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国家权力之“手”应如何干预市场
  • 宪政包含了两个很重要的理念:一方面要确认和保障公民权利;另一方面要对国家权力进行制约。按照这一理念,市场经济中的国家权力必须回答下列问题——国家权力干预市场的边界在哪里?
  • 《刑案受害者谁来救助?》专题报道之一——“的哥”李文发遇害之后
  • 有一句话很经典:你可以保证自己一辈子不成为刑事被告人,但是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一生不成为刑事被害人。 河南农民艾绪强,为了报复社会,在繁华的北京王府井大街上,劫杀出租车司机,并驾驶抢来的出租车在人行道上横冲直撞,一手制造了“王府井连撞9人造成3死6伤”的刑事案件。2006年5月30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艾绪强死刑,并赔偿7名受害人及家属经济损失100余万元。 艾绪强当庭表示:只求一死,但没钱赔给受害人,希望国家能够出钱帮自己赔偿。 统计数字显示:在我国,近八成的刑事赔偿都难以兑现,多数受害人家庭为此陷入了人财两空的艰难境地。在犯罪嫌疑人权益保障立法已经日趋完善的今天,受害人权益保护却停留在空白的状态,是一种令人难以接受的尴尬。构建中国的受害人国家补偿机制,加强对受害人的权利保障,需要学术界和司法界的共同努力,也是司法改革的具体目标。 本刊这组报道,为读者呈现了一些受害家庭在遭遇了刑事侵害后的生活窘境,以及青岛中院在解决刑案受害者经济补偿方面所做的尝试,力图呼吁社会在对这批弱势群体关心的同时,更加关注“国家补偿制度”的程序设计。
  • 《刑案受害者谁来救助?》专题报道之二:让被害人沭浴司法阳光——青岛中院的先行与实践
  • 2004年11月,山东青岛市政法委、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青岛市财政局,联合创设了刑事受害人救济金制度。实施一年多来,共对28个案件中的36名刑事案件受害人或其亲属实施了救助。青岛中院的先行与实践,为构建中国的国家补偿制度,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也给了我们不小的启迪。
  • 《刑案受害者谁来救助?》专题报道之三——建立“国家补偿制度”的法律途径
  •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世界上许多国家纷纷通过立法,赋予被害人从国家获得刊事补偿的权利。现在,已有超过3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受害人国家补偿制度。 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和经济的不断发展,我国将来必定要建立刑事受达人的国家补偿制度,这是不容置疑的。 而当务之急则是探究一条建立“国家补偿制度”的法律途径。
  • 印在老百姓脸上的执政为民
  • “政声人去后,国是巷议时”这是老话。如今,一个官员.一届政府的政绩如何,往往不必等到官员离任.政府换届,老百姓便已挂在脸上,说在口中。较之官方的统计数字和领导讲话,老百姓的脸,是执政为民更准确的成绩单。
  • 官腐夫妻“样板戏”
  • 两名分别在厅局级干部家庭中幸福成长的“金童玉女”——韩健与卢晓萍。顺理成章地由中专同学成为恩爱夫妻,却在各自仕途阶梯上即将要与彼此父辈比肩的黄金壮年,出乎意料地双双丢官入狱。 汹涌的贪欲面前。何处才是克制与理智的尽头?
  • 局长买官被骗421万
  • 黑龙江省地税局局长张心愿在任职的8年时间里,收受各种贿赂合计四百九十四万余元。他为了实现升迁高官的美梦,陆续将四百二十多万元送给了3个“神通广大”的中间人。让他无比震惊和羞辱的是:自己一个正厅级官员,竟然被3个农民骗子给骗了!
  • 多管齐下阻断“福利腐败”
