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微博妙语
  • @蒋凯:儿子:“爸爸,你帮我改一下这篇作文吧!”爸爸:“我对写文章一窍不通,怎么帮你?”儿子:“你怎么不会?人家都说你摆摊卖水果时总在秤上做文章。”
  • 别成为那种人
  • 二十二岁的服装店老板小蔡正在体验网络私刑的味道。就在半个月前.作为网络世界里不计其数的蒙面骑士,她也是行刑队中的一员。
  • 宋江复活记
  • 话说某年某月某日,出了一桩怪事:及时雨宋江复活了。 消息一出,立即引起多方关注。旅游部门纷纷前往,请宋江出面做景区代言人;商家设法找到宋江,为自己的产品做广告。聪明的宋江深知自己有着巨大的商业价值,仅“宋江”这个名字就是一块“金字招牌”。这应该感谢施耐庵那篇生动的“报告文学”。
  • 回忆录
  • 大人物的传记文以人传,写作是为了,自己满足,他的记述是当代热闹之余烬;小人物的传记人以文传,写作是为了便于大众满足.他的记述是后世热闹之火种。
  • 悲剧该让官员沉思
  • 河南省鹿邑县农妇武文英自首了,因为去年2月她在家中把半瓶农药递给了患有脑瘫的双胞胎儿子,两兄弟服毒后身亡。目前,武文英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等待司法审判。
  • 牲口的泪
  • 我曾亲眼看到,我家的牛和狗流出过泪水。 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我和爹、娘拉着满满一车刚拾来的地瓜干往家里赶,最前面就是拉车的老黄牛。我们来到最担心的村东的一处陡坡前,稍作休息,准备一口气攀上这个大陡坡。
  • 城市之殇
  • 姑父是一名乡村代课教师,一辈子固守着心爱的讲台,尽管每月拿着微薄的工资,但是看着那些山村孩子学有所成.姑父显得很欣慰。姑父曾经说过,自己最大的成就,就是培养了十二名大学生。
  • 局长的包
  • 市里有重要会议,局长要在会上发言,老高提早上班准备好材料,只等局长上班后带着材料去开会。 可是,已经九点多了,局长还没来上班.老高担心局长误了十点的会,赶紧打局长手机,却一直没人接听。
  • 精英并不都是精英生的
  • 11月28日,演员刘佩琦表示,精英们就应该多生,“像姚明、李娜、刘翔、张艺谋、陈凯歌等,这些精英们,包括其他领域的精英们,我觉着应该让他们多生一点儿,当然国家宪法不允许,法律是平等的,我说话也不算数,但我从心底里觉得各路精英应该多生一两个,这是对我们中华民族素质的提高,我们现在太缺乏人才了。”
  • 日记
  • 妈走得太匆忙了。日子正一日一日好起来,妈却走了。 听到妈病危的消息,我悲痛欲绝,十万火急地坐火车换汽车赶回家见妈最后一面。
  • 天方夜谭
  • 办公楼变歌舞厅 广东徐闻县畜牧局的工作人员,在实践中练就了一身抵御声色犬马的“真功夫”.他们每天都要穿过一个花天酒地、肉色横飞的豪华歌舞厅,才能到达自己的办公地点。
  • 学不了那么多
  • 前一阵,隔三差五接到诈骗电话,我可能还算有些判断力,往往不等他说完“猜猜我是谁”或是“法院传票”,就挂断。媒体走群众路线,常给广大观众普及识假防骗常识,也有必要。这些年,跟着电视识假防假,须识须防的计有:假币、假车票、假酒、有毒大米、死猪肉、注水肉、假羊肉、假奶粉、地沟油、假蜂蜜、非法添加剂、劣质中药材、假药,还有假医院、无资质美容机构、假记者……随着电信事业的飞速发展,各种诈骗术也跨入电子时代。
  • 贪官“王婆”多
