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大凉山翱翔的雄鹰
  • 编前:2012年9月23日,我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迎来了建州六十周年的喜庆日子。六十年来,凉山穿越历史,从奴隶社会直接跨进社会主义社会,实现了“一步跨千年“的飞跃发展。值此欢庆之际,《青年作家》为示祝贺,特别刊登四川省委常委、宣传部
  • 金秋黑水品彩林
  • 重阳前夕,黑水县泽盖风情小镇开寨仪式在黑水县泽盖镇隆重举行。作为受邀嘉宾,第一次到黑水,第一次领略了黑水县藏、羌文化的丰富性和厚重感。黑水县,地处阿坝州的腹心地带,是羌族、藏族文化交汇与融合的过渡区域。这里,地灵人杰,物华天宝,最让人难忘的是那享誉全国的黑水达古彩林。
  • 如在梦中相会美人
  • 秋日的成都一路向西,向西;延绵不绝的日照由淡转浓。在渐次升高的海拔中,我们被巍峨的群山托举而上。周围的氧气退潮一般渐渐稀薄、透明,天地苍黄,重复的盘山公路永无止境,极容易使人产生微醺一般的睡意。
  • 七彩的我
  • 灰蓝的天空在一场绵绵春雨的洗礼之后,出现了一道绚丽的风景线——那边是彩虹。而我就像那七彩的彩虹一般,“七“彩缤纷。红色,是我对语文热情的颜色。我如红色般浓烈地喜欢着语文。对于我而言,语文好比一盒糖果,当我拥有它并品尝到它的甜时,一抹微笑便会爬上我的嘴角;语文又好比一个心灵宝盒,每一篇文章都是储存在宝盒里的宝藏,每一篇文章的字里行间都
  • 班公错的鱼会唱歌
  • 1门打开了。钥匙拿在手上,涩涩的凉,虽然是夏天;插进锁孔,向左稍稍一转,门就打开了。空荡荡的屋子,崭新。四壁刷着乳胶漆,浅浅的橙色。地板是单调的赭黄,忘了建造商承诺的是哪个牌子了,反正是大众名牌。客厅顶上装着射灯,三个,醒目地排成一行,等距离,凸出在石膏线下面:按下开关,屋顶
  • 你好,郭子!
  • 1老旧的商业街。夜风,微凉。弯下腰,拾起散落在地上的印着“玩具店“字样的传单,萧田轻轻地叹了口气。他站起身来,继续朝前走。脚步落在地面的声音,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格外清脆起来。头顶亮着的路灯,闪了闪,又闪了闪,“啪“一声,灭了。四周,被投下了模模糊糊的黑
  • 第二次结婚
  • 1今年的立春在头年。俗话说得好:“打春阳气转。“立春刚刚一过,所有渴求温暖的生命都为之一振。浪荡的女子像复活的天使,匆忙地褪去滚圆的冬装,秀出优美的线条,婀娜多姿地踮着步子,一跩一跩地揪扯着男人的目光。女人目不斜视悠然飘过,空留高跟鞋回味悠长的余音。张扬和傲慢像虚伪的光环,掩饰着内心的惶恐和不
  • 暴雨之后叶更绿
  • 1我的天啦!果然,他……他僵直地躺在那儿,身上罩着雪白的床单,连脑袋瓜子也被盖住了。只有那股呛人的酒气没被盖住,弥漫着整个房间。怎么?大白天的,难道他在那儿睡觉吗?睡在这县城唯一的星级酒店里?不,他已经死了!两小时前,他和县上几个局的头头脑脑,还有几个平时在他手下揽项目的包工头哥们儿,还在这里喝
  • 如果(组诗)
  • 诗意酒都(组诗)
  • 我写诗把自己写成了桃花(组诗)
  • 锦城探春
  • 做你石刻的红颜
  • 折扇里的江山
  • 飞花逐日
  • 相思月
  • 立秋
  • 青春
  • 八月,秋蝉还没停止鼓噪
  • 蓦然回首处
  • 洪流
  • 纯净的天空
  • 神游
  • 老家
  • 故事里的你
  • 碰瓷
  • 今夜,我执的不是金樽
  • 风筝
  • 爱情
  • 晨时即景
  • 用工笔细摹桂花的叹息
  • 秋季瑟瑟的月儿
  • 姐姐,你是我的青花瓷
  • 到班佑去
  • 七夕之恋
  • 我只是一片枫叶
  • 月光照在家乡的老屋上
  • 小窗雨景
  • 转身即是天涯
  • 杜甫草堂
  • 编前:“草堂留后世,诗圣著千秋。““世上疮痍诗中圣哲.民间疾苦笔底波澜。“2012年,是唐代著名诗人杜甫诞辰一千三百周年。闻一多先生曾经这样评价杜甫:他是我们“四千年文化中最庄严、最瑰丽、最永久的一道光彩“!值此“诗圣“华诞之际,《青年作家》特编辑刊发纪念文章《杜甫草堂》,以再次与读者共同体味杜
  • 巷·门
  • 空巷黎明时进入台城,空巷连着空巷。我没有寻觅,更没有期待。老墙从岁月的深处向我招手,用忧伤又狡黠的手势。百年风雨,在斑驳的阳台开成素华,这是比引诱更高明的诱惑。有海的气息、人的气息、犬的气息、橘的气息在隐身的炊烟里凝固。我仍然没有寻觅,也没有期待。有响动从地底传来,风一样迅
  • 台山记忆
