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寒郁短篇小说辑
  • 廖一凡知道,在陈蕊还没主动打开自己的那个夜晚之前,他就已经厌倦。倒不全都是针对陈蕊,还有对自己、对约定俗成的人世偏见。之所以还和陈蕊一阵冷一阵热地联系着,只出于来自亲友的压力和世俗的秩序:一个男的,到了他这个年纪,按照惯例,就要找一个女人结婚,在法定程序里按部就班地过着鸡零狗碎的婚姻生活,幸福与否另说。
  • 时光少女
  • 她拂了拂衣襟,端正了身段,抿了抿嘴唇,敲门。敲得轻而凝重,心如鼓点布阵,好像敲的不是907客房,而是一扇时间之门,他即将打开门走出来,十余年的光阴从门后一下子铺开,宛如那夜,她向他走来,皎洁的脸颊在月色下盛开……她比惚了,有些眩晕,又敲了两声,门后应声一阵塞率。她再一次正正衣襟,站在他的心门之外,等着往事被打开。
  • 外省青年的机缘
  • 常有人问,谁对你的写作有影响?和他们不同,一被问到,总要列举一些加缪、博尔赫斯、卡夫卡之类的名字,我热爱的是汉字,我希望影响我的是诗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这一脉馨香,但其实也不是,在对一个写作者价值观、审美观会有影响的最敏感的少年时代,我读不到这些,因为整个乡下都找不到一册像样的书。我唯一能指望的只是语文书被教委选择度量之后的那几篇名垂千古的古文,滕王阁序、岳阳楼记、项脊轩志及流通最广的那几首诗词,来完成语言上的认亲,好在这几篇就够了,它们抑扬的韵律和美好的口感,温饱了我最初对于审美的饥饿。
  • 星辰有时
  • 【第一章】 肖丽娜: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海嫒:蟑螂啊,我梦见了一只蟑螂,昨天晚上,它钻进了我的下面……它蠕动着……我感觉到细小的爪子……
  • 世外桃源
  • 我、老暮、周近远,还有唐红、方晓青,我们五个人约好这个周六,也就是4月26日去建德度假。建德市和千岛湖镇是穿一条裤子的隔壁邻居,连着一条风景秀丽的新安江,是江浙一带不太出名但绝对犹如仙境一般的地方。
  • 天桥
  • 一步两级台阶,我盯住自己的鞋尖,正用劲往上爬。忽然,觉得天桥晃动,伴随轰隆声,洒水车与货车在脚下的十字路口相撞。车瘪瘪歪歪,一辆侧卧,一辆四脚朝天仰躺。司机受了伤,气力仍充沛,指责对方违反交通规则,占道,深信真理掌握在自己手中。轻伤不下火线,二人捋起袖管,准备用武术捍卫真理的尊严。
  • 三十四栋一楼
  • 值完班,吃过晚饭,笑天照例去散步,照例从三十四栋拐过去,照例在河边仰躺着。小雪不在,笑天就不着急回去,笑天觉得,要是有帐篷,在这草坪里睡一夜该多好。望着满天星斗,笑天想起了家乡,想起猫头鹰、蝙蝠、婆娑的树影、提着灯笼的萤火虫,还有满头风霜的奶奶,以及她摇着蒲扇讲过的故事……想着想着,笑天竟然睡着了。
  • 捕风与雕龙(组诗)
  • 父母安健,我辄远离了颠簸,稳稳站在东山之上。 一院子蔬菜,韭菜花,藿香花,满墙丝瓜花, 新栽了三棵小桂树、两棵小梨树, 大小蜜蜂从从容容,青蝇集在水盆沿,麻雀时在黛瓦, 时落地啄食芝麻粒,燕子清飞, 远处传来多年前熟悉的黄鹂,
  • 暮色沉默(组诗)
  • 【原来这里也没有你】 冬夜,单循环曲一首老歌 听到深情款款,听到白发苍苍 一个词一个词地翻阅千山万水,直到支离破碎 一个调一个调地封存千言万语,直到意乱迷离
  • 以雪覆雪(组诗)
  • 【想一个人时】 她想一个人时,会把自己想疼,想碎 她的敏感,热烈。她的眼睛 像一只杯子碰倒另一只杯子。她的耳朵
  • 小情人(组诗)
  • 【小情人】 她为什么选择和我在一起 她那么小,有世界上最好的年龄 她那么轻易就肯定了我 亲我左边,又亲我右边 好像少亲一次,爱就会少去
