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兔年邂逅兔精灵
  • 米菲兔,诞生于1955年,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图画书作家之一的荷兰画家迪克·布鲁纳创作的经典动画人物。米菲兔嘴巴是个“×”,性格怕羞,喜欢幻想,喜欢吃红红的苹果和喝酸酸的苹果汁。
  • 走向长城
  • 走出暗夜冗长的梦幻,走过鸡鸣嘹亮的村舍,走向远方突兀横亘的燕山。前方,一轮大月静静镶嵌在天脚,峰峦像锐利的锯齿,切断遥望的目光。月色幽幽,勾勒出与天地浑然一体的长城。明月,群山,长城,组合成凝重的画面,我被广袤大地上独特的风景震撼。
  • 送往玉树的祝福
  • 《少年文艺》编辑部的叔叔阿姨们: 你们好! 虽然,我只是个孩子,但也想为玉树的孩子尽一份力。可我不知用什么方式才好,当我看到《少年文艺》上的倡议书,我太高兴了,因为,我知道我能够出点力了!
  • 亲爱的皮匠爷
  • 下过霜,皮匠爷来了。 早晨,他背着那个大背篓,走过原野,走进院子。 厨房里,火塘生了火。我坐在火塘边喝小米粥,外婆在灶台前忙着煎鸡蛋饼。空气里香喷喷的。
  • 和狐狸打交道
  • 我和大顺子都是闲不住的人,三天两头总是不断地给家里大人们制造点小麻烦什么的。上次因为小鹰的事情弄得全村人心惶惶,差点儿给老鹰造成了冤假错案,幸亏广杰叔出面平息了这场事端,既为全体村民找回了老母鸡,也给我和大顺子保全了面子。
  • 你是我哥哥
  • 瑶瑶一进家门,妈妈就说,瑶瑶,你看到韩冬的鞋子没有,也不知是,谁,把他的鞋给藏了起来,大冷的天,他光着脚回家,他妈妈见了既心疼又生气,打了他一巴掌,韩冬没哭,他妈妈自己倒躲一边抹眼泪去了。
  • 牵线搭桥
  • 奶奶只关心两件事。一是我的学习,二是姑姑的婚事。姑姑今年都三十二岁了,整天除了工作,就是看书学习,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 馨香幽幽水仙开
  • “好了,现在我再布置一下亲情体验作业——这是本学期的最后一次了。”在一片压抑不住的嗡嗡声中,董老师提高了声音。毕竟是星期五下午,大家多少有些躁动,即使是班主任上课也够呛。
  • 愿爷爷晚年幸福
  • 李沐烦透了:爷爷居然结婚了!奶奶去世才一年零七个月,他就另觅新欢,真是太对不起九泉之下的奶奶了。 奶奶对爷爷多好啊,哪怕生命的最后想的还是爷爷。虽然家人对她的病情守口如瓶,但她肯定还是预感到了。她拿出家中的存折,
  • 去机场的路(外一篇)
  • 去机场的路有30里。 现在母亲出门了,揉了揉涩痛的眼睛,走上了街面。
  • 杰魔特兔子
  • 这天回到家之后,我实在累得不行。虽然身子骨一直都挺不错的,但今天到底还是近乎奄奄一息了。仿佛自己是个由机械骨架搭建而成的机器人,而现在,所有节骨眼的螺丝钉都已松脱,正面临着散架。
  • 从前的从前
  • 金色的日子 从前的从前,太阳的年纪还小,像个淘气又没有耐心的小男孩。 小太阳不肯好好地照耀大地,觉得老老实实呆在天空里怪闷得慌,总是想出各种花样自己和自己玩。
  • 女孩与吝啬鬼
  • 午饭后,圣路易斯大街照例打起瞌睡,三三两两的路人,缓慢前行的马车,一切都平静如常。 过了一会儿,一位身着粉色连衣裙的小姑娘迟疑着出现了,她指指点点地沿街走着,不时穿过马路跑到另一边,偶尔还会原地转上几圈,
  • 时间飞走了(外一首)
  • 第二站 ——记我在武汉的生活 糖果雨停了 萤火虫走了 夜的眼跟星星一起合了 我的泪啊 也被阳光忘了 等了一年年你也不回来找了
  • 心愿
  • 我总是想象 有一天遇到一个真正的仙女 在一片没过脚面的毛草地 或者在一片银色的树林里 或者就在白鹤栖息的湖畔 或者在门外的小土坡上,也可以
  • 击掌为誓
  • 鸟雀是枝头沉默的花朵 鸟鸣是种子 落下来,就是 遍地的春色
  • 童年湖畔的小蘑菇
  • 蘑菇,单单念出这两个字,就觉得发音轻柔完美,有一种天真无邪、亲密可爱的触动,又觉得神秘饱满、美妙滋润,透露出大自然友善清幽的气息,让人想闭目深吸一口,再静心舒缓地呼出来,心里还在亲切地不断地念诵着:蘑菇,蘑菇,蘑菇……
  • 梅香月亮湾
  • 一踏雪寻梅 傍晚回到故乡,我依然做了一夜的梦,梦到了梅,梦到梅浅浅的笑。
  • 粒粒橘米香
  • 小时候家里穷,仿佛只有吃,才是唯一的慰藉。 而我的贪吃也是出了名的,胃口也很好,每次开饭,母亲总是用家中最大的粗瓷大碗给我盛饭,我端起,呼喽喽,风卷残云,刹那间便来了个底朝天。吃完后,当我眼巴巴地看着哥哥时,他眼一瞪,朝我屁股上就是一脚,“丫头片子,不下地干活,吃那么多干啥?”
  • 我们是他唯一的朋友
  • 化学课是初三才开设的,同学们对这门学科比较好奇,这种好奇心也蔓延到了化学老师身上。 第一节化学课上,他对我们阐述了他的教学理念,“枪杆子底下出政权”“严师才能出高徒”,让我们对眼前这位并不高大却很结实的老师产生了敬仰与恐惧。但事实并非如此,他并不严格管理学生,
  • 老顽童,物理通