  •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是一句俗语。据说王婆确有其人,名叫王波,西域宋朝人氏。本来是个纯爷们,只因做起事来婆婆妈妈,说起话来絮絮叨叨——可能还带点娘娘腔吧,人送外号“王婆”。但我却觉得这极可能是一种误传。估计那个王波很会做生意,能说会道,嘴比瓜甜,哈密瓜(王波卖的是哈密瓜)卖得义多又快,将他的伙伴们都惊呆了,遂背后造谣惑众,说王波吹牛皮.说大话。但传者的普通话不标准,听者的耳朵有点背,王波被误会成王婆。久而久之,王婆就替王波背了黑锅,“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家喻户晓,人人皆知。
  • 博士相亲专场
  • 最近,我们单位领导决定大力引进博士以图事业发展壮大。为了招贤纳士,单位开出了许多优厚条件,例如配套科研启动金、人才房、安排配偶工作等。自打这政策一出台,我就多了项兼职——说媒。
  • “乖子”
  • “乖子”是鲁北一带对蝈蝈的称呼,又因为“蝈”与“官”音近,所以欲升官晋爵之人大都喜欢画家给他们画一幅图案为蝈蝈立于鸡冠花之上的画,这叫做“官上加官”。
  • 小品四则
  • 挚友三品 一如粥,粥之一品,暖身暖心。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在你失意、灰心时给予帮助与觉悟。二如水.君子之交淡如水。不热烈,不张扬,默默相伴,若即若离亦不弃。二三如茶,茶之一味,清雅、高浩。如茶之友能陶冶你、提升你,彼此缘于品,敬于德,惺惺相惜,无须言语亦能相知相融。
  • “爬悬崖上学”
  • 跋山涉水、攀爬悬崖,在城里的孩子看来,这是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户外运动,但对于重庆彭水县保家镇羊头铺区五组(原风阳村)的孩子们来说,这却是他们每天上学的必经之路。当城里的孩子还在睡梦中时,他们就要踏上这长约十公里的求学路,没有灯光、没有柏油路面、没有父母护送,有的只是陡峭的悬崖.
  • 买房记
  • “买了一套房子,花了一百多万;买房子的钱,全靠银行贷款;从今天以后,不能随便请人吃饭了;不能多喝酒,不能去旅游;从今天以后,我要努力地还钱;我要拼命地还清,我要还清这贷款……”周云蓬的《买房子》如此唱道.
  • 无证驾驶:媒体不能缺位
  • 在全媒体时代,任何与名人相关的事件都难逃放大镜的观照。奥运游泳冠军孙杨无汪驾驶事件,几乎在瞬间就引来了众多的媒体放大镜。
  • 怀念牛
  • 一路上,我恨不能把大黄牛打死…… 这是三十多年前的一天。亘古不变的太阳照耀着内蒙古一个农业县的乡村土路,十七岁的我赶着一辆破牛车进山拉柴。
  • 井底蜗居的悲情
  • “竟然还有人居住在井底下!”有市民看到一个老太太把井盖打开进入了下水道,慌忙跑上去想帮忙并且报警,走近一看,下水道里有灯光和孩子的笑声,还有床被子……住在北京朝阳区丽都仡网路井底下的,远不止他们。邻井的男子说,“三个孩子上学得花不少钱,家里没有其他生活来源,妻子负责在家看孩子,我出来打打工,房租太贵,至少一个月也三i百元,我在这里已经住了近二十年。”
  • 污染致病可设立基金
  • 刚入12月,我国中东部大部分地区再次遭遇持续性雾霾天气,据中央气象台统计,截至4日18时,我国已有二十五个省(区、市)不同程度地出现过雾霾天气。其中,苏皖等地的霾最为严重,大雾的“重灾区”位于西南及江淮地区,预计4日至8日,不利气象条件仍将持续。
  • 咏叹调
  • 公共空间别失灵魂 为了守护一只背篓,山里男孩小谭受了一身的伤。那只背篓里,装载着他辛苦挖来的菌子,也装载着他的读书梦。
  • 你跟领导很熟吗?
