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异国都市中的文化际遇与艺术奇遇——评海涅小说《佛罗伦萨之夜·第二夜》
  • 本文以海涅发表于1836年的短篇小说《佛罗伦萨之夜》中的第二部分、即“第二夜”为分析对象,从作品中伦敦与巴黎这两个城市的对比及其意蕴人手,试图揭示从他者形象的描绘、塑造到套话的形成、传播这一动力学流程,梳理互为参照的英、法、意、德四国文化谱系所展示的欧洲文化发展脉络,剖析异国形象对于德国文化自我建构的启示学意义。文章立足于城市对比在作品中的叙事作用,从伦敦舞蹈印象——巴黎身世讲述——巴黎午夜重舞这三步曲,来挖掘女主人公独舞的涵义,及舞蹈在法国文化中的重要意义。
  • 佛罗伦萨之夜·第二夜(选译)
  • 那您为什么还用这种可憎的药折磨我,我反正活不长了!马克西米连走进房间时,听见玛丽亚正这样说。医生站在她面前,一手擒着药瓶,一手握着小杯,杯里有棕色液体,泛着泡沫,令人恶心。最亲爱的朋友,他转向正进屋的马克西米连,大声说道。您来得正好。劝劝这位女士喝下这几滴药水吧;我得走了。
  • 偷窃癖患者的创伤与自我——以《恶棍来访》中的萨莎为例
  • 偷窃癖是一种精神疾病,现实生活中不常见,文学作品里更是罕见,对其科学研究也远远不足。研究认为,偷窃癖多与患者的童年创伤有关,其治疗复杂,且易复发。美国心理学家认为,近二十年的医学实践证明,“接纳与承诺疗法”对精神创伤及相关精神疾病疗效显著。此疗法观照下的三重自我理论,为2011年普利策小说奖作品《恶棍来访》中的萨莎形象提供了一个有益的阐释视角。
  • 恶棍来访(选译)
  • 开篇如常,莱斯莫酒店的洗手间里。萨莎对镜补妆,发现地板上有个女包,包内一只淡绿色的皮夹若隐若现。准是那女人的,透过厕格的拱门,萨莎依稀听得见小便声。回想起来,萨莎不难明白小便女人的盲目信任给她带来的巨大刺激:在我们生活的这座城市。
  • 试论巴耶霍诗歌中的“客体化”趋势
  • 本文试图描绘秘鲁诗人塞萨尔·巴耶霍诗歌中逐渐走强的“客体化”趋势。在前期作品中,他高度聚焦于自我,每每作为抒情主体直接出场并坦白叙写爱情、亲情、友情、乡情的日常经验;但到后期,他越来越倾向并善于跳出自我的拘囿,从外部观自身、从身体观灵魂、从死亡观生存,尽量客观地去除个人化甚至人性化描写。这一趋势可以承受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解读,但在文学内部研究的范畴中,应当被视为欧美诗歌现代性的一种症候。
  • 诗六首
  • 路上想,谁再作你伴 路上想谁再作你伴 留下你从此空想望; 渐远去时间短变长 唉姑娘命途多变幻。
  • 中国美国文学研究三十年——基于《外国文学》杂志的个案分析
  • 美国文学经典80年代在其本土受到不断质疑和挑战,兴起于此时的我国美国文学研究顺应这一变化,在研究广度与深度上取得了很大进展。本文以《外国文学》杂志近三十年里发表的美国文学相关文献为研究对象,根据美国文学研究的发展特点,分成三个阶段——引进介绍期、尝试性解读期和硕果累累的成熟期——梳理我国美国文学研究在内容、主题及方法等方面的变化轨迹,为我国美国文学研究的发展提供一个概貌,并通过对当前美国文学研究的反思,展望该领域的发展前景。
  • 对应的“辩护文本”——菲利普·罗斯“自传”小说研究
