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朗读
  • 我带上书和行李,在离家不远的林间小住。我不出声,读着那本散文,我不出声,是怕惊扰林间的生灵。
  • 牵着毛驴去山坡
  • 毛驴在我童年的乡村,特别常见。它没有马或牛的强悍,容易让孩子们接近,尤其是它似笑不笑的表情,似乎能洞察人的心灵,也似乎深谙人情世故。并不强悍的毛驴,其实有着温柔与强大的内心。 但我们目前的乡村,正在城市化进程中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只是大量人口涌向城里,不只是传统的农耕方式被机械化取代,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尤其是利益冲突更加明显。
  • 狩猎
  • 短暂的秋天过后,木户山迎来了漫长的冬天。和往常一样,入冬不久,天空中便有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出乎意料的是,这年冬天的第一场雪竟然下了整整两个星期。木户山变成了一个雪的世界。放眼望去,除了皑皑积雪,似乎什么都没有了。
  • 爸爸不英雄
  • 二卓在想:自己胆小如鼠,是不是与爸爸有关? 看吧,二卓妈妈又在随口训斥他爸爸了,“你到底能干什么呀,吓唬鸟,鸟都不飞!”二卓看惯了这种情形,几乎快视而不见了。
  • 青果儿
  • 王树在学校有个绰号,小毛头。 不怪班上同学损他,他长得太寒碜了,个子矮趴趴,细瘦,黄黄的头发只有几根,再过大半年要升六年级了,可他看上去顶多像二三年级的学生,不叫小毛头叫什么。王树是他的大名,很平常,是他妈让他爸起的。刚出生,妈指着襁褓中的他问他爸:哎,叫什么呀?爸眼睛正斜着门口一棵苹果树,随口说:树,王树。王树就王树吧,妈妈喊了一声树乖乖。
  • 火车一直开
  •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喂喂喂,你干吗哭呀?” “才没有,是火车在跑呀,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火车来了呀,来接我了呀!火车来接死小孩了!”嗯!对呀,我是一个死小孩呀!你相信吗?就算是一个小孩,也会有很多忧伤的时候,那个时候,好像天底下再也没有比那更困难的时候。你会不会笑一个小孩想半天也想不明白一加一为什么会等于二?为什么说我们的头顶是天空?明明竖蜻蜓的时候我们的头顶是脚丫子呀!
  • 透明的树
  • 一座小城的中心。 两条马路在这里相交,其中一块街角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街心公园。没有围栏,临街的两侧是弯曲的垂柳,另外两边是矮矮的灌木。里面参差不齐长着各种各样的树木,好像在很久以前随意栽下的似的。清晨,公园里散落着打拳练剑的老人;傍晚,全是在迷宫艘的树丛里穿梭叫嚷的孩子。
  • “我讲的故事都不是真的”系列
  • 一近视 以前的人大多很近视,所以天黑后他们点上灯火,闭门不出。他们害怕出门就会撞墙、撞树、撞山,或者撞上另一个严重近视的人。
  • 秋天的注释(外一首)
  • 秋天里,我知道 每一块黄熟的庄稼地
  • 父亲
  • 犹如长年打交道的泥土 父亲其貌不扬,宽厚的手掌
  • 一滴泪掉下来要多久
  • 那是一个深秋的早晨,天刚微亮,薄雾还挂在树梢,我坐车前往山村学校支教。车在九曲十八弯的山路上盘旋,直到日影西斜,来到大山深处的一所中学。
  • 夏桑的围巾
  • 冬天,如絮的雪花纷纷扬扬,着实浪漫。 然而今年,没有降雪也就罢了,还冷得吓人,夏桑便讨厌起这个冬天来。
  • 我会想你的
  • 下午连续两堂数学课。闷热的空气加上枯燥无味的分式方程,足以让人安然入眠。班上几个有名的“睡觉大王”各显神通,有的托着下巴作若有所思状,有的趴在桌上作埋头苦干状,有的双手捧着脑袋作怡然自得状。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双眼微眯,进入乌托邦的国度了。
  • 银元
  • 一九八七年的冬天,第一场雪悄悄降临。这时,村里来了一个贩卖假银元的,神秘兮兮地出没。自然是天网恢恢,最终被工商部门逮着。被没收的假银元却不知怎么搞的,仿佛密封性不太好的瓶子里的水,悄悄渗透出来。仅仅过了两三天,或许就一个短暂的晚上,那些银元竟然重又出现在阳光下面。有几个人拿着它们四处炫耀——炫耀这几可乱真的假银元和自己的神通广大,引来了围观和啧啧称赞。