  • 在职场混了这么多年,我还是见了领导就躲,但周围的人却都特别喜欢和领导攀熟,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弄得我晕头转向。
  • 关于子女
  • 你的儿女,其实不是你的儿女。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 他们借助你来到这个世界,却非因你而来,他们在你身旁,却并不属于你。
  • 体育比赛
  • 搞竞技体育的人特别喜炊说的一句话是:比赛是训练的一面镜子。相较而言,人们更容易忽略的是,现代生活中的体育比赛其实还是社会文明的一面镜子。体育比赛事儿不大,但它反映出的问题常能超越体育,甚至直通人的心灵深处。
  • 陌生人
  • 2011年开始,我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那就是走访梁庄在外的打工者。我发现,从拉萨、乌鲁木齐,到东莞、中山,中国的各大城市郜有梁庄人的足迹。自己能力有限,就选取了能走的七八个城市来写。
  • 领导司机的一天
  • 我是机关的一名小车司机,专门为局长开车。以下是我这个小车司机一天的生活: 早上六点三十分,我开车去农贸市场买菜,顺便带回全家人的早点,这个习惯已经有好几年了.风雨无阻.
  • 买回来的祸害
  • 如今个个都要买车。有钱人自不必说,当然要买车,还要买豪车,没有豪车还算有钱人吗?即便是工薪阶层,打肿脸充胖子也要买,车就是脸面,有了车我也算是有钱人了。政府更高兴市民多多买车,如今政府是把汽车拥有量当作政绩来宣传的,车就是“鸡的屁”啊。个个都买,可是买来的到底是什么呢?道路越来越堵,车祸越来越多,能源大量消耗,尾气污染严重。
  • 做个淡淡的女人
  • 做个淡淡的女人,不浮不躁,不争不抢。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 做个淡淡的女人,不去计较浮华之事。不是不追求。只是不去强求。淡然生活,不要轰轰烈烈,只求安心。
  • 这是为什么
  • 看似合规的提拔 很难考证,刚刚上任的海南省东方市林业局副局长麦某是不足创造了一项纪录——他刚被任命十大,就被检察机关带走了。林业局公开栏上麦的照片,还留着新粘贴上去的痕迹。
  • 我们在羡慕什么
  • 我们都很羡慕保罗,尤其当他穿着考究的西服坐在豪华的跑车上对我们微微一笑的时候。 他的笑容很真诚,绝不舍有那种上层人士仅是为了显示自己的风度而无处不在的优越感。他的眼神清澈而温暖,当他看着你的时候,你觉得即使有天大的困难,只要你跟他说,他一定会帮你。所以我们都很喜欢他,羡慕他。
  • 环保执法的“雾霾”
  • 据央视报道,在江苏溧阳,当地申特钢铁厂卫生防护距离不达标,环评不过关,污染严重,可政府不但不将其搬走,反而逼着周围村庄整体搬迁,村民被迫歇耕,生计都没保障。面对村民的质疑,当地环保部门和申特钢铁拒不回应。
  • 不能自拔
  • 机关冗员
  • 近日中央编制工作委员会议指出,要严控地方政府机构编制总量,确保财政供养人员只减不增。 政府机构编制庞大,挤进去吃皇粮的人员过多,这已经是积淤多年的沉疴,在退出机制缺位的前提下,唯一的办法,也只能是控制现有数量别再增加。但目前每年新增公务员人数高达十万,离开的是否能达到十万?
