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自我的呈现与超越——评艾丽丝·门罗的短篇小说《脸》
  • 艾丽丝·门罗的作品往往通过审视生活中的“平淡片段”来实现人物的自我呈现与超越。本文以其最新短篇《脸》为例,解读作者如何操纵叙事手段,尤其是通过建立在“知识/感知”轴上的不可靠叙事,完成对人物的心理揭示。另一方面,小说探讨和揭示了造成人物缺憾感的根源,即无所不在的“凝视”对自我的压抑,以及不同空间内隐藏的权利争夺,从而表达了作者独特的人文关怀。
  • 我确信我的父亲仅有一次看了我,瞪着我,看清了我。自那以后,他就对我视若无睹了。 那时候还不流行由父亲陪产。婴儿出生时太触目惊心了,产房里快分娩的女人不是捂着嘴呻吟就是痛得大喊大叫。等父亲见到母亲时,她们通常都被清理干净了,也清醒了,由色彩柔和的毯子包裹着,躺在病房里,要不就在半私家或者私家特护室里。母亲就有个私家特护室,配得上她在镇上的地位。很巧,事实上,后来发生的事儿还正需要避避人呢。
  • 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叙事学分会第三届叙事学国际会议暨第五届全国叙事学研讨会会讯
  • 叙事学研究凭着自身的理论活力和学科渗透力,进入新世纪以来呈现出更加旺盛的发展势头。为促进叙事学研究的进一步发展、加强东西方叙事学研究者之间的学术交流,“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叙事学分会第三届国际会议暨第五届全国叙事学研讨会”定于2011年10月19—22日在湖南师范大学召开。本次会议由湖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承办。
  • 21世纪美国黑人小说叙事发展的新动向——评帕克斯《奔向母亲的墓地》
  • 苏珊-诺莉·帕克斯在小说《奔向母亲的墓地》里,将戏剧元素导入小说创作,从三个方面发展了黑人小说的传统叙事手法。她采用多重视角和叙述声音,为读者能动参与到“百衲被”叙述过程中来提供了契机。她以双程叙事代替传统的单程叙事,开辟了路途小说叙事的新途径。她把意识流片段和灵异提示设计为小说情节演绎的画外音,使平面的小说叙述产生了立体效果,使作者和读者在文学创作与艺术欣赏的双边互动中达到了完美的结合。
  • 奔向母亲的墓地(选译)
  • 迪尔·斯麦里司 她[母亲坎迪·拿破仑]称我为斯麦里司先生。我要为那个称谓干杯,就一两杯。我很配得上那个称谓。我整天守在这里做该做的事。是我踢了那个傻瓜的屁股,不是拉驷。和别莉他们一起来的那个表兄,刚来这里就在院子里撒尿,他以为能挑衅我,打败我,结果反挨了一顿打。
  • 祖科夫斯基:“气态”时代诗歌语言的物质性
  • 第二代现代派诗歌代表人物祖科夫斯基的诗学观点的独特之处在于,他意识到了诗歌语言的物质性:语言是一种与人体密切相连的生理性物质,并与人体相互作用。他通过开发语言作用于人体感官的可能性,试图使诗歌成为与人体感官交互融合后的产物。这样的诗歌语言观也有其深刻的社会意义:他将语言分为固态、液态和气态三种,分别体现了各自出现时人类社会的特征。
  • 诗二首
  • A-2:纯净的音乐 Kay说,不是给事物命名, 诗歌不是由这样的东西组成, 它是音乐,天生具有难耐的欲求, 约翰·塞巴斯蒂安①崩断的古琴眩, 社会用翻译与诽谤把它蹂躏两遍。
  • 日本和歌的节奏
  • 日本古典和歌中最具代表性的形式是短歌,由按57577音数排列的5句31个音节构成。日语的文字语言包括汉字和日语假名两种成分,假名一字一音,而汉字则往往一字发作多音。短歌的诗句必须按意群分割,并分为长短句吟咏才能听懂。那么这种意群分割有没有规律性?吟出口应该是怎样一种节奏?如果用节拍符号将这种古代定型诗歌的节奏体现出来,它的一拍应该包括几个音节?这些问题与和歌吟咏速度的快慢以及风格情调等等因素无不紧密关联,而过去的同类研究似乎很少涉及这一领域。本文针对日本学界的两种颇有影响的学说提出了不同见解,并对此进行了论证。
  • 张伯伦的《古事记》研究
  • 张伯伦是将《古事记》完整译人西方语言的第一人。《古事记》是日本文化的开篇长卷,选择此一文本显示出张伯伦对日本历史与文化的熟稔。他在翻译过程中辅以博学的注解,多方突破了可译性限度。他撰写了长篇《译者导言》,对日本研究中的常规问题和热点问题都有广泛而深入的论述,尤其详尽探讨了日本远古时期的习俗与风尚、日本早期的宗教观念、日本国家的起源等。他的研究打通了文本内部与外部的诸多界限,具有方法论的意义,为日本研究开拓了新的空间,而且影响深远直至今日。
  • 狄金森与透视主义真理观
