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一盏灯在寻找我
  • 一盏灯火 打着灯笼 在黑暗中跌撞 脸青鼻肿 寻了寻找我
  • 冬末深夜天空味道的蛋糕
  • 忍冬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县城的一家蛋糕店当店员。 在她第一次穿上蛋黄颜色的可爱围裙时,老板娘就笑眯眯地对她说:“在店里干活,如果买店里的东西,不管是面包还是蛋糕,都有八折优惠哦!想吃的话就买吧,不要客气。”
  • 买时间
  • 六年级学生祝凯凯想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而时间实在是少得可怜: 5点半回家做作业,7点吃晚餐儿,8点接着做作业,9点打乒乓球,7点半争分夺秒和林阿南玩一会9点半洗脸上床读书,10点半睡觉——
  • 心里开朵野百合
  • 通天下,没有哪里的孩子像我们村的孩子那样爱捉迷藏,也没有哪里的孩子像我们村的孩子那样藏得疯。 我们捉迷藏,可不是在一座房子里,一座房子再大,你又能躲到哪儿去?一分钟就可以把你找到。我们是只要不离开村子,你藏哪儿都行,然后其他人——不管有多少人——分头来找你,要是到了规定的时间还没有找到,你就被大家封为国王,戴上稻草编的王冠,由大伙儿抬着在村子里到处巡游,视察王国。
  • 零陵香
  • 我上初二那年的五月初一是星期六,中午我从河里摸螺蛳回来,啊,堂屋里支着一辆新崭崭的单车,永久牌l妈妈拿着擦拭缝纫机的专用抹布——平时不许我和爸爸乱用——反复揩抹溜溜圆锃锃亮的铃铛,弄出悦耳的叮叮声。爸爸用铁丝把两只扁篓固定在木棒上,给单车后座配货篓。
  • 毛角坳的孩子们
  • 小公熊将一根竹棍搁在树蔸上,推过去,拉过来,拉过来,推过去,口中发出“呼——呼——”的声音。小公野猪拿着一只破瓢,用蹄子敲敲,对小公熊说:“这道裂缝好长!用力拉!”“呼——呼——呼——”小公熊拉得更起劲了。
  • 打赌
  • 木勺是个凶狠的家伙。木勺的拳头特别硬,像铁锤子,要是被木勺打一下,能疼三天。在前街后街的半大孩子中,木勺的鬼点子最多。虽然这些男孩子天天在一起玩,但大家都怕木勺。以前的木勺可不是这样的。木勺的变化是从他和他娘打赌开始的。
  • 校园外有江湖
  • 本来么,男孩子间磕磕碰碰,发生肢体冲突是常有的事。我叫张宝贵,在班里属于拳头硬的男生,一般不会有人敢惹,偶尔被人磕到碰到,对方一声“对不起”立刻躲开,我也不计较。郭佳佳是个例外。本来,楼梯口狭窄,下课放学,人潮汹涌,人跟人碰一下,谁也不会在意。可郭佳佳碰到我,却一梗脖子,气冲斗牛,蹦出一句:“你这人走路不看道啊!”他分明在说我瞎,而且态度如此恶劣。我本来像一堆干柴,他的话像给我浇上汽油,又凑上一撮火苗,一下将我点燃了。
  • 虎儿
  • 虎儿,是小妹带回来的一条黄毛流浪狗。刚来家里,那狗小而且瘦,浑身黄色的皮毛脏兮兮的,大大的眼睛看人时,总怯生生的。除小妹外,不管谁,只要一靠近,它就会警惕地猛向后一缩,哀哀地看着你,像在乞求你别伤害它。只和小妹特别亲。小妹给小狗起了个名:虎儿。小妹在家,虎儿会高兴地摇着尾巴,围着小妹转圈,用舌头舔小妹脚背,只要小妹喝一声:别闹了!它就安静地趴在小妹身边。小妹对它好,经常会偷着让它吃锅巴、饭团,家里难得吃一回肉,小妹会把自己舍不得吃的排骨悄悄扔给它。妈妈看见了,总会嗔骂:人都没得吃,还给狗吃呢。
  • 淘宝的旋转木马
  • “今天运气真是太好了!” 淘宝的爹顶着大太阳转悠到游乐场附近时,毫不费力就看到了一大堆宝物:各式饮料瓶、旧报纸、包装盒,散落在橘红色的垃圾箱旁边,没人捡也没人管。他忍不住学着淘宝的样子竖起两根手指“耶”了一声,冲上去把可乐罐雪碧罐什么的挑出来,堆到一边三脚两脚地踩扁,其余的张开蛇皮袋就稀里哗啦往里倒。忽然,他眼前一亮,在碎砖和乱七八糟的混凝土屑下面,露出几条色彩鲜艳的腿,马腿,他上去敲了敲,唉,可惜是木头的,没用。
  • 乡村小学人物速写
  • 看门老王 大门边那间小屋 是他的值班室 也是他做饭睡觉的地方
  • 外婆和童话
  • 这辆红色的电动车 是新老师骑来的 刚来的那天 办公室的窗台上
  • 杨梅
  • 一九八七年,我师范刚毕业,分配在一所乡镇中学教书。学校十分简陋,包括教学楼在内的所有房间的窗户,都没有安装玻璃。秋风强劲起来的时候,在上面糊一层报纸,以此来抵挡无孔不入的刺骨寒风。翌年春天,天气渐渐暖和,树木接二连三抽出新的枝条,这些已经变黄了的报纸终于完成使命,被撕了下来。因此,一年之中,窗户有一半以上的时间是完全敞开的,看上去空空洞洞,仿佛一双双无神的眼睛。月光黯淡的夜晚,被这些死鱼眼睛一样的窗户瞪着,我心里总是咯噔一下,莫名地恐慌起来。
  • 鸽子