  • 贾局长
  • 人在无聊无奈无助的时候,总爱回首往事。躺在病床上的贾局长正在回顾自己的过去: 装过孙子当过老爷,行过贿也受过贿,口若悬河过也沉默寡言过……我知道下属有时喊我贾局长,重音往往落在“贾”字上,意思就是“假”局长假就假吧.他们也没喊错。
  • 审美苦旅
  • 众所周知,国人的审美观是由导游决定的,导游说:“这儿是景点!”我们就拍照;导游说:“这个背景最漂亮!”我们就留影。结果。大家拍出的照片都一个样,同样的画面,同样的角度,前面站着一个不同的人,却举着同样的两根手指头,一看就是一个导游带出来的。就这样,人与自然,不可思议地在全国范围内实现了高度的和谐。
  • 道德之树
  • 有图像有说明,可有些时候,你所看到的,并非真相。 北京街头,一个外国小伙儿撞倒了一个东北大姐。恰巧路过的摄影人,拍到了双方拉扯的情景一他将一系列的照片发到了网上,想当然配以“被撞者疑似讹人”的图片说明。马上,舆论群起而攻之,有电视台的评论人也不分青红皂白地对东北大姐冷嘲热讽。后来,经记者调查证实,外国小伙儿不仅撞了人,还爆粗口,被撞者无辜遭“围攻”。
  • 扶一下门
  • 记得我刚到美国不久的时候。买了一辆二手的自行车.骑着它去一家餐馆打工。有天很晚回家,路上遇到了瓢泼大雨。那时候很年轻.我觉得自己挺勇猛。路上没有人.雨水浇打水泥路噼噼啪啪的声音使我想起贝多芬第九交响曲。这时候,有一辆黑色轿车从身后驶过.在我身边慢下来。车窗慢慢摇下,一位男十探身关切地问道:“喂!你还好吧?”
  • 笑笑人家,也给人家笑笑
  • 林语堂说,人生在世,还不是有时笑笑人家,有时给人家笑笑。 这话说得极好。因为,道出了生活的真相。不过,人常常喜欢笑话别人,却不愿被别人看了笑话。喜欢把自己包襄得严严实实的,然后,看别人被大尺度地撕扯开。这种促狭.平添了几分阴暗。
  • 欢迎读者朋友荐稿
  • 《杂交选刊》自创办以来,得到了杂文界同仁的关爱和全国杂文凄者的青睐,对此,我们心怀感激。在不断扩大的刊物影响力背后,我们始终致力于提高杂志的品位和深度,力求做到思想性与艺术性的统一,使之成为一个让您流连忘返的精神后花同。而这一切的实现,都离不开您的支持。
  • 你的信任去了哪里
  • 上海有个调查,上海居民仅有不到2%的受访者表示会让陌生人进家门。98%的受访者倾向于认为“陌生人”很可能是“坏人”。
  • 像孙悟空当好二把手
  • 在取经团队中,孙悟空是不折不扣的二把手。作为唐僧的大徒弟,他不可能与唐僧分庭抗礼,享受权力的分成,只能服服帖帖地尾随唐僧,做一个忠诚的跟班。作为八戒和沙僧的大师兄,他又是带头大哥,是领头羊,在唐僧被妖精抓走或者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他珏须站出来主持大局,统帅战斗力量,出计谋拿主意,降服妖精,保护唐僧,完成取经大业。
  • 创意
  • 剃山坡的主意 几千棵樟树在山坡上安然生长了十几年。挺过了狂风暴雨,躲过了冰雹干旱,却死在了“领导”的一句话下.
  • 马不停蹄的忧
  • 中国当今的农村早已今非昔比,牛马劳作的时代已经是黄鹤一去不复返了。农业生产实现了机械化,极少有人愿意饲养牲口了。有位养马的农民不无感慨地说,如今土地太金贵,原来的草场和山沟也都开了荒,种了地,养牲口的人越来越少了。赶牲口进城卖菜的那户人家,是村子里家境不太富裕的一户。有能耐的,谁还愿意赶着马车进城去小打小闹,赚那几个土鳖钱呢?
  • 等不及真相?