  • 温暖冬天的菜蔬
  • 冬天的菠菜,绛红的根部像少女的朱唇,狭长的叶子,如细嫩的舌头,绿得深沉纯粹,水灵灵的,村姑一样,自在妩媚。
  • 祁连山中(组诗)
  • 夜 火车 如一枚穿着长线的黑针 轻轻一下 就把夜色与山脉缝得那么紧
  • 迷人匹兹堡
  • 车进匹兹堡,眼前,一幅可人的画卷铺展开来……淡蓝的天穹下,那层层叠叠的山,那层层叠叠的树,像一抹抹淡黄和石绿,在乳白的雾霭中时隐时现。待阳光透出云缝,雾幔随风散去,可以望见半山腰上,翠绿的雪松和杉木掩映着或白、或黄、或赭的各式小楼;
  • 世界上最丑陋的小猫
  • 第一次见到斯沃奇的时候,它正在大火中。那时我和我的三个孩子到小镇外的垃圾场去倾倒一周的生活垃圾。当我们靠近垃圾坑时,听见旁边浓烟滚滚的砾石堆里传来一声声猫的惨叫。
  • 只有母亲喊我回家吃晚饭
  • 天无论多黑 只有母亲喊我回家吃晚饭
  • 树沿
  • 雪纷纷扬扬地下着,路上静无一人,偶尔会有麻雀从树枝上腾起,飞过炊烟袅袅的村庄。我站在锈迹斑斑的铁门前,院内杂草丛生,一片狼藉。昔日的主人早已举家搬迁,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散失在了风中,或许会在某个角落停留、生长,但是站在雪中的我无从知晓。风夹着雪花钻进领口,心里物是人非的怅惘逐渐弥漫开来,像此刻漫天的雪花一样包裹着我。远处响起了隐隐约约的鞭炮声,那么模糊但又那么真实。我抬起脚往回走时,瞥了院子最后一眼,尽管对重逢的场面只是一个幻想。
  • 是谁陪我走到天涯海角
  • 海风在我耳边呢喃着一首不成韵律的歌,惺忪中我望见了远处泛着点点星光的渔船。它们仿佛是海上的守护神,守护着这一片安详的海域。椰林,大海,永不逝去的夏天。我这才发觉自己的手被另外一双手攥着,暖暖的,软软的。这里,只有我和母亲,是的,只有我和她。那些生命里的过客渐渐像过电影似的化作云雾,檫肩而过。
  • 微幽默
  • 17岁的蓝衬衫:那天我朋友坐公交车,她看见一个老太太站在她旁边,于是她拉拉老太太的衣袖,小声地说了句:“您坐。”耳背的老太太坐下后,说了句:“多好、多漂亮的女孩子啊,可惜是个哑巴。”
  • 2012年11月号《少年文艺(上旬版)》评刊表(此表可复制)
  • 折纸的魅力
  • 我们把折纸当成一种娱乐,世界级折纸艺术家埃里克·乔塞尔却把折纸当成了毕生的事业。
  • 骑行小藏线,壮哉陈啸吟
  • 我的老朋友
  • 编辑部的大哥哥大姐姐: 真的很感谢你们在这个对我来说很空虚苍白的假期带来了乐趣,为了应付马上到来的高考,我拼了命地做作业和复习,如果没有《少年文艺》,我觉得快疯了。
  • [开卷]
    朗读(薛涛)
    [第一推荐]
    牵着毛驴去山坡(谢华良)
    [创造]
    狩猎(毛云尔)
    爸爸不英雄(小山)
    青果儿(蔡科明)
    火车一直开(魏保珠)
    透明的树(尚易)
    [专栏]
    “我讲的故事都不是真的”系列(慈琪)
    [诗心情]
    秋天的注释(外一首)(李德民)
    父亲(叶华荫)
    [原味]
    一滴泪掉下来要多久(顾晓蕊)
    夏桑的围巾(洪叶)
    我会想你的(钱泽人)
    银元(毛云尔)
    温暖冬天的菜蔬(宫凤华)

    祁连山中(组诗)(梦阳)
    [阅读]
    迷人匹兹堡(曹积三)
    世界上最丑陋的小猫(班妮·波特[美] 庞启帆[译])
    [诗心情]
    只有母亲喊我回家吃晚饭(吴茂华)
    [成长]
    树沿(李会博)
    是谁陪我走到天涯海角(温雅)
    [微幽默]
    微幽默

    2012年11月号《少年文艺(上旬版)》评刊表(此表可复制)
    折纸的魅力
    骑行小藏线,壮哉陈啸吟
    我的老朋友(陈烨)
    《少年文艺(南京)》封面

    主  编:章 红

    地  址:南京高楼门60号综合楼

    邮政编码:210009

    电  话:(025)337201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0365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55/i

    邮发代号:28-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