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大海有多远
  • 这周批改周记,一个皮猴子小男孩,洋洋洒洒写了两页半,写他的梦想就是去看看大海,写他常常梦见大海,嗅到海风的味道,听到海浪的呼啸……我怀疑文章的真实性,我们这里就是滨海新区,依着海河,傍着天津港,而土生土长十几年的孩子居然没看过海?我讲给办公室老师听,同事笑着说:别说学生,我也是本地人,就没去过海边。
  • 鲁班经
  • 真是不可思议,木蠹公公尽管看不见,却会做木工,整天锯啦,刨呀,凿呀,钻呀,敲呀,忙的时候还要加夜班,反正白天黑夜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分别。木蠹是木蠹公公的绰号。木村几乎人人都有绰号。我的绰号叫鸵鸟,因为我老是学鸟的样子飞,却又飞不起来。为什么叫他木蠹呢?有人说,这是因为他长年累月跟木头打交道,眼睛又看不见,就像一条在黑暗的树心里啃木头的木蠹。也有人说,这是因为他喜欢吃木蠹。
  • 辫子长长
  • 忉趸融融的风吹拂着校园,假山石后面的空地上,几个女生在排练儿童节表演的舞蹈。“柳树姑娘,辫子长长;风儿一吹,甩进池塘……”伴随着欢快的歌曲,女生们弯下腰,垂下长长的发辫,轻轻地摇摆着,柔软婀娜的姿态真像杨柳照水。胡桃在一边看得都发呆了。“带我一个吧!”终于,趁着人家休息的空当,她忍不住脱口而出,“我保证跳得和你们一样好!”
  • 偶像驾到
  • 很不幸,今年初三,即将中考。听说45%的初三毕业生要被分流到职校、中专、技校。所以,这中考比高考还让人揪心啊。这不,老师还专门在黑板前搞了个“中考倒计时”。我们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姓何,叫何冶,40岁光景。长得高高瘦瘦,特别有气场。尤其是踩着高跟鞋“笃笃笃”地走进教室的时候,简直就是“太后出巡”!所以,我们背地里称她为“太后”。
  • 蝶计划
  • “过生日去哪里吃饭?”“上岛咖啡!”如果是以前,妈妈这样问,小蝶一定会无比兴奋地跳起来。可是到了初中,她却没了过生日的兴致。小蝶几乎害怕那个日子了。上岛咖啡是一家西餐厅,妈妈喜欢那里的音乐,她是一个可以因为一块漂亮桌布而到一个饭店就餐的人。爸爸却不同,在飘着音乐的餐厅里吃饭他会觉得浑身不自在。
  • 何必长相忆
  • 早上七点二十五分,我准时来到车站。一分钟后,38路车摇摇晃晃地爬过来,尽管如此我还是听到它进站的时候喘息着嗤了一声,那是在告诉人们即使它很慢地过来也是很累很累的。我第二个爬上这盒巨大的人体罐头,趁着还能活动,挤到了后门附近,用自以为还算舒服的姿势站立着,挨过2O分钟,我就会跳下去,向学校方向进发。
  • 菊儿桑树
  • 有一棵桑树,叫菊儿,因为她喜欢一条叫菊儿的胡同。她住在从菊儿胡同拐向院子的路上。为什么住在这么狭窄的地方呢?她也想弄明白哩。她很小的时候就想,现在已经高过小院的房顶了,还没有想出来。为什么呢?这么多年,院子里没有人停下来跟她说说话,或者靠在她的身上歇会气,真是奇怪,真是奇怪呀。
  • 我讲的故事都不是真的