  • 本文试图把狄金森归入思想家的行列,探讨狄金森诗歌的哲学维度和思辨性。通过分析狄金森对基督教来世信念与启蒙主体性的双重反思和质疑,揭示其诗学思想与尼采的透视主义认识论的某种契合与分歧。本文力图阐明,在认识论问题上狄金森和尼采都是怀疑论者,但相似的怀疑主义倾向却表现出不同的发展方向:导致尼采虚无思想的怀疑论及不确定性,却成为狄金森崇高感的源泉。
  • “神圣之伤”:论狄金森诗歌中“死亡”的认知意义
  • 通过诗歌细读的方式,本文旨在分析和探讨狄金森诗歌中“死亡”、“知识”和“语言”的关系。本文首先通过诗歌分析阐明狄金森所主张的认识世界的方式并非抽象的推理,而是康德式的主体感知模式;接着分析了诗人“感知死亡”时遭遇的困境,并提出诗人应对这一困境的独特方式,即将“死亡”内化为意识中的空白,然后通过定义这空白的边界来认识死亡;为了进一步理解狄金森定义死亡空白边界的作用,本文继续分析了狄金森“神圣之伤”这一意象,指出该意象所承载的“在删除中铭刻”的思想构成了狄金森解构主义式的悖论诗学:在诗歌中引入“空白”,从而以抽象或含混的语言表达不可表达的。
  • 镜与灯:《押沙龙,押沙龙!》的新历史主义解读
  • 新历史主义凸显“权力”和“话语”因素在文本中的运作,开掘了对历史与文本的双向关注,揭示了话语之间存在“颠覆”与“遏制”的关系。据此,本文在新历史主义视域下对福克纳的《押沙龙,押沙龙!》进行读解,探讨小说中体现的“历史的文本性”和“文本的历史性”,从而昭示文本中存在的反种族主义与白人至上主义的冲突。本文认为,福克纳利用文学创作这面“镜子”反映了历史,又用这盏“明灯”照亮了现实,实现了文学与历史的互动。
  • 《押沙龙,押沙龙!》中人物话语的叙事艺术
  • 福克纳小说《押沙龙,押沙龙!》主要通过基于对话关系的人物话语叙述,为我们同时展开了两条相互独立的故事线索:一条是关于萨德本及其家人的生活,另一条则是关于试图解释萨德本故事的人物的行为。诸多叙述要素在不同层面构成的组合与人物话语叙述的非现实语境,不仅使这部小说成为一个错综复杂的难解之谜,而且也赋予了它一种独特的艺术魅力。
  • 约翰·温斯罗普的意义——从海丝特为温斯罗普总督守灵说起
  • 霍桑的作品约有一半涉及清教,而且这些作品几乎都涉及清教领袖。尽管这些领袖人物大多是陪衬,但他们对理解作品及霍桑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本文通过提供相关清教历史语境,旨在说明霍桑如何有意识地替换、拼凑以及操控历史事实以及人物命运,表达他对激进主义的排斥。另一方面,有感于海丝特为温斯罗普守灵这一细节,结合霍桑时代的社会危机,本文还分析了温斯罗普思想与行为的意义,以及他与霍桑在对联邦的信念及持有保守的渐进主义思想方面的关联。
  • 理论在当下的痕迹
  • 作为“韦勒克文学理论奖”评委会主席,乔纳森·卡勒教授在此次发言中介绍了两届“韦勒克文学理论奖”的获奖作品,点评了近几年来在这一领域涌现出的若干优秀作品,并简要概括了文学理论在美国的发展现状和基本走向。
  • 理论话语与美国学界
  • 回溯美国批评界接受文学理论的路径,虽然时间晚于欧洲,但后现代批评理论一度如日中天。经过几十年的理论洗礼,后现代对美国文学究竟意味着什么?它给美国学界带来了怎样的变化?近十年美国理论界的微妙变化,是否预示着整个“后”理论的前景?它对中国学界反思“后学”有何借鉴?本文梳理美国文学界引进、“消化”理论的历史脉络,借此揭示后现代理论盛行的真正原因。
  • 虚构离现实有多远——文类理论新视角
  • 叙事学借用“可能世界理论”(模态逻辑和量子力学)重新探讨虚构性问题,以文本类型学模型来刻画文学虚构同现实世界之间的距离关系,从语义学视角将文类描述为事实与虚构之间渐变的频谱,并隐含了新类型的生成空间。虚构性是文学叙事的无标记特征,文类定位预设了文本的解读规范以及阐释方法的适宜性。
  • 他者
  • 本文对西方文论的关键词“他者”进行了详尽的解说和阐释:梳理了“他者”概念的哲学渊源,介绍了从古希腊到黑格尔再到德里达等各时代西方哲学家对“他者”概念的论述,以及“他者”概念在文学批评与理论中的具体运用。文章将为读者了解西方哲学和文学批评中的“他者”概念及话语,尤其是后现代语境下“他者”的内涵和意义,提供一个综合的、全方位的视角。
  • 神话
  • 神话是世界文学最初的源头,对后世文化和文学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两千多年来,尤其是18世纪以降,一系列学术流派相继提出以神话为研究对象的神话学或比较神话学理论,不断加深了人们对神话的认知。中国神话与希腊神话、希伯来神话既有诸多共性,也有不少个性,其个性在神话的系统性程度、神话表象的形态特征、主神的特点、神话凝聚的民族精神、神话影响后世文化的程度和范围等方面表现出来。
