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脱袜子游戏
  • 十七岁那年,不知是出自青春期的叛逆还是别的什么,我总是热衷于玩一些自己发明的小游戏。现在看起来简直无聊透顶,那时却乐此不疲。因为当时我就有一个观点,游戏的本质并不是大家所认为的那样有趣,那样复杂,相反,而是简单,是无聊。在我看来,任何复杂、有趣的事情都不是游戏。
  • 美发师
  • 那天晚上十点多,小春美发店老板小春送走最后一名顾客,就准备打烊回家了。这个身材矮小的年轻人踮起脚拉下卷闸门的样子,就像一个驼背的天堂敲钟人。门还没拉下,他的肩膀却突然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他连忙扭过头.看到身后一个年纪比他大、身材也明显比他魁梧和强壮的陌生人喷着一口酒气。像一头狗熊似的,大声地朝他嚷着:
  • 在游戏与真实之间
  • 在我看来游戏与写作是二重性的。一种是游戏写作,所谓玩一把。这里含有一种预设:非意义。追求一种愉悦与快乐。我们当然不能完全否定这种写作.但它不是我这次谈论的重点。另一种是写作游戏,把游戏作为写作的元素,游戏显然有目的与意图。即把游戏作为一种策略,而目标锁定在游戏事件之外,或者从游戏中思索某种东西。易清华的两篇小说都涉及到游戏这个概念,《美发师》或许是一种爱情游戏,丽芽显然深知其道,
  • 登楼记(组诗)
  • 那年冬天,校园的晨光里 有一碰即碎的薄冰 你六岁半,小学二年级,扎一对翘翘的羊角辫
  • 村庄诗学的精神之深——读许敏的诗
  • 在九月诗歌奖的评选中邂逅了许敏的诗。在几百件初评作品中。有些作品只看几句就会被淘汰.有些作品只看几句就会被保留.语言的质感、光泽和诗意密度常常一望可知。初评第一轮选出六十住诗人作品,第二轮选出十五位诗人诗作进入终评。全程匿名评审,许敏提交的《纸上的村庄》、《在夜风中返乡》、《春天的树》三组诗获得一致赞成进入终评。
  • 夭夭厚土
  • 高博阳刚把他的创业计划说完.忽然就起了风,那叶子金黄金黄的。从树梢上往下落时像不停颤抖的蝉的翼.当这片树叶正好落在高博阳的手臂上时。一种莫名的隐喻让高博阳的心一阵悸动,他说:“一起创业吧,怎么样?”说完,他急切地看着大家,并想象着接下来将会出现的场景:猫子和曹家宝会因为意外和喜悦,大大地张着嘴巴.鹞子则会兴奋得嗷嗷叫,然后崇拜地佯装要下跪。
  • 同学
  • 刘大志的婆娘因为不跟刘大志上床睡觉,刘大志怒火攻心,把个婆娘逮住狠捶了一顿。
  • 灰故事
  • 去市区回来的路上。看到一个人.大热天捂着一件沾满泥汗垢的红毛衣.坐在公路边石墩上.满脸黑垢。似笑非笑地盯着山坡看。杨献平说:那人叫王建才,家就在对面村子中央,那座修了没几年的半边楼。就是他家的。把车子停下,杨献平走到那人跟前,递了一根香烟,叫了一声建才叔。
  • 大雁无声
  • 柳云回信了,约我周六去河边散步。这一天.我陪柳云在河边从上午坐到日落黄昏。
  • 出事
  • 年一过完,王纯如就告别了妻子,然后挤上了一辆长途大巴。当大巴摇摇晃晃地向前行驶时,迷迷糊糊的王纯如开始有滋有味地想起了和老婆做那事的细节。想着想着,他睁开了眼.因为他忽然觉得老婆有和以往不一样的地方,到底哪不一样,却又说不具体。
  • 驼背
  • 驼背姓王,是个摆剃头摊的。多年以来,在虞城居民的记忆中,他的剃头挑子已经是新安江边的一处风景。
  • 与狗无关
  • 在乡下,张山杀狗是出了名的。 张山杀狗也很简单,先逗狗,和狗混熟了,然后趁狗不注意,用早已打好死结的绳子,套在狗的脖颈里,然后将狗吊在一棵粗壮的树上,生生地将它给吊死。
  • 一条游来游去的鱼
