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向行贿宣战
  • 几乎每天,我们都能看到、听到大小贪官因受贿而东窗事发的报道,然而将这些贪官拉下水的行贿者被逮捕、被判刑的消息却少之又少。想想2001年底那场著名的“足坛反黑风暴”吧,第一个也是到目前为止惟一一个被揪出来的“黑哨”龚建平,因受贿罪被判刑10年,并于2004年郁郁而死。但那些给他送钱的人呢?他们在干什么?有没有可能正在“培养”新的“黑哨”?
  • 兑付救灾款何需200年——渭南5906万元洪灾救济款去向追踪
  • 2005年,本刊连续两期对国家下拨陕西渭南“03·8”洪灾5906万元灾后重建款去向进行了追踪报道,引起了社会各界和舆论的广泛关注。与此同时,陕西华阴市政府于2005年6月专门致函本刊,表示一定“在一年内把灾民迁建工作做好”。 为了证实这个说法,一年之后的2006年6月,也就是渭南“03·8”洪灾5906万元灾后重建款下拨后的第三年,本刊记者第三次赶赴华阴,对这笔巨款的使用情况进行了采访。
  • 火车撞人,一条人命300元?
  • 近年来,各地发生了多起火车撞人引发的赔偿纠纷案件,而当地铁路部门大多仍旧拿出27年前国务院颁布的《火车与其他车辆碰撞和铁路路外人员伤亡事故处理暂行规定》照章处置。对此,民众意见极大。 国务院1979年7月16日颁布的“暂行规定”第六条如此规定:……伤者住院期间吃饭所需粮票,必须由本人交纳,确无粮票来源的或来源不足的,经铁路公安部门证明,由当地粮食部门给以解决。……死亡者家庭生活确有困难的,由铁路部门酌情给予80元至150元火葬费或埋葬费;还可酌情给予一次性救济费100至150元。 一个27年前颁布的“暂行规定”,在中国新一代人早已不知粮票为何物的21世纪,仍旧在处理铁路交通赔偿事件中“大行其道”,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立法的悲哀。300元钱一条人命的赔偿数额在国民生产总值已经增长数倍,国家对人权保障的力度、对生命价值的认同标准已经发生变化的今天,实在是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价格”。 下面介绍给读者的两个案例,是分别发生在陕西富平和江苏南京的两起火车撞人事件。陕西富平火车撞人事件中的死者家属至今只得到了300元赔偿的承诺,而南京火车撞人事件的伤者却因法院的判决得到了20余万元的赔偿。南京市栖霞区法院的主审法官,突破性地运用了民法通则的过错原则,认定铁路部门“没有尽到注意义务”,确实是对于“暂行”了27年的陈规旧法的有力阻击。 由于各地执法水平的不同,同样的案件在不同的地区也许会得到不同的判决结果,这无疑是对我国统一司法制度的另一种挑战。而这些矛盾无一不在考验着我们的立法者,面对百姓的哀怨,判决的先例以及“赔粮票”的贻笑大方,相关主管部门就不应该有所作为吗?
  • 叫板火车“撞了白撞”——全国首例“铁老大”高额赔偿案
  • 火车撞人最高只能赔偿300元钱,这是自1979年以来施行的惯例。如今,一份认定铁路部门“未尽注意义务”的判决改变了这个历史。
  • 一切为了大熊猫
  • 上一期,本刊推出通讯《吸毒者》,意在提倡对文章的写法进行新的探索。那篇稿件借用了文学描述的手法,我们认为这种探索值得继续。 本期刊登《一切为了大熊猫》一文,既是宣传人与自然的和谐,也有意借此进一步推动文章写法的创新。本文的探索点在于作者亲自参与事件过程,并写出了亲历,写出了真情实感,而不仅仅是作为第三人进行事后记述。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作者深入生活进行采访,亲历所写事件,写出现场感,突出真实性,使文章既有骨骼,又有血肉。
  • 中国世界文化遗产之忧
  • 由于自然原因或是人为原因。世界上共有33个遗产地被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尽管中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处世界遗产被列为濒危遗产目录,然而中国世界遗产面临“搞牌”的现状已经给人们敲响警钟,是该对世界遗产保护全力关注和投入的时候了。
  • 1500万“爱情基金”彻底崩盘
  • 他是国土局的党组书记、副局长,她曾是他的手下。这对“地下情人”约定:当他们的“爱情基金”攒够1500万元时,就正式结为夫妇。他们果真“美梦成真”了,可罪恶的沙砾上能够安放幸福的婚床吗?
  • 贿选,亟待割除的政治之癌
  • 贿选,是破坏民主的政治之癌。在村委会选举中屡屡发生的贿选事件,已经严重伤害了农村基层的民主质量。而这种危险,也在近年来的人大代表选举中有所冒头。在此次基层人大换届选举中,贿选事件是否会重演,甚至有所升温?对此我们不仅应当抱有高度的警惕,而且还应当深度解读贿选的本质。寻找医治这一政治之癌的根本药方。
  • “陪”不起的选举信用
  • 本期杂志出版之时,县、乡两级基层人大换届选举已经拉开序幕。在上一期的“民主”专栏中,本刊已就“选民心中的人大代表”.“选举制度改革”等话题刊发了相关文童,在本期“民主”专栏中,本刊将关注一些更为具体的选举现象,其中,具有“中国特色”的陪绑式选举的生成机制、消极影响及改革对策等等,成为我们率先触及的剖析样本。
  • 十年抗争,谁来还我工程款