  • 菲利普·罗斯于1988年至1993年间先后发表了《事实》、《欺骗》、《遗产》和《夏洛克战役》四部非虚构“自传”体小说。本文通过分析这四部作品中对自我书写的解析和放大、与自我的辩论、嬉戏和对峙,探讨后现代主义语境下真实与虚构在罗斯独特自传文体中运用的真实目的,认为这种写作是罗斯回应对其早期作品指责的独特方式,体现出罗斯对作家如何进行真实写作的思考,以此创作出一种独特的对应的“辩护文本”。
  • 法国戏剧1980年至2000年的发展历程略述
  • 1980年至2000年这二十年间,法国戏剧自身的发展历程就是一部史诗般的世俗剧。它在主张形式革新的实验室上演,导演和剧作家轮流担当主角和配角,故事情节似有若无,观众可有可无,重要的是要实现“戏剧理想”:真实而深刻地再现人类心灵的运行轨迹。虽然戏剧在各类艺术中最讲求即时性,但它也因此成为深受人类丰厚的文化遗产影响,值得珍存在记忆深处,耐人寻味的“文学魔术”。
  • 《沉默》——交响奏鸣的三重批判
  • 本文选取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耶利内克的剧本《沉默》为研究对象,聚焦于其作品的音乐性和批判性及两者的潜在联系上,指出耶氏作品的音乐性不仅体现在词、句上,在篇章构架方面更是借鉴了作曲中的交响乐展开部主题交织的创作技法,使作品所要表达的三重批判主题,如交响性旋律一般得以奏响。本文的第一部分通过对奥地利文学语言的回顾与归纳,提出音乐性是耶氏沿袭奥地利文化传统中的语言游戏风格,并进行语言革新的一种艺术手段。第二部分通过对《沉默》剧本中语言特色和交错发展的三重批判主题的梳理,即对奥地利逃避历史、对商业社会小市民的肤浅性以及对“我”的批判,展现耶氏作品的音乐性及其借鉴音乐主题交织形式铺陈内容的写作技巧和批判精神。
  • 文学作为对“人的乌托邦”之预感:列维纳斯论策兰
  • 通过策兰的诗学以及列维纳斯的解读,本文试图呈现出一种迥异于浪漫主义传统的诗学内涵,即诗作为向他人的敞开。本文首先探讨策兰诗歌与列维纳斯哲学的契合之处:如何在奥斯维辛的创伤记忆之后重建主体;然后讨论,“隐秘诗”在策兰那里与其说意味着黑暗与晦涩,不如说意味着“我”向“你”的神秘敞开的冒险经历。最后,通过列维纳斯的分析,本文说明策兰诗学在什么意义上超越了浪漫主义,尤其是超越了海德格尔的存在诗学。
  • 虚无世界与贫困时代——论布劳赫的小说《维吉尔之死》
  • 《维吉尔之死》是奥地利作家布劳赫的代表作。小说以罗马大诗人维吉尔临终前的夜晚为题材,细致刻画了在那个黑夜里人性所表现出来的冥暗与癫狂,融人了作家对整个现代世界的深刻反思。本文从探讨“维吉尔为何焚书”这一基本问题出发,提出书中的时代乃是我们整个时代的譬喻,而我们的时代正是虚无主义盛行的时代,在这个世界黑夜与贫困时代里,诗人和艺术的角色变得面目可疑。本文从历史和现象学神学(海德格尔)的角度对虚无主义的成因进行了认定,并对小说所揭示的虚无主义时代的精神贫乏状态进行探讨。
  • 作为文学的《圣经》
  • 早在《圣经》著述和编订之日,其编著者就有明确的文学意识,以致《圣经》兼具“作为宗教”和“作为文学”的复杂性质。《圣经》也作为文学源泉对后世文学发生了持续的深度影响,考察这幅图景及其演变历程,能强化人们对《圣经》本身文学特质的理解和认知。研究者试图把握《圣经》文学品质的活动,始于古代,历经中世纪、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启蒙运动、浪漫主义等阶段而延续到现代和后现代。以往百余年尤其20世纪中期以后,围绕着“作为文学的《圣经》”,西方大学中涌现出蔚为壮观的学术运动,扭转了《圣经》批评史的方向和格局。80年代初期以来,这场运动在中国也得到长足发展。
