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开卷
  • 小时候的乡村,红薯遍地都是,挖到了就是自己的,至于大小,倒无关紧要。烧烤工具是自制的土灶膛——选一处干燥的高地,有时就是一湾河滩。挖个土坑,再在斜对面掏个出烟口,最后土坑与烟道一连,一个灶膛就利索地完工了。
  • 借着文字,走回内心家园
  • 现实是强大的,当你离开校园,踏入社会,现实 很快就会改变一切,淹没一切,如何保有梦想,始终做一个身处现实却不庸俗的人?这需要我们固守内心的领地。多年前我就一直跟自己说:“不管如何,做一个内心化的人。”
  • 牛皮鼓
  • 这是秋末冬初的一个夜晚,天空黑得仿佛倒扣的锅底一样。上面,只有孤零零的几颗星星。
  • 你知道天堂街10号吗
  • 当汤牧刚走出昏暗的网吧,眼睛好像突然被耀眼的宝剑锋芒晃了一下。他揉揉眼睛,发现下雪了。地上的落雪分外明亮,像是洒了一地明晃晃的钻石。
  • 一家之长
  • 吃过晚饭,我该喂猪了。喂猪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甚至比喂人还麻烦——喂入不就是淘两碗米倒在锅里煮嘛,简单得很。可喂猪呢?喂猪讲究着呢:什么粗饲料多少、精饲料多少啊,什么要加多少添加剂、多少鲜菜叶啊,甚至还要加上预防各种各样疫病的小药片呢。
  • 小女巫的棉花糖
  • 小女巫棉花糖店开张啦!哟嗬!哟嗬!哟嗬!小女巫嘴里噙了一片矢车菊的花瓣儿。小女巫制作棉花糖的工具,像老婆婆的纺车一般神奇。她摇动着把手,棉花糖就像纺锤上的线一样,不断膨胀起来。旋转开来的棉花糖,仿佛一团团胖墩墩的云朵儿。
  • 招贤榜
  • 魏国的魏惠王自从把他的老爸魏武侯熬得升了天,自己当了魏王,就整天挖空心思琢磨怎么才能灭掉所有的诸侯国,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 慈琪诗歌一束
  • 真不喜欢学习外国的文字 我苦恼地盯着黑板 我才不会养一只外国宠物 无论是大袋鼠还是小水蛙 学习它干嘛
  • 有她在的旧时光
  • 那是1995年春天,五岁的我被妈妈领着,坐了两个钟头公共汽车,又磕磕绊绊走了二里山路,最后到她身边时已是傍晚。她站在低垂的暮色里等我们,一见到我便笑了。她的双手似乎无处安放,想抱我却又没有。
  • 吃饱不想家
  • 吃饱不想家。这是句大实话,人们常常在生活艰难的时候说,但也不一定。我第一次听说,是在上初三时,昕三,姨说的。
  • 永远的煤油灯
  • 我所栖息的苏中平原有黝黑的泥浪、袅娜的炊烟、苍莽的苇荡,更有那穿越生命的煤油灯。它摇曳着昏黄的灯光,站在古朴的岁月里,如一首哀怨深沉的歌,总在宁谧的夜晚,萦绕在我的心头。
  • 安然无恙
  • 热气球节那天,我的心情如同飞翔的热气球一样轻快而急切。今年我不仅仅要在一旁观看,还将乘坐杰里先生的敞篷越野车,追踪飞行的热气球,在热气球降落时赶到现场。
  • 空房间里的外星人
  • 我从学校一到家,弟弟曼尼就冲我跑过来,“我又听见了!我又听见了!”他尖叫道。
  • 再见,萤火虫
  • 影片一开始,便是诚田灵魂的喃喃自语:“昭和二十年九月二十一日,我死了。”显然,这并不是一个有着完美结局的故事。
  • 180°以外的音乐旅行
  • 美国之行前上课的最后一天。连续一个星期下午停课排练、周末全天排练的日子,总算让我熬到了尽头。曾无数次掰着手指算出发的日子,这一天,终于来了。
  • 从清明到夏至
  • 4月5日那天,清明不照常又照常地醒得很早——她平时都是由住在楼上的夏至在她卧室正上方把音箱音量旋到最大放摇滚乐,还一边跺脚一边吼“清明起床噢”这样叫醒的。夏至对门那位照顾他俩的老叶不得不一边大骂夏至“小赤佬,大清早的想吵死人啊”,一边絮叨不止地咕哝清明“没见过有姑娘家这样懒的”。但在清明,也就是生日这一天,清明总是早早地醒过来,玄得很。
  • 台城啊,台城
  • “十里,把韦庄的《台城》背一遍。”“哦……江雨霏霏江草齐,六年……”“什么‘六年’?哪儿来的‘六年’?是‘六朝’!重背。”
  • 小镇灵魂
  • 沉静的下雨天清晨,遥远的海平面上,渔船渐行渐远的鸣笛声划破了东方沉静的鱼肚白。南方市集的早晨是异常喧闹的。我从床上爬起,穿上熟悉的夹趾拖鞋,闻到了熟悉的米粥的淡淡香味。
  • 一直很安静
  • 诺诺摊开右手,昏黄的灯光下,手心上纵横着一条条粗浅不一的纹路,爷爷还在的时候说过,手心诠释着人生。“那么,一条纹路上又开的地方,是抉择吧。”诺诺想。
  • 妈妈,我推开了那扇门
  • 其实你一直都知道那扇门的,对不对,妈妈?找到了它,推开它,我就可以回到暖暖的过去,再转转记忆的刻度盘,我就看到了爱的往事。那时候,我天天围着你,妈妈。
  • 2010年2月号《少年文艺(上旬版)》评刊表(此表可复制)
  • 虎年吹来的中国风
  • 虎年到啦!怎样让这个春节过得更有“年味”呢?这些虎头虎脑、富有中国古典韵昧的装饰品,一定会让你眼前一亮!
  • 大家一起玩泥巴
  • 我们是常州市武进区淹城初中的初二学生。这几节美术课,我们要一起玩泥巴。老师说,玩泥、玩沙与玩水,是每个孩子都喜欢的游戏,是人与自然不可分割的表现。看,我们玩得多开心。袖子撸上去了,泥巴掼起来了。大家一起商量,今天儆个啥?
  • 鼠来宝2
  • 超级可爱的歌舞电影《鼠来宝》出续集啦!《鼠来宝》由红极一时的美国同名动画片改编,以“真人电动画?的独特形式呈现,讲述了三个能歌善舞的小花栗鼠被人类进行“商业包装”之后陷入尴尬境地的故事。
  • 复读的日子,有你为伴
  • 我是一名普通的“高四”女生,各方面都很平凡。我时常想改变自己,却总是感到力不从心,反而把自己弄得很累。今年,是我复读的第一年。学习的压力、父母的期望,让我时刻不敢懈怠。生活显得那么苍白孤寂,幸好有《少年文艺》的陪伴,让我感到一丝温暖、一份慰藉。
  • 《少年文艺(南京)》封面

    主  编:章 红

    地  址:南京高楼门60号综合楼

    邮政编码:210009

    电  话:(025)337201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0365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55/i

    邮发代号:28-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