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新年寄语
  • 新年好! 时间翻开新篇章,2016年的曙光已经照耀大地。 今年是《四川文学》创刊60周年。回望历程,有辉煌,也有辛酸。展望未来,征途光明,尚需负重致远。 本期“小说世界”推出两位四川本土作家的两个中篇,小说围绕农民祖祖辈辈的命根子土地问题,直击时代,给我们诸多思考。“散文高地”隆重推出祝勇先生的长篇散文,篇幅长达5万余言。于散文而言这是《四川文学》第一次,在全国省级以上刊物也不多见。
  • 这块田是我的
  • 一 赵万田家住在下垮。下垮与上垮同属一个队.地形以沟坝为主,自西向东,长约数里,沟坝两边,山丘起伏。像符号∑的正反两面,彼此相对。有人形象地将之称为恋爱中的男女,他们相视而立,似要拥抱,却因中间那条沟坝而分开了。赵万田家门前有一条机耕道,一端通向上垮的泉水坳,另一端与公路相连。
  • 月坝
  • 老家月坝给人送终,无论穷富贵贱,总要敲锣放炮,有人哭几声,亲戚六眷,族间邻里,相帮着孝男孝女热闹一场,给亡者找一点体面才像话。生由命,活着不易,死了,不能输一个道理。人活一世,最后的道理,不过是体面。
  • 有个人叫王品德
  • 那年三月,我由河边乡副乡长调到青山镇作副书记。 报到那天,天蓝得舒心,太阳照得温暖,风吹得柔情。 我想吼一嗓子,但,忍住了。 工作主要是围绕经济中心,带一帮村社干部,催粮催款,结扎放环。第一次履行副书记的本职工作,是到王家沟村。六月中旬,县委发了个红头子文件,下旬要派工作组到各乡镇逐项检查组织建设,每个乡镇抽查一个村,量化考核,“七一”表彰。
  • HELLO陌陌
  • 天宝定尔仍在大街小巷寻找住宿。他想:奇怪,那老天爷说变脸就变脸了,刚才还是火红的太阳,一眨眼儿,闪电雷鸣,大雨如瓢泼,山洪席卷而来,冲毁的公路如刀切的崖,上不能上,下不能下,真他妈的怪物!唉,人不留客天留客,那南来北往的观光游客,把个巴掌大的禹王镇,挤得喘不过气来了,难道容纳他一个人的地方都没有了7不服气,他沿着大小巷道转了个遍,求情下话没少说,那些旅店老板,好像互相通了气一样,都异口同声“住满”了,一句话,就把他给打发走了。他抬头望着黑夜里的灯光,光亮里夹着豆粒大小的雨点,亮晶晶的,周围还罩着透明的雨雾。当他把目光投向两根电线杆的拐弯处时,眼前一亮,一道门的横担左右挂一串红灯笼,进门左边挂着的吊牌上写着“HELLO陌陌”黑体字样,这是哪个公司的招牌呢?