  • 2006年5月31日是端午节,初夏的阳光暖暖地照在河北邯郸的大街小巷,鳞次栉比的高楼,摩肩接踵的人流,琳琅满目的商品.令人目不暇接……然而,这一切对蜗居在位于河北省邯郸市邯山区三堤村的丽达石材有限公司锅炉房内的王宪培来说,是那么的遥远。近在咫尺的都市生活,是这位因10年讨要不来工程款而气得两次中风偏瘫的人,可望而不可及的。
  • “新政”需要法制化
  • 本刊今年第11期以《成安“新政”,改写官场潜规则》为盟,介绍了河北成安县扩大党内民主.阻击买官卖官弊端的改革试验,同时还发表了对发动这场改革的成安县委书记王晓桦的访谈录。相关报道刊出后,引发了广大读者的极大关注和热烈评说,本期“观点”专栏特选发两篇读者来稿,以期更为深入地理解和思考成安“新政”。
  • 成安“新政”凸现政治改革突破口
  • 《民主与法制》杂志刊发的有关成安“新政“的报道.真乃敢于直面现实、针砭弊政、呼出民愿的好文章。成安“新政”一石激起千层浪,一个基层县委的党内民主实验为何会引起如此的关注?根本原因在于成安“新政”代表了政治体制改革的方向。目前.买官卖官现象已演变成最严重的官场腐败.而成安“新政”恰恰找到了割除这一官场弊端的突破口。
  • 与众不同的女企业家
  • 她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但与众不同的是她跳跃性的思维。她的爱她是服装设计和健身运动,她在国外及香港国际服装展销会上,宣传自己品牌的同时,首先宣传的是内蒙古的地方文化。
  • 积极探索拆迁市场管理的新机制——镇江市丹徒区房屋拆迁安置办公室
  • 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拆迁安置工作,于2001年6月成立了房屋拆迁安置办公室,赋予其对全区拆迁市场进行管理.并承担拆迁安置房建设的重要职责。该办成立以来.以服从服务于丹徒新区城市建设为己任,积极研究探索拆迁市场管理的新机制。
  • 鲁班集团与您共建美好未来
  • 山东鲁班建设集团总公司(原临沂市建筑工程公司),始建于1958年,是一个集建筑、安装、装饰、房地产开发、路机、建筑机械设备制造、工贸、商贸于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
  • 法律对“侵权式繁荣”说不
  • 昔日秀水街的繁荣实际上是一种侵权式的繁荣。随着融入世界经济步伐的加快,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中国理应承担起保护国内和国外品牌知识产权的重任。五大世界顶级品牌公司在北京的胜诉,是我国司法界向世界传递的强有力的信号。
  • 在中部崛起中创新--访湖北省检察院检察长敬大力
  • 5月末的江城武汉.虽然刚刚经历过一场暴雨的洗礼.但已经显露出“火炉”的本色。比“火炉”更热的,是这个城市正在进行的一场建设“中部崛起战略支点”的大讨论。那么.检察机关该如何作为呢?本刊记者专访了湖北省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敬大力。
  • 探秘中国“网络捕快”
  • 近年来,网上犯罪现象日益严重,而罪犯多是电脑高手,作案手法隐秘。如何对付这些高智商的网络“草上飞”,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问题。与此同时,一种新的职业也应运而生——网络警察。
  • 摧毁七大假烟黑网
  • 一个登门推销假烟的外地农妇,牢牢地吸引了警察的眼光。陕西渭南警方数百民警奋战二百天,顺藤摸瓜破获的却是个案涉13省区.标价金额达八千余万元的特大制卖假烟团伙。
  • 红军妻子七十年的爱情守望
  • 3天新婚,6天团聚,七十多个春秋的沧桑守望,许多人都会认为这只是一个爱情童话。但这的确是发生在全国著名的将军县——江西省兴国县的真实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当年苏区中央分局委员兼共青团(少共)中央苏区分局书记李才莲的妻子池煜华。为了丈夫离别前的一句“你等我回来”,池煜华坚守心中的爱情信念,从16岁等到93岁。
  • 我是谁?
  • 李志伟至今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依照我国法律,他是必须承担责任的公民,可以被判罪;但刑满释放后,在中国的社会环境中,他却不是公民了,他该如何生存……
  • “恋爱公积金”引出情感诉讼
  • 为了拥有一份独立平等的爱情,她和他在大学校园里签订了一份“恋爱公积金协议”,两人每月往银行卡里存入相同数目的爱情基金,这样两人共同消费时再也不用为谁买单而发愁。双方约定,将来要是一方抛弃另一方,恋爱公积金的余款归受害方所有。5年后,已担任南京一家外资企业软件开发部经理的男友有了别的女人,两人为16.9万元“恋爱公积金”对簿公堂……
  • 送礼当警察 被人骗五万
  • 老陈是大连市沙河口区一家练歌房老板.他二十多岁的儿子小陈梦想当特警.参加考试只差几分未录取。去年8月初的一天.55岁的杨某到老陈的练歌房唱歌.老陈把儿子考特警差几分的事唠叨了一遍。杨某拍着胸脯说:“我有个弟弟在大连市公安局当刑警大队长.专门负责招特警.他手里有11个后门名额。”并开出8万元的”手续费”.老陈和杨某讨价还价.以5万元达成协议。
  • 不在中学教外语却上火车偷老外
