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后现代元素与民族文化底蕴的结合——维克多·佩列文和他的自由王国
  • 维克多·佩列文是当今俄罗斯文坛最走红的作家之一,其作品形式多样、语言独特,准确反映了俄罗斯当代社会中的诸多现实层面。本文试图通过对作家的创作主题以及后现代背景下的创作特色两方面分析人手,指出后现代元素与文化传统的有机结合构成了佩列文创作的最大特色,亦使作家的创作具有了独特的价值建构意图。佩列文的主人公们无论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都不肯舍弃俄国人固有的“忧思”,其自虐式的精神苦旅中总是隐含着追求自由精神的冲动。因此可以说,后现代作家维克多·佩列文的创作没有停留在浅层次的模仿和赶时髦上,而是凸现出了深厚的民族文化底蕴。他的成功,离不开他用无拘无束的语言创造的“自由王国”。
  • 奥蒙·拉(摘译)
  • 奥蒙——一个不是很常用的名字,况且,也不是个最好的名字。父亲就是这样称呼我的。他在警察局工作了一辈子,并希望我也成为一名警察。
  • 故事与梦想 传统与未来——《亚利桑那菲尼克斯意味着什么》中的“魔法师”形象和口述传统
  • 故事以简洁的语言幽默、诙谐地讲述了印第安保留地青年维克多在好友托马斯·生火的帮助下将客死凤凰城的父亲遗体运回保留地的经过。描述了印第安保留地上印第安人的生存状态,展现了保持传统、崇尚冒险、主动与美国主流文化交流的主题和生活态度,强调了口述传统的重要性,塑造了疯狂、外向、爱讲故事、爱梦想的“魔法师”托马斯·生火形象。维克多和托马斯的关系是整个保留地人际关系的缩影,两人共同历险的成功是他们成长过程中关键的一步,预示了印第安保留地的美好未来。
  • 亚利桑那菲尼克斯意味着什么
  • 维克多刚丢掉他在印第安事务所的工作,就收到了他父亲因心肌梗塞死于亚利桑那菲尼克斯的消息。维克多已经有好几年没见过父亲了,只打过几次电话,但是听到父亲的死讯,他还是感到一阵生理痛楚,就像自己骨折了一样。维克多一分钱也没有。而保留地里又有谁有钱呢?除非是卖香烟和焰火的人。他可以去取父亲存折里的钱,但首先他需要想办法从斯波坎去菲尼克斯。维克多的母亲和他一样贫穷,其他亲属也帮不上什么忙。于是,维克多去找部落委员会。
  • 首届中国埃兹拉·庞德学术研讨会告示
  • 庞德研究在国内渐成显学,该领域的研究者日渐增多。为了给全国的庞德学术研究者提供一个很好的交流平台,展示中国在庞德学术研究领域所取得的成果,北京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和中国人民大学外国语学院联袂主办“首届中国埃兹拉·庞德学术研讨会”。希望此次大会在各位同仁的共同努力下,能大力促进国内庞德研究的发展。
  • 《流散族群的身份建构——当代加勒比英语文学研究》
  • 该书为国内第一部加勒比英语文学研究专著,是浙江大学世界文学与比较文学研究所张德明教授主持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最终成果。作者在运用大量第一手资料的基础上,充分吸收了国内外同行在相关课题上的最新研究成果,采用跨文化和跨学科的视角,从文化语境、语言表述、主题形象和叙事策略等方面系统地追溯了加勒比地区英语文学的生成谱系。
  • 《外国语言文学及相关学科发展报告2006》
