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公民教育应从娃娃抓起
  • 不久前的一次朋友聚会上,一位年轻老板感叹说:“我女儿今年四岁,令我深感痛心的是,我能留给她几百万家产.却无法保证她有尊严的生活。诚实守信是做人的起码准则,然而在诚信与利害之间.我不知道如何教育女儿。”
  • 《剑斩黑势力》专题报道之一:丧钟,为涉黑团伙敲响——安徽毫州警方连破四起黑恶大案
  • 四个黑社会团伙盘踞亳州多年,扰得八方百姓有苦难言。该团伙虽被警方一举端掉,但人们还有深层疑问,是谁将黑恶势力养虎为患?谁对这曾经十分不安定的社会状况负责?
  • 《剑斩黑势力》专题报道之二:“湘中第一黑帮”的穷途末路
  • 公安部挂牌督办。涉案被告98人。出庭辩护律师78名。涉嫌罪名23项、犯罪事实170起。案卷材料205册。庭审时间10天……一系列惊人数据足以让这起湖南省建国以来最大的涉黑刑事要案引人关注。
  • 《剑斩黑势力》专题报道之三:扫黑与反腐并举
  • 当前和今后一段历史时期,伴随着经济快速发展,社会剧烈转型,作为发展与转型过程中负效应的黑恶势力犯罪,也同时进入了高发期。
  • 成安“新政”:改写官场潜规则
  • 河北成安县近年来推行的“通透式办公”,使得这个原本不起眼的农业小县。成为名噪全国的“民主大县”(相关报道详见本刊2005年9月下半月刊)。事实上,成安“新致”并未局限于以“阳光政府”为表征的致务公开,也拓展着以“阳光党委”为主线的党内民主,其锋芒则直指买官卖官等官场顽症。而在中国的现实语境下,就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提升民主执政水平而言,党内民主的破冰无疑有着更为深刻的意义。
  • “阳光是腐败的克星”
  • 打破一把手的权力垄断 记者:成安的“通透式办公”,追求的是行政权力的透明化.为何还要同时推动党内民主?
  • 民政局替死亡流浪汉当原告
  • 流浪汉遭遇车祸身亡,由于身份不明,无人替他们索赔,导致“撞死了白死”。江苏省南京市高淳县民政局接受检察机关的建议,在全国率先以政府救助机构的身份,替身亡流浪汉提起民事赔偿诉讼。然而,围绕着民政部门的诉讼主体资格问题,却引发了激烈争论。
  • 女博士操盘“清仓”锒铛入狱
  • 王琳琳是一位年仅33岁的经济学女博士,曾在证券理论和股市操作中很有建树。几年前,这位供职于中国某证券公司大连分部的女博士被大连某投资公司以高薪挖走,成为了这家公司的股票操盘手。
  • 揭发命案,死刑犯重获生机
  • 人性化管理,看守所警察感动在押死刑犯 沈庆春1973年10月12日出生于河北省邯郸市丛台区安庄村。他自幼丧父,5岁的时候,母亲改嫁去了山西。沈庆春跟着奶奶一起生活。因缺乏父母的关爱。从小他就养成了孤僻、冷漠的性格。
  • “同命不同价”为何屡屡发生?
  • 发生了道路交通事故引起死亡。当事人的死亡赔偿金因其身份的不同。差距是巨大的,亦即俗称的“同命不同价”。所谓身份指的是城镇居民,还是农村居民,城镇居民的命“贵”。农村居民的命“贱”。最近,一个户口在广西农村、在城里经商多年有房有车的富商,因道路交通事故死亡。被按照“农村居民”计算了死亡补偿费。如果按照“城镇居民”来计算,两者竟然相差12万多元!
