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莱斯利·马蒙·西尔克:美国印第安文化的歌唱者
  • 本文研究莱斯利·马蒙·西尔克,一位被收录进《诺顿女性文学史》里最年轻的女作家。本文的第一部分主要介绍西尔克的作品以及评论界对她的评价,旨在强调西尔克作为美国印第安女作家的独特身份。第二部分研究西尔克的著名短篇小说《黄女人》。文章使用生态女权主义的批评方法,试图探究及评价西尔克作品中自然的重要性以及它在女性寻找身份时所起的重要作用。文章旨在证明在对西尔克这样的美国印第安作家进行研究时,不应将研究的视角局限于印第安文学,他们对于自然文学乃至整个美国文学的贡献都是需要重新估量的。
  • 黄女人
  • 我的腿和他的紧贴在一起,感觉湿漉漉的。从落叶松和柳树间的空隙里,我看着太阳慢慢升起。体形娇小的棕色水鸟飞到河边,从河泥上轻巧地跳过,在白碱色的地面上留下了一个个褐色的小脚印。这些鸟儿在水里静静地游着。我可以听出来,几乎就在我的脚旁,有一些水流湍急的狭窄弯道。河水流过时,发出啪啪的水泡声,洗刷着那些长得参差不齐的绿色苔藓和羊齿叶。我看了看身边的他,整个身子裹在一个铺在白色河沙上的红毯子里。太阳已经升到柳树尖上了。我斜着眼清理了一下藏在脚趾缝里的沙子,最后看了一眼还在白色河沙上熟睡的他。
  • 男性气质与性别政治——解读伊恩·麦克尤恩的《家庭制造》
  • 《家庭制造》选自伊恩·麦克尤恩1975年发表的短篇小说集《最初的爱情和最后的仪式》。在男权社会中,对个人的规训往往以真理的名义行使权力之实,导致男性的内心焦虑与变态。这个短篇通过暴露主人公的言行,对传统的霸权性男性气质和逻各斯中心主义进行挑战和颠覆,揭示了其对非主流男性及女性的压制,并在小说结尾促使读者反思这一理想化的男性气质的本质,寄期望于建构新的男性气质体系。
  • 家庭制造
  • 我现在能看见耀眼灯光下我家狭小的浴室,康莉坐在浴缸的边上啜泣,浴巾从她的肩头垂落,而我一边把面盆注满热水一边吹着口哨得意洋洋地唱着猫王的那首“泰迪熊”。我能记得,我总能记得那水面上旋转直下的来自床罩流苏上的绒毛,但直到最近,我才完全明白假如说这是一个特定阶段的结束,假若人生的各个阶段可以有始有终的话,那可以说是雷蒙德占据了我的少年和成年。如果对人生各个阶段来说没有什么起点和终点的话,那我真要坚持说这个故事是关于雷蒙德的,而不是关于贞洁、做爱、乱伦和自虐。那么让我以告诉你这是一个反讽来开始这个故事,因为到故事的末尾种种原因会不言自明——你得有耐心——其讽刺意义在于不是别人正是雷蒙德想让我意识到自己还是个处男。一天在芬斯伯里公园,雷蒙德向我走来,把我引到月桂树丛边,然后在我面前神神秘秘地先弯曲而后又伸直他的手指,同时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不知所措地看着他。然后我也学他先弯曲而后又伸直我的手指,我知道我做对了,因为雷蒙德的眼中闪耀着兴奋的光芒。
  • 《文学翻译的理论与实践:翻译对话录》
  • 中国文学翻译最早可追溯到六朝时期,较为系统地译介外国文学则是近一个世纪的事。在这一个世纪中,一代又一代的译家奉献了大量优秀的文学翻译作品,为吸取外国文学养分,促进我国文学的发展,增进中外文学、文化的交流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近二十余年来,我国翻译界日益重视对这些宝贵经验和独特见解的整理和思考,一些译家和翻译研究、教学工作者还对文学翻译进行了理论探讨,出现了一批重要的成果,如王佐良的《论诗的翻译》、许渊冲的《翻译的艺术》、张今的《文学翻译原理》和申丹的《小说文体学和小说翻译》等,为我们研究文学翻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 《加西亚·马尔克斯传》
