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浮游”少女
  • 一个日本女孩突发奇想:“今年开始,拍下我在空中飘浮的照片吧。”就这样,她成了红透网络的“浮游”少女。虽然,这些跳跃起来拍摄的照片并不需要特别的技巧,但是,其中盎然的诗意却足以洗涤心耿。这也是“浮游”少女的初衷:学生的社会压力就像地心引力般,影响着我们每一个人。
  • 榴莲的味道
  • 华南的雨季,一日日的暴雨来得那么大、那么急,总让人不禁焦虑。但每当我匆匆忙忙地从水果店走过,总会忍不住停下脚步,看着那一排排架子上,金黄的榴莲。我伸手摸它们还有些青绿的外表,生硬突起的榴莲钉子刺痛我的手,只是我仍可以想象到里面金黄柔软的果肉。
  • 我爱《少年文艺》
  • 我是来自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二小的黄文慧。我可喜欢《少年文艺》了!刚开始认识《少年文艺》时,我并不想看。可没办法呀,订的书总不能白订。那本《少年文艺》是2010年1月的。
  • 第一推荐
  • 我就是石家庄市文联的那个退休老头儿,躯体不太好,多年不再写作。几年前意外地收到了一本“《少年文艺》30年精品文集”,其中收有拙作“春殇”,看着编辑部给我寄来的几本《少年文艺》,感慨良多。从上世纪 80年代开始,我和几代编辑打过交道,和《少年文艺》维系了20多年的友谊纽带。伴着《省年文艺》的长大,自己慢慢变老,想一想,心绪如潮。于是试着写点东西,为《少年文艺》再尽一点力《绷圈儿》就算是一个老作者了却心愿吧。
  • 孤独的桔梗花
  • 我喜欢孤独。孤独是个女孩子的名字。一开始,我以为她的名字叫咕嘟。“咕嘟,把右边第三个盒子打开,抓些药材递给我吧。”“我不叫咕嘟,我叫孤独!孤单的孤,独立的独。”她一本正经地纠正我,直到我抱歉地笑笑,说声记住了,她才开始帮我拿东西。“一些是多少?你说清楚呀。这些是什么药材,你怎么不告诉我呀?”她显然还在不依不饶。
  • 你成了老师的“铁粉”吗
  • 你知道什么是“铁粉”吧,就是铁杆粉丝么,如果我说我是周杰伦、刘翔的铁粉你肯定觉得不足为奇,但如果我说我是我们老师的铁粉,而且我们很多同学都已成为各科老师的粉丝,你相信吗?不不不,这绝对不是吹牛,也毫不夸张,起初我也不信,但现在,我自豪地说:我是杨铁!
  • 不莱梅的音乐家
  • “再攒二百七十九块钱,我就能换一张珍珠的镲片了!”大磊一脸兴奋地说,他脸上的粉刺都要笑出来了。“按照这个速度,你不用40年,就能凑齐一套DW的鼓了!”我横了他一眼,还有他面前的那个傻乐的招财猫存钱罐。那家伙的肚子里塞满了各种硬币,不会消化不良吗?“我估计有25年就够了,到时候,我也跻身大师行列了,我就每天背着踩槌走过来走过去的,哈哈,帅死了!”
  • 奇怪的胸透片
  • 阿铁林近来感到胸口有点疼痛,虽然时隐时现,说不上特别厉害,可总不太好受。他想,可能前几天干活时撞过,受了点伤,就贴了两张麝香虎骨膏,还热敷了三次,可是疼痛并没消失,特别到了晚上感觉疼痛更厉害。这下他认真起来,胸口是人的重要部位,如果里面长了什么东西可是严重的事,他想着想着就害怕了,还是赶快找医生看看吧。
  • 魔术师和兔子
  • “我将从帽子里变出一只兔子。”魔术师站在舞台上这么说。台下的观众都不太起劲,帽子里变兔子,这种把戏他们早看腻了。虽然没人鼓掌,魔术还是得变下去。魔术师摘下头上高高的黑礼帽,把它翻过来又倒过去,举得高高又放得低低,摸摸帽檐,敲敲帽底,把帽子放在嘴边喃喃念了些奇怪的咒语,接着又把它凑到耳旁侧着头听一听……
  • 那些事遗忘了我们(组诗)
