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二重唱
  • 1陆仁毅经过九村小学时,恰好是下午放学的时间。家长和学生混杂在一起,把校门口挤得水泄不通,他在小卖部的屋檐下站了一会儿,就看见了樟树下的那个小男孩。那个小男孩大约十岁,背着个大书包,戴副小眼镜。可能是家长未按时来接,他正与一个同学在树下玩"石头剪刀布"。
  • 芳邻
  • 天太冷,而立之年的丁小兵躲在被窝里看电视。无聊之际,恰好他的朋友陈大平打来电话喊他去吃羊头喝冰啤酒,他浑身一哆嗦牙疼就犯了,顿时对世界就失去了兴趣。半小时后陈大平的电话再次打来,他说,你平时不是一有邀饮跑的比兔子还快吗?今晚怎么了?我们都喝好几瓶啦。丁小兵说,牙疼。陈大平说,啤酒恰是消炎药。丁小兵吞了两粒消炎药,抓起羽绒服,一个箭步冲出了门。他如此兴奋,皆因在电话的背景音里听见了女子的欢笑声。这使他决定要战胜一切不可战胜的困难去赴宴。外面有要下雪的迹象,丁小兵不停地催促出租车司机开快点。二十分钟后,丁小兵到达指定地点。夜幕下的路边到处都是快结冰的污水,远远望去犹如一幅作战地图。他迈上油腻腻的台阶。差点儿滑个跟头。
  • 对程迎兵小说的三个发现
  • 首先要表达我对程迎兵的敬意。作为一名同行,我在对程迎兵小说的阅读过程中感受到了激动、喜悦和强大的共鸣。有天晚上,我读完他一篇叫《公交车上》的小说后,非常兴奋,当时我准备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给程迎兵,但没这么做,因为我不太可能说出什么冠冕堂皇的话。此外,这么做显得矫情,会使我和程迎兵二人就像两名惺惺相惜的怨妇。我认识到了矫情,也在程迎兵小说中不断冒上来的那股气味中察觉到了他也讨厌这个。换言之,我和程迎兵属于臭味相投的那种人。事实正如程迎兵的读者们所认为的那样,《公交车上》并非他最好的小说,更谈不上经典之作。读完数十篇他的作品后,我又发现.程迎兵没有我们通常意义上所说的代表作。这让我感到惊奇和敬佩。
  • 风的任务就是吹开或吹灭(组诗)
  • 锈铁开光 那是1969年9月,我6岁 村小学低矮的屋檐下,一块锈犁铁 被几根同样锈迹斑斑的粗铁丝 吊在了房梁下。敲击锈铁的声响
  • 见证与倾听——读叶臻诗歌近作有感
  • 很久以来,诗坛中人多热衷于将自己的诗歌写作与某流派或某旗号或某时尚挂钩,一些编辑或理论家又热心于为之鼓噪,火借风势,风助火威,很有些诗人借此就真"火"了。相形之下,叶臻的诗歌写作就很有些冷清和孤独。多年来,他一直偏于一隅,在淮河边上的煤城淮南,默默地写他的诗。
  • 鹧鸪的叫喊
  • 1不怕告诉你,我的肚子最近被搞大了。也不是一夜之间就大的,起先颇有些不适,像是有小蚂蚁在里面闹腾,后来小腹开始不时微微发热,脐下三寸之处一片酥麻,莫不是传说中的丹田之气?你也不要想歪了,我可不是谁家淫奔的闺女,况且我也没说恶心干呕、想吃酸李子吧。
  • 赵长河的人生片段
  • 一老人死得很平静,恬静的脸上好像显得一生无风无雨。火化那天,秋雨绵绵。我随老人的儿女们送老人去汰黄堆火葬场,石子路被拖拉机碾得吱吱响,不时溅起一片灰漫漫的浮尘。老人化为一缕青烟飘上天堂。在清理他的骨灰时,他的长子小心地从骨灰中拣出几块细碎的金属碎片。我立即醒悟,老人生前曾跟我说过,金属碎片是留在他体内已多年的炮弹片。老人祖居苏北汰黄堆乡御路村.我幼时就认识他,断断续续听他讲述过许多亲身经历的战事。本故事叙述的不完全是战争。其中夹杂个人隐私,也就是他的异国恋情演绎的一系列陈芝麻烂谷子的故事。老人活着时不许我公布这些事。说除非他死了就管不了了。
  •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 手机的铃音是钢琴曲《友谊地久天长》,已经用了好几年了,没想过换。这是一支舒缓而温馨的曲子,至少它在响起的时候不给人忙乱的感觉。此刻,当它又一次响起时,我却听出了其中的气急败坏与歇斯底里。我不想那么快去接它,就那么让它在桌子上慢条斯理地响着。