  • “死刑不引渡”考验“刑法面前人人平等”
  • 2006年4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中国与西班牙签署的引渡条约,这是中国与欧美国家之间的第一个引渡条约。这个条约首次规定:“根据请求方法律。被请求引渡人可能因引渡请求所针对的犯罪被判处死刑。除非请求方作出被请求方认为足够的保证不判处死刑,或者在判处死刑的情况下不执行死刑”,否则,被请求方“应当拒绝引渡”。 媒体称,这是中国第一次承认并尊重了“死刑犯不引渡”的国际原则,从国内的法律环境看,这是一种无奈的“妥协”,但从国际法和国际司法合作的角度看。这又是一种进步。
  • 法治的成本
  • 为了实现“命案必破”的目标,公安部门需支付多少贵昂的代价?为了营救被拐儿童,人民警察要历经多少艰辛?法治教育的社会化普及,又由谁来承担应有的成本……知名作家高红十以细腻的笔触,解剖了社会法治生态中的若干个案和细节,并促使我们思考这样一个大命题——法治的成本,需要全社会共同承担,而不仅仅是执法机关的独家责任。
  • 如何遏制红头文件泛滥
  • 中国的红头文件究竟有多少?无法做出确切的统计。通常,法律、法规并不能一经发布就能自动实施,而要经由红头文件的传达、指示和督促。与其说行政执法行为大部分是依据法律法规作出.莫如说红头文件成了政府行政的主要依据。处于下位“法”的红头文件反过来“启动”、“推动”了处于上位法的法律法规的实施,这已成为中国法治现状的一个悖论。
  • 畅通人民监督政府的渠道
  • 蒋石林,湖南省常宁市荫田镇农民。不久前,他以一个普通纳税人的身份,以“财政局超预算、超编制购买豪华轿车”为由,将常宁市财政局告上常宁市人民法院。然而7天过后,法院以“所诉事项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为由,裁定不予受理。
  • 延安“女孩升学降分”的新闻调查
  • 为在社会中形成不歧视女孩、关爱女孩的氛围,更为鼓励育龄人群选择生育女孩,延安市决定为计划生育家庭中的女孩升学加分。 加分果真能够促使人们转向多生女孩吗? 这是计划生育的福音,还是中国教育的悲哀?
  • 流失海外文物何时回家?
  • 2006年3月18日至6月5日,被命名为“世界文明珍宝——大英博物馆250年之藏品”在首都博物馆进行为期近三个月的专题展览。然而,在这场举世瞩目的世界文明盛宴中,惟独没有被大英博物馆视为“最重要收藏”的中国文物。此刻,两万多件中国文物仍然被存放在大英博物馆内,有的被堂而皇之地摆在展台上,更多的则被遗弃在阴暗的角落里,无声无息,和尘土为伍。它们能回刭祖国的怀抱吗?
  • 地下有了煤,地上没了水——陕西府谷县新民镇生态环境调查
  • 煤炭资源的“掠夺”性开发,富裕的只是一小部分人,丈八崖矿区普通百姓非但没有“靠山吃山”发家致富,反而因当地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成了为生计发愁的“矿区难民”。
  • 晾衣绳勒眼 拴绳人赔钱
  • 27岁的孙春华是江苏省沭阳县农民。去年9月15日,孙春华帮父亲下地干农活。一直忙到晚上8点才收工。由其父开着拖拉机带他回家。天已黑了,当拖拉机经过同村村民孙某家门前时,一根晾衣绳横空拦路,勒伤了站在拖拉机后车厢上的孙春华的左眼。原来孙某白天拉绳晒衣服,晚上未将绳子解下,导致了这起事故。孙春华的父亲当即送儿子去医院治疗。共花医疗费用3500元。事后,孙春华家人找孙某索赔,遭到孙某的拒绝。经村委会调解未果,孙春华一纸诉状将孙某告上法庭。
  • 老翁引狼入室 保姆连骗带偷
