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今夜,我把你温柔地想念
  • 今夜,我把你温柔地想念 好像妈妈的樟木箱子底 找出的古老连衣裙,就着月光 我要在衣襟前绣一朵小小的花
  • 十指连心
  • 放了学后,明晖跟茧子等班里的几个男同学去操场上打篮球。可不多会儿,他就嚷嚷肚子饿了,于是,抓起书包一路狂奔着跑回家去。明晖知道,这时妈妈一定在厨房里忙碌,给他做点心,然后再开始准备一家三口的晚餐。妈妈每天给明晖做的点心都不一样,明晖都觉得很好吃。今天,妈妈做的是蔬菜色拉,她已经把色拉酱和几样蔬菜拌好了,忽然,她想明晖喜欢吃火腿肠,要不就放几片吧。这样想着,妈妈又把砧板和菜刀放在了桌上,切起火腿肠来。妈妈的刀功可好了,切好的火腿肠既不薄也不厚。明晖一到家,直往厨房里飞奔而去,嘴里还不停地叫喊着:“饿死了!饿死了!”他扑到妈妈跟前,伸手就往砧板上去拿火腿肠。
  • 贵客临门
  • 晚饭过后不久,姊姊来敲晓慧的房门,神秘兮兮地说:“我有一个礼物要送你——你看!”姊姊藏在身后的左手伸了出来,用夸张的动作把一个东西在晓慧面前晃了一下,嘿,是一张CD,居然还是晓慧最喜欢的歌星!“哇,好棒!我正想去买呢!”看报道,这张CD可是刚刚出炉,刚刚才上市的。“我知道呀,所以今天一,‘下班就特地跑去为你又的。”姊姊笑得好甜。
  • 学校停办了
  • 赶到白云街小学门口时,我发现我几乎是学校最后一个得知消息的人。孟小伟、成泰、罗天宇……我们全年级同学都聚在学校紧闭的铁门下。旁边还有很多一年级二年级的小萝卜头,还有孟小伟的爸爸、成泰的妈妈、罗天宇的爷爷奶奶,许多许多同学的家长。 孟小伟扑上来抓住我的手:“余宝你怎么才来!学校停办了你知道不知道啊,我们以后再也不能读书了你知道不知道啊……”
  • 千瞳
  • 三十多年前干恒岛水月湾的那场大火,至今辗转在千恒岛人的唇齿间。大火整整烧了半个月,水月湾成人间地狱,昼夜被火光笼罩,浓烈的烟雾遮蔽了天空,无数生灵为那场大火殉葬。 外公就在那场劫难中丧生。外婆带着年幼的母亲,远离千恒岛。那场灾难留下的创伤在外婆的生命中生根发芽,即使她日后在异乡安顿下来,但依旧走不出那场大火,走不出那被火光与烟雾笼罩的深深绝望。
  • 面偶咒
  • 怎么回事?妈妈怎么说话颠三倒四的?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 你听,她说啦:“朋朋,去接桶水来,浇浇……无花果吧!”无花果,无花果中午刚刚浇过嘛!“妈,你想把无花果涝死是不?”“噢噢……”她压根没瞅我一眼,从墙上的钉子上摘下舀面的小瓢,“电影院对门墙上画小人呐!看看去吧……长胳膊,会飞,画完没有?”说的是阿童木,钻出了电视机荧光屏,没什么好看的。
  • 一只蚂蚱叫光
  • 一只蚂蚱在草丛里练习了一个月的跳跃,终于把自己的一双腿练得像拉簧,结实,而又富有弹跳力。后腿使劲一蹬,就能飞出很远。现在,它不再害怕小孩子的追捕,真的,不再害怕,在某种意义上,它更希望碰到一个对手,一个追捕它的对手。
  • 远方的栀子花
  • 周晓碧的家住在离江边不到半里的夙镇上。 周晓碧出生在这里,打她记事起就知道,每到秋天,江边会盛开一片片绚烂的淡蓝色野菊花。那是一种静雅而优美的蓝,就像天空某个清透角落里流淌出的颜色。这天是周末,吃过早饭已快十点了,温暖明媚的阳光洒进房间。周晓碧换上一件浅粉色的毛线衣,像小兔子一样欢快地跳出家门,一口气跑到学校。
  • 刘偷