  • 想保留我做过的所有美好梦境,想收藏它,想回味它,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它,于是我用心写下每一个许过的愿望,每一次意外和惊喜,以及之后的深思与感动;于是我记下生命中的细节,汇成一个人的鸿篇巨著。作者是我,编者是我,读者是我。如果你也感兴趣,我会向你发出邀请函,起点:你的瞳孔;终点:我的故事。
  • 献诗(外两首)
  • 我要掏出诗行中分岔的小径 文字中藏匿的星光、露珠、灯盏 以及隐含其中的信念、意志、梦想 是的,我将一一掏出来 给黑暗的世界,困厄的生命,迷茫的夜行人 以黎明的指引。
  • 字母(组诗)
  • A 我们用树枝和泥土 搭起一座小小的粮仓 我们把稻谷和果子 小心地搬进去 最后再把木门拴拴好 K 多希望 这支冲锋枪 永远 竖在那儿 直到生锈 D 这把弓 没有箭 箭被我们藏起来了 我们不喜欢大人用它们
  • 补丁
  • 如一只灰喜鹊 飞出了田野 你穿着灰色的工作服 戴着灰色的安全帽 停在十字路口的中央 红红白白的警戒线 大红的警示牌 “施工危险,请勿靠近” 把你远远隔在城市之外 红男绿女 奥迪宝马 远远地站在街对面 你下意识地直起身 看见一辆电瓶车 后椅上坐着穿红衣的小女孩
  • 秋信
  • 夏天把秋天的样子画下 来寄给自己 一遍又一遍,等着那场 交替的寒雨 我的眼眸,黑色的瞳 曾追那天空的蓝,海的绿 还有那穿越稻田的 金色的风 最后,这些 像是砖瓦破碎融进泥土里 是色彩最初 和最后的模样 很多年前,我就失去了它们 变成弥补进光阴里 的童年的幻想
  • 记忆之锁
  • 杜渐是我的邻居,从有记忆起,他就是我的邻居。幼儿园时期杜渐曾把一条毛毛虫装在火柴盒里吓哭过我,我的回敬则是把铅笔芯狠狠扎进了他的胳膊里。若干年后的夏天,他还挥着胳膊给我看他胳膊上那个青黑的深点,仿佛那是我出手狠辣的永久罪证。那年,我们小学三年级。起初是一个快乐的傍晚。由于一次考试成绩的进步,为了表示对我的信任和表彰,班主任在放学前郑重把班级钥匙交给我,把第二天早晨开教室门的重任交给了我。这对九岁的我而言是莫大的荣誉,我就在同学们羡慕的眼神中接过了神圣的钥匙,激动且兴奋。
  • 赖床的孩子
  • 早读课快结束时,生活老师小张跑来告诉我,柳月赖床了。柳月,10岁,三年级女孩,刚从外地转来的插班生。她爸妈都在新城废品市场打工,孩子一直就读于附近的一所小学,现在转到我所执教的学校,远离爸妈,过起了寄宿生活。柳月跟我沾点亲,叫我姑父。是我帮她转的学,也是我送她插的班。
  • 妈妈团
  • 我们班五十个同学,说好听点个个活泼阳光,说得不中听点就是一个比一个顽皮,不遵守纪律,所以啊,最不好当的官就数纪律委员了。先来听听早自修的这段对话吧——周老师:纪委在吗?说说昨晚夜自修的纪律情况。王振(尴尬地):昨天夜自修……整体纪律还不错。周老师(面无表情):也就是说,有个别不太好?
  • 羽衣麻布
  • 记忆中绸缎般光滑黑亮的青丝,何时染上了一层淡淡白霜?如今,她的发短而凌乱,让人看了十分心疼。要知道,年幼时,我曾把她看成身披羽衣的仙女啊!我曾细细嗅着她羽衣翩跹后留下的每一丝神秘的芬芳。可她又是何时悄悄挟上人间的麻布,心甘情愿地从俗?我似乎不再懂得欣赏她,我长大了,找到了自己的羽衣,开始沉迷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里。我有时甚至不愿再细细看她。我无法欣赏她像其他妇女一样扯着嗓子喊叫,无法欣赏她在市场上为了一点小利跟小贩争得面红耳赤。这怎么会是一个美丽幽静的仙女所为?