  • 苦读三年,终于考上市重点,书呆子们激动不已,开学都两天了,还叽叽喳喳,忆往昔峥嵘岁月。闷热天气被晾在一边,因为插不上嘴,发起火来,教室很快变成蒸笼。
  • 儿时游戏最难忘
  • 教导主任踢毽子 踢毽子是女孩儿家喜欢的游戏,两三个小姑娘,你踢一脚我踢一脚,又活泼又可爱,人人脸上都绽开了一朵花。那毽子也漂亮,雪白雪白的,一尘不染。一会儿从红皮鞋蹦到花棉鞋,一会儿又从花棉鞋跳到了紫靴子,小小巧巧的马靴啊。
  • 像小王子的钢琴师
  • 意大利导演托纳多雷“回家三部曲”之一的影片《海上钢琴师》,在我看来,和我最喜爱的童话书《小王子》异曲同工。
  • 敲开神秘园之门
  • 每个人都是独特的,因为每个人的心底深处都有着不同的哀愁。这种哀愁,可以化作一个梦,或偶尔闪出的一个念头,甚至一种莫名的喜悦。
  • 在日本居家
  • 搬家 在日本几年,最擅长的就是搬家。 主要原因是学校宿舍家具电器一应俱全,离学校既近又便宜。只是每年申请者如云,除了新生,余下的都要抽签。于是每年抽中就搬进宿舍,没中再搬出来。
  • 065班的笑谈录
  • 数学老师说,弧、弦、圆心角是相互联系的,简直是“公不离婆,称不离砣,有称必有砣…… “我家的秤就没有砣!”一同学叫道,
  • 在战斗学校
  • 失重状态会导致丧失方向感,特别是方向感还不十分健全的小孩子。安德甚至没等离开地球重力就已经晕头转向了。 和他一起出发的还有十九个男孩,编成一个新兵队。他们排队走出汽车,进入电梯。大伙儿聊着笑着吹着。安德却一声不吭。他发现格拉夫和其他军官正观察他们,
  • 一座叫毛头的房子
  • 原本那会是一个让人无精打采的日子。 昨天去了植物园,郁金香开了,各种颜色的都很好看。大概是对某种花粉过敏,早晨起来,整张脸都肿了,浑身没力气,眼睛也睁不开,爸爸就帮我请了一天假。
  • 紫荧
  • 一 高小迈接起电话的时候正在洗手间,盯着镜子里的黑眼圈看。镜子上贴着用绿纸剪出来的“发现自己的羊”几个字。离上课时间还有几分钟,高小迈有点不耐烦。
  • 我发誓,我永远爱阿呆
  • 我发誓,阿呆绝不是傻瓜 眼看着办公室只剩下郭老师一个人了,我喊声:“报告!” “有什么事吗?放学了还没回去?”班主任郭老师横了我一眼,问。
  • 兜里的泡泡糖
  • 我爱吃泡泡糖。 于是兜里一有钱的时候,我就会跑到商店,把它们换成花花绿绿的泡泡糖。
  • 哥,唱歌去
  • Prince和骆驼最近不正常,很不正常。 比如吧,Prince居然会心甘情愿地把骆驼的超大型书箱抱到我们位于六楼的教室里;还心甘情愿地给骆驼送便当:更不可思议的是,身为体委的他居然准了骆驼的“病假”,还让骆驼乐呵呵地坐在树荫下看着我们围着操场跑……这可是连女生都很少有的待遇啊!
  • 赤道以南新西兰
  • “榆,你看。”畿的指尖停在书页上。书上的照片,一片碧海蓝天。 “新西兰。很美的国度。”我微微抬眼,笔不停地在纸上运算着。 “可无论如何都没有水东湾的海好看啊。”她的语调渐渐低了下来,尾音拖成了小小的叹息。
  • 茶味
  • 梅的写作又遇到了瓶颈。 她伏在桌子上,苦恼地垂下了头。果然,“天赋”这个东西,还是需要的吧。即使再努力,也有客观的局限。
  • 十米的距离
  • 车瑶又碰见那个叫黎禄的男孩了。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上学的路上,车瑶都能碰见他。但常常是,开始时车瑶在他之前十米,可到了学校,男孩迈着长腿,又远远地把她落下了十米。
  • 装修战
  • “快装修——”随着妈妈和我忍无可忍的怒吼,爸爸无奈地长叹一声:“装——” 从此,我们家开始了漫长的新房装修战。
  • 当我们不能如你希望的那样爱你时
  • 小花歌,这次回家看到你又长高了,更倔强了。早慧的你,十三岁便成为一名初三学生。大大的眼睛里都是个性。我牵着你的手,摸着你的黑发,陷入了沉思。一时间不知道是难过还是开心。
  • 早熟
  • 鱼:“QQ,古人的诗为什么这么难懂啊?” 我:“你要读懂古人的心啊。” 鱼:“古人的心都在坟墓里腐烂了,还怎么读啊?”
  • 《少年文艺(上旬版)》2011年一二合刊评刊表(此表可复制)
  •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
  • 伏地魔的黑暗势力日益强大,就连魔法部都无法幸免于难,陆续被伏地魔的人马掌控。哈莉也变成了“头号通缉犯”。
  • 《少年文艺(南京)》封面

    主  编:章 红

    地  址:南京高楼门60号综合楼

    邮政编码:210009

    电  话:(025)337201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0365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55/i

    邮发代号:28-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