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我的梵高,我的向日葵
  • 生活在一个半径里 把日子过成一轮金黄 我的梵高,我的向日葵 我亲吻你像亲吻每一缕阳光 我拥抱你像拥抱每一个早晨 看一眼,就会燃烧 炽烈的感情像岩浆 你幸福的闪电 打开天堂的大门 你内心的钟声 驱逐岁月的阴影
  • 风中的影子
  • 《风中的影子》是为孩子们(包括我自己的孩子)所写的一篇幻想小说。我越来越觉得,应该尽快写作一篇“快变为石头的孩子”与“风的孩子”相遇的故事。因为,当我看见身边的孩子们用了几乎整个童年和少年的时光,为着青年时代能入读的某间大学,而把自己变成一台作业机器时,我和孩子们一样,感到了深深的迷惑和恐慌。
  • 与马蜂开战
  • 我第一次挨马蜂蜇才七岁。捅马蜂窝,几乎是每个农村调皮男孩都爱干的活儿,虽然没有什么利益驱使,但他们还是长期乐此不疲,见了马蜂窝手就发痒,尽管被蜇得死去活来、满地打滚,还是前仆后继、勇往直前,直到把马蜂窝捅下来为止,因为这个活儿充满了刺激,而且具有一定的挑战性。
  • 白色康乃馨
  • 今天是我最最黑暗的一天。似乎全世界的倒霉事都落到了我的头上。先是我的死党小佳那么爱出风头,把我表现一下的好机会粗暴地抢走了。上数学课时,老师讲三角形内切圆,向同学们提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
  • 布隆闺和鹿角钗
  • 甜蜜的莲雾今年第一次熟时,我初三毕业了。 上小学时,我就被海口的姨妈接走了,为的是给我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假期刚到,父亲就催我回了黎族老家。
  • 凤鼓
  • 远古时候,在一座茂密的大森林旁盖了几座猎人小木屋。小石和父母就住在最接近森林的木屋里。小石喜欢这郁郁葱葱的大森林,有时跟父亲进去打猎,有时自己在里面游玩,总能发现一些美妙或奇特的东西。
  • 端午
  • 在我的历程里 端午节是值得回忆的 奶奶点燃了艾草 那些袅娜的氤氨 据说能把夏季的蚊虫驱赶干净 还有挂在门楣上的菖蒲 可以把一切晦气阻挡
  • 我的庄稼们
  • 我夹着一本厚厚的诗集 步入校园 校长领着我 去认识我的庄稼 鞠躬几乎成九十度的麦子 腼腆得低头不语的高粱 常打瞌睡的红薯 爱说话的黄豆 一表扬就脸红的玉米 衬衣打着补丁却白洁洁的棉花
  • 蝉蜕
  • 谁取走了一个夏天 留下一座 透明得一目了然的空屋 在风里摇摇欲坠 仿佛人去楼空 像极了一个离家出走的人 留下的 谁取走了手心里的那块糖 只留下一张糖纸 谁取走了枕芯里的梦 只留下梦里的气息 谁取走一只橘子里的秘密花园 谁取走了橘子的明亮
  • 童话之外的城堡
  • 童话中总有公主王子,王子必然有座城堡,公主最后就被王子骑着马带到城堡里去,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欧洲盛产童话,那时欧洲成串的小公国,规模都和咱们的乡镇差不多,公主王子并不是那样高不可攀。
  • 受苦的人没有悲观的权利
  • 15年前,我上高一。我所就读的高中离家有30里远,我平时住校,每个周末回一次家。回家主要是为了带足一星期的口粮。我们的口粮很简单:母亲蒸的馒头、烙饼,还有一玻璃罐炝了油的酸菜。
  • 幸福的跷跷板
  • 童年时代,我体弱多病,三年级还不足四十斤,同学们都叫我“电线杆”。在那个偏远的乡村小学校,体格强壮的同学总是无端找借口欺负我。那时我总是羡慕别的孩子的父亲,他们的父亲同他们一样健壮,只要一站到教室门口,就能用眼睛压人。
  • 杨哥和余叔叔
  • 我们班主任兼数学老师杨哥,是典型的80后。也许是因为长相上的小小优势吧,杨哥特别自恋,封自己为“重庆第一帅”,还经常在课堂上指着某明星的照片说是粉丝给自己照的。
  • 五月槐花香
  • 一般是这样定义槐花的:豆科植物槐的花及花蕾,一般将开放的花朵称为“槐花”,也称“槐蕊”,花蕾则称为“槐米”。 说实话,认识槐花这么久了,关于槐花的定义却还不清楚。我只知道,在我的家乡——
  • 亲水季节
  • 夏天到了,这是一个亲水的季节。 一早,声声清脆的鸡鸣撕开了氤氲晨雾,吱呀一声推开让夜露渍湿的沉重木门,勤劳的主妇必是左手淘箩,右手水桶,趿拉着拖鞋踩着青石板,一步一步去水码头。
  • 洪水小英雄
  • 和多数俄勒冈州居民一样,史蒂芬妮·麦克雷习惯在恶劣天气开车。 晚上8点半,她驾车送11岁的女儿麦蒂从教堂回家。雨点仍敲打着她的多功能跑车的挡风玻璃,不过这一天风雨最厉害的时刻似乎已经过去。
  • 沿途的光