  • 我喜欢柿子树
  • 我喜欢柿子树,春天它手掌一般肥厚的树叶,有些笨拙地把春风抓入怀中,在枝叶间缠绵。记忆中柿子树的月光是白色的,仿佛可以酿酒,可以抒写田园的朝阳与暮色。透过柿子树的枝叶看星星,是我童年最快乐的事。尤其是夏夜,天热得难以入睡,我便会找块塑料布铺在柿子树下乘凉。
  • 失落的口琴
  • 台上突然关掉了闪烁的灯,全场一片黑暗和寂静。几秒钟后,响起清清亮亮的旋律,《让我们荡起双桨》。灯光再次亮起,两名年轻的演员,在吹奏口琴。很久很久以前,我也有一把口琴。时间的概念越来越模糊,不知多长的岁月,才是很久很久以前。最远的口琴,是在一个远房的亲戚家。
  • 一条怀念大海的烤鱼
  • 一条被烤过后摆放在雪白餐盘里的秋刀鱼不禁怀念起大海来。在浩瀚无垠的海上,曾和无数的同类做过花样翻新的游戏,在海底深处的繁茂海草里偶然发现的漂亮的小小红珊瑚,现在都长好大了吧,也许又有别的鱼发现它了呢。被烤过的秋刀鱼想起这些难忘的海上生活,忍不住就在餐盘里嘤嘤抽泣起来。对秋刀鱼来说更加难忘的还是爸爸妈妈以及相处极好的兄弟姐妹。
  • 永远不会懂
  • 女儿渐渐长大,我开始差使她去做一些事情,她快乐的笑脸让我想起逝去的另一个王国。我依稀记得,小时候父亲有意支派我去附近的洗衣店拿回他洗净的衣服。站在洗衣店,我仰头望着挂满衣服的架子,那么多衣服旋转着,旋转着,突然停下来——呀,跟前正是父亲那件十分漂亮的衬衣。“衣服怎么知道是我来了呢?”我大惑不解。
  • 请,千万别成熟
  • 朋友都认为我是个脾气温顺的人,无论他人多么聒噪,我也只会淡然一笑,其实如果你见证过那个意气用事的我,那个最热闹时萎靡不振的我,你们还会不会喜欢我?我可以用笔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愫,油然而生的感情我又三缄其口,有些东西说出来便会落入俗套,当然,不说出来便只会腐朽风化。虽然一直被认为情商不低,但对朋友这个概念却总不能处理得恰如其分。
  • 查尔斯顿的神奇公园
  • 女儿乔一直说,要带我去一处神奇的地方。周末,我们终于上路了。出了查尔斯顿市区,驱车径朝西北,大约开了个把小时,一脉碧森森的树林呈现在眼前。乔慢慢地停下车,边摘太阳镜边指着前面说:“到了,这就是大鹅溪,柏树公园。”柏树公园颇负盛名,是南卡罗莱纳州的州立公园。它不仅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好奇者,就是美国本土的人也趋之若鹜。
  • 锦瑟华年
  • 进了中秋,天气便一日凉过一日。正在画板上涂涂抹抹的女孩停下笔,取过旁边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披上。她看了一眼窗外随着一阵秋风打着旋儿飘落的柳叶,叹口气,又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面前的画上。那是一幅素描,只看得出大致的轮廓,眉眼都尚未勾勒出。但从那微微坚硬的线条不难看出,这是一个英俊的少年。女孩写写擦擦,不时停下笔皱眉打量,全然不顾窗外聒噪的秋蝉。时间仿若凝固了一般。
  • 哈哈镜前,我俩的眼泪在飞
  • 一 我本是一个只会关心自己,不会关心别人的人,单单从老妈时常骂我的话中就知道我这个德性。“彩彩,什么时候你拿半只眼睛看看离你一米外的事?”老妈如此辛辣的斥责并非空穴来风。就说跟老妈一块逛街吧,我似乎从没有过自己认路的意识,要么把老妈的衣角缠在手指上,要么把老妈的小手指勾在手指上,千万别以为我这是在众目睽睽下秀母女亲热,只是因为我怕自己把自己给弄丢了。
  • 送饭的女人
  • 下课铃声一响,同学们便像久困笼中忽然得到主人开赦的小鸟,又像是猛然打开闸门的江水,一起从略显狭窄的教室门里冲了出来。顿时,整个校园的宁静被彻底粉碎,取而代之的是黑压压的脑袋以及或急或缓的脚步声。在这暂时性汹涌奔流的人群中,站着一个女人。黑黑的脸,短短的发,大概150厘米的个儿,一身简单朴素但还算洁净的衣服。这样的打扮显得和整个校园极不相称。
  • 让人忍俊不禁的照相馆
  • 哇,怎么回事,活生生的人进了图画中,与画中人亲密接触吗?乍一看,这些或巧妙或幽默的图片让人大吃一惊。原来,韩国釜山弘益大学有一所3D幻觉立体美术馆,画面中的人物和一些道具经常伸出框架外,观赏者站在这些独具匠心的设计旁边,仿佛进入到作品中,像在和画中人物互动,吸引一大批游客前来参观,并纷纷配合不同的立体画摆姿势做表情,也给画面平添了很多情趣呢!
