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神奇的光之魅影
  • 英国的摄影师迈克尔·博桑科用手电筒罩上不同颜色的醋酸纤维纸,以夜空为画布,在夜晚或黑暗的房间里,利用手电筒长时间曝光,曝光过程中通过光源的变化创造出一组梦幻般的作品,
  • 谎言会发芽
  • 每个人少年时代几乎都会经历一段荒诞不经,充满幻想,心血来潮的时期。我的“神经病”发作在十岁左右的时候,一会想当科学家,在家里用铁丝等工具制造飞机,希望能够“试飞”成功;
  • 这段日子,每天都为你感动——记“好书祝福送玉树”活动花絮
  • 望着办公室几个捆扎得结结实实的邮包,编辑们松了一口气,4月初这些祝福和图书会寄到青海民族出版社《刚坚少年报》社,闭读节之前,报社的叔叔阿姨们就会亲手把他们交到玉树的小伙伴手中了。
  • 我在西北
  • 小时候,生活在一个小山村,青山绿水,门前杨柳成荫。我常常玩得天昏地暗。奶奶给我梳完小辫,恨恨地骂一声:野丫头!
  • 那时候
  • 那时候,还没有我呢。 那时候,母亲和父亲才刚刚结婚。 那时候……我说的那时候,是一个初夏的午后,新婚的母亲在父亲陪同下,回老家看望了父母和弟弟妹妹,然后,要再回到他们的新家。
  • 快乐帮派
  • 李锐不愿意和我玩也不行,因为整个大院就我和他两个男的,当然不算大人。 我们那院子的形状有点儿怪,长得像个游泳池,再打上围墙,把老长的一排房子围起来,只开一个门。我妈说这样可以防贼。
  • 湘竹泪
  • 宝坠醒来,看见窗纸上映着灵芝形缠枝花纹的影子。宝坠不起身,赖了会儿,再睁眼醒来的时候,发觉窗纸上的影子略略移动了一些。它们什么时候移动的,就在刚才合眼的时候么?宝坠的心里不知为什么,有些小小的难过。
  • 留在我心底的眼睛
  • 我一直都不明白,这世上怎么会有像张亚菲这样的女生。她那么聪明的脑袋瓜子,怎么说话时就不经过大脑,可以完全不顾及别人的感受,而且语不惊人死不休,句句话语有如白光晃晃的利剑,直刺得人伤痕累累。
  • 瞌睡虫的完美人生
  • “天生我材必有用!” 每天,当瞌睡虫困得快睁不开眼皮的时候,还在不停地念叨着这句话。是呀,他要不停地给自己打气,还要不停地鼓励自己。
  • 春天来了(外一首)
  • 雪花刚刚退兵 春天就来了 紧跟着,那些躲在田头地角的 避难者纷纷走出来 柳械 居然点燃一串绿鞭炮
  • 爸爸,你不用偷看我的日记
  • 你说, 我的出生是一种神奇 是天使降临在你的家里 我记得 你的手心是我的舞台 风和日丽造就了我的美丽
  • 星空下
  • 星空下的小路 是否还带有白昼的迷雾 星空下的小湖 有没有存着清晨的水露 星空下,青草划过脚踝
  • 蒲公英里的爱
  • 清明前后天气变暖。我去郊外踏青,看见毫不起跟的蒲公英在欣然生长,不仅感到亲切和喜爱,更有缕缕亲情充盈心间。
  • 挑担
  • 家有风俗:家中排老三,只能叫老三,上面有哥哥姐姐,就得叫大哥、大姐。我是家中的老三,老大是姐姐,老二是哥哥,我就得叫他们姐姐、哥哥,省了“大”字,也省掉了村中儿童戏称我永远只是老三,必须得叫大哥.大姐,
  • 味道
  • 说到记忆,一定会具体到一些泛黄的画面。其实,记忆不仅止于眼睛。手指也有记忆,当我们的指尖划过一块旧布,往日穿着朴素衣裳的自己又重新走来;耳朵也有记忆,
  • 一点都不疼
  • 骨医院骨关节科病房里,住着七个女病人,其中年龄最大的老人60多岁,最小的病号是个小女孩,7岁。她们来自不同的省份,都是得了骨关节病,需要手术治疗。
  • 不帅又如何
  • 神中里,什么样的男生最受欢迎? 长得帅的?未必。余飞是班里女生公认最帅的,篮球也打得漂亮,可不论男生还是女生都对他敬而远之,若问原因,女生会轻蔑地抛出一句:瞧他那臭脾气——帅又怎么样,臭拽!
  • 熏獾
  • 久违故乡好多年,童年熏獾时的缕缕青烟还在眼前飘荡,挥之不去。 我在豫南伏牛山中出生、长大。在坷垃窝和石头堆里艰难生长的孩子,无法看到大山以外的天空,常常奔走在秀色可餐的山野间,捕捉千奇百怪的童趣。
  • 打赌
  • 1980年代初,人们刚刚能填饱肚子,没法关心食物的质量、热量、营养含量。但那也是一个精神勃发的时代,物质匮乏并不代表理想匮乏,一点儿也没耽误年轻人志向的远大。