  • 风在吹
  • 一袁秋水喜欢拖地,说是喜欢也不尽然,他拖地没有任何讲究,不用洗涤液除垢,不用清水清洗拖把,只顾一遍又一遍地拖。用这种方式拖地,恐怕属于"袁氏发明",其结果相当于没拖。每次袁秋水拖地时,芹芳坐在一旁,不但不插手,反而在心里想,男人要是爱上家务活了,这个男人的出息就不大了。这层意思,芹芳原先是想不到的。现在不仅想到了,还深刻地体会到了。一旦意识到袁秋水“沦落”到没出息的人群行列里,芹芳的心就冷了,对袁秋水的希望就渺茫了。芹芳有了冷眼旁观的态度,对他如何拖地就变得无所谓了。
  • 秋梅
  • 一个叫秋梅的初一女生不怎么爱说话,在学校里不说,回到家了,还是不怎么说。她奶奶开玩笑说:"秋梅不说话,秋梅开始想心事啰。"她就嗔骂一句"死奶奶",然后进她的小屋子去,没其他事不怎么出来。她的小屋子真小,只够摆一张床和一张学习桌。两年前,这个小屋子还不属于她,那时她还读小学.奶奶说读小学可不需要一个小屋子,小学基本是闹着玩的。她认为奶奶说的不对.奶奶不懂,但她也不反驳奶奶。她其实对奶奶是很爱很爱的,她从小就跟着奶奶。奶奶说她才一个月大的时候就被抱回家了。脸上还给老鼠咬出了血。她的爸妈都在外面打工.也不知道是不是打工,好像是做生意,又好像是先打工后做生意,总之现在爸妈回来时开着车了。
  • 王达敏随笔
  • 1997年12月,美籍华裔女作家兼人权活动家张纯如历时两年多完成的《南京暴行--第二次世界大战被遗忘的大屠杀》(The Rape of NanKing:The Forgetten Holo-caust of World WarⅡ;中译本名为《南京大屠杀》)终于在南京大屠杀60周年之际出版。这是第一本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英文著作,一出版便震动华人世界,继而波及全球,并得到西方主流社会的关注和认可。这一年,张纯如29岁。
  • 尝试随笔
  • 平日里读书著文,思归学术一路,不是专著就是论文,兼及"学中有文"的评论。近期尝试随笔,偶尔试笔,兴趣初起,尚未进入佳境。我喜欢学术随笔,心向往之的有两类。一类是"学中有文"之作,季羡林、金克木等学术大师衰年变法而作的随笔属于这一路的最佳之作。
  • 反戴的鸭舌帽(外四篇)
  • 在塞林格唯一的一部长篇小说《麦田里的守望者》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放浪不羁的16岁辍学的中学生形象,如果将这部小说改编成电影,我想,这个四处流浪的小子必定会像小说中描写的那样总是戴着一顶只花了一美元从纽约买来的鸭舌帽。我以为,小说人物的服装特征应该是反映了当时的社会流行风尚的.我们完全可以推断出在塞林格创作发表《麦田里的守望者》的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美国——乃至其他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年轻人肯定非常流行戴这种鸭舌帽。我们且看看百度百科里关于“鸭舌帽”的定义吧:“鸭舌帽——特色是帽顶平且有帽舌,俗称鸭咀帽。帽缘从两寸到四寸,宽窄也有不同。鸭舌帽最初是猎人打猎时戴的帽子,因此,又称狩猎帽。因其扁如鸭舌的帽沿,故称鸭舌帽。”
  • 孤傲的爱情
  • 那天,朱湘买了一盒妻子霓君喜爱吃的软糖回来,看到霓君坐在窗前绣花,硬要亲自剥了糖果皮,塞到霓君嘴里,低头问霓君甜不甜。正在埋头做针线的霓君,心里正为生计忧虑,愁眉不展,回头看到身边的朱湘,衣衫不整,面容枯黄,心里硬生生痛了一下,咽下一口糖水,故意说,不甜。朱湘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硬了,他垂下眼睑,黯然失色。
  • 方氏勺园