  • 今年两会期间,政协委员的一纸建议,让医院、电力、燃气、电信、公交、供水、铁路、民航等垄断行业成为“众矢之的”。与之同时,一个新名词——“福利腐败”也频频见诸报端,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5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研究改革收入分配制度和规范收入分配秩序问题,在多项议题中,着力提高低收入者收入水平和调整垄断行业的高收入是惹人注目的两个重点。 究竟什么是“福利腐败”?垄断行业凭什么享受“福利腐败”?如何抑制“福利腐败”?即将出台的《反垄断法》能否从根源上斩断“福利腐败”生存的土壤?7月18日,率先关注垄断行业“福利腐败”问题的政协委员温克刚和几位法学专家坐客中国法学会,从多方面论证遏制“福利腐败”的良方妙计。
  • 黔北余庆“持枪对抗”疑案调查
  • 时间过去了六年,汪润强之死仍然是贵州省余庆县街头巷尾的神秘话题。一方是执行公务“正当防卫”,理直而气壮;另一方谓其“滥杀无辜”,连年苦告不休……迁延日久的汪案真相,由于当事双方对“持枪对抗”的说辞不一而愈加扑朔迷离。
  • 罪恶止于狱警的关爱
  • 一名准备杀夫的妇女来到了南京女子监狱。她要在杀夫前亲眼看看这个她可能被关押的地方。谁知此行却使她的命运产生了巨大的逆转。使她从一个苦难的怨妇、一个即将犯罪之人。转而成为了一个受大众关注的新闻人物。并从苦难中解脱出来。过上了平安祥和的生活。
  • 郭营子村为何陷入选举僵局
  • 今年春天,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启动了三年一度的村委会换届选举。到4月底,全区48个村已有47个村成功选举,惟独郭营子村停滞不前,而且蹊跷丛生,郭营子村为何陷入选举僵局?近期,本刊记者赶赴当地采访。试图揭开事件真相,并从中透视农村基层民主的现实困惑。
  • 劳动者有权说“不”
  • 近期,全国总工会.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联合启动的“关爱农民工生命安全与健康特别行动”宣布,今后企业尤其是煤矿企业存在重大隐患并强令工人冒险作业时,工人有权拒绝作业,还可以直接向工会维权热线12351反映。工会将联合政府有关部门迅速组织调查,依法处理。这些特别举措引起了喜忧不一的反响,本期“观点”栏目特选发两篇有代表性的来稿,以飨读者。
  • 劳动者如何才能说“不”?
  • 全国总工会等三部门旨在保障劳动拒绝权的联合举措.引来一片叫好之声。对于任何有助于实现社会公平的举措.我们理应为之欢呼.但劳动拒绝权能否因此真正兑现.我们仍需持谨慎的乐观。
  • 流浪者在孤独中死去
  • 2006年5月28日凌晨5时许,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苏家巷一片静谧。此时,设在巷子里的芙蓉区救助管理站对面的一家餐馆亮起了灯。老板娘刚一出门,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昨天晚上的那个流浪汉还躺在救助站门外,一动不动……
  • 试药人不是“廉价的小白鼠”——我国首起试药官司暴露法律空白
  • 我国有六千三百多家医药企业,年申报新药上万种,参与试药的正常人及患者有50万之众。然而,一个严肃的现实摆在面前,我国目前还没有专门规范人体实验方面的法律。试药者一旦受到伤害,或出现纠纷,试药者的损失由谁赔偿?赔偿按照什么样的标准执行?
  • 一起陷入循环怪圈的工伤认定
  • 这是一起普通的工伤认定纠纷,单位和职工家属坚持属于工伤。当地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对认定不属工伤.令人奇怪的是:在纠纷处理过程中。当地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竟置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于不顾,多次作出与法院劳决相逆的行政决定书。
  • 中美闪客第一案
  • “黑棍小人”是否侵了“火柴棍小人”的权?中国第一闪客与耐克公司的两度较量、两种结果展开了知识产权保护的发展态势。
  • 公安部将定规章预防处置阻碍民警执行职务行为
  • 记者日前从公安部预防和处置阻碍民警执行职务问题研讨会上获悉,公安部正在对阻碍民警执行职务行为进行广泛深入的调研,为制定公安机关预防和处置阻碍民警执行职务行为程序规定做准备。近一个时期以来,一些违法犯罪分子采用暴力或者非暴力方式阻碍民警依法执行职务事件时有发生。
  • 东北三省首推政府立法协作
