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幸运草
  • 宿舍楼前的花圃里,种着成片的绿草。我原来只当它们是普通的草,其貌不扬,却也绿得殷勤,绿褥可爱。每天上班下班,从花圃边经过,我总要低头看一看。
  • 猎鹰记
  • 1 每天傍晚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我们那个小山村的上空,总会有一群老鹰在那儿悠然自得地盘旋,这是刚从远方打食回来,
  • 梨花不忧伤
  • 一 杜晓蕾身着那件松垮并且已长到快及膝盖,上面印有“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白色大背心去院子里舀大酱时正是晌午。五月的风柔柔软软地吹来吹去,杜晓蕾似乎闻到了从农场果园里飘来的那甜丝丝的青梨的味道。现在挂在梨树上的梨子还都是青绿色的,藏在茂盛的枝叶间,风吹过时,就滴溜溜地摇摆,像一群调皮的小孩子一般有趣。
  • 青青园中葵
  • 上课的时候,夏小正就觉得有点不对劲。那节是自习课,班主任周老师坐在讲台上监督下面的学生做作业,夏小正却一个题目都做不下去,只好混沌地用红蓝两色的圆珠笔在纸上画横线。一道两道,一直到一张英语作业纸被她画得体无完肤,才挨到了下课。果然,下课铃响的时候,
  • 淡蓝的衣裳
  • 米黄的小手紧紧捉住母亲的衣角,歪着脑袋看面前这个穿着军装的男人。母亲往前推推米黄,说,米黄叫爸爸。米黄嘴张了张,又闭上了,她的舌头目前不适合发这个音。母亲尴尬地冲那个人笑笑,说,孩子生分。男人宽厚地笑笑,发紫的厚嘴唇裂开细小的伤口。
  • 河马先生,对不起
  • 这天的一大早,河马先生来敲我的门,让我感觉很意外。
  • 窗口的故事
  • “当里个当,当里个当。”风弟弟笑眯眯地从。大叶榕耍到枕果榕,在阔大的枕果榕叶子上跑上跑下,溜一会滑梯,翻一个筋斗,荡一下秋千,然后又胞到一棵棕榈树上耍去了。
  • 春天里的母亲(外一首)
  • 说起桃花 母亲爱说成“桃花儿” 语气亲切得像喊着 女儿的小名 桃花,乡村里 女大十八变的少女 站在母亲身旁
  • 流水桃花(外一首)
  • 一只乌鸦的叫声 在山里的清晨都会成为问候 这里的麻雀,太小,太少 似乎从大队伍中走散的几只 家不在这儿,欢欣的歌声就不在这儿
  • 一行字,一辈子
  • 十五岁以前,我一直生活在自卑之中。我家里很穷,整天穿着打着补丁的哥哥的旧衣服,再加上人长得丑,我对生活没有一点信心,对学习也没有丝毫兴趣。上初中后,我连作业也懒得交。除了语文偶尔能考及格,其余的科目全都是二三十分的样子,数学还经常考个位数。但我也不捣蛋,永远不声不响的。在班里,我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除了班主任,没有哪个老师能叫出我的名字。
  • 妈妈,你是我的唯一
  • 妈妈是那种在大街上随处可见的普通女子。我出生在她24岁的年华里,那是妈妈不顾姥姥姥爷反对嫁给贫穷的爸爸的第二年,我不知道我的到来是否给那时的妈妈带来一点幸福。
  • 帮老师找对象
  • 一大早,我和美美刚进教室,就见庄大海一副翘首企盼的样儿。
  • 艾香如凝
  • 艾的茎和叶白绒绒的,摸上去柔软如绸;艾的幽幽香气总是让我们嗅个不够。爷爷是不太专业的中医,却谙习“针通经络,灸调阴阳”,常常为乡亲们做针灸,艾则是必备的了。捣艾为绒,团作小球,隔姜灸、隔蒜灸,或固定于针柄上点燃而灸,治疗虚寒阻痹诸症,常能奏效。耳濡目染,我自儿时便知道艾是药材。
  • 玉穗花
  • 玉穗花就是槐花。因为它绽。放后,一串串垂挂下来,洁白耀眼,像珠玉般美丽,家乡的人们都叫它玉穗花。
  • 诗性的笛声
  • 平实而温情的日子里,我总想起李叔同先生的《春游》:春风吹面薄于纱,春人妆束淡于画。游春人在画中行,万花飞舞春人下。梨花淡白菜花黄,柳花委地芥花香。莺啼陌上人归去,花外疏钟送夕阳。我们学校的西面有一条玉带般的小河,叫鲁汀河。