  • 摹仿
  • “摹仿”是西方文艺理论中最古老的概念之一,自亚里士多德的《诗学》诞生之日起,它经过各个历史时期创作者的实践摸索与批评家的理论雕琢,至今方兴未艾。本文出于论述的可行性考虑,试图将作为实践的文学摹仿活动置于现代西方摹仿理论的建构过程中加以探讨,尤其突出奥尔巴赫的“摹仿论”和托多罗夫的摹仿“偏离说”这两个关节点,对它们进行综述和分析,并藉此回溯摹仿策略的自然主义传统及其在现代语境下的形式主义转向。同时,本文还将聚焦于“后摹仿时代”的“摹仿论”,简要例释当下西方学界所关注的三组相关命题:摹仿与虚构、摹仿与认知以及摹仿与可能世界,指出这些研究并不是“摹仿论”的终结者,而是在辩证否定的基础上对其理论视阈加以拓展,以更好地阐释现代西方文学的摹仿肌理和规律。
  • 自传不可靠叙述:类别模式与文本标识
  • “不可靠叙述”是当今叙事理论研究的中心议题之一。对它的研究常常纠结于修辞法与认知法之争,且多囿于小说等虚构作品,而忽略了自传等非虚构文类。本文一方面揭示了叙事学界这种陟此黜彼的文类偏见之缘故;另一方面,在对自传不可靠叙述既有研究成果进行缜密爬梳的基础上,重点从类型学的角度修正和重构了自传不可靠叙述的类别模式,认为自传不可靠叙述本质上源于自传作者对理想身份建构的诉求,并尝试构建自传不可靠叙述的文本标志体系,以期丰富当前自传不可靠叙述的研究视域。
  • 面对现代性的焦虑——霍桑作品中的城市意象
  • 霍桑许多作品的城市意象是充满物欲、荒凉、颓败、令人压抑的,表现出对现代文明影响之下、在城市文明的加速发展之中的人生状态的深入叩问。那是作家内心感受的描摹。作家以自我强烈的主观性透入城市生活,使城市表现为物理意义上的空间呈现,也是社会性的呈现,是一种文学或文化上的结构体。他的创作审美地展现了人怎样在现代性宏大叙事的冲击下走上失去家园的不归路,表现了作家对人性、人的存在、人生终极问题的探寻,充满着对人前途命运的疑问、焦虑。
  • 论《明娜·冯·巴尔赫姆》中身体感知的启蒙问题
  • 莱辛是德国启蒙运动的代表人物,本文以启蒙时期的感知话语为切入视角,解读莱辛的喜剧作品《明娜·冯·巴尔赫姆》。剧中明娜通过身体演示,模仿未婚夫台尔海姆受到压抑的视觉与听觉感知,引导台尔海姆恢复自身的整体感知能力,成为完整的人。戏剧表达18世纪下半叶的德意志对构建感知整体性的呼吁——人要像重视理性那样,重视自身的情感和感知能力。这既是对启蒙运动理性至上观念的反拨,又体现了启蒙时期身体感知话语的重要地位。而这种对整体感知能力的追求,以及对理性与感性和谐统一的诉求,预示了启蒙之后古典时代的即将到来。
  • 普鲁斯特也会为之惊叹的一部小说——评珍妮弗·伊根及其获奖作品《恶棍来访》
  • 珍妮弗·伊根是当代美国优秀的女作家,其小说《打手队来访》获得了包括普利策小说奖在内的众多重要的文学奖项。丰富而深刻的主题内涵,灵活而多变的叙事策略及其之间的巧妙融合与相互映衬是这部小说深受好评的主要原因。本文拟简单地介绍伊根的创作经历和主要作品,分析小说中“打手”一词的隐喻意义,并通过梳理两位主要人物的人生经历来揭示小说中关于时间、情感、音乐和科技的主题;最后,本文拟从叙述视角和人称、叙述时间、意识流、元小说以及多媒体书写方式等角度对小说的叙事策略进行简要地论述,以指出小说叙事的独特性和新颖性。
  • 阐释三境界:外国文学教学的艺术之路
