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阳光的影子
  • 阳光一直觉得它是最寂寞的——因为它没有影子。
  • 风之子
  • 小时候有好几年的时间,我是在体校度过的,那时做得最多的事就是在体育场铺着黑煤渣的跑道上奔跑,一圈一圈又一圈,气喘如牛,汗水滴在地上摔八瓣。耳边还不时响起教练凶巴巴的吼声:快点,再快点!那架势跟旧社会的地主差不多,只是手上少了一根鞭子。日晒雨淋再加上大运动量的训练,豆蔻年华的少女出落得跟非洲难民一样,又黑又瘦。
  • 青莲山上的魔法果汁店
  • 小道上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店主人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 穿我你就哄哄我
  • 女巫的衣柜里永远缺一件斗篷。 这话还真是没说错。 豆妮愁眉苦脸地把十六个大衣柜翻了个遍,也找不出一件适合穿去参加丝兰蜜酒会的斗篷。
  • 生气式飞机
  • 丁闪闪的叔叔是一位飞行员,在一家航空公司开飞机。 一天,叔叔神秘地对丁闪闪说:“闪闪,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航空公司最近研制成功一架生气式飞机,马上就要试飞,正在招募自愿乘坐的乘客,你要不要试试啊?”
  • 葱王
  • 如果伤寸丁开谷歌卫星地图,输入“湖南宁远”,敲击回车,屏幕上会出现一个状如百宝袋的山谷,袋颈上写着三个字:中和镇。
  • 暖春
  • 我到理发店去理发是在一个春意盎然的上午。那场刺人肌肤的春寒刚刚离开锦城,街面上的行人都不再缩手缩脚,他们笑容满面,举手投足以及开口说话都变得无所顾忌。因为融融的春意使他们的激情像街边的树木一点点返青,直至进发。这样的好天气要是不激情进发那才奇怪呢。我在街边站立的时候,看到有三列结婚的车队在我身边驶过,在人行道上行走的行人,无论年轻还是年老,竟无一例外地满面春风,脚下充满弹性,小鸟一样扭来扭去。毫无疑问他们的一亡、情一定像一面丁冬作响的腰鼓,棒极了。
  • 张千的六一儿童节
  • 这些字写在一张纸条上,纸条正在张千的手里展开着。
  • 读一首诗(外两首)
  • 我喜欢在懒洋洋的阳光里读一首诗 外婆的摇椅晃来晃去
  • 屋顶上的鸟群与少年
  • 明亮的一天 鸟群经过屋顶 像一群种子 被迅疾的风 投进成熟的果实
  • 黑脸狗熊
  • 黑脸狗熊最怕听人说黑 熟悉它的朋友都知道它的忌讳 没人敢在它面前说锅底
  • 乡村的折翼天使
  • 在我来到这所山村小学教书的第二年,洪蕺出现了。他的头像被削去了一半,左手及右脚皆呈萎缩状态,走路一拐一拐的。听说,四岁那年,他的母亲因酒醉情绪失控误伤了他。洪蕺脑神经受损,差点变成植物人,抢救过来之后半边功能缺失,也损及智力。
  • 亲爱的男孩女孩们
  • 亲爱的男孩女孩们,曾经的你们都去了哪里? 亲爱的男孩们,还记不记得班头说过,不许边吃饭边运动,搞不好弄个胃下垂之类的就糟了。那时我们班的你们,晚饭时间永远驰骋在操场上,总是一手拿着夹了香肠的馒头,另一只手拿着乒乓球拍对决——实在没有球拍就用手替代。甚至不吃饭就在篮球场上飞驰,像充满活力的鸟儿。那时操场上最多的就是我们班的男孩,亲爱的男孩们,我们为你们自豪!
  • 中考结束后,我便从学校卷起铺盖回到了村里。父亲连考得怎样都没问,第二天就让我扛起锄头和他一起下田干活。家中三个孩子,作为长子,我必须尽快学会这些农事把式,帮父母撑起贫寒的家。
  • 悠悠紫藤
  • 夏天是紫藤最有生机的季节。尤其是盛夏六月,紫藤被染成了绿色,她的叶一串一串,茉莉花般大小且圆润的嫩叶整齐地分列在细茎两旁,几十厘米的茎上有几十串这样的叶子。最美丽的是它紫色的花朵,和叶一样,也是一串串的。紫色的小花像一个个精神抖擞的小喇叭,向天空奏响一曲响亮而隆重的生命之歌,引来一群群蜜蜂,嗡嗡地为她伴奏。蝴蝶也不甘寂寞,在一边为它翩翩伴舞。唯一与这朝气蓬勃的场景不协调的是紫藤干枯的茎,紫藤的主茎真是很特别,即使是在这样花红柳绿的季节,她看起来依然死气沉沉的,就好像是一截枯枝。她的沉默与周围显得极不和谐,像是一位不会笑的旁观者。