  • 勺园在桐城市区老城西南隅。抗战前,城墙未拆之时,勺园应该临近西成门,依傍在坚固高大的城墙之下,仰面可见巍峨的门楼和那错落的雉堞,侧耳可闻和风摇铎与夜阑更声。抗战后,周长六里的城墙一砖一瓦都成了市民家中脚屋的建材,从此,无所护翼的老街犹如一条被剥去了鳞甲的长龙,光着身躯,孤零零地盘曲于西山祈雨顶下。而勺园,由于失去了城墙的庇护,贩夫樵翁也尽可窥视园内的一花一木了。没有城墙的屏蔽也好,勺园便除却了旧时的幽隐.像一位走出闺阃的关人,洗尽铅华,轻移天足,遍览西门城外千顷平畴,晴好的冬日里,还能尽染落霞的余晖。
  • 夜的眼
  • 一夜的翅夜已将她漆黑的翅子,覆落在这座城市的上空……一个神秘的微颤,是街灯醒来的眼神倏然而来——游荡的车旅……匆促的人群……轻纱飘曳的楼台和女人的柔臂……几颗星,一弯月,在如雨的霓虹灯前隐退,看不见的云层拥起它们,迷迷蒙蒙去偷觑另一个灵长类的世界。那里和这里一样,有着许许多多揭不开的夜的谜……(只有屋的大檐一往情深:它把灯月交织的昏光,传递给一声声“馄饨”、“烧烤”的叫卖声……)
  • 触摸镜湖
  • 从小到老,不记得多少次走过镜湖了。镜湖是我魂牵梦萦的至爱,因为她是我家乡的湖。有人说她不过是闹市里的一个小池塘,也有人说她是长江溅到南岸小城的一滴水珠。芜湖号称"千湖之郡",然而在我眼里,也只有镜湖有点名气有点味道,尽管她只是浩浩大江上千帆过尽之后微缩的风景。城市里的湖好比是城市的眼睛,人们借助这眼眸,可以折射这个城市的过去和现在,可以聚焦这个城市约略的风貌。城里有湖并不稀奇,杭州有西湖,惠州、颍州、福州也有西湖,扬州有瘦西湖,济南有大明湖。武昌、泉州有东湖,嘉兴有南湖,昆明有翠湖,宁波有月湖,肇庆有星湖,南京有玄武湖、莫愁湖。绍兴也有个镜湖。
  • 母亲印象
  • "不识一个字,惜文敬字,耕读教子,惠及儿孙,讵料春晖未报千行泪;未读半天书,明理知书,忠恕待人,泽留乡闾,岂知笑貌难觌九回肠。"母亲去世时,我撰写了这副挽联以寄托哀思。母亲,改变了我们家族的命运,她的贤惠善良与坚韧勤俭都给邻里乡亲留下深刻印象。我第一次为母亲感到骄傲,是在上小学的第一堂课上。那时正值如火如荼的"大跃进”时期,所以春季也招收学生。不满5岁的我,步行4华里前往辅导区小学报名入学。
  • 沈天鸿诗歌
  • 在石头上眺望大海 石头里有彻底的宁静 悄悄接近我们 而大海在远处 空无一物地自言自语
  • 在即将崩溃的悬崖上保持危险的平衡——沈天鸿与现代汉诗艺术
  • 1 二十世纪中国现代诗(广义)的几度转折都与语言因素以及背后的文化蕴含密切相关,并内契着一个两难命题作为波动的中轴:如何在现代诗的背景和参照中确立并突显汉语现代诗的本位?如果说白话新诗运动是在语体上偏离古典,那么"沉钟"、"新月"等诗派则是在语质上回归汉诗传统;如果说李金发、穆旦更多的是在语型上探寻欧式,那么戴望舒、痖弦则倾向于从语韵上挖掘母语的潜质:如果说朦胧诗意味着现代意识对一个民族的启蒙,那么第三代诗歌则延续着现代诗人对汉语精髓的渴求与炼丹。
  • 夏春花的诗
  • 我不会再小下去 我不会再小下去。不会为了二十多年前的事情而难过。父亲惠了肝炎.母亲有了弟弟,我瘦小“用针都挑不出肉呢”。在月形山怎么都没法理解胖嘟嘟的事物。比如为什么剐人都有一双父母,而我只有一只刚出生的小乌龟。为什么我垂下万千绿丝绦,你还是宁愿在石头缝隙里呼吸,却不容许我想要收纳你的欲望。实际上我只是想收纳自己.把我未曾拥有就失去的.统统都给你“让我做你的妈妈.让我爱你。”“让我做你的妹妹。让我爱你。”“让我做你的女儿,让我爱你。”“让我做你,让我爱你。让我爱你。
  • 节约的秋天(组诗)
  • 节约的秋天 泥土的气息,灌木丛 矢车菊和瓢虫,这些分散的 事物,在秋天的旗帜下聚拢 在秋风的带领下出发
  • 在北方过冬(组诗)
  • 刮风的北方 一 一开始就是高潮 一开始就刮到极地 刮到了地心 那时我还没有学会在北方换毛
  • 那些定居在乡间的铁(组诗)
  • 那些定居在乡间的铁 许多时候 想家 其实与那些定居在乡间的铁 不无关系