  •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自20世纪90年代的全球化潮流以来,中国的外国语言文学学科成绩斐然,新象颇多,然而离外国语言文学学科在全国学术体系中应有的地位还有距离。外国语言文学学科要做怎样的努力,才能使自己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要做怎样的思考,才能使自己更适应新的历史条件下的学术现代化需要?首先是要弄清楚我们做了什么,在做什么,然后据此提出自己的思考,
  • Selected Abstracts
  • 本刊2007年总目录
  • 奥佩作品
  • 石头,一个诗人的隐喻
  • 因为对词的关注,曼杰什坦姆免于被政治拖到它恶俗的层面,简单对抗的方式正是这种恶俗的表征。四十七岁了,就算在残酷的流放途中,曼杰什坦姆依旧在写诗,而且是美妙的诗,这些全赖他年轻时代牢固建立起来的石头的诗观——永远是美,永远是词,现实和政治匍匐在美的脚下。
  • 诗十七首
  • 移动的欲望与毁灭——D.H.劳伦斯《恋爱中的女人》的语义学研究
  • 本文探讨《恋爱中的女人》在叙述句法层面上的“移动”和“毁灭”欲望的设置对文本的深层组织和意义整体的功能,讨论这种话语形式对特定人物构成的语义蕴含,特别是对作品有关阶级划分、反社会和现代主义文明和城市的逃离主题的语言学意义。提出小说中“移动”和“毁灭”欲望的蕴含意指传达出特定社会背景下知识分子的批判意识以及意识形态困境。
  • 试论《洛丽塔》的对话性因素
  • 自传文体具有反思性,在叙述中,经验自我与叙事自我呈分裂状。小说《洛丽塔》采用的拟自传叙述,先天就具备了鲜明的对话因素。此外,小说中的叙述者与受述者、正文作者与前言作者之间也隐含着丰富的对话性,对话的协凋与冲突在一定程度上转移了读者道德评价的重心。可以说,隐在的对话性使这部拟自传的独自小说在道德观上呈现暧昧色彩,使读者在阅读之时落入叙述者预设的自我批判立场,从而消除了对主人公不伦行径的质疑和批评。
  • 论《中国佬》对中国古典小说结构的戏仿
  • 中国古典白话小说具有两个显著的结构特征,即“联缀性”结构和“头回”故事的运用。联缀式结构是中国长篇白话小说特有的结构特点。在正文前面加一个内容独立的“头回”故事则是话本小说即短篇白话小说的结构特点。通过对汤亭亭的重要作品《中国佬》的细读,可以见出它是作者对中国古典小说进行创造性借鉴和模仿的结果。通过对中国古典小说结构的戏仿,作品并置官方历史记录和虚构的华裔历史故事,质疑和颠覆了貌似客观的官方历史的权威,从而实现了对华裔历史的重访和再创造。
  • 论美国华裔作家的姓名问题
  • 目前所见用中文发表的美国华裔文学方面的论文,提及作家时,绝大部分情况下都通行采用作家的中文名字。本文分析了这种做法在实际操作中遇到的麻烦或尴尬,认为它与作家的实际生活状况相悖,并提出,应像对待普通美国人的姓名那样来处理华裔作家的姓名,即用其英文名字音译。
  • 文学研究疆界的扩展和经典的重构
  • 面对20世纪后半叶以来英美文学研究疆界的日益扩展并变得愈益模糊,本文作者认为,这是由于文学研究自身的性质所发生的变化而决定的。文学研究领域之外的大量新的理论思潮以及文化研究的“侵入”文学研究,确实使得传统的文学研究领地变得萎缩了。但另一方面,文学研究的范围和疆界则扩大了,文化研究的一些课题进入文学研究,使得文学研究变得更为丰富和具有挑战性。文学研究疆界的扩展同时也使得原来既定的文学经典的内涵发生了变化,但经典本身不应当是固定不变的,而应当始终处于一种动态。文学研究疆界的扩展既削弱了既定的(西方)经典之霸权,同时也为新的(世界文学)经典的形成和重构奠定了基础,从而也为文学史的重新书写奠定了基础。目前在中国学界展开的关于文学疆界问题的讨论实际上就是这种“理论的旅行”的一个必然后果,但作者认为,“理论的旅行”不应当只是从中心到边缘,它同时也应该从边缘向中心渗透,最终消解单一的西方中心主义霸权。