  • 海明威说过,作家的最大不幸是童年的幸福。我们可以不赞同这样的说法,却无论如何不能否定童年对于一个作家的至关重要。前不久,中国读者耳熟能详的哥伦比亚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在二十几个西班牙语国家同时发行了自传《活着为了讲述生活》,从而又一次郑重地宣扬了童年的神奇、童年的重要。他在这本凡579页、洋洋数十万言的自传中,再一次迷醉般地游历了记忆的天堂:远逝的童年。
  • 《阿拉伯语与阿拉伯文化》
  • 文化语言学是兴起于80年代中期的一门新学科,是研究语言和文化相互之间关系的学科,是语言学和文化学的交叉学科。文化与语言既密切联系,又相互区别。语言是一种文化,而且是最初始的文化,但只是文化的组成部分,文化的一个方面,而并非它的全部。语言与文化既是部分与整体的包含关系,又是形式与内容的制约关系。因为一切文化知识都是依靠语言来记载与传播的,即使是属于文化物质层次的现象,也只有通过语言的命名、阐释,才有意义。语言虽是一个内涵相对确定的概念,但其外延、使用范围却极其广泛,它涉及从古到今、从内到外的一切文化现象。所以人们通常把语言称作文化的载体,是反映民族文化的一面镜子。对语言与文化进行综合性的研究,其突出的优点是将语言置于得以产生、存在与表现的具体文化背景之中,从而使人感受到它的活生生的语言,是在一定的社会环境中载负着具体文化内容的语言。这种研究显然对语言教学,尤其是外语教学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 《普里什文文集》
  • 普里什文(1873—1954)是20世纪俄罗斯文学史上极具特色的人物。世纪之初,他是作为怀有强烈宇宙感的诗人,具有倾听鸟兽之语、草虫之音的异能的学者步入俄罗斯文坛的。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文学创作中,虽历经俄罗斯文学发展历程中批判现实主义的衰落、现代主义的崛起和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繁盛,却始终保持个性化的艺术追求。他的创作不仅拓宽了俄罗斯现代散文的主题范围,而且为其奠定了一种原初意义上的风貌。
  • 《惨败》
  • 200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凯尔泰斯·伊姆雷1929年11月9日出生于布达佩斯一个犹太人家庭。1944年他刚满十五岁时,被纳粹投入波兰奥斯威辛集中营,第二年又转入德国布痕瓦尔德集中营。1945年5月获救。他十九岁时开始在布达佩斯一家报社当记者,1951年被解聘,从此靠翻译和写作谋生。他翻译过尼采、霍夫曼斯塔尔、弗洛伊德、维特根斯坦等德语作家的著作,并曾荣获包括德国布兰登堡文学奖在内的多项国际文学奖。1975年他开始发表长篇文学作品,处女作《无命运的人生》描写了他在纳粹集中营的经历。但这部自传体小说发表后并没有引起多大反响,直到1988年和1990年《无命运的人生》的两部续篇《惨败》和《给未出生的孩子做安息祷告》发表之后,他才为世界所了解,并开始在世界文坛上占有一席之地。
  • 《道与逻各斯:东西方文学阐释学》