  • 那对鸽子,小小的,整天咕噜咕噜叫着。它们嘴边的黄毛还没有褪去,小眼睛滴溜溜地看着这个陌生的世界,看着我的红脸蛋儿。我拿纸箱给它们做了窝,铺了一层旧棉絮。它们还不会自己啄食,得掰开嘴喂豆子。我的同学——鸽子原来的主人,教我这样喂乳鸽:手里攥一把豆子,拇指那儿留一个洞,乳鸽会把尖嘴伸到这个洞里掏豆子,很好喂。
  • 山崖刻石人
  • 仰攀 斜挂 倾侧 倒垂 你们与石头一样
  • 一碗米粉解乡愁
  • 乌鲁木齐的姑娘们没有不爱吃炒米粉的。大凡学校门口,必有两三家米粉店,一到中午便人声鼎沸,一座难求。而那些吆喝着“老板,多放些辣子”的剽悍食客,多半都是青春无敌的姑娘们。
  • 电影往事
  • 我看过的第一场电影,是越剧《红楼梦》。那时,我家所在的中西关街新建了一个露天电影院。宽大的雪白银幕紧贴露天影院的南墙,由几根粗壮的草绳捆绑住四角,固定在两根靠墙而立的树干上,座椅还没建起,影院才圈了四墙,竖了银幕后就开始试演了。
  • 炊烟袅袅的渔彬
  • 我常常回溯到岁月的深处,总会想起爷爷奶奶的渔棚,以及渔棚边静静开放的栀子花和袅娜升腾的淡青色炊烟。渔棚如一叶扁舟,泊靠在灵秀的卤汀河边。渔棚和小河、木桥、芦苇、菖蒲一起构成一幅静谧的油画,晾晒在古朴的岁月里。黄昏时分,丝丝缕缕的炊烟从高高低低、黑黑黢黢的烟囱里冒出,如悄然绽放的睡莲,再现“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田园风光。
  • 恼人的数学
  • 嘿,小明 有个男孩叫小明 特别粗心 我早就认识他
  • 《木兰诗》
  • 我和叮当小心翼翼地跟在老汤后面,不知怎么办才好。 “跟着我干嘛,回去!讨厌!”老汤回过头停住脚步呵斥我们。我和叮当也停下脚步,歉疚地说:“老师,我们错了,原谅我们吧。”
  • 月照天山
  • 月光始终在起伏的山峰上闪耀。 熠熠闪动光斑的部分就是冰川。白天阳光明亮,向阳的雪山在阳光下融化,夜风一吹就重新凝结成冰。月光忽闪忽闪,仿佛是在冰川上表演花样溜冰。
  • 那些花事
  • 初冬的阳光,格外讨人喜欢。站在阳光下,身子暖暖的。母亲在屋前码放的木柴,镀上了一层柔和的淡金色。 突然发现木柴堆边有一棵植物,纤长的茎蔓,顶端托着几朵绛红色的花。走近了,原来是一棵菊花。花瓣深红,带点紫,金黄色的小小花蕊。根部在柴堆下埋着,纤细的茎,斜斜地把这几朵花顶出柴堆。叶片不多,花也不多。数了数,大小一共五朵。
  • 梦里有条江海河
  • 人的成长断然少不了河水的滋润。所以,在我们每个人的记忆里,定然会有一条记忆深刻的河。对于我来说,江海河就是这样一条常梦常新的河。
  • 经典如月
  • 我童年时代最喜爱的事,就是早早守在街头公家的黑白电视机前,等待动画片《鼹鼠的故事》上演。如今也给孩子买了碟片回来,不顾她顽强的抵触情绪播放起来。出人意料的是,孩子玩键盘的手逐渐放了下来,神情变得专注,慢慢地沉浸到故事里去,时不时发出欢乐和惊异的叫喊。
  • 微幽默
  • 竹林沙沙:一位经济学家去华盛顿的自然历史博物馆参观。当站在恐龙化石面前时,他对身边的游客说:“这只恐龙的岁数足足有20亿年零10个月。”游客惊讶且恭敬地问:?“您是从哪里得到如此准确的信息的?”经济学家不无自豪地回答说:“10个月前我来此参观时,讲解员告诉我这只恐龙已经20亿岁了。”
  • 在成长的路上 栽满鲜花
  • 几米的漫画式儿童文学,二十年来一直拥有庞大的读者群。他展现给儿童的奇妙世界,总是富有启迪意义的人生思考,细腻流畅的生活表达,还有一种暖暖的人文关怀。几米的魅力在于重复阅读,一遍一遍,我们都会有不同的感受。
  • 最没有价值的一门课
  • 年轻的时候,人更聪明。22岁时,我便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和喜欢什么。而在军队服役两年后,我知道自己对户外的了解足够用一辈子。别人对大自然的美景着迷时,我决定打起背包回到大学,在俄亥俄的鲍林格林州立大学继续最后两年的学业。我宁愿上体育课,也不愿走进野外了。
  • 走进尼亚加拉大瀑布
  • 穿过纽约鳞次栉比的摩天楼,驱车由北而西,走访心仪已久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虽然已是烟花三月,北美却还在寒风的吹拂里。高速路两旁的山峦和林莽,依旧披挂着雪袍,茫茫的雾气和飘飞的雪花,塑成了绵延数百里的雾凇长廊。
  • 庐山客
  • 若有时间,也有兴趣,完全可以坐下来,像张衡数天上的星星一样,数一数水底的石头有多少颗。 是啊,庐山九叠谷的水就是这么清!一路上,谁也没法忽略这些水,就算不拿眼睛看,它们也会时刻用声音侵入耳朵,以证明自己的存在。或低吟浅唱或高歌猛进,不止不歇绵绵不绝,一心一意流向低处,什么坎坷也不能挡住它们。抵达最低处,是它们的终极目标与归宿。