  • 小孩子的游戏早已忘记/我们它们眷念更纯净的形体/与无瑕的手指 最容易的拼音字母早已忘记我们/而我们被更为艰深的疑难淹没/破开水面,复又沉落/春季与秋季的游玩早已忘记我们/孩子们抱着满手的食物/如此幸福,身处何地都毫不在乎
  • 校园,校园
  • 静静的/坐在风里雨中/一圈一圈的/像铁环的圆/像篮球的圆/拴在腰上/见证校园的沧桑/男孩用脚踢踢你/女孩用手轻抚你/一圈又一圈的年轮/守候在教室的两旁
  • 回忆点点滴滴
  • 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流年》中写道:“童年的哭泣始终没有停止过……好比修道院的钟声白天被市井的嘈杂所掩盖,人们误以为钟声已停,直到万事万籁俱寂时才又遐迩可闻。”童年从未离开普鲁斯特。童年,也从未远离我。
  • 奥莉薇变魔术
  • 奶奶张开双手,”请看好,我手里什么也没。变!变!变!“奥莉薇和伊恩手上突然多了两个硬币。他们一起欢呼:哇哦,好神奇呀!”
  • 奥莉薇去水族馆
  • 豪格穆勒太太说:“同学们,今天每两个人组成一个‘伙伴小组’,完成这次课外活动。”
  • 雾中的小孩(外一首)
  • 雾中的小孩/四处张望/脚下的路途不知通往何方/森林里的红顶小木屋/是否还在原地等待——/选择一个心的方向/去摘一朵风信子花
  • 对门的小男孩
  • 对门的小男孩算是我们这幢楼里最顽劣的孩子,他恶作剧不断,几乎隔三岔五就有左邻右舍上门向他父母告状。每次听到对门的夫妇大声打骂小男孩,妻总是拉着3岁的儿子倚门静听,拿他当反面教材教育儿子:“以后,你别跟那个哥哥学,看他又把人家的东西弄坏了,你听听,他又挨爸爸妈妈打了!”儿子一时疑惑,露出一脸天真问我们:“难道他不怕疼吗?”妻紧跟一句:“怎么不怕疼,只是记性不好!玩玩就忘了!”儿子可能不理解妻的回答,又说了句:
  • 阳光会笑
  • “呵呵,阳光会笑。信吗?不信,抬头瞧瞧。”这是六(4)班班主任晓虞老师比较经典的一句口头禅。晓虞老师喜欢阳光,六(4)班的同学也一样。因为,他们的快乐生活与这千丝万缕的阳光分不开。
  • 在窝瓜花前守望
  • 经过多年春种秋收,母亲似乎有了经验,准备来年开春儿,好好侍弄她的宝贝儿。母亲时常翻着日历,数九了,八九还有几天。到了八九的时候,母亲开始行动了,母亲把小凳子放到炕上,然后站上去,摘下挂在窗户钩上的小筐,小筐里装着一个一个的纸包。
  • 幽幽一扇窗
  • 最美的窗都是古时的,要不,怎会有那么多文人反复吟诵诸如“绿窗人似花”“竹摇轻影罩幽窗”“兰窗绣柱玉盘龙”“佳人当窗弄琴音,碧纱如烟花如许”等优雅美好的诗句。窗原本只为采集光线、通风透气而设,饱学的古人根据形状不同创造了诸如长窗、半窗、空窗、横风窗、花漏窗等如词牌名一般凝练雅致的窗名,给原本简单冷硬的窗赋予了生命内涵。形状不一的窗户有着说不尽的意境与情趣,其中若论精致、情趣与意境,恐怕要数长窗、半窗与花漏窗了。
  • 给自己做一把二胡
  • 我见过二胡:琴筒,琴柱,琴耳,拉弓,这便是一把二胡了。我找到了一截楠竹,有小碗口般大,锯了四五寸长一段,这就是琴筒。在铁竹林里选了一根做了琴柱,锯了两小段树枝作了琴耳,拉弓是一段小铁竹儿。
  • 楠溪江,流水华章
  • 我一直想去寻找一条江,背上背包,以旅行者的身份混迹于一群当地人中间,听他们用陌生的言语随意交谈,看他们手里握着散发热气的早点,在满面尘灰的客车上大口咀嚼。我会在一个名字古旧的小镇上下车,俏然地走向那条江,我想沿一条江一路走去,没有明确的目的地,那样我才能见到一条江的美丽。
  • 巍巍昆仑茶飘香
  • 沿青藏公路西行,距青海省省会西宁75千米处,有一条狭长幽静的峡谷。这条延绵15千米的峡谷就是著名的有“海藏咽喉”之称的湟源峡谷。当年,峰峦叠嶂的峡谷里马蹄声声,走来了一队队的马帮驮队,诞生了青海高原上最早的边贸集市——茶马互市。