  • 这个春天如此素净(组诗)
  • 白蝴蝶 在温暖无雨的四月,我从未看到 这么多的蝴蝶 像流动的白花,在草丛的高处
  • 一个种族的触角——刘祖慈诗歌简论
  • 写出历史性的作品,是有"野心"的作家、诗人都期冀的。刘祖慈的诗一直持之以恒地关注的,却是他面对的现实,但他恰恰以此将历史变成了他的领域——阅读他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的诗,就可以发现,那是他个人视角与个人解读的中国七十年代史、八十年代史,以及中国人的心灵史。
  • 刘祖慈的诗
  • 龙湾湖 龙湾湖在长白山区三岔子林业局境内,碧波潋滟,为火山口湖。 狂热之后是深沉。深沉。不是死灰。深沉下淀积着大地的隐痛.深沉是说不清楚的滋味。深沉。不是绝望。就算是绝望、绝望、绝望。只要不死.又慢慢升积起脉脉春水,阳光下低徊。
  • “新乡土”镜像的故事呈现与经验主义写作
  • 新近出版的中篇小说集《吹不响的哨子》表现出了不俗的实力,是当前"新乡土"写作的新进展、新收获。一"新乡土"叙事的价值取向。之所以使用"新乡土"这样的新名词,不是隐含地意味在此之前的乡土叙事就是旧乡土,而是着眼于乡土社会在新的历史语境中的时代新质。
  • 变革时代的落伍者及其伦理
  • 陈斌先是一位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明确的问题意识的作家,也有长期在基层工作、生活的经验。他的小说,严格说来,应定位为农村题材的问题小说,作品虽然多以农村或小县城为题材,但少有独特的乡土气息,和普通意义上的乡土小说并不相同,关注的焦点是时代变动背景中农村出现的具体社会问题,尤其是农村社会阶层重组中的道德伦理问题。
  • 温情的回忆——解读中篇小说集《吹不响的哨子》
  • "生活是美好的,美好的生活也是疼痛的",这里的痛不仅仅是来自于生活本体的痛楚,也源于文化精神内在的裂变。当乡土文化和都市文明激烈碰撞,撕扯着人类记忆深处的旧伤,疼痛在所难免。陈斌先面对这种来自生活的苦痛,选择用一种对话的方式来反叛两种文化对峙所产生的异化,用记忆中的乡土形象来自我解答个人对于生命存在的本能质疑。这种质疑是毫无现实性意义的,反而会引起对现代精神文化思考的阵痛,将充当思考者的人们抛人无边无际的荒野之中。陈斌先在遗失的哨子声中寻找有关自己童年的记忆,以此来缓解自己思想的阵痛,用自我构建的世界来回答自己的疑惑,所以他笔下的人物是执著的、孤独的、痛苦的,但也是温情的,他们遵循着本能的欲望去生活,在无意识的过程中诠释着乡土人性存在的价值。
  • 陈飞翔艺术简历
  • ·陈飞翔,号智空居士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理事 ·安徽省政协委员 ·安微省美协第二届水彩画艺委会副主任兼秘书长 ·安徽省书画创作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合肥市美术创作院院长 ·安徽省青年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合肥市青年美术家协会主席
  • 《安徽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季宇

    地  址:合肥市芜湖路168号同济大厦6层

    邮政编码:230001

    电  话:0551-2884295 2885559

    电子邮件:changpianxiaoshuo@vip.163.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1-0703

    国内统一刊号:cn 34-1169/i

    邮发代号:26-177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