  • 暑假嘛,总有玩得无聊,想干点正经事的时候。 那个天色阴阴的上午,我照着书法课本,在天井边写毛笔字。当桌子的是一条长板凳,屁股下垫着一个小板凳。 才写了几个字,妈妈拿着蒲团坐在我身边,默默织毛线。我不禁暗暗感动,就安安心心,一笔一划地写。
  • 豆娘轻轻飞
  • 夏天,雨后的清晨,夏荷从床上起来,来不及洗脸梳头,便来到鸭棚前,打开棚门。棚里顿时散发出一股热浪,热浪中,鸭子们一拥而出,“嘎嘎嘎”地叫着,扑腾着翅膀,朝荷塘奔去。 夏荷坐在荷塘边上,捧起清水,洗着脸。清爽多了。清晨的霞光中,那些大朵大朵的荷花,在微风中摇晃着,犹如一个个婀娜多姿的少女,轻歌曼舞着。
  • 玉米失窃案
  • 拉开工作室的门,A吓得差点儿心肌梗塞。 ——电脑前,端坐着一只身材与他不相上下的大老鼠! 尽管有消息透露.近四十年来,从基因转型实验中逃逸的耗子已经彻底改造了这个古老的物种,使它们获得了与人类相同的寿限和身材,乃至智力;但新型耗子很少露面,大多数人对这些罕见的鬼东西依旧不抱任何好感。
  • 大自然的脉搏
  • 蜘蛛 也许正是因为没有翅膀,才能静下心来修炼这一门眼花缭乱的手艺。 蝴蝶 也只有她了!才有这样的雅趣和闲情,把平常的飞翔演绎成绚丽的舞蹈。
  • 夏天的顿号
  • 金蝉,金蝉 撇开六月的漏洞 爬爬停停 停停爬爬 像一只只顿号 打在夏天的 行文里
  • 阳光的馈赠
  • 那是一个中午。太阳照在头顶,没有风,空气里飘着尘埃的干燥气息。小街上静悄悄的,没有车辆、行人,连那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都找到潮湿阴凉之处,吐着舌头,目光疲倦而懈怠。 中街的大槐树伞篷足以覆盖半个街区,中午、晚上,常有老人和孩子在这里闲坐,聊些日常生活的话题,也谈古论今。我那时正搜集这一地区广泛流传的民间故事、民歌、民谣,常常从海滨小城赶到老树下,打开录音机,保存那些即将消失的民间文化符号。
  • 微幽默
  • 天太热,宿舍的室长大人买了只西瓜请我们吃。我兴奋地看着室长把西瓜切成一片一片,搓着手说:“我要找片最胖的!”睡我上铺的瘦猴立刻就来打击我:“吃片西瓜嘛,也犯不着与身材对应吧。”
  • 行走的过程
  • 暑假,炎热的中午,我从母亲冗长的酣睡中逃离出来,光着脚,踩着被太阳晒得滚烫的白土地面,跑到村头的石碾子旁边。没有风,刺槐树的叶子蔫头耷脑,毫无生气。几只芦花鸡躲在碾盘下面,铺展开翅膀纳凉。知了们藏在远远近近的树上,把整个村庄唱成它们的天下,尽管它们也说不清究竟知道什么,就像我不知道要去哪里,不知道要做什么一样。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没有大人,也没有孩子,他们被干热漫长的中午吞没了。我发了会儿呆,决定去小河边。树阴下的河水,总该有些凉气吧?顺便看一下,那棵红蓼花开了没有。
  • 割草的少年
  • 童年游戏的欢快刚刚过去,乡下的孩子就开始独立劳作了。 少年时代的每个暑期, 都要到几千米外的山上给牛割草。 午饭后在土窑洞里睡上一觉,起来磨快镰刀,拿起长绳,肩搭毛巾,向六七里外的山里进发了。来到八里山,首先得侦查一番。看哪里的草匀实齐整,既便于操作,又能使牛吃后耐饥,决定后便顺着地堰,斜侧身子,左手把草,右手挥镰,让成片成片的青草在面前倒下,使成堆成堆的战果在身后堆高。彼时,烈日当头是再正常不过,倘有凉风习习,便是老天开眼了。
  • 水边渔趣
  • 苏中里下河水乡,河港沟汉,似瓜藤般纠缠在一起。绿意葱茏的村庄,就如同大小不一的青皮瓜儿,点缀其间,稀稀落落,风情摇曳。 我们一有空儿就溜到河边掷瓦片、趟螺蛳、扯水草、打水仗。而河里的鱼儿总是诱惑着我们捕捉的欲望。于是,河里流淌着我们缤纷的童年,流淌着我们的欢声笑语。