  • 潘先生
  • 潘先生就是学生们口中的Mr.Pan,高一(7)班的英语老师。他可是个鼎鼎有名的人物,不仅闻名全校,在当地教育界也可谓人尽皆知。他的学生在毕业之后的很多年,都可以清晰地回忆起他在课堂上说的话、做的动作,并把这些作为大家最津津乐道的谈资,在同学聚会时进行交流。
  • 与艾德琳的约定
  • 我叫林茵,初二。 小时候我是众人瞩目的焦点,我喜欢唱歌,跳舞,讲故事。妈妈对我要求很严格,送我去芭蕾舞蹈班和钢琴班,小小的我很开心,喜欢在回家的路上对妈妈一五一十地讲今天班上又有哪个同学被老师训了,说她不认真,老师又表扬我了,等等。妈妈就会给我买一个甜甜圈作为奖励,我喜欢它浓郁的香气,甜甜软软的,就像我在棉花糖上跳舞,令人心动。
  • 日记的一部分
  • 9月25日 今天,认识了一个很有趣的女孩子,洛洛。她有一双很亮很大的眼睛,发型是女生里少见的干净利索的短发,穿着宽大的T恤和洗得发白的运动裤,走起路来也像个男生。真是一个很奇特的女生,从我第一次遇到她,我就开始注意她。
  • 让快乐走进心灵
  • 机械地随着旅行团迈步于石林中,焦躁的太阳已夺走了地上最后一点水分,四周嶙峋的石柱如尖刀般铺满了通向出口的路,扎得人心生疼。忽然,前方明朗起来,那是一个建于石山上的较小平台,我扪便决定稍事休息。
  • 茉莉花的微笑
  • 一阵风吹过,大片的麦穗微微倾斜,被麦穗包围住的一块小小的空地上,几个孩子在嬉戏,夕阳把他们跳跃的影子拉得老长,那棵老槐树也被衬得很有活力。晓光是这个镜头的唯一观赏者,她戴好眼镜想要完成对这个镜头的完整记录,但下一秒,远处的景色却不见了踪影。
  • 小说
  • 那一年,我只有一岁半,需要的只是一双温暖的大手牵着我坚定地往前走。对于一个只有一岁半的孩子来说,周围是一个巨人的世界:高大的树木,巨型的汽车,我依偎着你,身高还不到你的膝盖。在我最需要依靠的时候,你却放开了我的手,站在不远的地方,拿着我喜欢的玩偶,诱惑般的挥手,嘴里不停说着:“来,到这里来。”
  • 最离奇爆笑事件排行榜
  • 当杰姆斯.艾略特对准他的抢劫受害人开枪时,枪卡壳了。他立刻做了非常有建设性的举动——把眼睛对准枪口瞄了一眼,同时扣动了扳机——这次枪没有卡壳
  • 2011年5月号《少年文艺(上旬版)》评刊表(此表可复制)
  • 你的姓名_______性别__________学校班级___________ 邮编_______________通讯地址___________________
  • 妞妞的百嘟嘟网站
  • 爸爸妈妈经常出差,只好利用QQ视频与妞妞聊天,检查她的作业,活泼陪明的妞妞喜欢上网,可烦恼的是,爸爸妈妈总是担心女儿被不良网站“污染”,自己喜欢玩的游戏要满世界找……
  • 魔发奇缘
  • 《魔发奇缘》改编自格林童话里的经典篇章《莴苣》,是迪士尼动画公司推出的第50部动画长片。看这部电影就像参加一趟充满欢笑刺激的冒险,它拥有动作戏、令人捧腹的喜感、~匹超抢镜的马以及其他让人难忘的创意配角。
  • 《少年文艺(南京)》封面

    主  编:章 红

    地  址:南京高楼门60号综合楼

    邮政编码:210009

    电  话:(025)337201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0365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55/i

    邮发代号:28-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