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沉默志保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和志保认识,是在1996年的冬天,他和《儿本平常》的作者郭本龙来省里开“青创会”,我自作主张代表编辑部请他们吃饭。从宾馆把他们叫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五六点钟了,冬季天黑得早,长江路上早已华灯灿然。我和邹正贤老师领着他们两个,在长江路南侧边走边四处张望,却发现进去一家一家人满为患。很诧异,一问,才知道当夜是西方的圣诞夜。西方的圣诞夜合肥为什么如此喧闹呢?我们有些不解。
  • 先生雪涅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有好多年了吧,我去省城看望我大学时的老师,时任安徽少儿出版社总编审的薛贤荣先生。他得知我在太和教书,便说:“你们那儿有个作家叫雪涅,文章写得很好。”说罢,他将几本刚刚出版的雪涅的小说送给了我。这样。我便有幸从文字里先走进了雪涅先生。
  • 有他就热闹——杨老黑印象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我和老黑是老乡。同一个镇子,镇子名叫牛屎集镇,他家就在牛屎集街上,我家在安溜后孙湾,相距十五里。他家庄后有一个牛屎孤堆,那是一泡牛屎变的,古时候有一头金牛,屙了一泡金屎,金屎就长了起来,要长成一座大山,太上老君眼见平地起山很是着急,甩起赶山鞭,一鞭将那座疯长的金山打下去啦,成了一个孤堆,后人很可惜这座没长成的金山。秦始皇时有个叫李斯的人在孤堆前出生了,他为了纪念这桩往事,发明了小篆。后人又在孤堆上盖座庙来纪念李斯。李斯庙文革后荡然无存,只有一个门墩子传世,现就存放在老黑五叔家的后院里。再说太上老君那一鞭用力过猛,竟将鞭梢子甩飞了,剩下一个鞭杆子没有用,就顺手插在了炼丹炉前,后人在炼丹炉原址盖了个太清官来纪念他老人家。我家离太清官三里路,上小学时天天走太清宫门口过,就坐在那根鞭杆子下纳凉,鞭杆子长成了一棵大树,现在这棵树还很茂盛,就屹立在我家门前的河岸上,也不知有几百几千岁了。
  • 无限的想像空间——我对王国刚的印象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一次,偶然听王国刚在和别人闲侃现代战争和现代武器。他滔滔不绝地说着,不时习惯地做着列宁式的动作,大家一个个听得目瞪口呆。我对他的军事和武器知识的占有之多,佩服得五体投地。以后,我们常常开玩笑地喊他军事家。
  • 甘臻印象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十几年前,我就读过甘臻的诗。他在《诗刊》上大篇幅的发表组诗,我就非常佩服。我清楚记得省内关于他在北京出版的第一本诗集的宣传报道,反响非常好。甘臻,诗人唉!读了他很多年的诗。却是在三年前才有了与他共事的缘,憾哉幸哉!
  • 遥远的山杏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曲老爷子突然提出要回乡探亲,让全家人吃惊不小。算起来曲老爷子离开故乡已有四十余年,熟识的同族亲友已廖廖无几,况且,路途遥远,交通不便,对于七十八岁高龄健康状况很不稳定的老人来说,去一趟谈何容易?简直是拿生命冒险,这不是给小辈们出难题吗?
  • 望子成龙这本难念的经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儿子放暑假已有好几天了,累了一学期,终于等到了放松自己的日子。这几天忙着会同学,打游戏,看电视,似乎连书本的边也不想沾。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马上就是高二了,哪能像这样似一匹脱了缰的野马,有心说他几句,又怕引起他的反感,好几次那句著名的“少小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到了嘴边都被我生生地咽了下去。毕竟,他已不是个小孩子了,他有着自己的思想,而且还自以为是地认为与爸爸妈妈有着代沟。
  • 炸絮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三万口人的瓦塘镇那年只记住了一件事:瓦兰婶偷花被一个爷们干了。 妈在那个深秋的凌晨去敲瓦兰婶的窗棂,妈的脚上沾着夜露的潮气,身后已有麻雀零星的叫声。妈抬着潮湿的脚,扑哧一声笑了,妈想起春天的一个晚上,她和几个婶子去听瓦兰婶的窗根,挤挤挨挨谁也不让谁,结果是里边的锣鼓不知道敲没敲响,外边的戏倒开场了,最后是妈赌气地敲了几声窗棂叽叽喳喳地散了场。让瓦兰婶厮跟她们去拾棉花是昨天老阳儿快捱山时在饭场商量好的,在闸刀厂的木叔半月没有回家了,瓦兰婶自个在家无聊,妈和曼婶商量着去拾花时,瓦兰婶也嚷着要去。