  • 现年32岁的李兰(化名)为了还债。在2005年初来到浙江省东阳市。经人介绍认识了退休职工楼老翁。向楼老翁倾诉了自己家庭的不幸和生活的艰辛。已年过八旬的楼老翁经济比较宽裕。一直和儿女们分开住。他对李兰的遭遇很同情,让李到自己家里当保姆。
  • 偷窃马甲穿在身 招摇过市终被擒
  • 今年3月2日下午3时许.辽宁省大连市沙河口公安分局兴工街派出所巡警接到报警.某按摩院57岁的一名男顾客刘某在做保健按摩时.将身穿的红白相间的马甲放在按摩床边的椅子上.转眼间就不见了.马甲兜里有1000元现金。按摩院的收银员告诉巡警.几分钟前有个在此按摩的中年妇女结账离开.身上就穿着一件红白相间的马甲。巡警和刘某立即出门追赶.在三个街道拐角处分别询问一位卖报纸的男子、
  • 女友面前大显身手 公安室内动刀被囚
  • 现年20岁的犯罪嫌疑人张某.系河南省开封市无业人员。去年11月20日14时许.张某与女友潘某等人,在开封火车站候车室内三品检查仪处.仅仅因走路时的小摩擦.与19岁的郑州某高校学生赵某及其母亲发生口角.进而厮打起来。双方被值勤民警带到值班室进行调解时。竟然在公安值班室内继续对骂厮打.张某还突然拔出一把水果刀,将赵某下腹部捅伤。经法医鉴定为重伤.其行为已触犯刑法涉嫌故意伤害罪。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 《拍案说故宫》系列报道之七:高官大盗法外逍遥
  • 上期报道中曾指出,宫廷的盗窃者大多是为生活所迫的贫穷的下层人员,但也并非全部如此。大官盗窃的例子也有不少。或者有人会问:那大官高官厚禄,养尊处优,有何必要太岁头上动土,冒险到禁宫里去偷盗呢?这或者也是一种心理上的不平衡吧。越是大官显爵,越是看惯了皇帝的富贵豪华,同时也看透了皇帝的才能不过如此这般而已。对比起来,自己的才华和能耐似乎更高,却必须对皇帝惟命是从,还成天提心吊胆,
  • 女儿和妈妈网上夺爱,只为和谐的家
  • 妈妈沉迷网恋,和谐家庭出现阴霾 杨溢是大学中文老师,丈夫李晓军是大连某研究所的研究员。杨溢对自己的家庭非常满意,丈夫本分厚道,善于钻研,在研究领域颇有造诣;上初中的女儿李娉娉聪明伶俐,有着超常的唱歌天赋,将来必有出息。
  • 七年心结难解,四姐妹送妈妈自首
  • 2006年2月15日,贵州省龙里县人民法院旁听席上有4个少女齐齐地坐着,哭得红肿的眼睛痴痴地望着被告席,被告席上站着她们的妈妈——一个杀死丈夫带着她们逃亡7年的苦难女人王远菊。
  • 残疾人下车后,冻坏手脚谁负责?
  • 乘客买票上车,客车就有将乘客安全送到指定站点的义务。然而,如果乘客是位神志不清的残疾人,客车能否像对待正常人那样送到一个站点就了事呢?
  • 《请你断案》部分读者来信摘登
  • 不经同意刊登我的照片构成侵权吗
  • 编辑同志: 我是北京一家广告公司的经理。4月12月,我和妻子利用假期到海南三亚旅游时,正巧赶上了电影节。我和妻子一同参加了电影节的开幕式,见到了许多电影明星。不料想,我们夫妻的照片被登在了某报的头版,并配上了“夫妻追星族”的文字说明。我和妻子都很惊讶,法律不是明文规定肖像权受法律保护吗?请问,某报没有经过我们同意刊登照片的行为构成侵权了吗?
  • 交通违章后被如此罚款合理吗
  • 编辑同志: 我叫朱平,是山东省潍坊市的一名出租车司机。我向贵刊反映自己的遭遇,希望能够得到帮助。3月14日下午,我送一位客人途经沂水县,因为没有看到限速标志,被沂水县公安交警大队民警以超速为由将车辆、驾驶证扣留。第二天,沂水县交警大队给我下达了“临公交决字(2006)第010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上面既没有公章,也没有办案民警的签名。我到银行缴纳了1500元的罚款后,又缴纳了40元看车费,才取回了出租车,没想到看车费的票据只是一张白条。请问,交警队这么做合法吗?
