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树木不可以弯曲
  • 偶然的树木 必然的长 缓慢的时光 被苦闷的年轮包藏 而木秀于林 比遮蔽它的过程更山重水复
  • 水仙
  • 水仙,给我听一段音乐吧。 水仙,你现在恐十白听不见了,怎么办呢? 水仙,你离开我们有多远了?你在哪里7你是迷路了,还是到达了你想去的地方?
  • 生活比小说还痛
  • 有的作品撞到了自己笔下,不得不写出来。我的这篇小说,就属于这样的创作。 那年春天,我回老家,母亲给我讲了这个故事:一个小学生自杀了,是由于她妈妈说了一句发狠的话。母亲叙述了整个事件的经过,我听了很难过,把这个故事存放心里。当时,也没想写成小说。
  • 小神子儿
  • 我一看到桌上四碗饭,就问父亲怎么多盛了一碗。父亲冲过来捂住我的嘴说:“轻点声,不要得罪了客人。”我感到莫名其妙,挣脱父亲的手说:“客人!哪有客人?”父亲急了,“你不要问,只管吃饭,待会儿我告诉你。”我着急地说:“不行,现在就得告诉我,哪个客人来了,我怎么看不到,他是不是像孙悟空那样会隐身术?”父亲几乎把嘴伸进了我的耳朵里,轻声说:“小神子儿啊!”我一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整个身子马上就瘫在了板凳上。
  • 满架蔷薇一院香
  • 我站在矮墙边与田野对视。月光铺满了整片田野,冬天的田野孤独沧桑,远处闪着银光的,是穿田而过的河流。
  • 幸福的摩天轮
  • “我要造摩天轮。”王一博对着同桌说这话的时候,同桌正在埋头做一道数学题。题目不长,草稿纸却用了一大张,同桌正生气呢,听到这话,他停下正在演算的手,定睛看了王一博一眼,然后又低头继续算他的数学题。
  • 蘑菇汤(外一篇)
  • 现在该说说小猪阿宝的故事了。 他生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那天下午和刺猬阿宽约好去树林里看刚刚长出的蘑菇,可是阿宽失约了。阿宝只好自己一个人走进树林。他发现,原来一个人在树林里也是这么好玩的,总有些小花在不知什么地方伸个懒腰,总有一些虫子在吱吱呀呀地歌唱,而远处有些鸟儿在应和。
  • 蓝狐狸的补补袜子
  • 我应该有一双袜子,那些人都有,我和人一样聪明,载也应该有。 一只蓝色的狐狸躺在田埂上,嘴里叼着一截稻草,心里这样想着。侧过头,避过耀眼的阳光,他看了看他蓝色的毛茸茸的脚,怎么都觉得应该再套一双袜子。
  • 冬天的树林像一篇文言文(外一首)
  • 冬天的树林 是季节这册课本里 最后一个单元的 一篇文言文
  • 儿童组诗
  • 日出 睡了一夜 香喷喷的觉 清晨 太阳上班的劲头 好足
  • 那青草的,白鹭的……
  • 伫立在父亲坟前,我总是不由自主地,一遍又一遍想象地下沉寂的他。这么多年过去,大概除了那树根一样的骨骼保存完好外,父亲的血液和肌肉早已与泥土交融在一起,滋养着泥土上面的植物。早春时节,从父亲的坟头有青草萌发,那纤茎中流淌的汁液里,仿佛有着父亲血液的成分。低头,轻轻地嗅着,青草摇曳的风中,分明有着父亲挥之不去的气息。
  • 倾听花开的声音
  • 因为工作调动,来到这所小学。在此之前,我做中学老师。而现在,却要面对眼神稚嫩的小学生,心里忐忑,还真怕不能适应。开学后,与孩子们在一起,心里隐隐地有点隔膜。每天早上到学校,孩子们也陆陆续续来到,见到我,都用脆脆的声音对我说:老师好!脸上还绽着一朵朵的花儿,裹着露珠,在阳光下微微荡动。
  • 一本字典
  • 星期五下午,放学路上。梅子一边慢腾腾走一边勾着头踢小石子,紧锁的眉头下一双好看的大眼睛布满与年龄不相称的焦虑。
  • 忆那灯火沉醉的春夜
  • 村前的那片水田沉眠一冬的泥土被犁唤醒,蓬松了,暖暖的阳光遍洒无限的春意。 早已守候在田埂上的孩子们撑起长长的漏网。看似憨头呆脑的鱼儿们便会与孩子们斗智斗勇,它们利用浑浊的水和被犁翻起来高高隆着的泥坯以及水草作掩体,时而浮出水面,时而钻进水里。它们总是能以最快的速度闪过实施抓捕的漏网。哗,泥黄色的水花溅起老高,鱼儿逃之天天,网却被水草缠绞了,鱼儿躲进掩体里偷笑呢!
