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一首用色彩写成的诗(组章)
  • 菩提花绽放的声音
  • 她是跳跃的画家,能用灵敏的触觉感知世间灿烂的颜色;她是灵动的行者,能用纯粹的心灵调和出绚丽的光泽。身于山中,心出身外。她以一种白纸的姿态将盛满在山中的色彩接纳在心里。心于画中,眼出心外。她以一种期盼的姿态将容纳在心里的色彩散布在瞳仁间。眼于框中,思出框外。她以一种挥洒的姿态将烙印在瞳仁间的色彩晕染在画布上。
  • 卓尔不群亮新剑——子德小楷书法作品浅识
  • 初识子德先生的书法,是四年前他为双流县华阳锦江小学校所题写的榜书。作品笔走龙蛇,气势磅礴,让我印象颇为深刻。曾以《妙造自然》为题为之写过一篇短文,可惜虽神交已久,却素未谋面;今日,有幸拜读其《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以下简作《心经》)和《灵飞经》等精品小楷,不觉眼前一亮!殊不知子德先生的小楷书法艺术亦别有洞天,功力非同凡响!
  • 换个造型
  • 1秋天是从湖边那片枫树林开始的。这天中午,天空中飘浮着几条薄薄的纱巾似的白云,阳光时隐时现,不再有着夏日的炎烈。身边,片片发黄的枫叶落下,陈楠像往常一样,哼着小调推着安杏来到湖边这条小道上。迎面过往的人,好奇地望着他俩。“小楠,你看!那儿有一只红嘴鸥,像不像天鹅?“坐在轮
  • 被遗弃的母亲
  • 1含辛茹苦了大半辈子的母亲戴国秀被儿子陆敏从乡下接到城里来享福,还不足三个月就被摩登的儿媳汤慧赶出了家门。那是三月的一个艳阳天,戴国秀趁儿子、儿媳上班,孙子上学不在家的空闲时间,把楼顶花圃里早已枯了的刺藤藤全部拔掉;然后跑了好几个农贸市场,
  • 雪山顶上芦花开
  • 新兵训练结束后,我被分到了卡苏里哨所。卡苏里哨所位于中国西藏的南端,海拔近五千米,气候条件特殊。老兵苏铁这样给我形容:6月雪,8月霜,10月一片白茫茫。他的话,我信。这不,才8月,四周的山已经被皑皑白雪覆盖,只能看到粗犷的山脊线了。虽是如此,每天的巡逻执勤还是雷打不动。
  • 执著
  • 李部长一到办公室,刘老头就坐在那里等着他了。“我那事你啥时解决?“刘老头质问道。“都跟你说了,你那事只有找到张先生才能解决的嘛!“李部长说,心里有些不耐烦。三十多年了,刘老头一直缠着李部长,要求确认自己是共产党员。三十多年前,刘老头就来找过李部长——哦,那时李部长才二十多岁,还不是部长,是小
  • 小汪的悲哀
  • 那一年的那一天,小汪把又一篇理论文章送到局长办公桌上时,局长没有像上几次那样皱眉头了。小汪于是十分高兴,以为局长要表扬他了。局长笑嘻嘻地暂停了电脑里的扑克游戏,对他说的却是:“我们需要的理论,是证明上级领导的理论是十分正确的理论。你以前写的那几篇文章,我都还没有看,因为我不看也知道你写了些什么。你是如此这般写的吗?“
  • 当一回局长
  • 说到刘锔当局长的事,还得从李二说起。那是一个星期日的傍晚,太阳刚刚滑过一幢小高层建筑的屋顶;余晖中的大院暮色十足,花园曲径,芳香四溢。李二遛着弯,正好遇上了刘锔,心里自是暗喜。他先朝刘锔笑了笑,说:“刘锔呀,昨晚我做了一个关于你的梦,想不想听?“关于自己的梦?刘锔两眼一眨,嘴一努,头一摇,想走。心想:啥梦不梦
  • 飘过工地的红裙子
  • 她来了,穿一条红色的裙子。工地陡然增添了一分活跃的气氛——小伙儿从死气沉沉变得生龙活虎,从懒懒散散变得精神抖擞;乱七八糟的工棚,也变得井井有条。第一次是她把工棚收拾得井井有条,第二次还是她把工棚收拾得井井有条,第三次是大山抢在她之前把工棚收拾得井井有
  • 浪漫在远方
  • “听见了吧?这歌声好伤感!“女人倚在窗前,望着楼下广场上那对卖唱的小情侣,对正要出门的男人说。男人回过头,神色漠然地看着女人说:“别人的事你少管!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别整天神经兮兮的!“随着男人的关门声,偌大的房子一下子空旷起来,给人一种寂静荒凉之感。幽暗中,女人仿佛有种露宿街头的凄惶。