  • 辽宁、吉林、黑龙江东北三省政府立法协作框架协议日前签署,一个体现地域特色,旨在实现政府法制资源共享的省际间立法协作机制正式运行。
  • 服务
  • 服务新农村 实现新跨越
  • 河南濮阳县电业局牢固树立“人民电业为人民”的服务宗旨,努力打造全县坚强电网,树立“真诚服务、共谋发展”的服务理念,围绕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要求,为农民、为农村、为地方经济提供优质的电力服务,做好全县农村经济发展的供电服务工作。
  • 前进中的河北省邯郸市宏达防水防腐有限公司
  • 河北省邯郸市宏达防水防腐有限公司是集科研、生产、销售、施工于一体的综合性企业。公司老厂区占地2800多平方米,新厂区占地15亩,拥有固定资产上千万元,职工200人,其中中高级工程技术人员20名。
  • 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人民法院 创建司法调解和人民调解相结合的大调解工作格局
  • 临沂市河东区人民法院成立于1995年4月18日,现有在职民警108名,法院内设15个庭、科、处、室、队和四处人民法庭。自2005年10月份开始.该院大胆探索.会同司法行政部门有效地整合各种司法资源,通过司法调解指导人民调解,人民调解服务司法调解,形成了司法调解和人民调解良性互动的大调解格局,推动了多元化矛盾纠纷解决机制的建立,将大量的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化解在初始和萌芽状态,真正铸牢了“第一道防线”。
  • 从严治警 建一流队伍 创一流业绩
  • 保障社会稳定 打造和谐环境 “以人为本,环境育商”是山西省远城市公安局党委第一书记、局长段绪忠和该局党委一班人的共识。基于这一点,去年该局以维护稳定为中心,以规范执法行为,促进执法公正为重点,坚持业务、队伍两手抓。
  • 七旬老太斗盗贼留下录音作铁证
  • 现年70岁的初老太太家住辽宁大连市沙河口区南沙街。今年3月6日.初老太太发现床头柜里价值五千多元的金银首饰不翼而飞。她查看门窗.没有撬压痕迹,怀疑是熟人所为.她想来想去,这几天只有小儿子的朋友刘洋来过.她听小儿子说过.刘洋手脚不老实.前几年因为偷东西蹲过监狱.就对他产生了怀疑。
  • 以恶报恶不懂法 夫妻双双被判刑
  • 2004年,在河南省唐河县某村,郭某的妻子被杨某强奸。后来杨某被判刑.但郭某夫妇心中的怨气未消.一直对此耿耿于怀。去年6月5日.杨某的妻子及儿子在自己的打麦场里晒麦,郭某夫妇途经此处,郭某的妻子上前就骂,郭某则上前抓住杨某妻子的头发.二人将杨某的妻子摁倒在地上。郭某用拳头边打边说,你男人强奸我老婆.今天我非强奸你不中,并把杨某妻子的上衣撕开.致其前胸裸露。郭某的妻子则强行将杨某妻子的裤子及内裤撕烂,致其私处外露。后二人离开现场。
  • 入狱通知天上来 四处奔波讨清白
  • 2月23日,春节刚过,河南省郑州市监狱驻狱检察室民警一上班便接到一个广东口音的女人打来的电话,称其弟王前进在广东上班,家里却收到一份他的入监通知书,请民警帮忙还弟弟一个清白。民警们经过查问,八监区服刑人员中确实有一个“王前进”,当天下午将他带到谈话室,在谈话时.这个“王前进”神色慌张,说话也支支吾吾。经民警们耐心细致地做工作,“王前进”终于道出了实情。
  • 中考第一天 网上卖答案
  • 6月12日,四川省德阳市中考第一天,45岁的德阳市民赵先生无意之中进了腾讯QQ德阳聊天室,一个网名为“中考答案”的网友主动问他要不要中考答案。在闲聊中,他自称是一名教委官员,娃娃也是今年参加中考,非常理解家长的心情,是冒极大的风险才将中考答案弄到手,不信可以先买一科答案来试试。赵先生动心了,当天下午前往“中考答案”提供的卡上汇了200元。
  • 《指纹无谎言》连载之一:指纹解密银行经警的死亡之谜
  • 指纹是什么?“不就是父母给的印记吗?”没错!正是大家每天都熟视无睹的小小指纹,却深藏玄秘,它以其终生不变的特性成为司法活动中不可或缺的物证。 本刊从这期开始,向读者推出连载侦案故事《指纹无谎言》。作者是从警30年的江苏常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刘持平。在他参与的两千余起重.特大案件的痕迹鉴定中,凭借丰厚的刑侦经验及精深的指纹学造诣,神奇地做到了:无一错案。那么,他与他的战友们是怎样运用指纹学破案的呢?请看——
  • 爱心见证:父亲与女儿的生命接力