  • 今年3月1日20时20分.在郑州火车站五站台。当郑州至北京南的2554次列车放行时.郑铁警方铁鹰小分队三名便衣男女侦查员在3号车厢门口处发现一名可疑男子.他上穿深蓝色西服.手提着一只密码箱,与一名上车的外国男青年不断地搭话.教那名外国青年如何挤上车.如何从别的旅客腋下挤过去。就在那位外国旅客奋力往上挤时.他趁机将外国旅客左裤兜内的手机偷走……这时.两名女侦查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该男子制服。
  • 女儿告爸爸 轿车是诉因
  • 辽宁省某大学女生琳琳(化名)是林先生与杜女士的婚生女。2004年年底,林先生与杜女士协议离婚。双方约定将夫妻共同财产的房屋一处、轿车一辆赠予女儿琳琳。可是.离婚后该轿车一直由林先生占有使用.并没有给女儿。琳琳在多次索要未果后.一纸诉状将父亲林先生告上了法庭。被告林先生经法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没有答辩意见。第三人杜女士辩驳说:离婚协议是我们的真实意思表示.我们都同意将夫妻共同财产轿车一辆赠予女儿琳琳。
  • 花季少女被骗奸 交“体检费”还道谢
  • 今年2月2日下午.河南省焦作市某中学的女中学生小丽(化名)在回家的路上.被一个四十来岁、身材不高的男子拦住了去路。该男子称小丽的家人正在给她办公务员证,现在手续就剩下体检一项了.说完就拉着小丽来到了焦作市一所大医院。片刻,他愁眉苦脸地从医院的一间屋子里出来.说医生不在.事情不好办了。小丽问怎么办,“叔叔”说带她单独体检。说完就拉小丽上了一辆公交车.半个多小时后把她带到一个小旅社.进了房间。
  • 《拍案说故宫》系列报道之十——南迁国宝十三次遇险
  • 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占我东北,平津震动,华北告急。故宫博物院理事会担心日寇一旦入侵华北,故宫文物就有在战火中被毁或被劫的危险,于是决定选择院藏文物的精华,迁往上海储藏。1933年1月,日寇进入山海关.华北局势已经十分险恶。国民政府批准了故宫文物南迁的决定,一场国宝大迁徙的故事拉开了序幕……
  • 雇请的小姐被强暴,雇主应否担责?
  • 一位善良的舅舅,为了给被坏人强暴的外甥女报仇,花钱雇了一个酒店的小姐做诱饵,想把色狼引出来,没想到弄巧成拙,不但没有抓住罪犯,反而使酒店小姐惨遭另一名坏人的强暴,这位报仇心切的舅舅也因此被告上了法庭。
  • 枯树砸伤人应如何索赔
  • 编辑同志:今年6月初,我妻子下班后骑车回家,突遇大风把马路旁的树木吹断。我妻子被断树砸中头部,当即倒地昏迷,所骑自行车也被砸坏。在医院我们花费了六千余元治疗费、药费。我们了解到,这段马路旁的树木属市园林管理处管辖。路旁树木部分树木已经枯死。我们找到园林管理处要求赔偿,但他们的负、贵人说,出事当天有大风,气象部门早有预报,我妻子仍冒风行进被断树砸伤,属于不可抗力,园林管理处对此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请问,园林管理处应承担赔偿责任吗?
  • 受胁迫成立的婚姻能撤销吗
  • 编辑同志:我是安徽六安人,我和丈夫张某是去年经人介绍认识的。早在恋爱过程中我便发现张某性格暴戾,心胸狭窄,还有吸毒的恶习,于是多次提出和他解除恋爱关系。张某坚决不同意,扬言如果我不和他结婚,就要给我毁容,还会杀了我全家。我非常恐惧,在张某的胁迫下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我的父母和亲属得知了此事,知道我和张某结婚并非出于我本人的自愿,都非常痛心,要求我无论如何也要和张某分手。请问,我能撤销被人协迫的婚姻吗?
  • 丈夫、妻子和第三者达成的共处协议有效吗
  • 编辑同志: 我侄女小丽和丈夫大明结婚17年,生育了一个女儿。今年年初,小丽发现大明和初恋情人岳某旧情复燃,时常幽会,后来索性将岳某接到家中居住。小丽非常气愤,但又难舍家庭和女儿,于是委曲求全和大明、岳某签订了“共处协议”书。协议约定,大明和岳某可以维持同居关系,但岳某不能在女儿面前露面,和大明不得共同外出。大明的收入必须用于家庭和女儿,不能花在岳某身上。待5年后女儿上了大学,小丽便将大明让给岳某。请问,我侄女签的这份协议能算数吗?
  • 保险赔偿金能否作为抵押财产
  • 编辑同志:今年2月,我公司向银行贷款20万元,并以公司一辆红旗小轿车作了抵押担保,双方签订了书面合同。在合同签订前,红旗车已投保车辆损失险和第三者责任险。5月中旬,我公司使用该车时发生事故,致使车辆报废。不久,保险公司向我们支付了保险赔偿金25万元。银行认为:保险赔偿金是抵押物红旗轿车的变价物,应该用其偿还银行贷款,我公司认为,抵押物车辆已经灭失,抵押权也随之消灭,保险赔偿金不应再作为抵押财产。请问,哪个说法能成立?
  • [卷首语]
    向行贿宣战
    [本期聚焦]
    兑付救灾款何需200年——渭南5906万元洪灾救济款去向追踪(王健 何亚非)
    [专题]
    火车撞人,一条人命300元?(楚京辉 何亚非)
    叫板火车“撞了白撞”——全国首例“铁老大”高额赔偿案(亚生)
    [社会]
    一切为了大熊猫(木梓辛)
    中国世界文化遗产之忧(王成)
    [反腐]
    1500万“爱情基金”彻底崩盘(陈拓)
    [民主]
    贿选,亟待割除的政治之癌(阿计)
    “陪”不起的选举信用(田必耀)
    十年抗争,谁来还我工程款(张君)
    [观点]
    “新政”需要法制化(支振锋)
    成安“新政”凸现政治改革突破口(郝允大)