  • 再叫我一声乳名
  • 她万万没有想到,娘竟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叫她的乳名。娘是从老家来参加她的生日宴会的,娘的话一出口,所有人的目光就齐刷刷地朝她看了过来,有的还捂着嘴偷偷地笑。她觉得很丢面子,低声对老公说:“你把娘带到一边去,让她离我远点,免得她又乱说话!“娘让她难堪不是第一次了,最早一次是在她读初中的时候。那天,她正在听课,娘到镇
  • 托儿
  • 冯晓辉进了监察队之后,满脑子想着的就是立功——揪出不法商贩。可这“功“并不是那么好立的,而不法商贩也不是随便就可以抓的。冯晓辉就问罗队长:“怎么才能做到呢?“四十多岁的罗队长对于年轻人想表现一下自己,是极为赞赏的。他很认真地扫了冯晓辉一眼,说:“小冯,这么说吧,机会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要自己去争取的,明白吗?“
  • 遥远的桑葚
  • “茵茵,刘萍被毒蛇咬了!就在以前咱们经常去采桑葚那个山洞边!你赶快打120,带他们过来!我们手机都快没电了!“父亲突然打来电话,语气慌乱,一改昔日的从容不迫。她感觉有一个世纪没和父亲通话了。她恨父亲,一听到他说刘萍,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活该!那样的女人死了才好!“她说。“茵茵,别这样……“父亲
  • 三先生的瓮屋
  • 每月月末,三先生都会用一天的时间,检看各号的账簿。账簿动辄十来本,一天的时间哪够,也就是随便翻翻。有时,半天也用不到。到了傍晚,账簿便又交给张管事存起来。张管事,名“敬亭“,杨太爷还在世时,在杨家便只是一人之下了。三先生极少过问生意,要么窝在后院读书,要么便上石镜寺谈经论佛,任张管事放手施为。一晃,已是第三年。
  • 心杀
  • 天暗后,大刘提了把尖刀,翻过围墙,趁夜摸到花园小区三号楼下。他要杀两个人,一个是他老婆,一个是老婆单位的领导。老婆什么时候与领导好上了他都不知道。直到有一天,他在某商场门口看见老婆挽着一个陌生的男子从他眼前经过,才知道自己被戴了绿帽子。他眼睁睁看着老婆和男子进了宾馆……这样的奇耻大辱,大刘绝不
  • 医道
  • 老罗每天清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提着鸟笼,在自家阳台上摆弄那些花花草草。老罗是市人民医院的退休老中医,医术精湛,专治疑难杂症,在全市颇有名气。退休十余年间,除诊治慕名上门求医的病人外,他得闲便与老伴种花养鸟,日子过得挺惬意。老伴昨夜睡得晚,忙了半宿,帮张爹编了条围脖。张爹是
  • 首届“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大奖”评选启事
  • 常设性(两年一届)权威奖项“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大奖“评选现面向全国征稿,总奖金近三十万元!欢迎各地文友和青工踊跃参与。组织机构发起单位:共青团广东省委员会、中国青年报社、广东省青年联合会主办单位:广东省青少年文化促进中心、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西樵镇人民政府、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家协会
  • 火车火车,门前过
  • 爷爷是村里第一个买架子车的。那得意,好比现在的农民开上了小汽车。爷爷以前做过脚夫,从山里背货出来,走几天几夜到西安,然后又从西安把盐等一些用品驮回山里。公路修通后,爷爷就不做脚夫了。自从买了架子车,爷爷干什么活儿都要把车拉上,回来的时候车上就装得满满的——不是蒿草秆子就是木柴片子。
  • 最美雨姑