  • 它简录(组诗)
  • 困兽之歌 在梦里我再一次拜访了它,那只围墙里的花豹,有着天使一样的斑纹,这一次,它没有躲在岩洞里,它没有在树荫下打吨,甚至没有在围观的人群中,慵懒地伸着脖子。
  • 焦急的,可笑的
  • 我还混混沌沌的就有了媳妇,或许还要早,我一点也不知道。这件事情也许与我没有一点关系。
  • 少年羊
  • 中午时分,我穿上了妈给我缝制的红色内裤,正在帮妈打下手,说是打下手,其实也没有什么可做的,无非递递勺、舀舀水,那时缺衣少食,吃饭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做一顿饭没有多少活路可做。这时,海娃子来了,我很兴奋,就偷偷地把腰带拉开,露出红色的内裤向海娃子一晃,说,你看,我都穿好了,你准备好了吗?海娃子点点头,就站在桌旁等我。
  • 忽然想念
  • 夏天的雨,很突然,说来就来,说去就去。雨过之后,天变得很蓝。有流云几絮,薄纱样挂在城市上空。地表上漫漶的湿热气息,给人一种呼吸沉闷的压迫。院落里有几棵挺拔的银杏,暗绿枝叶经雨水冲刷,泛出柔和亮白的光,沉积的雨水还在一滴滴地落下来,被修剪得已经不像植物的绿篱悉数收容了。透过女贞湿湿的枝桠,看得见一树海棠点点猩红,独自嫣然。
  • 老屋(外一篇)
  • 老屋是坛窖藏多年的老酒,认真品尝总会令人陶醉。在江南乡村,做屋是一辈子的大事。过去建房不似当今这般容易,光烧砖瓦准备木料就得几年,有了充分准备也还得看天气与年成。通常是两家或多家合着做,有亲兄弟合做,也有族亲合做的,一间大门关几家是常事。
  • 关晶晶:从来就是这样
  • 大约几年前,在大理见过关晶晶一面。记得当时,没有和她说过话,不知道她叫关晶晶,也不知道她就是著名诗人赵野的妻子。有一天,我看见她在晒被子,冬天的大理,阳光清透、温暖,穿过光秃秃的树枝,投射到被褥以及她的脸上,她不施粉黛,素面朝天,皮肤上散发着自然的光泽,那时我就觉得这个女人很美,是一种脱俗而遗世独立的美。直到做这次访谈,经过一番深入了解,才知道真实的关晶晶和她外表透露出来的气质甚是相近。
  • 铁汉温柔 亨弗莱·鲍嘉
  • 【叛逆少年】 亨弗莱·鲍嘉出生于1899年的圣诞节,父亲是曼哈顿事业有成的外科医生,母亲是一本著名杂志的插画家。生为家中的长子,鲍嘉还有两个妹妹。尽管拥有着令人艳羡的英国皇室血统以及富裕的家境,但鲍嘉自小的家庭生活却并不像看上去该有的那么美好,他曾说自己的父母总是忙于各自的事业而常常争吵,并且还常在孩子面前毫不顾忌流露自己的小情绪,母亲莫德更是让子女对她直呼其名而非喊“妈妈”。
  • 威廉·巴特勒·叶芝
  • 叶芝亦译“叶慈”“耶茨”,爱尔兰诗人、剧作家和散文家,著名的神秘主义者,是“爱尔兰文艺复兴运动”的领袖,也是艾比剧院(Abbey Theatre)的创建者之一。叶芝出生于距离爱尔兰首都都柏林不远的山迪蒙,是—位肖像画家的儿子。他的童年分别在都柏林和伦敦度过,他祖父的房地产业在爱尔兰的斯莱戈郡。叶芝早期学习绘画,是伦敦艺术家和作家团体中年轻的一员。
  • 《青年作家》封面

    主管单位:成都市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成都市新闻出版局

    主  编:傅恒

    地  址:成都市花牌坊街45号

    邮政编码:610031

    电  话:(028)7661197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1669

    国内统一刊号:cn 51-1083/g4

    邮发代号:62-130

    单  价:7.00

    定  价: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