  • 爬树
  • 乡下孩子,野。上房揭瓦,下河摸鱼,小巷里闹得鸡飞狗跳,一点不稀奇。偷瓜摘桃,翻墙爬高,结伙打架打得头破血流,也是常有的事。只有个别三代单传的人家,生怕有个闪失,才把孩子惯得像温室里的花朵似的,一般人家,也就不成不淡地说几句拉倒。小孩子们嘛,家乡有句俗话叫“宁要飞檐走壁,不养倚墙靠壁”,意思是哪怕有飞檐走壁那样的本事才好呢,也比那唯唯诺诺病病歪歪的强。这话有一定道理,培育孩子就该让他泼皮一些,见惯了风雨,经得住摔打,才能有见识有担当将来成大器。
  • 泥菩萨
  • 才来的倪先生我们暗地里叫他“泥人儿先生”,因为倪先生跟大人们介绍自己姓氏时总说,我姓倪,人儿倪。大家就叫他泥人儿先生了。泥人儿先生可不是泥做的,倪先生喜欢吃鸡蛋。那时候能在黑夜里点上罩子灯的人家不多,我们村长家就有一盏,倪先生家也有一盏。村长家点灯是为了开会,村长家总有开不完的会:倪先生家点灯可不是为了开会,倪先生点灯是为了读书。天一黑,倪先生家的灯就亮了,灯一亮我们就知道该回家吃晚饭了,我们边吃晚饭还边想,倪先生该在灯上放上一只铝盒子了吧,该在铝盒子里添水了吧,该在水里放鸡蛋了吧。
  • 深入幻梦的真爱
  • 如果幻梦能转化为文字,我想一定要经过日本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安房直子手里那支精致隽永的笔;如果大自然的美和神奇能够变成书,那一定是安房直子充满幻魅和真爱的著作《风与树的歌》。《风与树的歌》是一本分不出作者和作品世界的书。很多作家都会用他们的才思和情感描述一个充满趣味或者值得深思的作品世界,作家自己置身在作品之外,他们像作品的父亲一样,用冷峻的或者温暖的眼光,守护着他们的精神家园。安房直子却是一位非常特殊的儿童文学作家,她的作品分不清作者本人和作品塑造的世界。她的灵魂她的心,还有她非常看重的令她着迷的“感觉”,都深深地隐藏在作品里面。
  • 那年的夏天
  • 从《you are mine》开始 如果不是那个无聊的暑假,我永远都不会喜欢上那个叫“少年进化论”的节目,永远不会爱上那个叫RTA的组合。那是初二的暑假,老师说这个暑假很重要,妈妈也告诉我要好好努力,本来以为会在枯燥无聊的作业本里泡两个月的我,却从一个小小的宣传片开始,改变了想法。一天晚上正在看电视的我,无聊地用遥控器换着台,换到湖南卫视的时候,突然紧张的旋律响了起来,我一下子把心提了起来。“天天兄弟七号店,一家神秘的小店,每周日晚会出现在您家隔壁,随之而来的还有五个神秘的少年……”
  • 永恒的守候
  • “公公为什么总也不肯叼球呢?” “秋田犬这个犬种不会特意去讨好主人,Hachi和你要好是因为它和你之间有着感情上的牵绊,除非你和它之间有了某种牵连,它才会去捡球。”
  • 发现美国
  • 华盛顿特区博物馆群 与广州地铁不同的是,华盛顿特区的地铁由于修建的年份较早,给人以幽暗低沉的感觉。许多身着及膝全黑大衣的人们踏着急促而稳健的步伐掠过身边,形成一股股巨大的人潮涌向各个方向,整齐不失秩序,安静得听不到只言片语,只剩背后地铁的轰轰声愈来愈小。
  • 漫长的怀念
  • 我看见站在学校门口的父亲。 暮色四合中看不清他的面容,只有躁动的空气为他隐约勾勒出一个模糊的轮廓。他倚在那辆用了十多年的已锈迹斑斑的自行车旁等我。用左手中指与食指关节夹着烟,一缕缕清晰可见的烟尘在他面前飘散。夕阳在钻蓝色的天幕上兀自撒欢,如同脚下碎石缝中的花儿一样。荒凉天空中突然跃出一行行灰黑色犬雁,长腿伸出,翅膀平展,划出一道道银白色弧线。
  • 阿姆斯特丹的雨季