  • 李镇长站在窗前,豆大的雨珠砸在玻璃上,砸得他的心颤悠悠的。从接到红色暴雨预警信号开始,镇政府就决定紧急启动防汛应急预案,他召开完防汛动员大会后就住进了总指挥部。“嘀嘀嘀嘀“,手机响了。李镇长看完春花发来的信息——“我害怕“——心悬得更紧了。这事大男人做起来都害怕,何况春花是个赢弱的女人。他立刻给
  • 老师爱啃鸡爪子
  • 林木桃竟然成了我们初三(4)班的“问题生“。前天下午自习课,我在办公室里备课,班长气喘吁吁地跑来报告:“赵老师,不好了!林木桃在打人!“我放下教材,合上教案,匆匆走进教室。教室里一片混乱:钱小多仰面躺在讲台上;林木桃骑在钱小多身上,左手掐住钱小多的脖子,右手扇钱小多的耳光;有的
  • 守望玉龙雪山
  • 坐在玉龙雪山前写玉龙雪山,真是件幸福的事。清晨,推开窗,玉龙雪山就像一位勇士高高地矗立在眼前。雪山顶上千年不化的银白色冰雪在朝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天空是那样的湛蓝,云朵是那样的洁白;山下是一片片金黄色的油菜花;窗前小溪边,桃红柳绿,一片生机盎然。玉龙雪山坐落在丽江古城以北,距丽江市区十多公里,北麓
  • 《青年作家》品牌中国行(2012)走进校园
  • 为进一步践行“扶持、鼓励、奖掖青少年文学爱好者、力推新人新作、培养创作兴趣、激发创作热情,壮大创作队伍“的文化建设指导思想,结合《青年作家》“品牌中国行“活动,2012年秋季,《青年作家》编辑中心联合九寨沟中学,策划了此次《青年作家》“品牌中国行(2012)走进校园“活动。本着“大文化、大视野、大情怀“的创新理念,用文学温暖生活,让文艺滋养大众,以文化繁荣社会,《青年作家》杂志社在2012年积极响应中央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加快文化产业发展、推动
  • 记忆里的那片海
  • 翻着我们的照片,念起去年的那天,依稀记得笑得很甜。透过海的天空没有烟尘的迷蒙。若有若无的浅云,在放晴的天空中,舒展开微笑的痕迹。海和天在远处相连——在那个叫“地平线“的天涯。犹记得我和你站在那一片被阳光晒得金光闪闪的沙滩上。极目远眺,只见远处水天相接的地方白帆点点,若隐若现,像是漂在海上,又像是挂在空中;近
  • 你,是不是哈姆雷特?
  • 有人说,在莎士比亚所有的作品里,《哈姆雷特》或许是最受争议也是最受瞩目的一部。你在十六岁时或许会被《罗密欧与朱丽叶》感动得潸然泪下,而觉得《暴风雨》不知所云;当你六十岁时,又可能被后者的神秘主义色彩所深深打动,对人生有所感悟,但前者却已经无法再次激起你心中的波澜……可是,无论你在人生的哪一个阶段,当你有
  • 平武并不遥远
  • 黄土梁仿佛耸立在白云之巅。那茫茫的云海就像圣洁的哈达一样,不断地洗礼着这幅靓丽的画面。在那山峦之上的青翠松柏、漫山遍野怒放的鲜红杜鹃,诠释着我此时激动的心情。快到了吧!翻过这道梁,山下便是我们要去的目的地——绵阳市平武中学!在这个初夏,我怀揣着满心的喜悦,跟随九寨沟中学小记者
  • 我的第一次采风
  • 我以前从未听说过采风,“采风“这个词在我大脑里还算是新词呢!因此,对于这回的首次采风,我特别地好奇,也感到特别的新奇。在好朋友的推荐下,5月4日,我有幸跟随塔老师和我们九中采风团的小记者,一起去平武中学采风。第一次与这么多人一起出去采风学习,坐在班车上的我内心特别地激动,也特别地紧张。坐
  • 一个人的丽江
  • 在这个烟雨蒙蒙的时节,我款款而又深情地向你走去。行走丽江,心情是潮湿的、柔软的。心灵深处轻轻地呼唤:魂牵梦萦的丽江,我来了!丽江由大研古镇、束河古镇和白沙古镇组成,但人们真正向往的往往是大研古镇。我们一行人匆匆去了束河古镇,没有找着小镇著名的阳光书屋,却发现了茶马古道的痕迹。
  • 又是一年春来到
  • 寒冬凛冽,万物缩着不愿探头,皑皑的白雪旁若无人地依附枝头,家乡不多的松树也显得无精打采。雪地上杳无人迹,突然有奔跑的冲动,想奔向那温暖的家。美丽的白雪、寒冷的空气……好久未曾这样旁若无人地奔跑,不在意身边是否有人侧目,不在意熟人是否突然涌出。做自己想做的事,一直是暗藏于心的梦想;