  • 盛满月光的村庄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秋生从城里赶回村上,阿莲已经回来了。他们是回来帮助母亲忙秋收的。母亲一人在家种田,平时还能够应付得过,可一旦到了农忙,人手就显得孤单了,因此,秋生每逢农忙时,总要从城里赶回来。他们一家三口,现在已有两个在城里。秋生是前年才进城的。他大学毕业后,分在一个小镇上教书,并且一教就是六年。后来,好不容易总算调进城里的一所中学教书。调进城里的秋生,原来以为自己就是城里人了,好实并不像他所想像的那么简单。因为他在城里,还没有自己的房子,并且将来永远都不会分到房子。他目前只能在学校所提供的三人一间的集体宿舍里暂时凑合着。秋生知道,一个人在城里如果没有自己的房子,那是不能称为城里人的。但秋生更知道,要想在城里买上一套房子,即使是二手房,至少也得一二十万。这笔钱。对秋生和他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
  • 炊烟升起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到了淮安,铁慧才想到这是秋天了。淮海路两旁的法桐叶收起了水分,又薄又亮的,像是挂着的铜片。车站对面的建筑工地上,塔吊长长的铁臂正把夕阳朝楼群后挥去。
  • 方塔东街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西门雪纯本来要从乌鲁木齐乘火车下江南的,乌鲁木齐是大站,春运期间火车票难买不说,还要在乌鲁木齐等待,她受不了这分等待。况且,李思源要从乌鲁木齐的地窝堡机场起飞,从地窝堡直飞北京,然后转车去东北。他说自己多年没出去走走了,总待在新疆,会把人憋死。
  • 好玩的天桥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过马路小心走,马路是个老虎口。那时我还在一个县城上幼儿园,爸爸拉着我的手过马路时,就教会了我这首儿歌。现在我随着爸爸到市里了,是到了瓶地方,有好多的商场,好多的新同学。就像我和我的同学票子一样,是不同屋里住的两家人。但我还是问爸爸市和县的意思,当过兵的爸爸说好比是连长和排长,又说就是你们班级和小组的关系。我说是少先队大队长和中队长的关系。爸爸说乖女儿,你说的也对。
  • 爱情的前世与今世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爱情是青春枝头上最艳的玫瑰。没有它的装点,青春该多苍白乏味啊。山茶花般纯洁而无辜的青春,如同需要氧气般有了爱情审美需求。欲从周围找出足以让我动容的爱情范例,可惜,周围不生长那种叫作爱情的奇花异草,人们显然已经习惯没有爱情的日子,一路灰扑扑,黯淡淡地过活——想想便让人发狂。可,我很快发现,中国人的爱情内存不足,很多人根本没有“爱情”这个内存条。没有爱情清风,大家也便这么水波不兴地过活。毕竟,爱情与国计民生无关,与“饮食性,人之大欲”无关。
  • 门灯(外二篇)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在我的文章里很少写到父亲。我不知道怎样去描述他。父亲总是少言寡语,不像母亲那样和我有讲不完的话。小时候与父亲很亲近,最记得他跟我说要不是喝酒喝坏了嗓子,他就不会从京剧团退出了。他说这话我是信的。父亲身材魁梧,浓眉大眼,手指修长,得空时,他会来一段裘盛戎的《赤桑镇》或张君秋《赵氏孤儿》里的“宫廷寂静影孤单”……唱得叫我敬佩不已。尽管后来母亲说那是父亲信口胡编的,也丝毫未减我对父亲屈当一名机修工的深切遗憾。
  • 沉默中的土地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我的家乡是一个古老的村庄。无需煞费苦心地去考究,这里还不是村庄的时候,一定有了孕育村庄的一片更古老的土地。
  • 今日先锋:描述梦境(外二首) 免费阅读 免费下载
  • 车过六盘(外一首)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母亲的蒲扇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蕙的风:我将消失(外一首) 免费阅读 免费下载
  • 无边的声响(三首) 免费阅读 免费下载
  • 村路 免费阅读 免费下载
  • 诗人严阵和他的意象派绘画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有意象派吗? 当然有啊。是印象派吧?不,是意象派。 印象派是十九世纪法国画家莫奈、塞尚、修拉、马蒂斯等为代表的一个画派,这个画派以对客观世界丰富而明丽的外光色彩的表现为主要特色,而诗人严阵先生创立的意象派,则是以表现主观世界的广阔、神奇、以及不可思议的内心幻象,和千变万化的梦境的瑰丽为宗旨的。
  • 灵魂,在土地深处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安徽文艺出版社2006年10月出版了长篇小说《美丽的村庄》,作家潘小平和曹多勇以淮河文化为关注点,以人文关怀的目光和复调试的语言,在现代社会里发出了对民族历史的独特思考。
  • 生活在别处——评赵宏兴的中篇小说《我走了》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生活在别处,阿瑟-兰波如是说。一九六八年五月,巴黎的学生也把这句话作为他们的口号刷写在巴黎大学的墙上。 生活在别处,这似乎已是一个时代的疾病,一个当代人的宿命。
  • 《安徽文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