  • 马克·吐温要把中国人赶出美国吗?——关于《我也是义和团》中的一处“悬案”
  • 马克·吐温在1900年发表的演说《我也是义和团》里存在字面意义上的自相矛盾,尤其是其中的几句:“义和团主张要把我们赶出他们的国家。我也是义和团。因为我也主张把他们赶出我们的国家。”这几句话令国内学者及译者心存困惑,甚至产生误解。本文试图将该演说视为叙事文本,通过借鉴弗卢德尼克、莱考夫等学者提出的叙事及语言认知观念,聚焦于其中的逻辑悖论,指出吐温在文本的字面表述中实际暗藏了叙述立场的运动以及逻辑重心的确定。他对中国人民反帝斗争的支持和对华人的同情是诚恳的,并非“东方主义”阴霾下的混杂物。最后,本文还将提供劳伦斯·布尔就这一演说所发表的个人见解,以期对文本中的“悬案”做进一步阐释。
  • 绿色易卜生:“人民公敌”的社会良知与责任
  • 《人民公敌》被誉为欧洲戏剧史上第一部生态戏剧。易卜生在剧中展示了环境伦理与资本主义政治、经济、民主以及大众启蒙之间不可分割的密切关系,主人公斯多克芒医生的形象体现了作为新型公共知识分子理应承担的社会良知与责任。易卜生以环境污染事件引发戏剧主要的矛盾冲突,却给我们揭示了更为深刻的环境伦理观念,即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关联性,人类只能存在于自身当下所处的环境中——不论是自然的还是社会的,人类惟有通过社会组织形式才能从政治上、伦理上认真负责地应对环境问题。
  • 融合、修正与超越——《叙事、文体与潜文本——重读英美经典短篇小说》评介
  • 申丹教授的《叙事、文体与潜文本——重读英美经典短篇小说》一书不仅阐明了叙事学和文体学之间对照与互补的关系,而且廓清了一些长期困扰叙事学界的核心概念。基于其创造性的“整体细读”法,此书著者对英美经典短篇小说的“潜文本”进行了全新的解读。本文将分别介绍各章的主要内容,归纳评介其特点,并阐述其研究意义。
  • 克里姆特的风景画
  • 19世纪末出现的维也纳分离派,代表了奥地利新艺术运动的一种新思想。他们反对学院派保守主义,主张把造型艺术和工艺美术结合在一起,追求东方的平面装饰风格。以奥地利画家居斯塔夫·克里姆特(Gustar Klimt,1862--1918)为代表的这一画派就充分表现了这一艺术特点。
  • FOREIGN LITERATURE BI-MONTHLY, NO. 1, 2011 Selected Abstracts
  • 克里姆特作品
  • 自我的呈现与超越——评艾丽丝·门罗的短篇小说《脸》(周怡)
    (艾丽丝·门罗[加拿大][1] 周怡[译][2])
    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叙事学分会第三届叙事学国际会议暨第五届全国叙事学研讨会会讯
    21世纪美国黑人小说叙事发展的新动向——评帕克斯《奔向母亲的墓地》(庞好农)
    奔向母亲的墓地(选译)(苏珊-诺莉·帕克斯[美国][1] 庞好农[译][2])
    祖科夫斯基:“气态”时代诗歌语言的物质性(桑翠林[1,2])
    诗二首(路易·祖科夫斯基[美国][1] 桑翠林[译][2,3])
    日本和歌的节奏(武继平)
    张伯伦的《古事记》研究(聂友军)
    狄金森与透视主义真理观(刘晓晖)
    “神圣之伤”:论狄金森诗歌中“死亡”的认知意义(阮敏桑)
    镜与灯:《押沙龙,押沙龙!》的新历史主义解读(鲍忠明 辛彩娜)
    《押沙龙,押沙龙!》中人物话语的叙事艺术(葛纪红)
    约翰·温斯罗普的意义——从海丝特为温斯罗普总督守灵说起(张瑞华)
    理论在当下的痕迹(乔纳森·卡勒[美国][1] 周慧[译][2] 周颖[校][2])
    理论话语与美国学界(王炎)
    虚构离现实有多远——文类理论新视角(张新军)
    他者(张剑)
    神话(梁工)
    马克·吐温要把中国人赶出美国吗?——关于《我也是义和团》中的一处“悬案”(于雷)
    绿色易卜生:“人民公敌”的社会良知与责任(姜小卫[1,2])
    融合、修正与超越——《叙事、文体与潜文本——重读英美经典短篇小说》评介(刘江)
    克里姆特的风景画(张荣生)
    FOREIGN LITERATURE BI-MONTHLY, NO. 1, 2011 Selected Abstracts
    克里姆特作品
    《外国文学》封面
      2008年
    • 01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