  • 陈小涛越来越不想读书了。 期末考试刚刚过去,班上有同学准备到班主任田老师家去补英语课.陈小涛却没有任何打算,平时他在班上算不上出类拔萃,他知道自己在田老师眼里与班上大多数同学一样,是普通待遇。成绩好当然能得到田老师的特殊待遇,那是理所当然的。可几个成绩不如自己的同学,也能享受田老师的特殊待遇,开始时,陈小涛云里雾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原来那几个同学常年住在田老师家里,他们的家长在外面做生意,平时把孩子就交给田老师了。陈小涛还从他们的口中得知,他们的家长既然把自己交给了田老师,当然不会少给田老师票子。
  • 去往古城儋耳
  • 海南三亚汽车总站喧杂而局促。异于内陆车站的,是此处人流混挤的喧杂和局促间,有一种被大海的波浪冲刷过后的盐渍之感。从某个小小的窗口内买了一张三亚到那大的长途汽车票。那大.儋州市府所在地,奇怪的地名,是那么大?还是那个大?检票上车,散发着莫名异味的长途大巴上空荡荡的,只三四个乘客。一个身材奇矮、目光阴郁的男子.抱了一叠铅印的小册子上车,他不说话,在车上的每个人身边放下一本他手里的小册子。我翻了翻。封面是《最新纪实》,封底的字是:“各位顾客,你好!我们是残疾下岗特困人员.不靠国家救济,以卖书报来养家糊口,请您奉献一份爱心,购买一些书刊,衷心地感谢您的心意,
  • 我所理解的散文
  • 在汉语文学里,散文是一种古老而伟大的文体。我理解中的散文,是除韵文之外的一切汉语文章。我信念中的这种文体,并不是破碎的、即兴的、灵感的。我认为,用真正的散文,依然可以构建个人理想中恢宏的文学王国。
  • 非虚构的村庄
  • 我敢和爷爷有了争辩。寒食节到时,爷爷讲介子推,我说介子推真是迂腐至极。被烧死还连累了自己的老母亲.爷爷对我小脑袋突然冒出的观点甚为吃惊。我没有排斥爷爷的教诲,寒食节到了,总要跟随他去坟地祭奠先祖和已亡的故人。先祖和已亡的故人绝对做不来介子推的境界,他们身份的贵贱与生活的历史以及荣辱都早已销形作骨。
  • 生在徽州
  • 许多事物都是在消亡以后,才真切地感知它的份量,才起一个心去怀想它。
  • 两个人的大草原
  • 这是2012年的某一天。 先生拿回了一张旅游卡,是单位奖励勤奋工作30年优秀职工的.先生有幸得到一张.可携带家人免费前往某一处。他说,等国庆节我们两个去旅游,好好享受享受。旅游签约地点在卡上有很多,都是天南地北的好地方。这下可忙坏了我,顺着那张卡一个一个地点的选.真不知道到哪儿是好了!看过后,我就把小卡片小心翼翼地藏起来,过一阵子再看再选择.如此反复多次,有时候全家人一道选。充分展开想象的翅膀,度过了许多欢乐的时光。有一天,这张宝贝小卡片不见了,我在家整整找了一上午,要是找不到就去不成了,那就是旅游通行证,有单位总部的大红印章。这可怎么办啊!最后无奈我就去翻家里的垃圾桶,小卡片竟然悄悄地呆在里面,什么时候被我扔进去的,天晓得。越宝贝的东西越容易丢失。真应了那句话。
  • 寻找芦苇地
  • 很想再看看女山湖的芦苇地.她们就在我家乡后边的河对岸。 我的家乡位于安徽省地质公园女山脚下,名叫杨套。庄子背后是女山湖上著名的泗(州)六(合)古道要津王摆渡,王摆渡正北面为国有安徽省潘村湖农场南堤坝,官名叫苏堤,苏堤下边是农场下属的编织厂.编织厂的材料来源就是苏堤南边女山湖上的那片芦苇。
  • 张建新诗歌
  • 清晨,骨头脆响,远山空淳高岗青黛,当我登上,却近于无
  • 现代与后现代的混合——简论张建新的诗
  • 文学的时代并不与经济时代或者政治时代同步.沙皇俄国时的文学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证。我国也是这样,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开始发生剧烈变化并且取得辉煌成就的诗歌,也说明了这一点。而其代变之快,迅速经历了朦胧诗、现代诗、后现代诗乃至目前持续了近十年因现代诗、后现代诗并存并且都面貌模糊的“无面目”,是大大领先于时代的变化的,虽然也有某些同步的迹象可寻。