  • 亲爱的小孩
  • 被我们大人一点点遗忘掉的那个小孩的世界,等小孩们长大后也就一天天遗忘掉的那种感觉,其实都藏在真实世界的某些角落里,它永远会等着你来找它。
  • 绿意恣肆的生命
  • 第一次知晓“苏打绿”这个乐团名,首先就联想到苏打汽水苏打饼干,注意力直接跳过后面缀着的那个平凡的颜色。乐团成员称他们的音乐很像苏打,碱性的,清淡的,却在身体里产生无法抗拒的反应和颠覆一切的力量。而当苏打水融进了这样的绿色,又会染出怎样一片勃勃清新呢?
  • 习惯与毛病
  • 一点小事就习惯把手伸入口袋 闭上眼睛拔下熟悉的号码 喂,爸,我在…… 沂州路 解放路 或是红旗路 太阳系 月球 或是地球上
  • 不一样的天空
  • 勃兰登堡门附近的跳蚤市场 去柏林之前,我刚在电视上追看了柏林世界田径锦标赛。最后一个项目是女子马拉松比赛,来自中国的白雪第一个冲过终点——著名的勃兰登堡门——摘得金牌。
  • 奶奶的时光
  • 我一直记得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从组里的完小毕业,上村小读书。那是我第一次当寄宿生。奶奶背着我寄宿用的席子、被子以及牙刷牙膏之类的一大包东西,颠着小脚迈着大步,带着我往离家不算近的村小报到。
  • 被打痛的童年
  • 幸福总是相似的,不幸却各有各的不同。我童年的不幸来源于我的父亲,父亲年轻时才华横溢,却不受赏识,渐渐埋入人群,成为普通但并不平庸的那一类。所谓半俗不雅的人是最痛苦的,有了痛苦和压力,
  • 向妈妈说一声我爱你
  • 因为就读的高中离家很远,我成为一名寄宿生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啊,我终于可以脱离她的管教了!
  • 谢谢你曾陪过我
  • 我很小的时候就想要一辆脚踏车了,我坐在院子口盼啊盼,从扎羊角辫到扎马尾再到短发,从幼儿园盼到小学再到初中,妈妈一直没提起过,可是我还是想要脚踏车。
  • 胡桃钳女孩
  • 她一直想写一部伟大的小说,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自己的名字。一部名垂青史的小说,有很多人会研读它,不管它是晦涩还是直白。“中学生必读书目”里会出现它的名字,然后有一天,学生作文中动辄就会出现以她名字为开头的“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式的语句。
  • 你的爱一如既往
  • 七岁之前,你总是陪着我,一看你,总得到你温暖的笑颜回应。 那个时候,你很爱我。 七岁之后,我有了妹妹,从此我日日惶恐会失去身边人的爱,从此我的心被自私与失落填满。
  • 可爱的老师们
  • 政治老师篇 1.我知道你们不想考,要不你们再聊会儿,半小时后我再发试卷……算了,说归说,笑归笑,现在开始考……
  • 2011年4月号《少年文艺(上旬版)》评刊表(此表可复制)
  • 山沟沟里的铿锵玫瑰
  • 在海南省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这个国家级贫困县里,2006年成立了海南唯一的女子足球队——琼中足球队——琼中女足。
  • 借物少女艾莉缇
  • 因心脏病需要静养的12岁男孩翔,搬到了东京郊外的老宅中休养,在那里他发现了一个秘密:借东西的小人族。他们只有铅笔那么高;住在老宅的地板之下,靠着从楼上的人类那里“借”东西为生。
  • 《少年文艺(南京)》封面

    主  编:章 红

    地  址:南京高楼门60号综合楼

    邮政编码:210009

    电  话:(025)337201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0365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55/i

    邮发代号:28-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