  • 泰戈尔论诗的接受
  • 在诗的接受和鉴赏方面,泰戈尔非常重视读者的主体地位,强调接受主体的领悟性、主体感受的整体性以及阐释批评的创造性,但他并不否定作者创作意图和文本意义的存在,而且将作者、文本与读者之间的和谐统一作为文学审美的理想状态。这样的接受理论与西方20世纪现象学诗学既有相通之处,又有深刻的差异。
  • 审美与政治的碰撞——从唯美到后现代西方作家左倾情结探析
  • 从现代主义文学、左翼文学到后现代文学,审美与政治发生剧烈碰撞。二者既对峙冲突又交互渗透,集中表现了西方作家的左倾情结。由此可见,三场文学运动存在着错综复杂的关系,绝非简单的替代与更迭。因此对于左倾情结的深入阐发,有助于我们从纵深处把握20世纪西方文学的发展脉络。
  • 社会空间的流浪者——评葆拉·马歇尔的“褐姑娘,褐砖房”
  • 本文以女权地理学的视角解读当代美国黑人女作家葆拉·马歇尔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褐姑娘,褐砖房》,重点分析小说中各种社会空间的冲突和对立,以及它们与女主人公主体同一性的关系,从而审视遭受种族和性别歧视的黑人女主人公如何在迷茫和逆境中建构一个满足个体自由、跨越种族甚至性别限制的主体同一性。
  • 超越召唤——克拉丽莎的“战争”
  • 小说《克拉丽莎》中哈娄们代表的家长权威和拉夫雷斯代表的纨绔哲学是18世纪英国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欲把克拉丽莎召唤为预设的主体模式。在这场“战争”中,克拉丽莎始终关注自我建构,她主体意识的形成和发展是一个与现存的各种社会话语互相包容、互相冲突,并最终摒弃召唤的过程。她既没有威慑于家长权威而成为财产婚姻的牺牲品和扩大家族势力的筹码,也没有屈服于拉夫雷斯的纨绔哲学而成为被动的、模式化的性别角色。
  • 破坏性的民族反省——评大江健三郎新作《别了,我的书!》
  • 大江健三郎的新作《别了,我的书!》贯穿着大江文学的一贯主题:反对“天皇制”思想。但它在表现形式上不同于大江以前的所有作品,故事的结尾由过去的喜剧变为带有几分“滑稽”的悲剧;对待“暴力”的态度上,小说中的人物由过去被动的受害者变为主动的攻击者,由此将大江文学在国民性反思的意识上又向前推进了一步。作者在小说中大谈“破坏”,然在此“破坏与建筑是同义词”。这些变化正如小说的题目所表明的那样,既宣告了大江文学与过去的诀别,又预示着一个新的开端。
  • 承担者的诗:俄苏诗歌的启示
  • 俄罗斯诗歌一直对中国的诗人和读者有着重要的影响,尤其是20世纪以曼德尔斯塔姆、阿赫玛托娃、茨维塔耶娃、帕斯捷尔纳克等诗人为代表的俄苏诗歌,不仅构成了普希金之后俄罗斯诗歌又一个神奇的、苦难而光荣的时代,而且对朦胧诗以来的中国当代诗歌产生了实质性的影响。这些俄苏诗人以其艺术良知对诗歌和命运的承担,对中国当代诗人具有特殊的意义。中国诗人不仅在他们的诗中呼吸到自己所渴望的“雪”,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正是通过他们确定了自己精神的在场。两者之间,构成了一种更深刻的“同呼吸共命运”的关系。
  • 美国环境艺术家奥佩
  • 环境艺术并非自然环境,是指经过艺术加工的环境。就环境而言,可分自然环境、园林环境、建筑环境等。
  • 《外国文学》封面
      2008年
    • 01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