  • 外国文学教学的最大难题在于“理解”。阐释艺术的三个境界,也应该是外国文学教学的三个境界。“常恨言语浅,不如人意深”是其中的第一个境界,它意味着对言不尽意这一道理的深刻体会,以及克服文字异化的强烈愿望。第二个境界,即“言有尽而意无穷”,要求学生体悟语言的启示性,熟谙语言的局限性和暗示力相生相克、二律背反的道理,并通过细读来掌握作品的结构性意象。而“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标志着阐释艺术的第三个境界,也是最高境界。
  • “城市与文化、文学”全国学术研讨会会议纪要
  • 《外国文学》编辑部与四川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于2011年10月22—23日在四川师范大学联合举办了“城市与文化、文学”全国学术研讨会。近百位来自全国各高校和科研院所的专家学者会聚于美丽蓉城的四川师范大学狮子山校区,探讨热点,交流新知,以文会友。
  • 德国画家佩希施泰因
  • 马克斯·佩希施泰因(Max Pechstein,1881—1953)是德国表现主义画家,他出生于德国萨克森的茨维考附近一个叫埃格斯巴哈的村庄。1900年在德累斯顿工艺美术学院学习装饰绘画,毕业后加入了“桥社”。1908年移居柏林。
  • FOREIGN LITERATURE BI-MONTHLY, NO. 1, 2012 Selected Abstracts 无
  • 佩希施泰因作品
  • [小说]
    异国都市中的文化际遇与艺术奇遇——评海涅小说《佛罗伦萨之夜·第二夜》(杨劲)
    佛罗伦萨之夜·第二夜(选译)(海因里希·海涅[德国][1] 杨劲[译][2])
    偷窃癖患者的创伤与自我——以《恶棍来访》中的萨莎为例(薛玉凤)
    恶棍来访(选译)(詹妮弗·伊根[美国][1] 薛玉凤[译][2])
    [诗歌]
    试论巴耶霍诗歌中的“客体化”趋势(于施洋)
    诗六首(塞萨尔·巴耶霍[秘鲁][1] 于施洋[译][2])
    [评论]
    中国美国文学研究三十年——基于《外国文学》杂志的个案分析(金莉 李芳)
    对应的“辩护文本”——菲利普·罗斯“自传”小说研究(曾艳钰)
    法国戏剧1980年至2000年的发展历程略述(张迎旋)
    《沉默》——交响奏鸣的三重批判(高天忻)
    文学作为对“人的乌托邦”之预感:列维纳斯论策兰(刘文瑾)
    虚无世界与贫困时代——论布劳赫的小说《维吉尔之死》(梁锡江)
    [理论]
    作为文学的《圣经》(梁工)
    摹仿(于雷)
    自传不可靠叙述:类别模式与文本标识(刘江)
    [文化研究]
    面对现代性的焦虑——霍桑作品中的城市意象(蒙雪琴)
    论《明娜·冯·巴尔赫姆》中身体感知的启蒙问题(郑萌芽[1,2])
    [书评]
    普鲁斯特也会为之惊叹的一部小说——评珍妮弗·伊根及其获奖作品《恶棍来访》(何朝辉)
    [谈艺录]
    阐释三境界:外国文学教学的艺术之路(殷企平)

    “城市与文化、文学”全国学术研讨会会议纪要(蒙雪琴)
    [美术]
    德国画家佩希施泰因(荣生)

    FOREIGN LITERATURE BI-MONTHLY, NO. 1, 2012 Selected Abstracts 无
    佩希施泰因作品
    《外国文学》封面
      2008年
    • 01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