  • 医院擅自改变约定的医疗方案是否属于违约
  • 编辑同志: 我结婚12年没有小孩,因生育障碍和爱人到市人民医院就医,与院方签订了“试管婴儿辅助生育治疗协议”,接受治疗。我们与院方约定通过“单精子卵腔内注射”技术实施人工辅助生育,谁知人民医院在治疗过程中擅自改变治疗技术方案,实际采取了“体外受精和胚胎移植”技术,由于两种技术有不同的适应症,导致治疗失败。我们夫妻赔进去治疗费用近万元,精神上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请问,医院擅自改变了约定的医疗方案,要不要承担法律责任?
  • 我能主张女儿的婚姻无效吗
  • 编辑同志: 我是宁夏银川某幼儿园的职工,我生下女儿后不久,丈夫因病去世,公婆帮我把孩子拉扯到17岁。因为家里生活困难,女儿到某医院当了临时工。不料几个月后,女儿即与内科医生刘某确立了恋爱关系,并私自拿走了家里的户口本,刘某通过关系,把女儿的年龄改成了22岁。随后.他们办理了结婚登记,婚后并不幸福。
  • 民主与法制社理事会
  • 民主与法制社法律服务律师团
  • 和谐“青山”——贵州普安县青山镇发展改革纪实
  • 青山镇巡礼 青山镇距普安县城45公里,面积125.8平方公里,普兴公路穿境而过,是出入普安的南大门,同时也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古老文明乡镇。走近青山,开阔的山丘地貌、摇曳的菜花馨香、掩映的清真寺月牙型标志,让人感受着一种和谐与安宁。
  • 国务委员华建敏——到河北省成安县考察“通透式办公”
  • 3月24日,在石家庄召开的全国行政权力公开透明运行大会的与会人员.在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中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长李至伦和河北省委书记白克明等领导同志亲自带领下,到河北省成安县考察了“通透式办公”的运行情况。
  • [卷首语]
    公民教育应从娃娃抓起(田奇庄)
    [本期聚焦]
    《剑斩黑势力》专题报道之一:丧钟,为涉黑团伙敲响——安徽毫州警方连破四起黑恶大案
    《剑斩黑势力》专题报道之二:“湘中第一黑帮”的穷途末路(文宇 刘孜)
    《剑斩黑势力》专题报道之三:扫黑与反腐并举(民风)
    [专题]
    成安“新政”:改写官场潜规则(张君 阿计)
    “阳光是腐败的克星”
    [案海]
    民政局替死亡流浪汉当原告(智敏)
    女博士操盘“清仓”锒铛入狱(马进)
    [狱所]
    揭发命案,死刑犯重获生机(卓舒)
    [法界]
    “同命不同价”为何屡屡发生?(黄敏)
    “死刑不引渡”考验“刑法面前人人平等”
    法治的成本(高红十)
    [观点]
    如何遏制红头文件泛滥(张吕好)
    畅通人民监督政府的渠道(焦友龙)
    [社会]
    延安“女孩升学降分”的新闻调查(楚京辉)
    流失海外文物何时回家?(长城)
    [时弊]
    地下有了煤,地上没了水——陕西府谷县新民镇生态环境调查(李家宁 任世民)
    [趣读]
    晾衣绳勒眼 拴绳人赔钱(金宝 李杰)
    老翁引狼入室 保姆连骗带偷(朱一红)
    偷窃马甲穿在身 招摇过市终被擒(成宾 吕钧)
    女友面前大显身手 公安室内动刀被囚(李和平 葛蓓荣)
    《拍案说故宫》系列报道之七:高官大盗法外逍遥(凌冰)
    [情感]
    女儿和妈妈网上夺爱,只为和谐的家(远程)
    七年心结难解,四姐妹送妈妈自首(喻强)
    [普法]
    残疾人下车后,冻坏手脚谁负责?(侯德伟)
    《请你断案》部分读者来信摘登
    不经同意刊登我的照片构成侵权吗
    交通违章后被如此罚款合理吗
    医院擅自改变约定的医疗方案是否属于违约
    我能主张女儿的婚姻无效吗

    民主与法制社理事会
    民主与法制社法律服务律师团
    和谐“青山”——贵州普安县青山镇发展改革纪实(谢忱之)
    国务委员华建敏——到河北省成安县考察“通透式办公”(张君 李文芹)
    《民主与法制》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