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巨大”的动物
  • 呵,是动物“成精”了吗?或者发生了变异?不然怎么会有如此高大威猛的动物?
  • 年轮
  • 我还记得家乡河边 那棵 两人合抱的大树 我们总在枝杈间 捕捉 有着月亮颜色的 萤火虫 大树 根系如发 一瓢月光 把密密的枝叶浇满
  • 一直都爱《少年文艺》
  • 四年级的一张订书单,让我认识了《少年文艺》。起初,我是看到了《少年文艺》那年的赠品“蓝月亮隐形计时器”,才想要订《少年文艺》的。可以说,我订《少年文艺》完全是为了赠品,可当我拿到《少年文艺》时,我被那样美丽的背景、那样独一无二的风格给迷住了,我迫不及待地翻开,一页,两页,从那时起我每个月都期待着《少年文艺》的到来。
  • 五角钱的火车票
  • 维维丢了他的钱 傍晚时分,维维抓着他的帽子,吹着口哨,走过集市,走进街巷,到一家有名的糖果铺里去给自己买新年礼物。
  • 养一朵云当宠物
  • 同学之间流行起养宠物。每次毛卡卡去空地玩,都能看到他们带着自家的宠物—— 卫星养了一只猫,唐果养了只八哥,马达养的是乌龟,皮旦养的是狼狗……
  • 天马的翅膀
  • 在小天马艺术学校出现之前,我一直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天天弹钢琴。 我是为了不输给雅迪才坚持弹钢琴的,可不是怕我老爸老妈。雅迪是个非常可爱的女孩,我怎么能在她面前丢脸呢?
  • 布拉格梦游
  • 一个转身,发觉布拉格已伸手可触。 是遮眼的楼,是小方石铺成的路,是四处宛转甚至陡峭高低看不到尽头的巷。
  • 木筏
  • “这里没人跟我玩,奶奶又没有电视。”我嘟着嘴说。爸爸微微一笑,说:“你不知道。你奶奶跟别人的奶奶是不一样的。她叫自己河鼠。”他说到这里,
  • 洄龙湾
  • 原本湍急的一条河,转过前面的山嘴后,竟漾出一片僻静的河湾。 这片河湾名叫洄龙湾,地处雪峰山腹地。河湾的左边是峭崖,挡着水流;右边是草滩,间杂有光滑的磐石。这样一个地方,寂静仿佛与生俱来,且比草木更旺盛。唯有粘着草滩的那条土略,以及前面坡地上一栋木屋,显示这里并非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 槐花散
  • 槐花散是一味中草药,它曾经把我爷爷从地狱的悬崖边拽回了阳世。 槐花散是庄先生自己配制的。他是村里唯一的医生,大伙都叫他庄先生。
  • 葫芦寨的夏天
  • 嘿!葫芦寨今年夏天可真够热闹的。 热闹的原因有两个:一方面是省市旅游局的领导要来葫芦寨考察、开辟新的旅游景点。另一方面是深圳有个叫勇勇的小朋友今天也要来葫芦寨,为了看看老牯牛,摸摸它的肚皮;认识认识骑牛牛,让它们飞上自己的肩膀,勇勇巴望这两件事情已经整整一年啦。
  • 老酒鬼
  • 社棚的大门锁着。两扇洞洞眼眼的木板门,门搭上挂了一把黑沉沉的铁锁。小方用手轻轻一推,中间露出了缝隙。咦,我们侧身刚好能钻进去!小方略微壮一点,他收收小肚子,屁股夹夹紧,呀,钻进去了!“快点!”小方在里面压低嗓音喊。我朝小月点点头,一前一后都钻进了社棚。
  • 想变成一只狼的男孩
  • 说来奇怪,这个男孩就住在我家楼上,可我一次也没有碰到过他。有一天晚上,我听见叫声,赶紧放下笔奔向门口,开门后看向楼梯,他已经没影了——上楼的速度很像被狂风刮了上去!他一定住在三楼以上。成年人就是这样懒惰,我绝不会跑上楼敲门打听什么。我住在一楼,他开铁门进入楼道的声音,我听得清清楚楚。
  • 有名字的没名字的
  • 在我们孩子眼里,村子外面的那些地方,有时会变得很神秘,我们就给它取名叫魔法草地。
  • 夏夜里的孩子们
  • 下班了,我急匆匆地往住的地方赶,路过学校,遇到一群小学生模样的孩子,每个人都背着沉甸甸的书包,像枝头的小鸟一样叽叽喳喳叫嚷着。我一路走着,一路想起农村里的孩子们。他们没有没完没了的作业,他们还有一个一个愉快的夏夜。
  • 教室里的老鼠
  • 老鼠 从墙缝里钻进来 坐在教室的 一个凹凹的坑上 排着胡须 蹲着
  • 岁月的光亮
  • 老围山的篝火 老围山的篝火,在我的记忆里熊熊燃烧着。 那是一个秋天,我与一个同学骑上自行车走出家门,漫无目的地穿街过巷,车轮轧轧,碾过小镇和荒村。我们在一个黄昏赶到了一座叫“老围山”的地方,那里住着我们的一个同学。
  • 水井
  • 村子北头有一口水井,担负着村北人吃水的重任。 我曾经问过外婆,没有这口井以前是吃哪里的水?外婆说:“怎么会没有井呢?我16岁嫁给你姥爷,就吃这口并里的水了。”我又去问隔壁小远的奶奶。
  • 遗落的驱蚊油
  • 自小就怜惜妈的单薄和劳苦。一个城市里俊俏的女子随了心爱的男人,义无反顾地来到窘困无助的农家,用孱弱的双肩撑起一个一度消失的家,撑起我们姊妹四人成长的天。
  • “棉!棉!棉!” 身后有人急急地叫。回头,一个年轻的妈妈叫着她的宝贝女儿。竞有人叫“棉”的!不过这名字听起来柔软温暖、纯洁朴素,而又清新美丽,如同真的看到一团白云似的棉花,确实是烟火人间的好名字。
  • 屋顶上的麻雀