  • 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 众所周知,狗是可以拿耗子的。但狗拿耗子未必有猫专业:论看家,猫不如狗;论拿耗子,狗不如猫。通常,我们很难判断是大米贵还是黄金贵。根据政治学原理,我们知道,它们是可以实现等价交换的。当然,等价交换不是等重交换,所以一克黄金远比一斤大米值钱。可是,在饥荒时期或是战争年代,一斤大米却远
  • 走马观花崇州行
  • 崇州,这座位于川西平原的历史文化名城,这座被国家旅游局命名的“中国优秀旅游城市“,我早在童年时就知道了。那个时候,它叫“崇庆县“。因其与现在的重庆市谐音,我那时常常闹笑话,将二者混为一谈。1994年,经国务院批准,这里成立了县级市,更名为“崇州“,我才再没有将它们搞混过。今年6月初,我随成都微型
  • 一年之纪
  • 沿祁连山脉行走(外一首)
  • 病中吟
  • 小篇幅也是大小说——序小说集《穿越2012》
  • 时常会收到这样的书稿,被嘱托写叫做“序“的文字。老实说,绝大多数时候,读到的文字都不是自己喜欢的,有时甚至是难于叫做“文学“的。读这样的东西,耽误时间尚在其次,还常使自己正在进行的写作中断下来,重新拾起时,却被不文学、不干净的文字破坏了感觉,重新开始变得相当艰难。
  • “幸福”“弄花”的“瓦匠”——读洪雅三位作家的新作有感
  • 近些时日,我收到了不少作品,有刘玉莲的《幸福海》、王雪梅的《弄花香满衣》、胡舒的《瓦匠》等等。翻阅了这些充满墨香的新作,我忽然发现了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植根洪雅的作家!洪雅这块宝地,山清水秀,人杰地灵。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盘点了一下这里的作家群,还真是阵容庞大、源源不断——从我认识的女作家李亚非、李国莲、
  • 《小城之春》与《蓝》视听语言的风格比较——试论视听语言中的中西哲思
  • 任何一种相同的情感,都可以在很多不同国籍的影片中触动观众的心灵。虽然结果相同,但一部真正的好片,一定不仅限于触动那些最基本的悲欢离合。当一个导演的视听技巧进入了熟练的范畴后,他对影片故事的解释就成了一种故意的改变。这种改变是在潜意识里被要求和决定
  • 当留清韵照世人——读马继清先生文集《涪柳清韵》
  • 马继清先生出生于解放前夕,四川射洪人,号“水青先生““谯家背人““涪陂浪人“,长期在射洪柳树中学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现为县志总撰稿,辑集有《涪陂浪人诗联集》《水青先生文集》《涪陂低唱》。之前,我曾拜读过水青先生的《涪陂低唱》,感觉他有较深的古诗文功底。他的作品主题
  • 走进革命老区——合江文学采风活动成功举行
  • 由四川省作家协会、泸州市作家协会主办,合江县文联承办,合江县作家协会协办的“走进革命老区·中国晚熟荔枝之乡——合江“文学采风活动,于2012年7月31日至8月3日在合江举行。中国作家协会创联部副主任尹汉胤,《人民文学》副主编邱华栋,《诗刊》副主编冯德华,《文艺报》总编室主任徐忠志,《人民日报》文艺部编辑虞金星,四川省作协党组书记吕汝伦、机关党委书记
  • 《青年作家》封面

    主管单位:成都市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成都市新闻出版局

    主  编:傅恒

    地  址:成都市花牌坊街45号

    邮政编码:610031

    电  话:(028)7661197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1669

    国内统一刊号:cn 51-1083/g4

    邮发代号:62-130

    单  价:7.00

    定  价: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