  • 本书研究语言的性质及其在文学创作、文学阅读中的复杂内涵。作者说:“本书所作的比较和对照,其取向并非历史的取向,而是旨在以一种批判的眼光,从某些共通的主题(它们在不同的时刻出现于东方和西方)中找出它们的共同点来。我始终不相信任何文学和文化传统的独特性主张——不相信那种把东方和西方看得如此迥乎不同,以致其思维和表达方式竟不能彼此理解,因而一种知识也就必须始终置身于另一种知识之外的看法。我在本书中决定做的一件事,恰恰是去拆除种种学术领地之间的栅栏,这些学术领地被称为领域和学科,它们被包围在学院和系所的重重藩篱之中。我宁愿向这种知识的分隔挑战,并展示某些基本的、东西方共有的阐释学关注和阐释学策略。本书中讨论的问题,最初曾以萌芽的形式在一篇文章中勾画出了大致的轮廓,那篇文章于1983年发表。”
  • 《日本近代文学史》
  • 此书是高校日语专业高年级日本近代文学史课程教材,于1992年初版发行,新版对内容进行了补充和修订。此书结合时代背景和各个时期的问题点,比较系统、简明地介绍了明治维新至20世纪60年代日本小说、评论、戏剧、诗歌各主要文学流派、同人杂志、作家及其代表作品。考虑到便于学生形象地了解代表作家的创作风格,一些垂名于文学史的经典作品在教材中均有节选的引用文。1945年前发表的引用文均用旧假名,使学生通过学习有所了解。每一章后加了必要的注释,全书最末还有对近代文学史扼要的归纳,并附有重要的思考题。
  • Selected Abstracts
  • 内米茨作品
  • 以我的小名直呼我吧——读伊朗诗人埃姆朗·萨罗希
  • 埃姆朗·萨罗希是当代伊朗的代表性诗人之一,从早年的大胆讽刺到后期的玄想哲理,从虚无绝望到浓厚的苏非神秘主义气息,从青春激进的运动者到温馨温暖的人性关爱,萨罗希的诗歌几乎刻下了他一生的轨迹。在这些轨迹的背后,我们更是可以见到伊朗广阔的生活场景,它的革命、它的青春、它的宗教,甚至还有它的复杂和它的政治。诗人是时代的歌喉,这句话用在诗人萨罗希身上也是一点不错。
  • 诗二十二首
  • 论《失乐园》
  • 尽管弥尔顿的《失乐园》早已成为英语文学中的经典,但仍有许多论者批评他将《圣经》中有关人类堕落的故事用作史诗的题材,因而缺乏作为史诗要素的英雄业绩和冒险经历。晚近的批评则指责他认可夏娃受诱惑的圣经神话,从而成为父权社会压迫妇女的帮凶。此文试图对这两种批评做出回应,认为《失乐园》的伟大和不凡之处恰恰在于它打破了传统史诗的传奇和冒险格局,使善与恶的问题、知识和自由的困惑、乐园的概念和对乐园的追求等等这些带有深刻意义的哲学和宗教问题成为这部史诗的核心,也正是这些问题使弥尔顿的史诗具有永恒的魅力;另一方面,夏娃在这部史诗中作为第一个忏悔的形象,证明恰好是女人体现出了救世主那为人类赎罪的爱,也从而说明弥尔顿比起大多数他同时代的人,无论在政治方面还是在男女性别方面,他都是一个与当时流行观念格格不入的激进思想家。
  • 清教徒的想象力与1692年塞勒姆巫术恐慌——霍桑的《小布朗先生》
  • 本文突出“莽林”对塞勒姆清教徒移民后代的宗教想象力的影响,并探讨“莽林”何以在第一代清教徒移民那里等同于“荒野”。“荒野”是他者、匮乏、危险、考验的象征,也是“山巅之城”选定的基址,但在移民后代那里,“荒野”的表达让位于“莽林”,这说明清教徒的宗教想象力发生了变化,即把神秘的他者变成了自我的一个部分,由此巫术的因素就进入了清教徒的宗教想象力。本文分析想象力的性质在塞勒姆清教徒移民后代身上的转化,探讨它与1692年塞勒姆巫术恐慌和巫术审判之间的关系,并把霍桑的小说《小布朗先生》当作塞勒姆清教徒移民后代的巫术化的想象力的一个案例进行文本分析。
  • 赫尔曼·巴尔:维也纳现代派的奠基人
  • 19世纪末20世纪初,柏林是德国自然主义文学的中心,而维也纳则以印象主义或象征主义开辟了德语现代派文学的新天地。赫尔曼·巴尔是唯一一位直接参与了这两个中心的文学活动的批评家和作家。在柏林,他是自然主义最主要的杂志《自由舞台》的编辑;在维也纳,他成为“青年维也纳”的组织者和宣传者。他在柏林和维也纳发表了一系列理论和批评文章,使维也纳现代派以创新的风格出现在德语文坛上,与柏林的自然主义形成鼎立的局面,为德语现代派文学的发展奠定了深厚的基础。