  • 的士车上
  • 春天。星期六。儿子睡在床铺里。挠他痒痒,揪他耳朵,还是起不来。 只得咆哮,吼,再不起床,迟到啦!迟到啦!动起手脚,把他从被窝里拉出来,洗脸,把衣服加上去。 儿子抱怨道,昨天晚上做作业做到十一点,连觉也不让睡。
  • 一棵树的故事
  • 原本,那棵树的故事已有了句号,哪想,今春一个议题,让树的话题得以延续。 春节刚过完,西村的村长陪县减灾办的科技人员上山来,对有隐患的山体进行一番考察后,拟定一个议题:全村唯有村民刘有福的房屋紧贴着松酥山体,此处属泥石流重大隐患区,入夏前必须搬下山。
  • 遭遇沙漠狼
  • 王飞是在沙尘暴停了之后发现那群狼的。 沙尘暴来势汹汹,探险队的车刚排到一起,就被沙子掩埋了。一切都安静下来后,大家互相解救,下车清理沙子。在车子底下,趴着很多沙漠狼。它们茫然地看着队员们,然后钻出车底,抖索身上的沙子。有人吓得尖叫起来,也不管沙子还掩埋着车,就往车上爬。大家都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逃命。
  • 景阳宫:慈禧太后形象史
  • 一 溥仪被赶出紫禁城以后,紫禁城里第一次没有了皇帝,那些在深夜里闪烁了将近五百年的灯火,终于熄灭了。当曾经深锁的宫门再度打开,沉寂已久的尘土突然间抖动起来,抬脚迈进去的,已不是皇帝亲王、六宫粉黛,而是中华民国清室善后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他们将宫室里的旧物一一清点进行查报、登录、写票、贴票、登记、照相。于是,在六宫东北角的景福宫,他们意外地发现了一批慈禧太后的照片。他们拂去匣子上的尘土,小心翼翼地打开那些布满灰尘的包装,慈禧消失已久的面孔又在宫殿的深处浮现出来。那不是百般修饰过的《宫训图》,而是一位清宫太后的真实影像。她终于老了,连眼袋、皱纹都清晰毕现。
  • 与青山共白头
  • 如今的青峰书院,早已成为了一座可供有缘人精神栖息和舒展心智的家园。而我为了建造和完善它,用了整整十年的光阴。当历经艰辛后终于盼来了峰回路转,于是,我将生命的根再次移植回了青峰山……
  • 正西街记
  • 长满荒草的院落 文化馆一直是正西街乃至整个县城一个特别的存在。面街的一面是一栋二层高的门楼,楼上被隔成了一间间房屋,一楼即是进出文化馆的大门。门洞里装了双扇对开的高大铁门,门前种了一排桂花树。桂花树起先都是矮矮小小的幼苗,栽下之后就没挪过窝,一天天长到现在,早已高过门洞了,站在树下或者门洞里仰望,满眼都是绿油油的叶片,怎么也望不到梢顶。任何时候打正西街路过,你可能注意不到树荫掩隐下的文化馆大门,但那一排桂花树是必然映入眼帘的。八月里,桂花挂满了枝头,满街都是馥郁的花香,即便是个匆匆的路人,也是未见花影先闻其香。
  • 瓦罐中的时间
  • 瓦罐丢弃在地上,在与老屋孤独地对视。雨不停地下,细密绵长。从瓦罐残缺的豁口溢出,一滴滴清脆的声音,在不大的空间回荡,诉说前尘往事。雨水摩挲瓦罐,感受每一条纹络。雨滴汇集一起,形成的水流,冲刷不净岁月的印迹。
  • 亚特兰大的黄昏
  • 亚特兰大的黄昏,此时已褪尽金黄,唯余天地昏暗。不见煌煌华灯,亦无兰膏明烛,校园路边朦胧的路灯倒是固执地要给这天地加上一点微黄的颜色,来凑一个名副其实的“黄昏”。这些灯盏,竟是这座城市派来送别我的使者:也是这所学校留给我最后一抹亮色。
  • 人焉瘦哉——松潘城隍庙杂记
  • 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度哉?人焉度哉?” 孔子说:“看明白他正在做的事,看清楚他过去的所作所为,看仔细他的心安于什么状况。这个人还能如何隐藏呢?这个人还能如何隐藏呢?”——题记
  • 程川的诗(三首)
  • 编者的话:致永远扑面而来的青春 新年伊始,本刊推出“90后诗人专辑”,是在向时间致意,向川流不息的生命中永远扑面而来的青春致意。向年轻的诗人们致意! 从某种意义上说,青春即诗,也就是说。诗歌是门年轻人的艺术。一部诗歌史几乎就是一代一代的人类青春史。许多大诗人。在他们年轻时就写出了他们的代表作。在文学艺术各门类中,只有诗歌才可以做到。在人心中发现新的疆域,在语言、形式和审美上辟出新的路径。诗歌总是艺术的先驱。
  • 冯谖的诗(三首)
  • 薄暮志异 哈瓦那猫的第四声低吼过后 鱼肚白适时地封住了它的嘴 有裂缝从旷远处绽开,层积云 在异动,像光滑的带电体
  • 顾彼曦的诗(二首)