  • 这几天,大家都在热议四川达州的一件事:说今年6月15日.达州城区正南花园附近,年过七旬的蒋婆婆摔倒在地,造成大腿根部粉碎性骨折,共花去医疗费、护理费等两万余元。蒋婆婆摔倒后,手里死死抓住一名九岁小朋友的手。小朋友家人表示,三个孩子当时是去搀扶老人,却被诬陷,而蒋婆婆则称是小孩将自己撞倒。
  • 选读《中国杂文(百部)·陈四益集》
  • 喜欢陈四益先生的杂文是从阅读《杂文选刊》开始的,每见刊一篇,都阅读数遍,从心灵深处赞赏不已。
  • 年轻的大学生
  • 某次在哈尔滨的一所大学演讲,主办的同学设计了一个环节,请一名同学走上讲台,作为被采访者,回答我的提问。当一个女孩子举手被点名上台之后,台下一个男生很愤怒地大叫:“肯定是内定的。”
  • 请假有理由
  • 现在的学生有个性,都不愿受约束。上网玩玩游戏,参加喜欢的社团活动,关注电视上的体育比赛,想和热恋中的那一位约个小会,甚至就想躺在宿舍里睡个懒觉,这些都是请假翘课的因由。当然,他们请假绝不会实话实说,而是变着法儿说点小谎,既让小计谋得逞,也能博得老师的同情。
  • 我的手很小
  • 初看“英国儿童十二岁前要做的五十件事”,惊讶坏了!——逮虫子、扑蝴蝶、捞蝌蚪、打水漂、做泥饼、搓柳笛、上树摘果、下水捕鱼、早起看日出、晚睡观星空……这些“野玩”项目,跟我儿时在老家的玩法多么相似!这么土气。这么“低档”.哪里能觅到一点“英伦风”的影子?但我着实为那些正亲身做着这五十件事的孩子庆幸。这样玩,才像个孩子!
  • 大学不生产大款
  • 近日在某网站看到《中国大学杰出校友排行榜》,其中一个指标被媒体特意拎出来做了放大式报道——清华大学培养和造就了八十四名亿万富豪校友,超越了北大八十二名的纪录,首次成为中国造富大学排行榜冠军。
  • 戴高乐与智障女儿
  • 1927年,夏尔·戴高乐和妻子伊冯娜即将迎来第三个孩子的诞生。然而,在临近生产的时候,伊冯娜不幸遭遇了车祸,当即昏死过去,被送进了医院进行抢救。
  • 一个英国人得到的回扣
  • 英国小学语文课本中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位贵族,在远离海岸的城堡里举办盛宴。珍稀的野味、罕见的嘉果一应俱全,唯一让他感到遗憾的是,宴会没有准备鱼。然而,就在开宴的那天一早,一位贫穷的渔夫来到城堡,带来了一条大比目鱼,城堡里的人们欢呼雀跃。
  • 从巴黎小书摊看城管
  • 那次去巴黎之前,友人告诉我,你一定得去看看塞纳河畔的小书摊。于是,到了巴黎的第二天一大早.我便独自一人带着地图一路走到塞纳河畔。
  • 大桥上的问候
  • 韩国的麻浦大桥曾经恶名昭著,因为自从大桥建成后,先后有几百个人从栏杆边飞身而下,命丧桥底。大家因此称这座桥为“自杀大桥”,认为它是不吉利的化身,附近的居民甚至宁愿绕远路,也不愿从这座大桥上经过。
  • 瑞士:不上大学的出路
  • 十五岁的瑞士男孩卢卡初中毕业后,没有选择上高中,而是决定去读日内瓦商业专科学校。为什么不想上大学?他笑着回答说:“我想早些工作。”
  • 砍两棵树被罚五十万美元
  • 休斯顿市政府最近正式起诉一家地产发展商,原因是这家以建造高档豪华住宅为主的公司,在今年的8月17日擅自将公共土地上的两棵大树砍倒,这两棵树郜是有着百年以上树龄的橡树。
  • 只有普林斯顿接纳他