    与众不同的女企业家(明斌)
    积极探索拆迁市场管理的新机制——镇江市丹徒区房屋拆迁安置办公室
    鲁班集团与您共建美好未来
    [法界]
    法律对“侵权式繁荣”说不(胡浩立 周晓冰 田浩)
    在中部崛起中创新--访湖北省检察院检察长敬大力(伟红 徐风)
    探秘中国“网络捕快”(张虎林)
    [案海]
    摧毁七大假烟黑网(胡杰)
    [情感]
    红军妻子七十年的爱情守望(凌传昌 潘毓祥)
    我是谁?(裴烨 莉红)
    “恋爱公积金”引出情感诉讼(强江海)
    [趣读]
    送礼当警察 被人骗五万(成宾 晓敏)
    不在中学教外语却上火车偷老外(李和平 吕忠玉)
    女儿告爸爸 轿车是诉因(侯德伟)
    花季少女被骗奸 交“体检费”还道谢(红伟 春江 孙广超)
    《拍案说故宫》系列报道之十——南迁国宝十三次遇险(李蒙)
    [普法]
    雇请的小姐被强暴,雇主应否担责?(耿全惠)
    枯树砸伤人应如何索赔
    受胁迫成立的婚姻能撤销吗
    丈夫、妻子和第三者达成的共处协议有效吗
    保险赔偿金能否作为抵押财产
    《民主与法制》封面

    主管单位:国家司法部

    主办单位:中国法学会

    社  长:胡永朝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兵马司胡同63号

    邮政编码:100034

    电  话:010-66186234

    电子邮件:mzyfz@mzyfz.com.cn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1723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29/d

    邮发代号:80-779

    单  价:4.20

    定  价:1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