  • 母亲的肖像 为了见亲人最后一面 我们摒弃时间,从各自的城市赶回去 也许是火车太疲惫,天色已黑 不曾看到有你颜色的云彩飘来 好多次,我把手放在胸前,屏住呼吸
  • 康雪的诗(四首)
  • 回家 从车上下来,安静极了 这里的阳光只像阳光,风只像风 这里的路 只用来慢慢走 水牛也只是
  • 莱明的诗(四首)
  • 去利霞家 九月的最后一天平静、异常。没有割草机 驶进利霞家的院子。晾衣绳轻轻地晃着、舔着 甜蜜的光滑的中国式铁栏。 更远处是管道施工队,忙着我们并不关心的活计。
  • 蓝格子的诗(三首)
  • 初冬暮晚 林中寂静。草木已枯了大半 死亡有盛大之势 所有的爱在此不值一提 落日悬在我头顶,升得那么高 它内心,自有不息的火焰
  • 砂丁的诗(二首)
  • 中国的日夜 饥肠辘辘时他们就去离出租屋 半个街区的那家饺子馆。猪肉白菜 是必点的,不爱吃香菇,就着蒜 他把醋倒进碗里。夜声中市影渐稀
  • 向茗的诗(三首)
  • 影子 伸出饥渴的舌头,去触碰藻苔 解决干涸的枯井,蛙的叫声基于此 空野地跳跃的蟋蟀,随号子弹奏 我们头贴头 在类似床的草丛里消除孤独
  • 星芽的诗(四首)
  • 如果活 我出世入世 身体旧了 空了 再也装不下半碗清水 皮囊险些被月亮凿出音孔 有候鸟飞进飞出
  • 玉珍的诗(三首)
  • 那年冬天我的外公 他很长时间没醒 现在永远不会醒了 那场最后的清醒在夜半 他睁开眼,唯有死亡如此亲切 ——那么庞大的虚空,啃噬着寂静
  • 演说与答谢
  • 当我写下一行诗——第13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演说稿 首先要感谢南方都市报、南都周刊和卓越的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新疆和广东相距万里之遥,当我离开新疆时,春天刚刚来临,但此刻顺德,已春如盛夏,今天的相聚,可谓天涯咫尺。因为文学,地域的、种族的、时空的界限被我们打破了。因为文学,南方一朵四季不败、开得累坏了的花,可以在新疆的辽阔戈壁上躺一躺,而新疆秋天的一片落叶,一不小心会落在南方一座城市的某条大街上。
  • 快乐漫过了自己的脚,打湿了别人的鞋
  • 自得其乐,是我画画的状态。 一个人有什么样的状态,便有什么样的笔墨。八大出离了悲愤,于是有睥睨天下的状态,笔下遂见白眼向天的孤冷同清傲。晚年的齐白石并晚年的毕加索,回归了赤子心,便朗朗一派天真,笔下的世界即是玻璃般透明。我又喜欢金农,喜欢关良,喜欢林风眠,这一路的状态,是自我的主观的审美的状态,笔墨呈现美,并且抒情。
  • 文学通信两篇
  • 1、关于《红楼梦》的民俗及阅读 2、关于历史回馈是须要打抱不平的 你好!谢谢你的真诚和热心! 大函说所编《中华遗产》,准备做一期关于《红楼梦》与明末清初贵族日常生活关系的专辑,这是一好主意。也许可以让我们当下的人,通过《红楼梦》里那些至今活灵活现的场景,去感受明末清初文化碰撞、冲突到融合过程里的世相与风貌(远离了我们的世相与风貌,还是残存于当下依稀可见并还有些影响的世相与风貌?)。
  • 禅院石径
  • 繁樱花落舞纷纷,飘飘洒洒向玉人。朱唇,玉人,款行,朱夜声声,轻回碧空。明眸时顾盼,满目飞花三月天。消遣春光,穿行禅院。盎然绿意,浸润片片禅房净瓦,大殿廊檐,纤纤风铃孤寂垂漫。吾身孑然,踏碎石径孤影一片。
  • 小景异情
  • (一) 可怜小银鱼,已入食客盘。 黑黑小瞳孔,满是哀与悲! 可憎山雀来,婉转啼欢畅。 食者心冷漠,哪管银鱼伤。
  • 如何构建和守住道德底线
  • “泛道德化”怕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大特色。数千年来,一代又一代,无不张扬“道德”的大旗。防范和谴责“不道德”的行为:开口闭口不离“道德”二字,且又总是喟叹“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待到今日更是痛心“道德滑坡”,失去了“道德的底线”。甚至有人惊呼“什么时候就变成这样了”?听到这些说法,不禁令人心生疑惑:以前的世风就那么好,道德水平就那么高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若要提升社会的道德水准,让道德不再“滑坡”。至少不要滑到“底线”以下,岂不是只有回到古代。用孔子的话说“克己复礼”了?