  • 爸爸,妈妈,凌晨三点我就醒了,在床上辗转反侧,起床倒了杯水拉开厚厚的窗帘,发现窗外下着小雨。我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北纬52°21,′,东经4°52′。
  • 虚室生白
  • 学校食堂在教学楼的另一侧,放学的铃声一响,饥饿的男生就像赶武林大会似的,踩着凌波微步从我们教室的窗前倏忽而过,留在教室里的是寥寥几个女生,其中也会穿插一两个爱好国画、书法的老夫子。 我们的教室在一楼,坐在教室里看操场简直是一马平川,头顶上常常响起学姐学弟咚咚咚的脚步声,有些压抑,有些沉重,但生活很沉稳,很真实。
  • 其实我早知道,我的手握不住东西。 争吵的原因竟然会是《One Piece》。不知道又吵到哪些方面才汇聚到那一句“你不如和我绝交”。向来不甘示弱的我自然不肯屈服,“那是当然。”一人一个半圆,我们画好。个句号,终止了全部回忆与思念,一切囊括其中,无一例外。
  • 你是我的姐妹
  • 零、一条橙色裙子 空气里有专属于夏天的味道。 找到爸爸的车子后眼睛不自觉地看到后座的箱子,拉开车门的手伸向后车门,一股热气扑住脸上。看起来已经不再新了,不论是箱子还是里面的衣服,都是过了很多年的样子。
  • 倔强
  • 方向盘指向南,一路都不转弯。 除非我看到沙滩,看到大海,看到未来。 “嘿,现在可以查分了哦。”QQ提示音响起,乔的头像闪烁着给我发来了消息。
  • 记忆的永恒
  • 八月的阳光密密地洒在脊梁,背上就泛起一阵灼灼的痛。日头底下我支起了画架子,我在画画,也是在画记忆。
  • 你们便是一行行四月天
  • 十八岁迎来的这个夏天,全都是绿,全都是希望。风一吹,遍眼葳蕤。向真就等着去香港读大学了。偶尔去校友QQ群上吐吐口水。 今天的校友群上有人冒了一句话:教语文的刘老师在咱们毕业后喝了好多酒。听说每年都这样,师娘挡也挡不住。我看我们总不能一拍屁股了之。写点儿什么,不论是什么,为我们的十八岁留一点儿东西。这是一个美好的重大的节日啊。也能让关心我们的人明白我们将不会变成那种只知道追求世俗功名而忘了情深意长的人好不好?我们要切切记住啊。
  • 鸿雁长飞光不度
  • 节假日发短信,在电话本里挨个搜罗姓名,鬼使神差的,总是跳过你的名字,尽管Jane在很靠前的位置。
  • 快乐你懂得
  • 和她,算是旧时相识,不然,为什么小小的我见到她,丝毫没有见外这一说? 不是经常去她家做客,但每一次去,我都会高兴得不得了,早早找口袋最多的衣服换上,因为我知道,她一定会准备许多糖果送给我。每去她家一次,我都会收获很多,不单单是糖果,更有满满的快乐。 真的是把她家当成了自己的家,没有了乖巧懂事的伪装,上天入地地疯玩,然后被黑着脸的妈妈拽到别的房间接受“教育”。每到这时,她都会抱着被训得低头丧气灰头土脸的我说:“呆呆听话,奶奶陪你玩吧。”
  • 那个停电的晚上
  • 女孩因为学业来到这个城市。陌生的建筑,陌生的人们使她想要逃离,可是这里有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好学校,家乡的学校不多,而且都比不上这里的。 女孩居住的小区离学校很远,但低廉的房租让人不能再有更多要求。她的邻居很热情,要了她的电话号码,说是孩子不会做的题目可以打电话问她,但其实一次也没有打电话问题目。
  • 盛夏
  • 看见风 从山的那一边奔跑过来 翠绿,清澈,带着栀子花的气息 我把它同月光一起收进胸膛
  • 为你而歌