  • 爱的疗程,21天
  • 当大多数孩子在阳光下享受幸福生活时,另一些孩子却因为先天性心脏病而站在阴影里。他们不能和健康的同龄人一样游戏玩耍、运动学习,甚至生命都受到威胁。家住西藏的平措央珍、扎西旺真、其米多吉、平措多吉等ll位孩子就遭遏到了这样的噩运,父母却拿不出钱来给他们治病。这时,社会向他们伸出了温暖的援手。
  • 罗雷司
  • 丝呢镇是一座被高墙围起来的小镇,镇上的一切都是人造的,全镇被出售新鲜空气的亿万富翁奥海姆控制。女孩奥德丽想要拥有一棵真正的树,暗恋她的男孩泰德为了实现她的心愿?偷偷溜出小镇寻找树种。他在镇外神秘屋里遇到了怪老头万事乐,原来当年万事乐为了赚钱砍伐掉当地所有的森林,森林守护神罗雷司失望地离开了。从此这里再也没有一棵树。
  • 花朵的梦想 温馨的感觉
  • 每次拿到《少年文艺》时,我的心就久久不能平静,那高兴劲儿是我所表达不出来的。记得刚订《少年文艺》时,我怀着好奇心打开了这本书,刚读完两篇文章,我就被里面的内容给吸引住了,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就涌上心头,我开始细细品味里面每个字所包含的意义,有酸、甜、苦、辣、成。从那时起,一颗文学的种子就埋在了我的心底,静静地等待发芽,开花,使我的文学之花绽放美丽,耀眼光彩。我的文学梦,就由《少年文艺》而起。
  • [开卷]
    大海有多远(杨莹)
    [第一推荐]
    鲁班经(小河丁丁)
    [创造]
    辫子长长(胡小鲜)
    偶像驾到(王岚)
    蝶计划(詹丽娜)
    何必长相忆(龚房芳)
    菊儿桑树(李晋西)
    [专栏]
    我讲的故事都不是真的(慈琪)
    [诗心情]
    献诗(外两首)(李达飞)
    字母(组诗)(陶天真)
    补丁(丁云)
    秋信(葛瑞斯)
    [原味]
    记忆之锁(殷志远)
    赖床的孩子(晓橹)
    妈妈团(钱进)
    [成长]
    羽衣麻布(尹丹青)
    [原味]
    我喜欢柿子树(刘炜)
    失落的口琴(刘柠柠)
    [阅读]
    一条怀念大海的烤鱼(小熊秀雄[日] 李日月[译])
    永远不会懂(奥普拉·温弗瑞[美] 王志成[译])
    [成长]
    请,千万别成熟(孙浩)
    [阅读]
    查尔斯顿的神奇公园(曹积三)
    [成长]
    锦瑟华年(黄爽)
    哈哈镜前,我俩的眼泪在飞(李锡琴)
    送饭的女人(苏晴)

    让人忍俊不禁的照相馆
    爱的疗程,21天
    罗雷司(赵菱[编辑])
    花朵的梦想 温馨的感觉
    《少年文艺(南京)》封面

    主  编:章 红

    地  址:南京高楼门60号综合楼

    邮政编码:210009

    电  话:(025)337201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0365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55/i

    邮发代号:28-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