  • 丧钟必须为恐怖主义而鸣
  • 这是黑色的11月13日,这是黑色的星期五。这是法国的“9·11”。浪漫之都法国巴黎。夜幕刚刚降临不久,一系列残酷的恐怖袭击突然而至.没有任何的预兆。从13日21时20分.至次日0时20分。恐怖袭击事件整整持续了3个小时。迄今至少已造成129人遇难。352人受伤,其中99人伤势危重。巴塔克兰音乐厅的现场持枪扫射,造成伤亡人数最多,至少有89人遇难:恐怖分子劫持并杀害人质——“像扫射一群鸟、像枪毙一排排犯人”。已有7名恐怖分子被打死,部分在逃。法国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法国总统奥朗德取消了到土耳其参加G20安塔利亚峰会的行程。
  • 牛人们的另一面
  • 最近一些年,有关曾国藩的图书充塞于市。有欣赏他的道德文章的,有赞美他开展“洋务运动”的成就的,也有称许他的官场智慧的……曾国藩是晚清的好官不假,但他是不是像一些人想象的那样道德纯粹呢?回答应该是否定的。第一,他也曾作假。在弟弟曾国荃攻破天京时,曾国藩夸大攻城的成就,甚至修改《李秀成自述》以作“佐证”,希望为弟弟的“晋身”争取机会。第二,他也同样有虚荣心。曾国盛晚年声名虽盛,却为两件事所累,一是剿捻无功;二是做直隶总督时处理天津教案失当惹得物议沸腾。这两件事后来都是李鸿章代替他完成的。
  • 兄弟,我在山中等你——《四川文学》小说笔会随记
  • 煮酒论英雄,英雄多本色 尽管很负责任的香莲老师两次来电告知了出发的时间,热情豪放的牛放主编也发了短信:兄弟,我在山中等你。傻家还是满怀恭谨,就像一个首次赴约的初恋者一样,“氓之蚩蚩”。提前一个多小时就到了省作协大门。本来可以就在西沿线外等,但我还是愿意按通知到红星路的起点上车。这就好比,半路夫妻与初恋情人,它能是一个概念么?呵呵。看看没有动静,又到旁边的克拉玛依酒店大堂蹭座、看书。看看差不多了,就又到了省作协大门。
  • 孤独的涅槃——记《四川文学》十月青城山散文、小说笔会
  • 写作是一种孤独的心灵探索,当我们在电脑前绞尽脑汁,想用最准确的语言去捕捉人类最复杂的情感,再现世事最细微的变幻时,一种艰难的跋涉感相伴始终。当思维黏滞之时,打开微信或QQ,拉动屏幕,开始一连串无差别的点赞或跟一帮文友进行文艺腔的瞎扯淡后,依旧不能减轻心中沉郁的苦闷感,关上手机,长叹一声,依旧在电脑面前继续这种孤独的蹉跎。我想,很多作者大抵和我是一样的。
  • 方吉初作品欣赏
  • 《四川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四川省作家协会

    地  址:成都市红星路二段85号

    邮政编码:610012

    电  话:028-86757460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8953

    国内统一刊号:cn 51-1353/i

    邮发代号:62-1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