  • 屋顶上 漏进的阳光影子里 麻雀 一动不动地站着 听着 教室里的孩子们 读书写字 喉咙痒痒的 也想大声读书 叽叽喳喳 也算是读书声
  • 教室里的青蛙
  • 放学了 钟声 赶走了 琅琅的读书声 和小小的读书郎 教室 沉沉地坐在 山村的团山堡上
  • 那年夏天的冰淇淋
  • 几乎记不清过去几个夏天了,可是,他那张慈祥的笑脸却清晰地印在脑海中,黝黑的脸颊上刻满智慧的刀痕,鼻梁上架着一副农村难得见到的高度近视眼镜。虽然和他相识不到一个暑假,可是,那些日子却成了童年回忆的重要部分。
  • 夏夜江风吹逝远
  • 我的时间概念不是很清晰,只记得那时候我是七八岁的样子。 我家住在嘉陵江边。高高的防洪堤分隔出两边,这边是浑黄汹涌的江水奔逝,
  • 水晶记忆
  • 除夕那天晚上,我一个人猫在房间里上网,去了很久没去的一个论坛,只有零星的几个人在。一个认识的姐姐说,现在很多人都不来了,这里越来越冷清。
  • 钥匙和虫洞
  • 不能说的秘密
  • 十六岁生日的那天,妈妈终于给我买了手机。 因为高二下学期开始必须住校,为了方便和家里联系,班上的同学早都有了手机,我几乎是最晚—个买的。新手韧样子很漂亮,各种菜单与功能我花了—整晚的时间才玩转。
  • 黑白之境
  • 提笔写下这四个字,是很久以前;而开始真正涉笔,又是很久以后的今天。文字,本就神圣得令人景仰,以文字写文字,岂不更应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 八月竹林
  • 紧挨着老屋的东墙,有一片不大却很茂密的竹林。在竹间树影里,我曾采过竹尖,削过竹篾,挖过竹笋,做过竹篙,度过了快乐的一年又一年。然而,在我的脑海里,八月的竹林是最具风情的。
  • 秋叶原
  • 秋——叶——原 我轻轻地反复念这三个字,舌尖似乎触到了浅浅的咸,是日本海的味道,苦涩而柔软。
  • 逾期不候
  • “你只喜欢我微笑,你决定我的需要,我要怎么说才好,我不是为你制造,关心像是泥沼,拉住我往下掉,爱是漂亮的口号,透过你的视角……”这是舶的手机铃声,低沉而又充满男孩魄力的魅歌。
  • 菱歌
  • 手机铃响。我心里暗暗抱怨来电者:真是败兴!没看见我战得正酣么!存心搅局!“帮我看看是谁打来的如果不是我妈的电话就替我接了吧!”我真佩服自己,几句话一气呵成,丝毫不打顿,相当有水平。
  • 你是我温暖的陪伴
  •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期末考试的前两天。指针一步一步逼近12点,面前是摊开的被我画得乱七八糟的地理书和。堆一堆卷子。我一直都是个生活得奇形怪状的女生,在家里的墙上用黑笔画满简笔画,每本书上凌乱的歌词比笔记多。
  • 我的学生“小带鱼”
  • 高考结束的那个夏季,我收了一名学生“小带鱼”。要说小带鱼,先得从他爹老带鱼说起。老带鱼是卖鱼大佬,他在翻滚的黄鱼、带鱼堆里迎来送往数十载,终于跻身菜场“名流”,
  • 流年无声
  • 某人,我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想起你。好像是从今年暑假回家的火车上,K9031次列车,7月8日晚8:20开始的。又好像这是一种慢性疾病,在我浑然不觉的情况下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加重,只是偶然挑了那个时间发作而已。
  • 站在门槛哭泣
  • 饭桌上空的电扇,呼呼地扇去知了的聒噪,只剩下寂寞在上空盘旋。母亲夹起长长的青菜,慢慢放进我的粥里。我将它盘成一个弯弯的圈儿,一口吃掉。“你整天不说话,不难受吗?”我低头,慢慢往嘴里送青菜。“你这样闷不吭声,进入社会怎么办?”我仍旧默然,往嘴里送粥。
  • 苏周的暑假
  • 七八月份的暑假,七月份还好,八月份就显得相当无聊了。八月份重复着七月份能做和不能做的事,没有了忍耐一学期后拥抱暑假的热情和新鲜,用来应付作业的日子反而越来越少。对苏周这种老师眼里的优等生而言,必定要把作业拖到最后一天,
  • 流年似水,光阴似“健”(外一篇)
  • 绝非是因为春晚的那一曲《传奇》才喜欢上李健,早在水木年华时期,我就已经被李健深深吸引。 只可惜,那时候大家只能在水木年华的歌里,隐约听到李健的和声,几乎是作为卢庚戌的一种衬托。而多年以后,他的名字终于单独地被人们记住,并有些梦幻色彩地被人们称作“音乐诗人”。
  • 那些歌,我都忘了
  • 故事和几年前 如出一辙 眼泪和几年前 一样清澈 梧桐的影子从南边的窗子碎碎地投下来 还是那么一叠厚厚的课本 书桌的下脚还被我宣泄时刀了几痕
  • 爆笑微博
  • 某人想拜师学武,至恒山某处,见门上书写着“恒山派”,大为兴奋,近前一看,底下还有俩字——“出所”.
  • 娃娃乐队“魔力宝贝”
  • “hello喂hello,就是晴天,hello喂hello,也是雨天……”追逐太阳追逐风,我要做自己的英雄……”听,这铿锵豪迈的歌声来自江苏省徐州市的“方魔力宝贝”乐队,
  • “巨大”的动物
    [开卷]
    年轮(陈步云)

