建一个扬弃时间线性、消弭包括生死在内的各种界限的大一统空间。
  • “漫游”与“迁徙”——歌德《维廉·麦斯特的漫游时代》中的文化空间关联
  • 本文从“文化”概念的基本内涵出发,探究歌德小说《威廉·麦斯特的漫游时代》中“漫游”和“迁移”对于小说的文本结构意义,透视其社会文化功能,挖掘老年歌德在社会转型时期以文学方式对人的生活和生产方式转变的必要性所进行的思考,探寻这些思考的基本脉络以及蕴藏其中的文化观和价值观。分析表明,在以“漫游”和“迁徙”为主导的文化思考中,歌德追求的不是二元对立,而是以“断念”为基础的互补和综合;展现的不是唯一性,而是多样性。他在指出新时代带来的危机的同时,尝试建构机遇和可能,并用独特的艺术形式,勾画出了一个文学乌托邦。
  • 替代与悖逆——《养子》中的邪恶美学
  • 内容提要:论文以德国作家克莱斯特的短篇小说《养子》为研究文本,探讨了小说对启蒙文化教育理念提出的质疑。《养子》以一个市民家庭的俄狄浦斯式悲剧隐喻了文化对自然本性的驯化过程。从被驱逐的儿子到自戕的父亲,小说呈现了身处理性文化中的人的异化倾向。“养子”可以被理解为一种被扭曲的第一本性,健康善良的“父亲”(理想的人)试图将养子教化成一个有修养的文化人,然而这种教化却缺乏真正的说服力,在杀子的过程中,父亲也抹杀了自己代表的文化理想。
  • 历史反思与德国新身份构建:施林克“代际小说”研究
  • 内容提要:对德国历史罪责问题的反思不再是罪责追问问题,而是德国人在新历史语境下如何实现认同感的问题。施林克的作品融合历史书写与现实关怀,在小说中设计不同类型代际人物形象,借以阐述德国代际之间罪责感传承以及其中的衍变,从而在通俗小说中言说严肃的历史命题。本文以德国家庭/代际小说类型框架为基础,选取《朗读者》、《销声匿迹》和《回归》为分析对象,阐述施林克如何以文学的特有气质实现既克服历史包袱同时又保存历史记忆的双重效应。
  • 表象的灾难:论保罗·策兰诗学的发生
  • 本文讨论奥斯维辛之后重要德语诗人保罗·策兰诗学的发生之源。策兰回应历史事件的主要方式,即是在作品中以被灾难标记并改变的语言与形象,去颠倒、阻断、撤销纳粹意识形态所宣扬的事态可直接表象性以及语言对事件在场的召唤之权能。本文并不阐释具体的策兰诗作,而仅仅保持为对策兰诗歌发生之基底的勾勒,尝试去理解后奥斯维辛艺术与诗如何突破纳粹对世界的过度表象,突破词与对象一一对应的关系,从而走向先验统觉破裂之后的表象自身的间距。策兰对陌异者的期许,暗示总体化灾难之后的诗歌要求言说主体摒弃对灾难的自然态度,从话语法则的内在变更入手进行诗化创造。
  • “君主镜鉴”还是“修养小说”?——从体裁史角度看维兰德小说《金镜》对《赵氏孤儿》的接受
  • 元杂剧《赵氏孤儿》作为18世纪传入欧洲的中国戏剧,在当时欧洲知识文化界产生了广泛影响。在18世纪德语文学作品当中,接受并化用“赵孤”题材的一个例子,是克里斯托弗·马丁·维兰德的小说《金镜》。本文试图从维兰德小说的文学形式入手,从体裁史角度考查《金镜》中“梯方成长故事”所体现的“君主镜鉴”与“修养小说”两种文学体裁的特征,并发掘这两种体裁传统在“梯方成长故事”中此消彼长的张力关系,以及由此折射出的18世纪下半叶德国文学的个体化与市民化倾向;以此为基础,进而分析“赵孤”题材在“梯方成长故事”中与以上两种文学体裁传统的具体结合方式,为研究维兰德对于《赵氏孤儿》的接受提供新视角。
  • 弥尔顿对史诗传统的颠覆与改写——论大卫·昆特的新著《〈失乐园〉之内》
  • 内容提要:大卫·昆特的新著《〈失乐园〉之内》以弥尔顿与荷马、维吉尔等传统史诗诗人的对话与弥尔顿独特而不可复制的个人才能互为经纬,对《失乐园》展开百科全书式解读,指出弥尔顿在《失乐园》里结束一个史诗传统的同时开启了另一史诗传统,由此将弥尔顿的史诗创新推至前所未有的高度。本文探究这部新著如何通过细数《失乐园》与史诗传统的互文范例而索隐弥尔顿的史诗设计,以揭示弥尔顿对史诗传统的颠覆与改写,从而一展昆特对弥尔顿史诗研究的革命性贡献。
  • 《外国文学》封面
      2008年
    • 01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