  • “沿着历史偷偷溜走”——读君特·格拉斯的《比目鱼》
  • 长篇小说《比目鱼》采用重述故事、对故事时间进行变形等叙事方法,表现出戏谑的文本风格。对故事的重新讲述取消了男性书写的权威,但没有取消男性的声音;对时间的变形则突出了被历史叙事和虚构叙事所忽视的另类真相;表达方式的放诞源于作者对人类之恶的理解,但其嬉戏和反讽精神也有积极意义——使叙事超越虚无主义和新历史主义的价值相对论,肯定了语言和重述的力量,促使读者在不断怀疑中不断自省。小说对性别问题、女性主义及人类处境皆有强烈的反思和烛照作用。
  • 耐人寻味的指代对象换位:马洛夫的小说《忆起了巴比伦》
  • 在《圣经》中,耶路撒冷是美好的象征,而邑比伦是邪恶的象征。在白人移民看来,故土英格兰是耶路撒冷,而澳洲大陆则是巴比伦。但小说主人公盖米和土著人对此的看法却正相反,因而在这不同的两类人眼里,耶路撒冷和巴比伦这两个象征所指代的对象换了位。马洛夫在小说中生动细腻地展现了这种换位现象,并巧妙地借用《圣经》中的思想,暗示在经历了尖锐种族对立所造成的创痛并对其深刻反思之后,澳大利亚必将走向光明的未来。
  • 批评理论之兴衰与全球化资本主义
  • 文学与文化批评理论的现状与未来如何?所谓“理论之死”有哪些社会历史原因?本文在简要回顾近年来学界对理论“终结”的讨论之后对批评理论与全球化资本主义发展的关系做了初步探讨。本文涉及20世纪60年代以后迅猛发展起来的批评理论在西方和中国的社会作用与象征意义,认为:以批判资本主义体制为主流、以颠覆现代性的基本假设为特征、具有浓厚激进色彩的批评理论,特别是近年来流行于欧美和中国的文化理论,只是对体制的必要补充。本文以中国对批评理论的接受与运用为实例,从心理分析的角度概念化并阐述了这一悖论。
  • 审视后殖民小说人物身份
  • 我们应该突破二元迥异身份的陈规,超越狭隘的“黑人与白人”或“黑皮肤、白面具”等话语结构的局限,而直接通过观察个人具体行为来审视后殖民小说人物不断变化的身份,并同时探索其主体性意识。
  • 飞散的文化和文学
  • “飞散”是表述当今知识特征的一个重要符号,是全球化、后殖民时代一种文化(包括文学)观念,认为文化跨越边界以旅行(即“飞散”)的方式繁衍,是当今文化生产、文化生成的趋势。一种文化要有效地表述自身的差异,却必须参与跨民族、跨文化的关联:这个二律背反是后殖民批评对当今文化生产的看法,也是“飞散”的视角。此文着重讨论Diaspora的这一层语义,认为从以上视角出发,它已经具备了当代文化研究和文学研究的内涵,已经不局限于“离开自己家园”的社会学概念。同时,从理论的不同侧面,阐释以“飞散”译Diaspora的内在理由。
  • “空间·政治·文学”学术研讨会综述
  • 千年之交,政治、文化、媒体、感知的变迁使得以时间为主导的想象模式向空间观察转换,对“空间”问题的关注,成为西方文化、文学批评界的最新动向。为深入研究这一现象、探索空间与政治对文学批评的意义,《外国文学》编辑部与安徽大学外语学院于2006年10月27—31日在安徽大学联合举办了“空间·政治·文学”学术研讨会,会议得到了安徽文艺出版社的大力支持与协助。来自全国五十多所院校、科研机构的九十多位专家、学者出席了会议,围绕主题展开了深入的探讨。
  • 为亨利·詹姆斯的心灵画像——读《大师》与《作者,作者》
  • 泰宾的《大师》与洛奇的《作者,作者》利用小说这一比传记更有利于展现人物内心世界的文类,较好地捕捉了文学家亨利·詹姆斯这一历史人物的心灵脉动。虽然两部作品所借鉴的史料相近,阐释的侧重点却有很大差异。泰宾重在深入挖掘詹姆斯的情感世界,洛奇重在展示詹姆斯身为作家的幸福、执着和痛苦。我们往往将詹姆斯看作是生活在象牙塔中的远离七情六欲的艺术家,这两部小说有助于纠正这种误解,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詹姆斯的多面性和复杂性。
