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沙子创造的奇幻风景
  • 孩提时,我们都喜欢玩沙子。如今,“玩沙”可是一项很棒的艺术呢。
  • 香椿
  • 老屋的院子里曾长着一棵香椿,那是父亲从一位亲戚家移植来的。它的主干虽然只有婴儿的胳膊粗细,却光洁挺拔,超过了老屋的屋脊。
  • 订阅一份刊物传递一份真情
  • 时间过得好快啊,一转眼小学六年就快过去了,在这六年里始终有一个好朋友与我朝夕相处,因为我一直把她放在我的床头,那就是——《少年文艺》。
  • 我为什么专注地写他们
  • 他们,指的是农民的孩子。现在的农民,除了村干部、种植养殖专业户、老弱病残这屈指可数的儿类人之外,几乎没有谁再死守着几亩土地不挪窝了。他们长年累月,或者趁着农闲,到或远或近的城市务工。务工的时候,他们被这个社会称作农民工。条件好的农民工,会把他们的孩子带在身边;条件不好的农民工,会把他们的孩子丢在乡下。
  • 喜欢和你在一起
  • 许小夏要走了,去城里的中学读书。他妈妈见到熟人就说,我儿子的成绩在城里会更好。许小夏听了这话很不舒服。他说,妈妈,什么叫更好,你怎么知道?你知不知道,我不想去那里,我还想在我们学校。
  • 女猫花花儿
  • 我们这个小山村有个风俗习惯,就是老年人对所有能见到的动物,把它们的性别都可以随随便便叫做公的、母的,唯有对猫用的是尊称,分别称谓它们男猫或者女猫。
  • 空巷
  • 记忆中,有一条深深的街巷,寂静无声,湿漉漉的地面与土墙的连接处爬满了淡淡的青苔。街的最里头是一棵挺拔的白杨树,只要你爬上去,便可望见半个村子的灰色屋脊和散落在各家的鸽群。
  • 泥香温馨
  • 又是一年新春。 田野上的雪融化了,露出大地黑色的肌肤。新鲜的气泡在一个劲儿一个劲从这黑黝黝的肌肤传来,用力地喘着。似乎要把整个冬季的抑郁都给喘散。
  • 瓦尔瓦特家的秘密
  • 想要介绍瓦尔瓦特夫妇,我就要先拜访一下巴菲尔·普尔菲斯医生一一这个镇上最权威的骨科医生。如果你认识他,你就会知道,他对你身上206块骨头中的每一个关节都了如指掌。
  • 生长在僻静中传扬(组诗)
  • 一切僻静,只因为生长。洁白和湛蓝,在山涧,在流水边,在高高矮矮的树林和草本植物之间,终于摈弃了张扬。
  • 斑鸠叫了
  • 淡淡的,滑过空际的叫声 有点儿忧伤 咕咕咕—咕,这穿透北风的叫声 有点儿忧伤
  • 春天的气息
  • 昨日夜里,听到夜之歌了。一冬沉寂过后,热热闹闹的春来了。
  • 爆笑棒槌
  • 电话那头是我的梦想
  • 我们一直生活在林场。方圆几十里,父亲是唯一的守林人,偶有的人烟,除了伐木的就是偷猎的。
  • 山寨幸福
  • 上三年级的女儿嚷着要买文具,我用电动车载着她,先去商店买了一大堆她需要或者不需要的文具和几本书。之后我们漫无目的地继续往前行驶,不知不觉出了城,等我反应过来已经来到了城乡结合部。
  • 巫婆唐小嘉
  • 《哈利·波特》流行那会儿,唐小嘉被公认为是赫敏的化身。她自己也不负众望地在手工课上做了把小扫帚,整天骑着跟真的似的在教室里游来逛去。熟读各类魔幻小说的她动不动就用扫帚头指着别人念咒语。
  • 母亲的鸡毛菜
  • 在我的印象中母亲一直在忙碌。 父亲是石匠,注定了要在外打拼,家中大事小事全靠母亲。我读小学时,深夜醒来,母亲床前的电灯总是亮着,针线还在来回穿梭绣花,
  • 做客
  • 我的童年、少年时期处在物资匮乏的年代,那时候最盼望也最喜欢的事就是做客,所谓做客,就是到亲戚家去吃饭。
  • 诗人华斯沃斯先生
  • 有一天下午四点钟,来了一位奇/怪的人。那时我已经从学校回来,那个人对我说:“索尼,我可以进你们家的院子吗?”
  • 家务“链”
  • 曼迪手握抹布,一脸无精打采。 “要是不用擦窗户,那该多好啊,”对着满是灰尘的窗户,她抱怨着,“我想,擦窗户是世界上最没劲儿的活了。”
  • 有些积雪可以自己融化
  • 初次听郭静的歌,是2008年初夏。 始终记得那时候的自己,有着一种晦涩而固执的勇气,自傲的心,流连于无关痛痒的小伤小事,总以为整个世界都会围着自己转。
  • 未若枊絮因风起
  • 柳若拖着笨重的行李匆匆穿过拥挤的人群,低着头略显局促的背影在众多家长作陪的学生中显出几分孤单和另类。
  • 天青之翼
  • “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 陈老师谈话时常用的开场白,也是一般班主任所常用的。
  • 喵喵
  • 欢,想不到吧? 昨晚,我又为你失眠了。
  • 寂静的原野
  • 林梦晗跟在班主任张老师后面向教室走。班主任边走边介绍:“咱们这里是艺术中专的绘画班,上午学文化课,下午上专业课。你差不多晚来一个月了,这学期主讲水彩、水粉的绘画技能……”很快地,她们来到了教室。教室里有点乱——有的同学在画板前专心绘画,有的在一边低声交谈着画画的问题——也可能这就是绘画班教室的样子吧。
  • 笑容不见,寂寞万千
  • 刚走出机场,我还没来得及望一眼头上漆黑深邃的天空,你已经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捕捉到了我,边叫我的小名边挥手向我跑来。我还没反应过来,你已经自然而然地接过了我手上的拎包,用另一手拉着我向外走去……
  • 纸窗
  • 时间停在春日文言中的三句两行 牵马走过的堤岸柳絮苍苍 对面的桃花红得彩结灯张 屋前的河水绿成去年模样
  • 训话就像讲相声
  • 同学们啊,可能我们升旗的队伍太靠边了,太显眼了,我发现一点事,主要在女孩子身上。我刚才猛一看,发现一个个“火腿”……你们可以穿短裤,但也不能这么短呀…一其实穿也可以,只要你的腿有我的好看就行……
  • 小书画迷的精彩生活
  • 麦克迈:超能坏蛋
  • 一对外太空宝宝,在克里顿行星毁灭前,被送往地球。一个宝宝被送到有一对善良夫妇的家庭,另一个则被送到有一群邪恶罪犯的监狱。他们都拥有有实力相当的超能力。
  • 《少年文艺(南京)》封面

    主  编:章 红

    地  址:南京高楼门60号综合楼

    邮政编码:210009

    电  话:(025)337201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0365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55/i

    邮发代号:28-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