  • 聪慧懂事的女儿患上尿毒症晚期已是天降厄运,女儿患病三年后,丈夫又因一场意外交通事故导致“脑死亡”。苦难深重的女人面临艰难选择:医学专家建议尽快为父女俩进行肾活体移植。在这无望与黑暗的时刻,有一群年轻人来到这个饱尝苦难的家庭身边……
  • 六年风雨,11岁的女孩撑起一个家
  • 2006年6月10日凌晨4点,安徽省淮南市一条窄窄的小巷内,一扇破旧的门被打开了。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费力地搬着一大盆水,小心地挪到门前的一辆旧三轮车上,然后带上门.蹬车出发。她力气不够,蹬得很吃力,迎面的风不时地灌入她的嗓子里。她在这样的黑夜里慢慢长大.从11岁一直到16岁。她必须在黑夜里挣到足够的钱,供自己上学,给瘫痪在床的养父买药……
  • 离婚女婿,要不要抚养前岳母?
  • 父母与女儿、女婿签订了遗赠扶养协议。女儿、女婿离婚后,女婿便不愿再扶养前岳母,要求撤销遗赠扶养协议,并将官司打到了法院。然而,满以为胜券在握的官司,女婿却打输了。
  • 阻挠探视子女是否该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
  • 编辑同志: 去年2月,我和前夫杨某经法院判决离婚。婚生子小波由杨某抚养,我按月支付抚养费并定期探视小波。但离婚后,杨某对我非常仇视,对我探视小波设置重重障碍。每次我探望小波时,他只让我们母子隔窗相见,并当着孩子的面侮辱我,挑拨我们的母子关系。因此我们母子关系逐渐疏远,使我精神极为痛苦。近日,我向法院起诉了杨某,要求他承担侵权责任,赔偿我精神损害赔偿金两万元。请问,法院会支持我的请求吗?
  • 结婚登记一定要先进行婚前检查吗
  • 编辑同志: 我是宁夏某县的读者,今年25岁。我和女朋友在征得了双方父母同意后,准备在7月18日举办婚礼。可是,当我们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结婚登记时,工作人员要求我们出示婚前健康检查证明。此前,我听说新的《婚姻登记条例》不再硬性要求办理结婚登记一定要出具婚前健康检查证明,便没有去进行婚前医学检查。尽管我们向婚姻登记机关的工作人员一再请求,可他们仍拒绝为我们办理结婚登记。请问,他们的做法符合规定吗?
  • 手机短信能否作为分割财产的依据
  • 编辑同志: 我和王明于1998年相识并结婚。婚后经常因生活琐事吵闹致分居生活。在分居期间,王明多次以发短信的方式表示我们还是分手为好,如果我同意分手,财产我可以多得。于是我向法院起诉要求与王明离婚,并要求多分家产。不料想,王明在法庭上出尔反尔,提出虽然发送过几十条短信,表示过离婚和分割财产的意思,但短信不能作为证据,不同意我多分财产。请问,手机短信能作为分割财产的证据吗?
  • 义务帮工致人损害,被帮人要承担赔偿责任吗
  • 编辑同志: 今年4月,我家盖房,我同学王小松主动来我家帮忙。新房落成后,我家请帮忙的邻居和亲朋好友吃饭,众人在我家喝了不少酒。王小松酒量不大喝醉了,他在醉酒状态下,与邻居陈某发生争执,持木棍将陈莱打伤。后陈某治疗花了5000余元,出院后,陈某向法院提起诉讼,要王小松和我共同赔偿他的治疗费。请问,我还要承担责任吗?
  • [卷首语]
    国家权力之“手”应如何干预市场(江平)
    [本期聚焦]
    《刑案受害者谁来救助?》专题报道之一——“的哥”李文发遇害之后(徐风)
    《刑案受害者谁来救助?》专题报道之二:让被害人沭浴司法阳光——青岛中院的先行与实践(黎伟华)
    《刑案受害者谁来救助?》专题报道之三——建立“国家补偿制度”的法律途径
    [民生]
    印在老百姓脸上的执政为民(李明信)
    [反腐]
    官腐夫妻“样板戏”(楚京辉)
    局长买官被骗421万(杨德宾)
    [法界]
    多管齐下阻断“福利腐败”(黎伟华)
    黔北余庆“持枪对抗”疑案调查(谢忱之 张善铭 胡政)
    [狱所]
    罪恶止于狱警的关爱(季承志)
    [民主]
    郭营子村为何陷入选举僵局
    [观点]
    劳动者有权说“不”(欧阳晨雨)
    劳动者如何才能说“不”?(凌锋)
    [社会]
    流浪者在孤独中死去(陈拓)
    试药人不是“廉价的小白鼠”——我国首起试药官司暴露法律空白(亚生)
    [案海]
    一起陷入循环怪圈的工伤认定(智敏)
    中美闪客第一案(丁一鹤 刘辉)