  • 1四川几位文友与江门市作协主席黄伟华约定到台山采风,也叫我过去聚聚。我已经到过台山几次,每次去都有不同的感受。第一次到台山是2010年8月,那时我们去了黑沙湾、梅家大院和浮月村。台山的碉楼和骑楼都很令我震撼,让我一下子仿佛回到了民国那个年代。同年12月份,又得到了参加“川岛‘放歌台山‘散文诗研讨会“的机会。川岛银滩的白波逐浪非常
  • 玉缘
  • 慧娟姐是我特别欣赏的一位女诗友。在西双版纳的一次笔会上,我们一见如故,从此常在网上、电话中交流。她待人真诚,做事干脆利落。她的散文诗,视野开阔,柔婉中有刚劲,细腻中有纵深,还透着一股明净和清丽,即使写到哀伤处也不低沉。女性写作,往往细腻有余而大气不足,缺乏广阔的视野,容易拘泥于琐屑。我常常暗思:她为什
  • 青花瓷
  •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一首哀婉的的词,把青花瓷衬托得富于情味。正如传说中哀婉动人的爱情故事一样,青花瓷的诞生也要等一番烟雨天气。仿佛要天与地相恋,才会产生这样奇绝的精灵。我喜欢青花瓷,主要是喜欢青花瓷氤氲出的那种淡淡的氛
  • 野渡高粱红
  • 7月的潮汛带来黄黄的江水。江水泛泛地上涨,翻卷着,回旋着,拍打着渡口。往日长满野草的河滩已被江水淹没,一眼望去:江深,水阔,浪叠,有红高粱摇曳的江影。夕阳西下,一条弯弯的小路通向渡口。高粱深处,农家孩子牵着山羊,背着草筐,口含高粱叶卷成的短笛,一路吹着古老的乡间小曲。筐沿,几根神气的狗尾巴草,随着他一步一颤。整个村庄沉浸在冥冥暮霭与温馨祥和的晚风之中……
  • 稻草最后的倾诉
  • 夜风里有甜香掠过的时候,才知道桂花开了。雁辞,叶落,秋临,风起黄花瘦。多么金贵的赏秋时节!正好有朋友相约。于是,离开闹市深处高楼,欲掀秋帘阅馨风。闭上眼睛,张开双臂,准备深嗅一口“罗绶染香,金黄销魂“的味道,却突然被什么扼住了喉咙,窒息得想要放弃呼吸。惊惶惶睁开眼,哪里有芳菲世
  • 静静的城,静静地等你来
  • 静遂宁每一个人的内心,都需要一处宁静的所在,那是我们心灵疲倦时隐秘的安慰。它不在市声沸天、市尘弥地的城,不在灯红酒绿微醺的午夜街头,不在我们想逃离却放不下的都市中。我总以为,那个可以渡我的静静的彼岸,离我很遥远,就是一个梦。来到遂宁之后,蓦然发现,其实不需要像梭罗那样——拿一把斧头,到远离尘嚣的瓦尔登湖畔建筑一座木屋,在原始森林寻
  • 传说中的月亮湾
  • 离开松潘后,越野车犹如脱缰的野马,在川藏线上急驰。翻过一道道山峦,眼前豁然开朗:索玛花在微风中轻轻地摇曳;逆光下,黄的、紫的、红的花瓣被反光为一层层光圈,在一望无垠的草原上透着一种成熟,绚丽且五彩斑斓。此时,越野车明显地加快了速度,车后的尘土也如天上的浮云一样,飞快地向我们《解读长征》摄制组驶去。过了一个弯
  • 静静的桃花湖
  • 我的故乡在桃花湖边。那一次,我回到村里,留守的老人给我讲了许多村里发生的事,其中,两个失踪女人的故事让我惊讶。村里的青壮年,特别是男人们,大都外出打工去了;留下的那些女人们,三年五年后,再也待不住了,也随后出去的人一道外出,去她们男人那里。可是,那两个女人就偏偏出事了!火车上十分拥挤,半路上不见了那两
  • 被抛弃的天籁之声(外一篇)
  • 华盛顿的这个小地铁站或许会永远记得这一天:约夏·贝尔在这里遭遇了失败。他的音乐在金碧辉煌的剧院里扮演着璀璨的琉璃;而在这儿却被当做尘埃,丢弃于喧嚣的人群。《华盛顿邮报》做了一个有趣的社会实践:大音乐家约夏·贝尔扮成街头艺人,在地铁站演奏了四十五分钟巴赫名曲,只有七人驻足倾听,仅收到三十二美
  • 青春的疼痛抑或纯爱的苍凉——读向翔小说集《青藤念》
  • 作为四川省作家协会年龄最小的会员,正值花样年华的向翔已出版了四部个人作品集,2010年获得第六届“雨花杯““全国十佳文学少年“称号,不久前又夺得第七届“全国中小学生创新作文大赛“一等奖,并代表四川分赛区参加了8月在北京大学举办的全国总决赛,真是一个才情横溢的女孩!因为杂事颇多,放在案头的《青藤念》书稿,我分数次才阅
  • 《青年作家》封面

    主管单位:成都市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成都市新闻出版局

    主  编:傅恒

    地  址:成都市花牌坊街45号

    邮政编码:610031

    电  话:(028)7661197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1669

    国内统一刊号:cn 51-1083/g4

    邮发代号:62-130

    单  价:7.00

    定  价: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