  • 回家的路
  • 回家的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个小时的车程,不多不少。家与学校的差别,简直似阴阳两面。家里的闲与学校的忙,家里的放松与学校的拘谨,一个小时,便有了改变。
  • 一辈子的守候
  • 虽然转成非农户口二十多年了,母亲还是一介农民,农民天生热爱土地,二十多年来,母亲尽力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与土地保持着联系,拥有一块地,对母亲来说很重要,那样,她才感到心安,心有所系。
  • 远去的童谣
  • 打水漂 打学之后,更多的是吃过晚饭之后,我来到高堤上,堤外面就是亮堂堂的大纵湖。离堤几十丈远便是野生的芦苇林,老远会闻到清香的味道。苇丛与堤之间就是清冽冽的河水,河水在夕阳的余晖下总是变幻着各种颜色。
  • 济州岛之旅
  • 你知道吗,济州岛其实是一座火山岛,当真正融入在她的怀抱中,感受到的是久违的亲切与安宁。很难想象120万年前爆发的火山,如今变得像一位慈爱的母亲,包容着万物生灵,倾听着自然之音。
  • 签名
  • 期中考后,紧接着举行数学、科学、英语等百题无错竞赛,我们班除了英语,其他学科成绩都不太理想,周老师很生气,看她的脸色就可以猜出她的心情:恨铁不成钢。
  • 打屁股作孽
  • 宁波话里,“作业”和“作孽”读音相同,在我看来,这两个词简直就是同义词。
  • 杜甫、小吏和老翁
  • 白老师上语文课,气氛总是很活跃,同学们舌战激烈,有时候,战火还会延绵到下课。 学完《石壕吏》,我心中就有疑问:小吏半夜来抓人,为何不把杜甫抓走?
  • 出班留学
  • 老师的女儿在效实中学读书,上星期,她去参加家长会,学来…个好方法:出班留学。周老师说,效实中学有个规定,月考前三十名的同学喜欢哪个老师就可以到他(她)所教的班级去听课。
  • 实物教具
  • 科学老师姓陈名新,就是成语“推陈出新”里的那对反义词。 陈老师是十足的绅士,看看他平常一身行头就知道了:黑衣黑裤黑皮鞋。当然在夏天,他也会穿粉色衬衫。
  • 如果银河系开满昙花
  • 胡贝塔从暑假就开始背元素周期表,终于对那些生词佩服得五体投地,才开始把那本残破的1998年修订的《新华字典》抽出来,一个个地查。
  • 雨中的篮球场
  • 我有三个铁哥们,彼此称兄道弟。老大身材健美,身上几乎全是肌肉,我们称他猛男。我是老二,排我后面的是小三和老章。
  • 这么近,那么远
  • 明明离我这么近,我却感觉那么远,长长短短的距离,使我们走在世界的后面。
  • 父亲的爱,我稍稍懂了
  • 父亲和我的年龄差距近一十年,我想你不难理解我们之间的代沟有多深,简直可以说是没有任何交汇之处。
  • 2012年6月号《少年文艺(上旬版)》评刊表(此表可复制)
  • 让帐篷飞翔
  • 随着天气越来越热,带着帐篷出游就成了很多人渴望的快乐活动。
  • 留守儿童南下找爸妈
  • 我叫尚源,今年6岁,与在深圳工的爸爸妈妈已有两年没见了。暑,姑姑带我去深圳找爸爸妈妈。
  • 鞋猫剑客
  • 鞋猫是一只穿靴子的猫,剑法一流,行侠仗义,深受万民爱戴。虽是官兵通缉捉拿的要犯,但从来都无所畏惧,泰然自若。
  • 一起走过两个春夏秋冬的知己
  • 最初接触到《少年文艺》,是在两年前。 刚刚看《少年文艺》,是跟我的同学彼岸花借的,一开始只不过是想看看目录页的漫画和封底介绍的电影,哦,对啦,还有临摹《少年文艺》封面的美丽图画。
  • 《少年文艺(南京)》封面

    主  编:章 红

    地  址:南京高楼门60号综合楼

    邮政编码:210009

    电  话:(025)337201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0365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55/i

    邮发代号:28-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