    公安部将定规章预防处置阻碍民警执行职务行为
    东北三省首推政府立法协作
    服务
    服务新农村 实现新跨越(潘海勇)
    前进中的河北省邯郸市宏达防水防腐有限公司
    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人民法院 创建司法调解和人民调解相结合的大调解工作格局(刘兴文 张览宇 高金伟)
    从严治警 建一流队伍 创一流业绩
    [趣读]
    七旬老太斗盗贼留下录音作铁证(王成宾)
    以恶报恶不懂法 夫妻双双被判刑(闻搏扬)
    入狱通知天上来 四处奔波讨清白(张胜利 李萍 田新宇)
    中考第一天 网上卖答案(杜文革)
    《指纹无谎言》连载之一:指纹解密银行经警的死亡之谜(刘持平)
    [情感]
    爱心见证:父亲与女儿的生命接力(南剑)
    六年风雨,11岁的女孩撑起一个家(强江海)
    [普法]
    离婚女婿,要不要抚养前岳母?(潘忠华 陈晓红)
    阻挠探视子女是否该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
    结婚登记一定要先进行婚前检查吗
    手机短信能否作为分割财产的依据
    义务帮工致人损害,被帮人要承担赔偿责任吗
    《民主与法制》封面

    主管单位:国家司法部

    主办单位:中国法学会

    社  长:胡永朝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兵马司胡同63号

    邮政编码:100034

    电  话:010-66186234

    电子邮件:mzyfz@mzyfz.com.cn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1723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29/d

    邮发代号:80-779

    单  价:4.20

    定  价:100.80