    一直都爱《少年文艺》(陈芯怡)
    [创造]
    五角钱的火车票(慈琪)
    养一朵云当宠物(两色风景)
    天马的翅膀(丁珰)
    布拉格梦游(蔡宜达)
    木筏(吉姆·拉玛杰[美] 韦盖利[译])
    洄龙湾(龙章辉)
    槐花散(周莹)
    葫芦寨的夏天(安逢逸)
    老酒鬼(曹云娣)
    想变成一只狼的男孩(小山)
    [夏夜怀旧读本]
    有名字的没名字的(任富亮)

    夏夜里的孩子们
    [诗心情]
    教室里的老鼠(刘泽安)
    [夏夜怀旧读本]
    岁月的光亮(老臣)
    水井(孔德鹏)
    遗落的驱蚊油(虞彩琴)
    (孙君飞)
    [诗心情]
    屋顶上的麻雀(刘泽安)
    教室里的青蛙(刘泽安)
    [夏夜怀旧读本]
    那年夏天的冰淇淋(荆秋丽)
    [正午青春笔记]
    夏夜江风吹逝远(向冠桦)
    水晶记忆(胡思涵)
    钥匙和虫洞
    不能说的秘密(池小凡)
    黑白之境(包逸歆)
    八月竹林
    秋叶原(李志娟)
    逾期不候(郑亿)
    菱歌(李配天)
    你是我温暖的陪伴(鲁月)
    我的学生“小带鱼”(杨书源)
    流年无声(腾苾爽)
    站在门槛哭泣
    苏周的暑假(周反是)
    流年似水,光阴似“健”(外一篇)(王雅)
    那些歌,我都忘了(王钊)
    爆笑微博

    娃娃乐队“魔力宝贝”
    《少年文艺(南京)》封面

    主  编:章 红

    地  址:南京高楼门60号综合楼

    邮政编码:210009

    电  话:(025)337201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0365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55/i

    邮发代号:28-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