  • 柏林苍穹下
  • 在那个下着雨的运动会的前一天,去德国交流的学生们坐上开往上海的巴士。晚上八点校门口集合,我没迟到,但这并不妨碍我是最后一个到的。手里牵着大大的旅行箱,同行们称它为骆驼。 你能想象吗?在那个看不见璀璨星光的星空下,一辆中国巴士就像是电影《龙猫》中被施了魔法的猫巴士疾驰在高速上。猫巴士里装着的同伴都希望这是一条单行道,归来的路线是绕地球整整一圈,莫问归期,然而终有归期。因为不是离去,是远行。
  • 路口
  • 放学回家,快骑到十字路口的时候,阿松看见前面稀松地围着几圈人。 来往的骑车人路过时都无视红绿灯,刹车急停,用脚撑住地面保持平衡,然后伸长脖子看圈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汽车司机猛按喇叭想开辟一条车道,此起彼伏的声音让人不禁有些心烦。阿松又向前蹬了几脚,周围的人声逐渐可以辨析。
  • 鱼爷
  • 张大爷晚年的时候,决定拿出点积蓄,弄个小鱼塘。 人家问他:“张大爷,您就在家中享享清福呗,何必弄个鱼塘来操劳呢?” 张大爷躺在椅子上,抽着烟,笑而不答。
  • 发小寄来的明信片
  • 属于春天的最后几个日子,阳光和着几缕花香,仿佛揉一揉就要化开似的。蒲公英随云朵一起吹散在风里。 云影拂动的晌午,骑红色脚踏车的邮递员送来了当日的报纸和四张明信片。
  • 花瓣碗
  • 茶馆的招牌刚刚被工人撤走了。它的主人,北森,此刻正坐在店里的最后一把椅子上,最后一张桌子前,一筹莫展。说是主人,其实北森接手茶馆并不久,还只是个少年。一年前父亲突然离世,这间世代继承的茶馆,毫不意外又猝不及防地送到他这个独子的手中。可是,北森一点准备也没有,关于如何经营生意,如何对待服务生,如何调整价格,真是一窍不通。
  • 后窗
  • 南方的古城,初冬的深夜,天气阴冷潮湿,散发着少有阳光的腐朽气息。 纪静扭上笔盖,合上题集,随手关了台灯。凌晨零点,小区一片黑暗。房间亦融进这无声的寂静之中,空中没有月亮,点点残星,还飘浮着冬夜特有的深蓝的鬼魅气体,似烟似雾。
  • 风里遗忘的歌
  • 乔莉穿好校服外套,背上书包,正想去催汤文快一点。“咦?”乔莉拉着校服外套左拽拽右拽拽。汤文走了过来。“汤文,你看这校服是不是小了呀?”“嗯,好像是小了点。”汤文瞧了瞧,“可能刚才下体育课的时候有人错拿了你的衣服。”
  • 最好的同桌
  • 夜色一点点从窗口旁边流过去,带着些霓虹的光鲜。公交车的广播里报出“离终点站大桥路还有两站”,声音异常清脆,大概是夜归人的疲于言语营造了一种静默氛围的缘故。他站在我斜对面,颀长的身子倚着栏杆,遵循着沉默的秩序。而我却突然地不适应,似乎只有那个大声嬉笑做鬼脸的才是真正的他。
  • 小丑鱼的爱
  • 天空是透明般的浅蓝,缀着丝丝浮云,风和日丽,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逯依依背着单肩包,心情如昨天一样美好,走进简约奶茶屋,冲正在研制新口味奶茶的老板笑着招呼道:“简姐好!”老板小简应声抬头,报之以微笑,“依依呀,今天还是草莓柠檬的混合口味吗?”
  • 彼岸在望
  • 记忆中,妈妈长得极美,脾气却很坏,微不足道的琐事就能点燃她的怒火。幸运的是,我小时候极乖,甚至乖到“傻”的地步,这种讨巧的性格让淘气的哥哥替我挨了好些责打。如果在人群中和爸妈走散,我会站在原地安静地等。陌生人拿出糖果,用尽花言巧语,我也只是一声不吭。一面冷眼看着他,一面等妈妈风风火火地从某个地方突然出现,拉着我离开。住在城市这种看不见云朵和天空的水泥森林里,不上学的日子就被锁在家里,唯一的朋友就是满满几书柜的书。
  • 奇特的梦境摄影
  • 皮贴画,乐无穷
  • 冰原 历险记4:板块漂移
  • 那只永远追逐着松果的史前松鼠鼠奎特,再次疯狂地追着松果奔跑,从太阳升起、下山,到月亮升起,永无止境。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地球因为鼠奎特的疯狂行径,受到小小的连锁刺激,原本相连的地表径自分裂成五大洲七大洋,使得猛犸象曼尼、树懒希德以及剑齿虎迭哥因此和家人、伙伴失散分离,在板块激烈的运动并分裂漂移后,只能使用一块流冰作为临时的船只,展开一段惊奇的海上大冒险。
  • 特别的朋友
  • “呵,她又到了!”妈妈的声音传过来。我听了兴奋地一跃而起,跑向门口迎接她和妈妈。 我是一个酷爱交际的人,我有许多好朋友,不过,在他们中和我最要好的就是这个特别的朋友了。回忆起我们第一次相遇,我的内心就充满了喜悦。
  • [开卷]
    一盏灯在寻找我(易文杰)
    [创造]
    冬末深夜天空味道的蛋糕(张景睿)
    买时间(丁珰)
    心里开朵野百合(小河丁丁)

