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为你奏一曲离别的笙歌
  • 我该用怎样的语言来描述你?你已经在不为我所知的时光中老去,被尘世剥离了生命的华彩,被死亡的巨大羽翼阻断了岁月的流痕——那是我无法触碰的记忆之藤,却早已枯死在若干年前的寂寂寒冬。
  • 山的笑声
  • 我喜欢赶集,喜欢集市那种熙熙攘攘的热闹,特别温情,有烟火味。 我赶过一次山里的集市,真是什么都有啊!竹编的篾篓、手工织的花带、绣着喜鹊和梅花的鞋垫、鹅黄色的小鸡仔、在竹篓里挤来挤去的小鹅、圆圆的糯米糍粑……简直回到了手工年代。最叫人心动的,是人们脸上的笑容,像从山头升起的朝阳一样清新明亮。
  • 小鱼的信
  • 那个冬天,来得一点过渡都没有。 一夜之间,大雪就无声地覆盖了整个村子,小鱼从梦中惊醒的时候,惊奇地发现整间屋子无比亮堂,就像有人扔炸弹一样把大片大片的白光投了进来。
  • 最后的猎熊人
  • 这是一个发生在几十年前的故事。 屋外的天还朦胧着,猎熊人老七就起来忙碌了。老七瞅瞅13岁的毛毛头说:“我13岁那年也像你现在一样紧张,但过了那一关,我就是猎熊人了。”
  • 野兰花也有春天
  • 李兰花是学校里众多进城上学的农村孩子之一。 如今许多农村人进城买了房,成了城里人,他们的孩子也到城里来读书。这样一来,原本一个小小的县城,一下给撑得大大的。
  • 街角
  • 秋风静悄悄 飘过云霄 绕过街角穿过天桥 洒下斑斓的色调 枫树在燃烧 我嗅到
  • 梦枕熊与梦见熊
  • 美砂:上封信中,你说最近失眠得厉害,身体也变得虚弱。我一直非常惦念,很想为你做点什么,终于在圣诞节之前,赶制出这只梦枕熊。现在就派遣他作为圣诞礼物到你家去。希望你和他相处愉快,看到他的时候,就会想起我。
  • 花点时间去陪她
  • 外公在很多年前就去世了,那时我才6岁。 还清楚地记得,在外公走的前一天,他带着沉重的呼吸声,艰难地伸出扎着针的手,拉着我说:“兰秋,外公又要远行了(记忆中的外公经常要远行),我不在的时候就多陪陪外婆……”
  • 杜甫的雨
  • 翻开书本,我看见 杜甫的这首诗 像一片秧苗 被滋润得鲜绿 叶片上还挂着 一串串水珠儿
  • 笑脸
  • 两只小蚂蚁凑在一起 小声议论 其中一只说 你看我们身后的这棵大树
  • 白居易的草
  • 雪化之后 这些草又冒了出来 鲜绿的大地 把自居易的这首诗 再版
  • 十二红
  • 姨父姓王,金鱼世家,人称金鱼王。 姨父家后院别有洞天。两厢是爬满藤萝的棚架,阳光透过浓密的枝叶,化成银色碎花儿投洒在养鱼池碧绿的水面上。五彩斑斓的金鱼或水下潜泳,或水面唼喋,泛起层层涟漪——这只是金鱼的“三等舱”。
  • 记忆里的乡味
  • 我小时候生长在陕北矿区,母亲做的本地风味小吃是最受我们欢迎的。米酒的醇厚、油糕的酥甜、燕燕的清香、粽子的软糯,还有荞面合子、洋芋擦擦、鸡丝杂面……至今还时常把我的心占得满满的。
  • 我们在拐角处相遇
  • 一二年级时,我是他们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两年的光阴,让我们彼此如亲人般相互熟悉、相互疼爱。
  • 牙山开遍映山红林
  • 天公垂青芸芸众生,谷雨时节便洒下透地春雨。我深知牙山的映山红正在盛开,适逢周末,便饶有兴致地驱车前往。车出小城,凭窗眺望,原野上骤然添了许多亮眼的绿色。桃花行将谢幕,报春花正在尽兴表演。
  • 稻香的温暖(外一篇)
  • 刚开始听《稻香》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感觉。向来周杰伦每张新专辑中最出名的歌都是带着中国风的,而当我真正地看着歌词一遍又一遍聆听时,才发现,《稻香》是一首很单纯的歌,没有情情爱爱,没有凄凉离别,仅仅是将自己心中最纯洁的那部分唱出来,让我们感受一段小小的温暖。
  • 静谧的红树林
  • 丛林!这是一个绿色、芳香、清凉、飒飒作响的字眼。“横空几行塞鸿高,茂林千点昏鸦“噪”那样的山林自是迷人,热带遮天蔽日的雨林更有一番风味。三月的时候我去了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那个以红树林出名的地方。