  • 生与死:“To be,or not to be”一解
  • 此文从中西两种文化的视角阐释莎士比亚《哈姆雷特》中的To be,or not to be一句:对哈姆雷特来说,这是对生死问题的根本追问,他无法以生死以外的答案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定在”于一个完全不同的现实世界。但在中国古典语言和文化的视域中,此句另有解释的根本,即是说中国传统的性命之学将生死问题与天道联系在一起,因此答案也将与哈姆雷特的迥异。
  • 命名、叙述声音与亚裔身份——徐忠雄访谈录
  • 美国华裔作家徐忠雄是著名的《哎咿!亚裔美国作家选集》的编著者之一,他创作了《天堂树》、《美国膝》等有一定影响的小说。2006年5月底,他参加了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召开的21世纪亚美文学国际学术会议,并做了主题发言。在此次会议的间隙,他接受了笔者的采访,并就其小说的主题、人物、命名、叙述声音作了精彩论述。此外,他还清楚地阐述了《天堂树》、《中国佬》、《唐老鸭》等类似的题材的小说的相互联系以及各自不同的表现方法。
  • 德国环境艺术家内米茨
  • 在城市环境内,园林是指在一定的区域内,利用自然面貌或人工改变环境和建筑设施,结合栽种植物,创造供人游憩及居住的幽雅环境。园林空间是由庭园景物以大小、高低、虚实、造型、色泽及光暗构成空间的层次和节奏感。
  • [小说]
    莱斯利·马蒙·西尔克:美国印第安文化的歌唱者(翟润蕾)
    黄女人
    男性气质与性别政治——解读伊恩·麦克尤恩的《家庭制造》(邱枫)
    家庭制造

    《文学翻译的理论与实践:翻译对话录》(许钧)
    《加西亚·马尔克斯传》(陈众议)
    《阿拉伯语与阿拉伯文化》(周烈)
    《普里什文文集》(米·普里什 刘文飞[主编] 潘安荣[译])
    《惨败》(伊姆雷 卫茂平[译])
    《道与逻各斯:东西方文学阐释学》(张隆溪)
    《日本近代文学史》(谭晶华)
    Selected Abstracts
    内米茨作品
    [诗歌]
    以我的小名直呼我吧——读伊朗诗人埃姆朗·萨罗希(梁晓明)
    诗二十二首
    [评论]
    论《失乐园》(张隆溪)
    清教徒的想象力与1692年塞勒姆巫术恐慌——霍桑的《小布朗先生》(程巍)
    赫尔曼·巴尔:维也纳现代派的奠基人(韩瑞祥)
    “沿着历史偷偷溜走”——读君特·格拉斯的《比目鱼》(魏天真)
    耐人寻味的指代对象换位:马洛夫的小说《忆起了巴比伦》(甘恢挺)
    [理论]
    批评理论之兴衰与全球化资本主义(周小仪)
    审视后殖民小说人物身份(罗世平)
    [文化研究]
    飞散的文化和文学(童明)
    “空间·政治·文学”学术研讨会综述(戚涛)
    [书评]
    为亨利·詹姆斯的心灵画像——读《大师》与《作者,作者》(陈榕)
    [谈艺录]
    生与死:“To be,or not to be”一解(张沛)
    [访谈]
    命名、叙述声音与亚裔身份——徐忠雄访谈录(方红)
    [美术]
    德国环境艺术家内米茨(荣生)
    《外国文学》封面
      2008年
    • 01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