    零陵香(小河丁丁)
    毛角坳的孩子们(小河丁丁)
    [创造]
    打赌(闫耀明)
    校园外有江湖(雪涅)
    虎儿(王磊)
    淘宝的旋转木马(王春鸣)
    [诗心情]
    乡村小学人物速写(李德民)
    外婆和童话(乔小娟)
    [原味]
    杨梅(毛云尔)
    鸽子(刘梅花)
    [诗心情]
    山崖刻石人(王玉清)
    [原味]
    一碗米粉解乡愁(朱笛崔鸣)
    电影往事(周玉洁)
    炊烟袅袅的渔彬(宫凤华)
    恼人的数学
    《木兰诗》
    月照天山(老臣)
    那些花事(刘柠柠)
    梦里有条江海河(孙陈建)
    [阅读]
    经典如月(王晓阳)
    微幽默
    在成长的路上 栽满鲜花(王晓阳)
    最没有价值的一门课(弗雷德·波尔[美] 孙宝成[译])
    走进尼亚加拉大瀑布(曹积三)
    庐山客(曹淑风)
    柏林苍穹下(党心仪)
    [成长]
    路口(徐梦笛)
    鱼爷(郑孝文)
    发小寄来的明信片(王君心)
    花瓣碗(王君心)
    后窗(王凯璇)
    风里遗忘的歌(黄竹沁)
    最好的同桌(丁梦迪)
    小丑鱼的爱(韩璐)
    彼岸在望(徐雯洁)

    奇特的梦境摄影
    皮贴画,乐无穷(顾亚妹 朱士泽)
    冰原 历险记4:板块漂移
    特别的朋友
    《少年文艺(南京)》封面

    主  编:章 红

    地  址:南京高楼门60号综合楼

    邮政编码:210009

    电  话:(025)337201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0365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55/i

    邮发代号:28-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