  • 相濡以沫
  • 来的时候,灰暗的长廊里没有一个。于是她把手中的纸袋放在地上,整个人靠在墙上,有点虚弱的样子。
  • 亲爱的千茶
  • 春天来了。校园道路上铺满了落叶,青中泛黄,那是两旁高高的大叶榕在一夜之间落下的。现在的它们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梢,像一把把利剑,直插蔚蓝的天空。落叶在春而不在秋,也许这是南方特有的吧。学校里的树木大多是这样的景象,只是在赤裸的枝丫间多了一两个空空的鸟巢。
  • 树荫下的茶叶蛋
  • 只要有人提起同桌,我就会条件反射地想到你。这个寒假,我对你的想念积聚,不知道是想念你,还是想念我们一起混的那些傻傻的日子。这个寒假你拨过我家的电话,我不在家,但我看到来电显示上有你家的电话号码,就拨通了你的电话。我“喂”了一声,你在电话那边说:“你找我妈是吗?”接着又听到你妈的声音:
  • 伴着疼痛的艰难成长
  • 我高中时的同桌,是一个叫刘肖的男孩。班上其他的男生,都似乎在一夜间经历了一场春雨,蛰伏的青春破土而出。他们猛。地蹿高了个头,有了低沉而磁性的嗓音,冒出了扎眼的胡须和硬朗的喉结,只有刘一肖,像被匆匆而过的青春遗忘了似的,仍是尖细的童音,矮小的个子,润白的肌肤,在男生堆里显得格格不入。
  • 我正顺着这条路走
  • 父亲走了,来不及给他的三个女儿留下只言片语,也没给我的母亲留下半点叮嘱,就走了。姐姐说,弥留之际,父亲反反复复地喊着我的名字。而那时,我却在另一个遥远的城市里。说什么也不敢相信,我那高大健康的父亲,会突然躺进医院。父亲向来身体健壮,很少看见他吃药,偶尔感冒也是喝几杯开水就会好起来。而他却生病了,以闪电般的速度离开了我们。
  • 听岔歌词笑岔气
  • 某网友发帖询问:有首很好听的歌,歌词是“一个芝麻糕,不如一针细……”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歌!
  • 2010年3月号《少年文艺(上旬版)》评刊表(此表可复制)
  • 爆笑问答
  • 问:哪里的人最喜欢关手机? 答:宁波。因为每闪都说“对不起,宁波(您拨)的用户已关机”。
  • 显微竟下的花粉和种子
  • 位于英格兰南部的千禧年种子银行收集并储存了世界上10%的开花植物的花粉或者种予,种类达到约3万个。这些种子均被储存在温度为零下20度左右的地下室内,以保证其活性和新鲜程度。
  • 你们有了上学桥
  • 我们在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蔡店中心小学上学,姚蔡河就从学校门口流过。2008年7月,一场大雨冲垮了校门口的桥,切断了上学的路。
  • 阿凡达
  • 未来世界,地球资源已经消耗殆尽。人类开始开发一颗富含能源矿石的星球——潘多拉。潘多拉上覆盖着茂密的原始森林,居住着狩猎为生的纳美人。纳美人坚决不肯放弃家园,地球人的开发计划受到了阻挠。
  • 我与《少年文艺》的三年
  • 亲爱的编辑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一个90后的小女生,很外向。我交了很多朋友,自然,《少年文艺》也是在朋友那里遇到的。那时的我刚上五年级,有一天,我发现楼上的女孩总是捧着一本杂志在看,出于好奇,我就跑去问她借来看看。虽说我平时和她玩得很好,我们俩的东西几乎是共用的,但那次她却一本正经地说:“你可别把书弄坏了,我还要收藏呢!你一定要还给我哦!”我当时很诧异,她从来没有这么严肃地跟我说过话,本想不借了,可后来想想,能让她这么着迷的书一定很棒,我也要看看。
  • 《少年文艺(南京)》封面

    主  编:章 红

    地  址:南京高楼门60号综合楼

    邮政编码:210009

    电  话:(025)337201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0365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55/i

    邮发代号:28-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