  • 对于惠特妮.休斯顿,我不知该如何通过文字来表现她的歌声给我带来的感动。我熟背那些极有深意的英文歌词,甚至听到歌曲的前奏就立马会联想到曲名,然而我却不甚了解歌曲的风格、她的唱法。
  • 樱花(外一篇)
  • 早听说日本是樱花的国度,到了春天盛开时,人们在樱花下聚会,站坐都有,那一片樱花撑开在他们头顶,层层叠叠的;犹如新疆人坐在葡萄架下喝酒,让甜熟的累累葡萄悬挂下来,都是人间美好的享受。
  • 南怡岛
  • 二月底,到韩国的春川后,才从一位中国朋友那儿听说了南怡岛,也听说了这是电视剧《冬日恋歌》的外景地。之前,去过《冬日恋歌》的另一个外景地——春川市内的明洞购物街,街心有男女主人公的招贴画,像彩旗似的间隔一段就招展,虽是一条购物街,但感觉很好,砖石铺成的街面在转弯时把人引向一段斜坡,尽头是一个小小的广场和电影院。
  • 世博点亮生活
  • 上海世博会将在2010年5月1号开幕。在新一届世博会到来之前,让我们把目光投向过去,看看有哪些科技成果从世博会上走向世界,哪些对技成果曾经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又有哪些沿用至今……
  • 震后开学,一个都不少
  • 2010年4月14日青海省玉树发生两次地震,最高震级7.1级,截至4月25日下午17时,地震已造成2220人死亡,70人失踪,12135多人受伤:灾区急需挖掘设备、帐篷、被褥、生活物资和防寒物资等,在得知这一消息时,全国各族人民和外国友人都纷纷伸出援手,捐钱捐物支援灾区。
  • 《少年文艺》,延续我的梦
  • 《少年文艺》的老编小编们:你们好!我是一名高一学生,也是《少年文艺》这本杂志的忠实读者。我喜欢这本杂志中的每一个栏目,每一篇文章。刚打开这本杂志,那书香就令我痴迷。有时,我会一口气看完,绝不放过里面的任何一篇。
  • 夏之少年
  • 我蹲在田埂上一直哭一直哭,水稻叶尖上的蜻蜒都不敢再停留了,纷纷飞走。 我知道这个时候奶奶一定到处找我,可是我就是不要回家。天边一片橙黄,有鸟类飞过的影迹。脚下的泥土被我踩得很踏实,一股湿气漫进脚底。
  • 留言
  • 叶半惜初三时刚转过来,坐在第三排左边的那个座位上。她是个喜欢安静的人,安静得容易被人忘记。 一次叶半惜请了两天病假。病假结束组长问她要作业。她小声说,我前两天生病,还没来得及补呢。
  • 生活就像白糖蜜番茄
  • 我们家是很普通的人家,我妈体型“魁梧”,我爸体态“轻盈”,本人因中和原理而身材正常,但是三人都有些神经大条,大概正是应了那句老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 背景乐
  • 那些久远到昏黄的时光,像是海浪般倒卷而回。也许,我终究是要以这样的心境,阅读晚霞,静静怀念你的容颜,在单纯的时光里,步入另一种黄昏。
  • 父亲节的短信
  • 前几天,手机上收到朋友的一条短信:本周日是父亲节。将此信息转发10人,爸爸可长命百岁;接到不发,爸爸一年不顺。发吧!都是被短信逼的,为爸爸花一块钱,值!
  • 水怪
  • 学校的泥思湖里藏着一只水怪 水怪很怪 静静地 静静地 在湖底匍匐出绵软的熨帖 瞪着灯笼殷的眼睛 太阳好的时候 水怪喜欢肚皮翻天 枕着手臂 做梦
  • 见证
  • 我知道副驾是离危险最近的位置,源于六年前一场宛若前尘的记忆。 小学蒙昧时光中某个九月的中午,没有电闪雷鸣或是心灵感应的经典剧情,回家面对的却是妈妈的嚎啕大哭。
  • 诗人
  • 我经常游走于图书馆,拿着两本书,还书,借书,没人注意我。他是图书馆管理员,似乎与我一般沉默,我从没听他说过什么。每次,我只管把书放在桌上,在本子上写下我的号码,就可以了。他的桌上总是放着成堆的书,电脑上总是有很多灰尘,他也无暇打扫。
  • 2010年6月号《少年文艺(上旬版)》评刊表(此表可复制)
  • 班级乐事一箩筐
  • 老师拿着教案和某君的作文进了教室,班里一下安静下来,老师深深地叹了口气,说:“同学们,老师没有教好你们,都这么大了还写错别字,竟令一屋子里的邻班老师耻笑。”
  • 《少年文艺(南京)》封面

    主  编:章 红

    地  址:南京高楼门60号综合楼

    邮政编码:210009

    电  话:(025)337201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0365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55/i

    邮发代号:28-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