  • 1928年,他生于美国西弗吉尼亚州的一个富裕家庭,父亲是一位电子工程师,母亲是拉丁语教师,日子过得殷实而温馨。
  • 为最浪费大王颁奖
  • 时光追溯到二十年前,在法国戛纳某街头,新开了一家自助餐厅。众所周知,传统的法国饮食文化讲究精致温馨,且避开喧闹的人群,完全是一场视觉与味觉的盛宴,一桌人围坐在那里,持着刀叉,文质彬彬地用餐,一顿饭,往往要耗费几个钟头。而这一家自助餐厅却一改传统,地处闹市,而且方便快捷,不仅是外地游客,很多当地人为了赶时间,也纷纷选择在该餐厅就餐。所以,该餐厅一经推出,生意即异常火爆。
  •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
  • 事情还得从2003年说起,杭州市图书馆当年开始实行对所有渎者免费开放,包括乞丐和拾荒者。这一举措推行以来,始终招致一些读者的不满,他们对乞丐能进图书馆嗤之以鼻,甚至觉得难闻的味道和占怪的举止令人难以忍受。对此,杭州市图书馆馆长楮树青是这样回答的:“图书馆对这些特殊读者开放的唯一要求,就是把手洗干净再阅读。我无权拒绝他们入内读书,但您有权利选择离开。”
  • 鲁迅与韦素园
  • 鲁迅与韦素园均为未名社成员除他们外,还有李霁野、曹靖华、台静农等人:该社的工作重点是出版翻译作品.兼及出版文学创作.在谈及未名社特点时,鲁迅说:“未名社的同仁,并没有什么雄心和大志,但是,愿意切切实实地,点点滴滴地做下去的意志,却是大家一致的。而其中的骨干就是素园。”韦素园的译作主要有果戈理的小说《外套》、俄国短篇小说集《最后的光芒》、北欧诗歌小品集《黄花集》等。
  • 季羡林和胡适
  • 胡适年长季羡林十岁。对季羡林而言,胡适既是“有知遇之恩的恩师”,也是足可引为知己的良友. 1944年,季羡林因二战被困德国,听说陈寅恪先生正在英国就医,于是连忙给陈寅恪写了一封致敬信,并附上发表在哥廷根科学院集刊上用德文写成的论文,汇报自己十年来学习的成绩。陈寅恪很快回信,问季羡林愿不愿意到北大去任教。季羡林立即回信同意。陈寅恪将季羡林推荐给了当时的北大校长胡适。胡适欣然接受了这个三十岁出头、籍籍无名的留学生。
  • 范仲淹的眼泪
  • 范仲淹是北宋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一生致力于政治改革,在文学上也很有建树。他为官时,更是严于律己,不徇私情。
  • 万民伞的尴尬故事
  • 现在又有人给离任的官员送万民伞了,听着都新鲜。不过,送行的人手里,不仅有伞而且有锦旗、匾,还有一个大大的横幅,可以说是一个古今杂糅的仪式,大有推陈出新的意思。
  • 以“爱”的名义
  • 一对母子的交锋,令人百感交集。用心良苦的母亲,以“爱”的名义,在纠结中教子前行:省吃俭用,苦心孤诣,以致委曲求全,歇斯底里,只为孩子能够有一个美好的前程。这已成了中国式父母的缩影,其心可哀,其情可敬。只是,在这其间无从规避的包办与强迫,却必然会给孩子带来无形的压力,剥夺孩子本已稀缺的自由。
  • “四打”干部当休矣
  • “上午开会打盹,中午吃饭打嗝,下午上班打哈,晚上加班打牌。”此四态官员被群众谓之为“四打”干部。一组惟妙惟肖的漫画,真实地记录了当下某些干部的工作“状况”和生活“轨迹”,勾勒出他们丑陋的官场生态。其实在现实中,某些饱食终日、尸位素餐、在位不为、在岗不作的干部,岂止这“四打”?