  • 我们都是大厨师
  • 父母早逝,从小和祖母一起生活的樱井美影:想不到有一天祖母也会离她远去。失去所有亲人的她被家庭背景不一般的男孩雄一好意带回家,希望帮她摆脱浓雾般沉重的沮丧与无望。
  • 童话,百年也不孤独
  • 影片《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仿佛为“奖”而生,一经面世,便获奖无数:多伦多电影节最高奖“人民选择奖”,英国独立电影最佳导演、最佳新人奖,2008年美国影评协会最佳影片、
  • 柬埔寨散记
  • 清凉的旱晨,椰林和村落刚刚从沉睡里清醒过来。湄公河广阔而平缓,一直延伸到天际。天空有灰红色的厚重云层,夜里刚下过一场雨,空气很湿润。太阳还没有充沛的力量冲破云层,只是在云缝间渗漏出橙色的亮光。
  • 四零二九
  • 当我推开四零二九的门,里面的五束目光突然精准地向我射来。刹那间的对视令我低了头,我是一个坚强的孩。但我经受不了那样惊异的眼神,
  • 蜗牛
  •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相信在每个班里,总有一两个人会像故事中的主人公一样时常遭受同学们的欺负。他们或许成绩平平,或许是老师口中拖全班后腿的“差生”。他们因为胆小、木讷、学习差、不懂得反抗,成为大家取笑的对象,就连人家明目张胆地践踏自己的尊严,他们也只能无可奈何地默默承受。
  • 年少的离家出走
  • 波澜不惊地成长以后,一回头就看到那个年少的自己闪着小兽一样亮亮的眼眸,充满了叛逆的欲望。
  • 兔子牙老师
  • 班上的成绩并没有在“灭绝师太”的管制下有起色。高二结束,我们班又以不到220的均分、历史地理仅15人达标的惊人记录在文科班中垫底。
  • 琴缘,情缘
  • 多久没碰琴?看看自己长长的指甲,想起每次上完音乐课就有一股莫名的冲动想去拉拉琴,可漫天的作业……无奈。
  • 认识真实的你
  • 我想我终于开始了解你。自幼时到现在,我目睹你的年华像沙漏中的沙似的被岁月风化侵蚀,日益消逝,而我阅历渐深,不再骄纵固执,能用自己的观念去衡量对错与得失。于是,我终于开始懂你,开始明白自己笼罩在你何其庞大的福祉之中。
  • 雷人老爸
  • 老爸对老妈一向俯首称臣。有一次,老妈讲话太激动,口水四溅,溅到了老爸脸上。老爸本能地用手擦。老妈装作很生气:“干嘛?嫌弃我啊?”老爸微笑着说:“不是啊,抹抹匀。”
  • 课堂爆笑事件
  • 保险措施 化学实验簿刚发下来,同学们争看老师的评语。只听甲拿起乙的念道:“当浓硫酸滴到皮肤上时,应先用布擦干,再用大。量的水冲洗,再用布擦干,再涂上一层护手霜,再喷上些香水……”老师评语:“还要不要桑拿、按摩?”
  • 蝴蝶翅膀上的字母
  • 又到了草长莺飞的时节,翩翩起舞的蝴蝶是此时原野中最绚丽的点缀。
  • 爸爸,你还有我
  • 一大早,家住河南省禹州市火龙镇的郭家宝安顿好瘫痪在床的爸爸,准备出门上学,他的妈妈病逝后,全家的重担就压在这个7岁的男孩身上。
  • 《少年文艺》,延续我的梦
  • 尊敬的编辑老师们: 你们好! 我是一个母亲,我的女儿上小学五年级,订阅《少年文艺》已经三年多了。刚开始订的时候,她还小,对书中有些文章似懂非懂,我就慢慢地一遍一遍读给她听。有一天,她问我,妈妈,你为什么一直坚持给我订《少年文艺》呢?我告诉她:
  • 《少年文艺(南京)》封面

    主  编:章 红

    地  址:南京高楼门60号综合楼

    邮政编码:210009

    电  话:(025)337201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0365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55/i

    邮发代号:28-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