  • 地天和你一起坐着看综艺节目,电视里的女孩哭哭啼啼地絮叨:“这首歌是为爸爸唱的,希望他听得见。”蓦地,听见身边传来一声响亮的抽泣,诧异地回头,看见你红着一双眼睛盯着屏幕,我啼笑皆非:“王培豪你不会吧,这么低劣的戏码你也哭!”你恨恨地转过头来瞪着我,“王凯璇你真无情。”继而抽了餐巾纸擤鼻涕,动情地说,“这女孩儿真不容易……你看看人家女儿是怎么对爸爸的,再看看你!你怎么就从来没为我唱过歌呢!”我吹了声口哨,不置可否。
  • 奶奶与故乡月
  • 镀铬的窗子开或不开 白天你始终在窗外 你的眉心舒不舒展 夜晚仿佛还在灯下走线飞针 太阳底下。我已多年不见你 月光之下。你总孩子似的隐身
  • 暑假里的二当家
  • 巨人 捕手杰克
  • 杰克生活在亚瑟王时代,是个普普通通的农夫的儿子。无意之中,他打开了一扇通往巨人世界的大门。巨人曾经被认为是只在传说中存在的怪物,可现在他们却实实在在地来到了人类的世界。在长达几个世纪的放逐之后,这些重回大地的巨人,发誓要夺回失去的领土。他们绑架了公主,彻底打破了人类与巨人间长期的和平共处。杰克本是个害羞脆弱的男孩,生死攸关的时刻,他不得不为了救出公主,为了整个王国的安危,投身于与巨人的对抗。
  • 我在想念一本杂志
  • 我遇见这本杂志,有点晚。在高一的课堂上,我从同桌的手里抢过她,看了整整一个下午。自此,便是如期而至的约定。虽然我再清楚不过杂志的出版时间,但每次路过学校那个拥挤的书屋,我都会努力探出头,在沾满手印的玻璃柜里仔细找寻。那个年代的重点高中,参考书堆积成山,所有的杂志都成为耽误学习的众矢之的。而她因为我课代表身份仅有的特权得以保留,也正是如此,《少年文艺》,成为我那段岁月里唯一的“风花雪月”。
  • 今夜,我把你温柔地想念(张燕)
    [暑假特辑:十作家小说联播]
    十指连心(简平)
    贵客临门(管家琪)
    学校停办了(黄蓓佳)
    千瞳(李秋沅)
    面偶咒(北董)
    一只蚂蚱叫光(李长菊)
    远方的栀子花(林悦子)
    刘偷(小河丁丁)
    豆娘轻轻飞(曾维惠)
    玉米失窃案(牧铃)
    大自然的脉搏(徐继东)
    夏天的顿号(张晓楠)
    阳光的馈赠(老臣)
    微幽默
    行走的过程(曹淑风)
    割草的少年(程远河)
    水边渔趣(宫凤华)
    爬树(朱秀坤)
    泥菩萨(庞余亮)
    深入幻梦的真爱(王晓阳)
    那年的夏天(周凡)
    永恒的守候(侯睿恺)
    发现美国(黄念慈)
    漫长的怀念(东尔)
    阿姆斯特丹的雨季(温雅)
    虚室生白(卢海娟)
    (杨婉琼)
    你是我的姐妹(王鹤)
    倔强(叶思澄)
    记忆的永恒(李国超)
    你们便是一行行四月天(秋冰)
    鸿雁长飞光不度(张鑫)
    快乐你懂得(崔雪莹)
    那个停电的晚上(孙斯林)
    盛夏(陈雅如)
    为你而歌(王凯璇)
    奶奶与故乡月(王一诺)

    暑假里的二当家(杨抒怀)
    巨人 捕手杰克
    我在想念一本杂志
    《少年文艺(南京)》封面

    主  编:章 红

    地  址:南京高楼门60号综合楼

    邮政编码:210009

    电  话:(025)337201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0365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55/i

    邮发代号:28-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