  • 和牛儿一起流过泪
  • 那时候还是人民公社时期。牛是生产队里最重要的劳动力,整个生产队也只有八头。这些牛农忙时跟大人一起起早贪黑,经常累得鼻子咻咻喘气。到了暑假农闲,它们被特许牵到水草丰关的地方去放养,算是一种优待。放牛的活一般由孩子们承担。
  • 巴黎散记
  • 带一本书,在塞纳河畔投下自己年轻的影子,让白云带走多年的愁思,在香榭丽舍喝一杯咖啡,然后打开笔记本,认认真真写下:巴黎,晴。
  • 国王与夜莺
  • 我坐在教室里,默默地凝视着音乐老师白亮亮的额头,而她正苦口婆心地训斥那些永远活在幼稚园的学生。他们乱哄哄的,四个人挤在两个人的座位里,像工业革命时充满活力的机械齿轮轰隆隆地相互摩擦,把课堂搞得满是油烟杂污。这个过程已经持续了十分钟,然而越是训斥,齿轮们就越像抹了油一样,转得一发不可收拾。
  • 外婆
  • 我的外婆曾经当过很多年的语文老师,她回忆起那些在山村小学教书的往事时,脸上的表情就变得生动起来。她说那时她在村里的一个小学教书,到了晚上只有她一个人住在学校里,每天傍晚她去关校门的时候,看着远处连绵的山,“感觉是很孤独的。”外婆这样说。
  • 记忆里的我们刚刚好
  • 初二3班在静校铃打响后,才姗姗来迟地出了校门。杨墨绿清瘦的身影一点一点占据视线,苏小小不由分说拉起杨墨绿的手,脚已经先走一步,“哎呀墨绿,终于等到你啦!”
  • 彼岸花
  • 有时候,西子会一个人呆呆地望着某处,但是她的目光并不处于现在的这个时空,她的思绪穿过所有的事物,直直地凝聚在那段记忆里。她无法用任何词语形容那段时光。她无数次沉醉在那浸满阳光的记忆里,可每当她想再细细看清回忆的轮廓,却发现无法做到。而且,似乎不管回忆是如何单纯与美丽,想着它,心里浮上来的感情却永远带着点酸涩。
  • 战帖
  • 这是一道很难的数学题,我几乎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仍攻克不了它。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将身子重重地靠在椅背上。“唉,麦小洛,你动静能不能小点,我都不能写字了。”
  • 百感交集
  • 对于他,我时常有隐隐的避讳,总会尽量逃避向别人解释,真到万不得已,也是用“我母亲的一个朋友”抑或“父亲”替代。
  • 《少年文艺》评刊表(此表可复制)
  • 爱跳舞的山里娃
  • 我叫胡晨宇,是湖南省平江县城北小学的四年级学生,一个生来爱跳舞的男孩,由于生活在大山里,没有人教我舞蹈,但这并不影响我对舞蹈的热爱。
  •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 派是一个印度少年,父亲开了一家动物园。在派17岁那年,他的父母决定举家移民加拿大,并把动物园里的动物也带走。然而轮船中途沉没,派的家人全部遇难。派却奇迹般活了下来,搭着救生船在太平洋上漂流,而救生船中还有一名可怕的同伴——一只名叫理查德·帕克的孟加拉虎。
  • 婀娜多姿
  • 给《少年文艺》的一封信
  • 初次跟你见面是在1999年的冬天,在当年最好朋友的家里,她拿起你对我笑,阳光哗啦哗啦地从她背后流出来。现在不知道她在哪里,又过着怎样的日子,只有亲爱的你陪伴在我身边,依然是当年的模样。
  • 《少年文艺(南京)》封面

    主  编:章 红

    地  址:南京高楼门60号综合楼

    邮政编码:210009

    电  话:(025)337201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0365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55/i

    邮发代号:28-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