  • 意外
  • 北京丽都公园北边废弃的地下管道,成为了一些外来京人员的住所。六十七岁的老人称已经在此住了二十年,每天靠拣瓶子维持生活。
  • [微博妙语]
    微博妙语
    [民间文本]
    别成为那种人(王晶晶)
    [杂文边缘]
    宋江复活记(郭震海)
    回忆录(王鼎钧)
    [社会点击]
    悲剧该让官员沉思(高初建)
    [心灵折子]
    牲口的泪(张光恒)
    [民间文本]
    城市之殇(刘剑飞)
    [杂文边缘]
    局长的包(左怀利)
    [社会点击]
    精英并不都是精英生的(阮直)
    [心灵折子]
    日记(韦名)
    [社会点击]
    天方夜谭(宣金学)
    [民间文本]
    学不了那么多(吴非)
    [社会点击]
    贪官“王婆”多(孙贵颂)
    [杂文边缘]
    博士相亲专场(冬日晴空)
    “乖子”(杨福成)
    [心灵折子]
    小品四则(佚名)
    [社会点击]
    “爬悬崖上学”(张枫逸)
    [民间文本]
    买房记(盘子)
    [社会点击]
    无证驾驶:媒体不能缺位(何龙)
    [心灵折子]
    怀念牛(申平)
    [民间文本]
    井底蜗居的悲情(高亚洲)
    [社会点击]
    污染致病可设立基金(王石川)
    [民间文本]
    咏叹调(秦珍子)
    [杂文边缘]
    你跟领导很熟吗?(大小柯)
    [心灵折子]
    关于子女(纪伯伦)
    [社会点击]
    体育比赛(刘颖余)
    [民间文本]
    陌生人(梁鸿(口述);倪玮(整理))
    [杂文边缘]
    领导司机的一天(黄建如)
    [民间文本]
    买回来的祸害(孙香我)
    [心灵折子]
    做个淡淡的女人(佚名)
    [社会点击]
    这是为什么(宣金学)
    [杂文边缘]
    我们在羡慕什么(王朔)
    [民间文本]
    环保执法的“雾霾”(佘宗明)
    [杂文边缘]
    不能自拔(邸天行)
    [社会点击]
    机关冗员(李富永)
    [杂文边缘]
    贾局长(陈守金)
    [民间文本]
    审美苦旅(姬中宪)
    [社会点击]
    道德之树(冯雪梅)
    [民间文本]
    扶一下门(吴霜)
    [心灵折子]
    笑笑人家,也给人家笑笑(马德)
    [来来往往]
    欢迎读者朋友荐稿
    [心灵折子]
    你的信任去了哪里(葛红兵)
    [杂文边缘]
    像孙悟空当好二把手(犁航)
    [社会点击]
    创意(宣金学)
    [民间文本]
    马不停蹄的忧(张伟东)
    [社会点击]
    等不及真相?(邓海建)
    [作家与作品]
    选读《中国杂文(百部)·陈四益集》(柳方)
    [杏坛漫笔]
    年轻的大学生(闾丘露薇)
    请假有理由(玉禾)
    我的手很小(张丽钧)
    大学不生产大款(无央)
    戴高乐与智障女儿(肖成)
    一个英国人得到的回扣(莫菲)
    [闲话域外]
    从巴黎小书摊看城管(方炳焯)
    大桥上的问候(汤园林)
    瑞士:不上大学的出路(杨伶)
    砍两棵树被罚五十万美元(小路)
    只有普林斯顿接纳他(詹伟明)
    为最浪费大王颁奖(方益松)
    [思想的芦苇]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王地)
    鲁迅与韦素园(吴云)
    [温帮]
    季羡林和胡适(史飞翔)
    范仲淹的眼泪(代连华)
    万民伞的尴尬故事(张鸣)
    [交流平台]
    以“爱”的名义(邢剑良)
    “四打”干部当休矣(曾诚)
    意外
    《杂文选刊:下半月》封面

    主管单位:吉林省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杂文选刊杂志社

    社  长:刘成信

    主  编:刘成信

    地  址:长春市人民大街59号

    邮政编码:130051

    电  话:0431-27050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8-3936

    国内统一刊号:cn 22-1281/i

    邮发代号:12-340

    单  价:3.00

    定  价:3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