  • 秋天的认证(组诗)
  • 就在此时.在微霜中 过了千山,涉万水 不问自己也不问世界
  • 渴望写诗(组诗)
  • 抓一把汉字.撒到街心 一落地.就成为形形色色的面孔 熙攘的潮水.泡沫丛生
  • 与一株植物有关的(组诗)
  • 手机短信提醒我:今日霜降就是说.天气将一天比一天冷了
  • 冬日即景(组诗)
  • 整个城市成为一座大冰箱,我们被整齐地码放在不同的格子里,像曾被我们如此对待的土豆和西红柿。
  • 垄上行(组诗)
  • 撮一把武夷春色 连同思绪中的青橄榄 泡在青花碗里
  • 皖北速写(外一首)
  • 在颍河的清水里,七月的太阳破碎了 滩地上的麦子婴儿般入睡 蝉鸣覆盖着叫刘大桥的村庄
  • 复调与寻找——耿龙祥短篇小说《明镜台》简评
  • 历史上有一些特殊时刻.而处于那时刻中的人们并不知道它的特殊。
  • 明镜台
  • 我们厂里的墙报,是党委书记题的名字,叫做“明镜台”。
  • 野狐禅是一种精神
  • 近年来.回顾历史、口述历史、反正历史一类的文章越来越受到欢迎。与之相对应的是在影视界泛滥的戏说历史.这是一对悖反,或者说是文化的分流。戏说越多,历史的真相被歪曲被毁灭被掩盖的就越多,越需要更多的人把历史的真相呈现出来。
  • 当代美术家
  • 1989年,《清气充溢》获安徽省美术作品展铜奖;1992年,《爱莲图》入选文化部、中国美协主办的纪念毛泽东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50周年“五月风”全国美术作品展,并获优秀奖;1992年,《夏之梦》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首届中国花鸟画作品展:1994年,《盛夏情》入选文化部、中国美协主办的第八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并获安徽省美术作品展银奖:1994年,《沐雨图》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中国当代著名花鸟画家作品展.并获优秀奖:1997年,《清莲图》入选中国美协、中国书协主办的首届世界华人书画展:
  • [本期主打]
    脱袜子游戏(易清华)
    美发师(易清华)
    在游戏与真实之间(刘恪)
    [皖籍作家]
    登楼记(组诗)(许敏)
    村庄诗学的精神之深——读许敏的诗(陈培浩)
    [中篇小说]
    夭夭厚土(李前锋)
    [短篇小说]
    同学(周金华)
    灰故事(杨献平)
    大雁无声(瓦蓝)
    出事(郭怡君)
    驼背(刘炯)
    与狗无关(崔立)
    一条游来游去的鱼(何世平)
    [美文]
    去往古城儋耳(黑陶)
    我所理解的散文(黑陶)
    [散文]
    非虚构的村庄(樊子)
    生在徽州(黄永强)
    两个人的大草原(木槿花开)
    寻找芦苇地(贡发芹)
    [诗·新锐]
    张建新诗歌(张建新)
    现代与后现代的混合——简论张建新的诗(沈天鸿)
    [诗歌]
    秋天的认证(组诗)(乔浩)
    渴望写诗(组诗)(江文波)
    与一株植物有关的(组诗)(吴玲)
    冬日即景(组诗)(老末)
    垄上行(组诗)(肖许福)
    皖北速写(外一首)
    [世纪回眸]
    复调与寻找——耿龙祥短篇小说《明镜台》简评(沈天鸿)
    明镜台(耿龙祥)
    [评论]
    野狐禅是一种精神(常河)

    当代美术家
    《安徽文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